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陛下的CEOTXT下载 > 陛下的CEO > 第1115章 做蛋糕,分蛋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15章 做蛋糕,分蛋糕


    社会在发展,时代进步,伴随产生新的社会现象和问题,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和政策去解决,而不是去回避和逃避问题。

    现在只是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之间贫富差距问题,日后还会有农民和城镇居民,农业和工业发展的问题,如果总是抱着发展就有问题出现这个心态,肯定是不行的。

    有问题就要去解决,利用手里的资源和行政力出台政策调控和规划,而不是墨守成规。

    历代中原王朝之所以走向终结,每次改革大都以失败告终,主要原因无非是三点。

    一是皇帝的问题,二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大势力,改革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三是墨守成规缺乏创新。

    古代那些个改革派,改来改去都是改农业,宋朝当时已经完全具备进入工业化的全部条件,但就是没有进入工业化,问题就是出在不重视技术的整合应用。

    其实也幸亏宋朝没攒出工业,否则被游牧民族给捞去,还不知道这么个尴尬。

    所以古代无论怎么改,其实就是把一块蛋糕重新分配,总是把一块蛋糕从新分,肯定要动既得利益保守势力的奶酪,他们肯定不同意,然后就是垂死挣扎。

    但如果把蛋糕做大,多做几个蛋糕,然后再分蛋糕,那就容易的多了。

    原本十公斤的蛋糕,既得利益者拿百分之八十,现在做到了两个五百公斤的蛋糕,我分九百八十五公斤,分给既得利益集团十五公斤,你说他们赚是没赚?

    他们肯定是赚了,但大头被你拿走了,你的经济权重占了绝大多数。

    而且这个过程是缓慢发展的过程,不是一夜间产生的结果,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沈云卿这些年做的就是把蛋糕做大,同时控制着分蛋糕的政策工具,我想怎么分就怎么分,你们要赚钱,就得听我的,谁不识相,就少分蛋糕,但不会让你亏本,还是让你有赚头,但是赚的没别人多。

    当晚一直谈到深夜才散,翌日继续停朝,在御花园举行御前会议。

    经过昨日的试水,今天内阁态度明显转变,沈云卿用了半天时间,继续就昨天没有讲完的内容进行陈述,户部和吏部今天态度很积极,都高调表示要坚决打击密党分子。

    其实是不积极也不行,昨晚桑劲川和侍郎楚岳涛聊了一宿,专门谈了密党渗透官僚这件事,越想越后怕。

    因为田诚提议要从宽处理,而女帝不同意,所以问题就来了,这要是日后查实了,那可就是杀头。杀头还不是最要命,最要命的是狗咬狗。

    现在谁屁股上没有几粒粑粑,要是乱咬人,那就可能拖死一大片,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经手过密党的资金和货物。

    更重要的是桑劲川和楚岳涛两人都是盐铁司出身,当年七王之乱,盐铁司的走账都是走的江南钱庄渠道,虽然不知道是卖给了叛军,但这件事是桑劲川经手的,他担心女帝要是翻旧账,自己可能晚节不保。

    尤其是自己退休的当口,女帝显然是不会批准了。

    至于吏部那边,虽然结结实实吃了大亏,但其实损失并不大,缺还是吏部放缺,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少人都等着候补,这次一下补了三十二个,倒也解决了不少安置问题。

    就是脸面上难堪,偏偏第一个窝案出在吏部的地盘上,按说户部问题最大,桑劲川本人就是当年盐铁案的主官,这个屎盆子怎么也得扣在江淮道上,偏偏黑锅砸吏部。要不是沈云卿亲自去办案,吏部能怀疑是户部在里面使绊子。

    下午继续议了一个时辰,女帝宣布解散会议,各回各部办理这几天缉压的公务公文,同时就孟曾泽案统一口径,采取只做不说,雷声大雨点小策略。

    所谓只做不说,就是孟曾泽案仍以私采黄金,杀害朝廷将领命官,构陷官吏,杀害苏家满门的名义进行审理,不对密党案进行公开审理,并且由刑部尚书杨文炼、侍郎卞棠,司徒田诚,前宰相林毅贤直接督办,沈云卿协理。

    但是孟曾泽被抓和山东网络破获,是瞒不住密党的,所以朝廷有意不公开案件内幕,只做表面问题审理,能淡化事件本身,却向密党传递模糊信号,让这件事披上一层神秘色彩,让密党摸不着北,不知道朝廷的用意。

    而雷声大雨点小,这次朝廷毫无征兆的突然在山东动手,把整个山东连根拔起,让密党措手不及,同时感到惶恐不安,他们不清楚朝廷怎么就定位准确,把山东网络给连根拔起了。而且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是否孟曾泽身上打开了缺口。

