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诡秘之上TXT下载 > 诡秘之上 > 第273章:圣体诅咒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73章:圣体诅咒


    十日后,白夜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涨痛无比,细细感知下,元神竟进入了坤境初期,这一般是彼岸大圣才能有的元神强度。

    没想到因祸得福,元神力量暴涨,他神桥二阶的修为也更加凝实,比他之前神桥三阶有过之无不及。

    佐倾天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桌边自斟自饮,斜眼瞧了他一眼,说道:“裴青莞昨天在太安城北出现,被人击伤跑了。”

    “不是我不救她,击伤她的是诡秘生灵,应该是倒悬山上那个刺客,他要是隐匿起来,我也察觉不到。”佐倾天道。

    诡秘生灵神秘莫测,何况是他们二十二序列中的刺客,专精刺杀,隐匿起来大帝都难以发觉他们的踪迹。

    “裴青莞怎么样了?”白夜挣扎起身,靠着床头,皱起眉头问道。

    裴青莞曾经说过是他白夜的女人,就在这云烟阁中,当时他战死边境君子城,洛研背尸十里把他背回北凉。

    如今完颜卿离他而去,出家归隐,唯一能称得上他女人的只有魔道天后一人了。

    “受了点伤,又躲起来了。”

    佐倾天抖了抖袖口,站了起来,轻描淡写的说了声,几十万年磨历的心性,很少有事物能让他上心。

    “魔道与诡秘生灵有着很深的渊源,对诡秘力量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她的伤势。”佐倾天淡淡的道。

    伸了记懒散,又坐了下来,白夜昏迷的十天他寸步未离,一直待在云烟阁中,感觉身体都生锈了。

    白夜伸手活动活动了脖颈,侧身下了床榻,佐倾天递来一杯热茶,白夜抬手接过,放在唇边抿了口润了润嗓子,随即一口饮尽,滚烫的茶水从喉咙流到胃里,再扩散到全身……

    白夜紧握拳头,声嘶力竭仰天长啸,仿佛要吐尽六年辛酸,一声怒吼震彻整座太安城。

    吼完之后白夜觉得浑身舒爽无比,一道血色拱门出现在阁中,左右柱子上各盘着一条巨龙。

    佐倾天眸光微亮:“化龙门?”

    夜点点头,这是他从两殿少主钟心正身上得到的龙族至宝化龙门,同样也是妖道赫赫有名的十大至宝之一。

    这化龙门乃是太古龙尊证道之前的道兵之一,拥有提升修士天赋的神奇能力。

    白夜御风飞过化龙门,忽然门上的血色迅速雾化开来,融入他的肉身中,一道奇异的力量蔓延至五脏六腑奇经八脉,白夜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浩漭洪荒之气。

    佐倾天微微一笑:“太古圣体居然觉醒了三成,肉身可独步天下,且你体内的沧海血脉也凝练了许多,可以试着激发血脉神通了……”

    沧海乃是天生十窍灵石,多的一窍中诞生出神通,能够倍数增幅战力,而现今三界之中有着沧海血脉的生灵只有白夜一人。

    曾经也有个少帝和项阴嫚,沧海第九世独子独女,可惜一个死在了咸阳,一个遭天炉死在了乌江。

    “大哥的天赋神通‘血莲冰诀’可是号称地星神通之首,本来你血脉稀薄不足以激发神通力量,但现在化龙门凝练了你的血脉,将有机会激发出大哥独有的神通力量!”佐倾天一脸严肃,白夜不仅继承了大哥的九玄天灵扇,连血脉也传承下来了。

    沧海轮回九世逐一修行九道,同修九种属性力量,这一世的白夜完全就是加强版的少年天尊,同修九道跟九属性,在大道的修行上比天尊更强。

    白夜收敛周身气息,收起化龙门,凝起眉头:“不是说九玄天灵扇能凝聚九道分身,还有一个九灵战阵吗?我怎么没发现?”

    佐倾天说道:“等你修行了九道跟九属性就有了,那是大后期才能修行的东西,你虽然觉醒了太古圣体,但也扛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

    白夜认真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佐倾天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之前借轮回本源塑造元神的时候已凝聚过一道身外化身,拥有独立的灵智思维,不知道这分身又是怎样的。

    三界中已知修出身外化身的就他与太初两个,他的身外化身是独孤扛天和上天两人相助才成功,太初

    的身外化身也是有人相助。

    “身外化身有独立思维,但是分身没有,所以需要非常强大的元神跟境界才能支撑。”似乎看出白夜所想,佐倾天轻声说道。

    白夜走到门口,站在日光下,眯着眼睛望着天上的太阳,他的肉身中充斥着太古圣体的力量,仿佛沉睡着一尊蛮神,拥有无穷的力量!

    史上第一位太古圣体是太古太荒天庭第一魔将,太荒蛮神……宁川,大成圣体可战大帝。

    然而史上的太古圣体从未有过证道成帝的,仿佛这是圣体的诅咒,因此大成圣体也有一个专属称号-至尊。

    因为不输大帝的战力,也有极少数人称之为大帝。

    白夜想起自己天弃之人的称号,不免自嘲般的笑了笑,哪怕前路再坎坷,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少年恃险若平地,独倚长剑凌清秋。

    “一晃就二十一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呀,还记得十五岁那年告别了师父跟小妹,独自从家里出来,后来又回村子接走了云弟和小莲,一晃六载时光过去了……”

    从懵懂无知的村野少年,到而今二十出头的青年年纪,打下了不小的名头,在人界颇具盛名,感叹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佐倾天懒散的倚着桌子,斜眼瞧了他一眼,区区二十岁的年纪就长嘘短叹的感慨,那我这个几百万年的不得一天天唏嘘死?

    他是最烦年轻小伙子唏嘘感慨,有这时间多修炼一门道技傍身多好。

    离恨大帝说过一句话:生命是有限的,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修行中,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白夜沐浴着阳光,巍巍峨如神明,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这世上,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我白夜要做那一束光,照亮黑暗,迎接黎明…”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佐倾天闻言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仰头饮下,白夜的心性远比他想象得要强大,简直是百折不屈的典范。

    在年轻一辈中,怕是没有他的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