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TXT下载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郡主还要不要嫁给这个李纵?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七章 郡主还要不要嫁给这个李纵?


    说实话,他李纵是那种下半身思考的人吗?当然不是!

    所以,对于莺儿这种问题,李纵第一时间就断然地拒绝道:“不想!”

    这回答的干脆,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而且……

    夫君的眼睛很清明,也很坚定,也就是说,他估计是真的对这方面没有想法。

    莺儿便道:“为何?”

    李纵便回道:“如此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还妾不妾,已经没必要。”

    他玩着莺儿的手,便是让莺儿不禁想到了她替他捋(luō)那羞羞之事。

    对啊!

    用手都过来了,还妾不妾的,有什么用。

    “酸不酸?”

    他忽然问道。

    这瞬间便让他又反客为主了。

    只见莺儿脸上又是一红,有点点的不好意思,“不酸。”

    “嗯?不酸?”

    那不是容易让人怀疑他的能力了吗?

    “酸。”

    然后莺儿又改口道。

    而且,很大,小手握不下。

    见自己已经占据主动了,李纵这才道:“以后,这纳妾之事,就不要再提了,不过,这郡主之事,的确应当考虑考虑了。”

    “其实……你夫君我,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毕竟再怎么说,那也是咱们李府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要是日后少了这么一个人,你在内院自己一个人,也无聊。”

    莺儿总感觉她夫君要说什么。

    待会是不是就要说,为了她而考虑,所以,我们还是把郡主留下来吧。

    哼!

    男人的嘴果真都是骗人的!

    嘴上说着纳妾之事,不要再提,然后后面又说什么风景线,这个她听得不是很懂,但大概就是好看的那么一个意思吧,然后还说,她自己一个人在内院无聊,那最后,是不是就要说,还是三个人一起更好。

    李纵无法否认地道:“我觉得,还是多一个人的话,会更有意思一些。”

    这话让她不得不瞪着看着他。

    而李纵也只能是解释道:“别误会,我不碰她一根毫发。”

    “可能这么说有点难以以常理去理解。”

    “但是,我也不想她嫁给别人。”

    “唔……你可以理解为,男人的占有欲。”

    这的确很难理解。

    不过,其实也不难理解。

    说白了。

    夫君就是想要对方,但是又不能要,所以,就霸占着,自己不能要,别人也别想要。

    那……夫君就难道只是看着。

    “夫君你很奇怪。”

    莺儿这样道。

    李纵也是道,“没办法,送女漏女的事情不能做,会被喷。”

    “什么意思。”

    莺儿问道。

    李纵:“你不懂。”总之,就当作是家里多了一个花瓶,用来养眼的就好。

    嗯!

    似乎也只剩下这个功能了。

    李纵的一句你不懂,直接让莺儿又瞪起了他。

    “……”

    莺儿沉默了一会会,然后,手指甲便直接扣在了李纵手背的肉上。

    “疼。”

    而后,莺儿这才松开。

    “夫君是个怪人!”

    她又道。

    “只不过……莺儿知道,夫君之所以这么怪,那也是因为莺儿。”

    莺儿终究还是懂他的。

    “可夫君也不能拿妹妹一辈子的幸福,随随便便地对待。”

    “若是夫君真的喜欢妹妹,那便直接纳了妹妹为妾好了。”

    “如此一来,莺儿也就不用替夫君你捋得手酸。”

    李纵这时便道:“可我就是喜欢看你手酸。”

    “……”

    莺儿硬生生地憋住自己的脸红,道:“夫君~”

    “好了!不说这些了。”

    李纵立刻变得正经无比,说道,“嗯!我发誓!我就只要第五银翎一个吧,多了就不要了。毕竟这院子也不大,装不下。”

    莺儿虽然想说,你还想要其他的呢。

    不过,后面又止住了。

    毕竟,关键是,像比郡主更好看的,其实这世上估计也不多了。

    李纵说完这话。

    倒是想说……

    好像莺儿这边却是同意了,可第五银翎那边呢?

    额……

    感觉可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反正,他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

    小思此时也是跟第五银翎提议道:“要不,谁能让你出去,那郡主你就嫁给谁!”

    小思接下来解释道:“因为谁要是愿意花大力气,让你出去,那定然是在乎郡主你的。”

    然而第五银翎当然觉得这很不靠谱,说道:“万一是我王祖父让我出去的呢?”

    小思,“若真的是那样,郡主你不早就出来了吗?”

    第五银翎想了想,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别人都可以给她说话,但唯独,自己王祖父不行。

    可这不代表她王祖父,不会借别人之口,“那若是万一是个朝中的五六十岁的大臣说的……”

    一想到那画面,第五银翎直接打了个冷战,道:“我才不要!”

    小思又道,“其实,小思觉得,最有可能是那谁。”

    “谁。”

    小思小声说话:“李纵。”

    “他?”

    第五银翎笑了,回道,“他才不会管我呢。”

    小思:“可若真的是他,那郡主你只能当妾了。郡主你当不当得了妾?”

    第五银翎,“小思你今日怎么这么奇怪?”

    小思四处看了看,没办法了,只好偷偷地从自己怀里拿出来一张纸,然后给第五银翎看,“郡主你看完就明白了。”

    “什么东西?”第五银翎一边看着,一边也是打开那纸条,紧接着便读了起来,“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这什么东西?

    她接着往下读,“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

    这怎么好像是写自己的?

    其实不是写她的,最多也就只有八成相似,可八成相似,也足以了。

    “这是谁写的?”