    所以这个时候,密党们肯定担惊受怕犹如惊弓之鸟,迅速采取措施进行侦查、善后和转移。

    但是呢,在密党认为朝廷将要采取大规模措施的时候,却迟迟不见朝廷动作,也没有下文了,就好像孟曾泽案是个案。

    其实在密党觉得纳闷的时候,朝廷的“鹰犬”们已经分散至各地,根据账户、票据、转账查找嫌疑目标,然后顺藤摸瓜挖出网络进行监视和布控。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密党不知道朝廷到底在做什么打算,何时发动更大规模的抓捕,始终让密党处于惶恐和不安当中。

    之后几日户部、怀王轮番找沈云卿密商,谈的都是密党和官场问题,桑劲川心最虚,户部的问题由来已久,显然要是再出窝案,肯定是户部头上的大案,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桑劲川要沈云卿高抬贵手,别在折腾。

    但问题是不是他要折腾啊,是密党要折腾,严重危害到国家安全利益,这种情况还袖手旁观,国家安全部门干什么的吃的。

    由此可见这帮子文官总是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毛病就出在他们身上。

    中原王朝的前赴后继的灭亡,一多半就是这些整天嘴上喊着礼义廉耻天下安危,实则背后大肆贪敛动摇国家根基,活脱脱东林党的嘴脸。

    薛家那边倒是很平静,因为理论上说,薛家军应该问题不大,首先是密党的性质决定了密党不会有什么崇高的觉悟,去征战沙场流血牺牲。

    其次是这些年朝廷大小战争没完,一会儿和国外打,一会儿在都护剿匪,基层、中层、高层将领升迁频繁,人员流动很大,而且很多有功将领和中低层军官,都被调动回了武卒院和军武院担任教官和种子。

    所以作战番军和薛家军派系内留不住人,密党搞不清楚军队内部调动和人事安排的规律。

    其三是薛家军和作战番军、边军,都是首批派遣合格军使的作战单位,思想工作的抓的牢。

    而薛家军正在向开拓军转变,开拓军的主要职责是对外开疆,去蛮荒荒僻的地方开拓戍守,密党对民族大义国家利益尚且可以牺牲,你让他们去蛮荒的海外开疆拓土,他们还没这么高的奉献精神。

    所以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没有这些投机分子的影子,越是安逸享乐利益巨大的地方,这些密党活动越猖獗。

    对孟曾泽案的审理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几千号人之间的犯罪关系和发展过程需要仔细梳理,光笔录和口供的记录恐怕就得几个月,走完全部司法流程,少说一两年时间。

    三月间科举如期举行,过去几年连续开了好几科,但密党案的爆发让女帝大感失望,这些年随着新学的兴起,科举的地位日益受到动摇。

    一方面新学展现出了强大生命力和实用性,另一方面礼部和文官集团还死抱着科举不放。

    沈云卿琢磨着,科举如果无法取消或者大规模改革,干脆把科举变成公务员考试和司法考试算了,名义上仍然保留科举,但从本质上让科举变成司法和公务员考试。

    首先科举的目的,就是选拔公务员。当然,搁古代叫选才,但是搁现代,其实就是考公务员。

    其次是无论科举是否取消,日后大量官员的任免和选拔,仍然需要一个合理的机制,取消科举,势必还要办其他形式的选拔,那还不如继续延续科举的使命。

    其三是目前的社会人力结构,也需要科举的存在。

    新学目前只发展到道府和几个重点州郡,还没有辐射到全国主要城市,教育普及发展至少还要十年以上时间,教育普及之后,也是先从五年免费义务教育普及,也就是少塾小学,然后是初高中,这个过程至少又要二十年,然后再花二十年时间巩固教育。

    所以至少需要五十年的过度期,这个期间不可能做一刀切,所有官僚人才都从新学教育中培养,势必会导致大量没有接受新学教育的青年、少年人才被大量浪费。

    因此科举还可以作为目前选拔人才,让那些没有机会接受新学教育的少年、青年,有一个仕途的机会和出口。

    但同时科举的人才选拔也不能继续拘泥于三甲和贡士,取仕的规模应该增加,取仕的标准增加,选拔那些更注重实用能力的人才。
《陛下的CEO》相关推荐:明天下庆余年天唐锦绣小阁老武神主宰民国谍影长宁帝军汉阙赘婿从苦力到塔界之王没有人比我更懂纸片人诡异从游戏开始一人之最强异类我真的在打篮球雨忍村的长门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八岁的我成了火影抗战之乱世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