    她问道。

    “就是那李纵写的。你看,这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说的不就是郡主你吗,然后这后面的,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这只穿着袜子着地,溜走,不就是说的郡主你嘛。”

    小思分析的有理有据。

    只不过,第五银翎却是道:“可那天我没有戴金钗啊。”

    小思便道:“当时他站得那么远,当然不可能看得清你戴没戴,所以,这肯定是他自以为是地想的。”

    “那这个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也不对!”

    小思都要替她着急地道:“这如何不对了!郡主你难道忘了,你当时那扇子上绣的就是青梅花。你当时嗅的定然不是青梅果子,可你还是嗅了那扇子上的青梅花啊!这写得实在是太露骨了!”

    对的!

    就连小思都看不下去了。

    什么薄汗轻衣透。

    惹咦~

    第五银翎又读了读这些句子,她也的确有那么点感觉,这写得太露骨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人!

    他对得起姐姐吗!

    不行!

    她得找姐姐,不对,是先找对方理论理论。

    ……

    没多久。

    第五银翎便带着那张纸匆匆杀到。

    莺儿正问李纵如今开心不开心呢。

    说实话,李纵并不能说得上是开心。

    所以,他几乎是很认真,甚至还有那么点担忧的表情,正看着莺儿。

    哪曾想到,第五银翎此时却是恰好杀到。

    “姐姐,你也在。”

    第五银翎立刻怂了一半。

    “有事?”莺儿问道。

    “啊啊,没有!”

    第五银翎便道。

    像是这种事,定然是不能与姐姐说的。

    李纵干脆也是对莺儿道:“估计是找你的,你们聊。”

    这时,第五银翎倒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忽然想起来,有事情,我先走了。”

    然后,她便强行找理由,想撤了。

    李纵跟莺儿倒是两人对望了一眼,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

    反正……

    随她吧。

    既然她不是来找莺儿的,那李纵便又可以留下来了。

    第五银翎之后便伏低着身子,躲在了一个角落,通过暗中观察,观察着两人的动静。

    实话实说,李纵一般不会在这种时候做那事。

    可问题是……

    莺儿做出如此巨大的让步,他似乎也没什么好拿来安慰她的。

    于是……

    第五银翎跟小思便在暗处看了个全。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莺儿坐在李纵的大腿上,两人无声无息地亲热了一番而已。

    甚至连毛手毛脚都没有,只是眼神、精神、情感上的交流。

    但第五银翎跟小思毕竟没有经验,而且,这已经足以让她们大呼不行了。

    这闺房之乐,她们连见都没有见过,其实本来她们不应该偷看的。

    只是,她们也控制不住自己。

    幸好看了会两人就腻了,因为根本就没有正文嘛,接下来便撤了。

    第五银翎随后还对小思道:“今日之事,绝对不能说出去!”

    小思猛点头,这她当然不可能说。

    可接下来怎么办?

    郡主还要不要嫁给这个李纵?

    可人家已经有了妻子了。

    就刚刚那画面,多恩爱。

    说实话,第五银翎也不知道。

    可能……

    这纸上的东西,只是对方随便写写而已,倒也未必真的用得上那般紧张。

    甚至……读着读着,你还别说,你却发现,他写得还怪好的。

    到了这一天夜里,她迟迟无法入睡,便又打开这纸。

    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

    其实,如果说谁最符合她最初的想象,大概便只有李纵了吧。

    他是第一个,能让她忽然对一个人感兴趣之人。

    只可惜她来的并不是时候。

    当她初来刚刚进入李府的时候,姐姐却是已经坐在那里了。

    而且,她还亲眼目睹了他对姐姐说,自己喝了酒,不要靠过来。

    如此恩爱的两人,她当然也就对李纵的兴趣少了九成以上。

    之后,她对李纵所有的不满,其实未尝,却也是未必没有这个缘由在里面。

    不然……

    倘若他尚未娶妻,就是两人斗嘴,也未必不能慢慢地增进关系。

    然而,这一成亲,便是将这个给彻底地断绝了。

    毕竟,她再怎么说,也是郡主,总不能当妾,又或是抢别人的夫君吧。

    此时读着这“青梅嗅”,她好像又能想起来,那种能让她心动的感觉。

    就是这人总喜欢不正经!

    她其实并不算太过于喜欢当日那,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的他。

    又或者是大鹏一日同风起的他。

    即便是愿逐月华流照君的他,也最多只能让她觉得用词惊艳罢了。

    但这“青梅嗅”,却直接写进了她的心坎。

    到底是如何细腻的一个人,才能写出这样的句子。

    他写这些句子时候,心里面所想的,又到底是什么?

    只是纯粹地记录一下自己的所观所感,还是对自己也有点意思?

    想到这里,她脸上也是没了半点动静,毕竟,那怎么可能,对方已是有了姐姐了。

    那他写这个做什么?

    她想了许久,想到第二天早上,一晚上都没有合过眼,也没想出来。

    小思第二日见到她颓靡的样子,也是大惊,问道:“郡主你该不会一整宿都没睡吧?”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相关推荐:大梦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千秋不死人我不可能是剑神不败战神杨辰秦惜林阳苏颜_叶辰萧初然永恒之门世子很凶时莜萱盛翰鈺替嫁娇妻花样哄时莜萱盛翰鈺画皮风水师双宝助攻,宫少追妻不用愁夏芊芊宫熠战神无双陈宁北境少帅陈宁霹雳之异世侠踪西游之暴躁如来我本大明一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