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TXT下载 > 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 > 第897章 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97章 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


    顾荨雨整个脸肿的不行,而且还有黑色的斑点,因为肿的厉害所以嘴巴都变行了,说话自然也就含糊不清。

    “你这个样子好丑啊,太难看了!”旁边的君小颜走过来,嫌弃道。

    “比我家门口的乞丐都要丑!”君小天附和。

    听到两个孩子的话,顾荨雨脸色更是难看至极,很是不悦,可他们说的却是事实。

    “求世子妃帮帮我,若是脸不能恢复,我还不如死了算了。”顾荨雨祈求道。

    云婷仔细的看了一眼顾荨雨的脸,这症状她有些熟悉,似乎-------

    旁边的君小颜感受到娘亲看她的眼神,顿时心虚:“爹爹,我突然想吃糕点,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君远幽不疑有他,难得女儿对他有要求,自然赶紧答应。

    “爹爹,我也一起去。”

    君远幽左手牵着君小颜,右手牵着君小天离开了。

    云婷看着小丫头这般,已经肯定了心里的猜测,不过脸上却平静淡然:“我先给你把脉吧。”

    顾荨雨立刻伸手过来,云婷帮她把脉,好一会才开口:“你这是中毒了,这毒不会致命,却会让你浑身奇痒无比,肿胀的难受,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每天坚持吃药,不出七天就能好。”

    “太好了,多谢世子妃,多谢!”顾荨雨激动道。

    云婷给她开了方子,顾荨雨立刻去太医院抓药了。

    “云婷,多谢你!”北冥起感激道。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那你休息,朕就不打扰了。”北冥起转身离开。

    云婷赶紧去找君小颜了:“小丫头,到底是不是你?”

    君小颜要瞬间小脸绷紧,低下头:“娘亲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让小地主教训她,谁让她说要抢走爹爹。”

    “娘亲,爹爹是我和小颜的,决不能被她抢走。”君小天附和。

    云婷看着两个小家伙严肃的小脸,突然想起之前顾荨雨开的玩笑,想来这两个孩子当真了。

    云婷伸手将君小颜和君小天拉进怀里:“你们放心,爹爹永远都是你们的爹爹,也永远是我的夫君,谁也抢不走。

    若是有人敢挖我墙脚,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所以你们放心,爹爹永远都只能是你们的爹爹,他要是敢跟别人跑,我打断他的腿!”

    旁边的君远幽原本有些感动,听到最后一句,脸色瞬间垮下来。

    “婷儿,有你这么狠心的吗?”

    “若是你真的跟别的女子跑了,那就不是我夫君了,我自然不会留情。”云婷哼了句。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个世上只有你入的了我的眼,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我也只喜欢小颜和小天,谁也抢不走我,而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走。

    小颜和小天放心,爹爹是最爱你们的,谁若是敢欺负你们,爹爹一定会狠狠教训她,以后别人再说什么不用在意,爹爹永远都是你们的爹爹。”君远幽保证道。

    君小颜伸手抱住君远幽:“爹爹最好了,我喜欢爹爹。”

    感受着小丫头柔软的身体,明明小胳膊那么短,却用尽全力抱着自己,君远幽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原来被女儿需要竟是这般感觉,真好。

    “爹爹也喜欢你。”君远幽欣慰道。

    “我也要爹爹。”君小天也抱过来君远幽。

    云婷看到这一幕,无比的欣慰,难得两个小家伙跟君远幽这般亲近。

    而北冥起离开后,直奔偏殿的房间,看着那一套凤冠霞帔,无比满意。

    “来人!”

    一名禁卫军统领从门外走进来,恭敬行礼:“陛下,有何吩咐?”

    “你亲自去将这一套凤冠霞帔送到若家,交到若凤溪的手上!”北冥起命令道。

    “是!”

    若家。

    若丞相听说陛下赏赐,带着一众人立刻迎接,恭敬行礼。

    “陛下让末将凤冠霞帔送来给若大小姐,还有这些赏赐!”禁卫军统领开口。

    若凤溪看一眼几十个箱子:“多谢陛下赏赐!”

    看着几十个禁卫军抬着几十个箱子进了若凤溪的院子,一名小厮立刻去向二夫人汇报。

    听说若凤溪得了这么多赏赐,而且凤冠霞帔,二夫人嫉妒的发疯,愤恨的一把将桌上的摆设全都摔在地上。

    “凭什么,凭什么若凤溪当皇后,而我的紫韵却被送去乐坊,我决不会让她得逞!”二夫人眼底划过一抹阴鸷和愤恨。

    当晚半夜子时,二夫人换了一身黑衣,带着刘妈子偷偷从院子出来,直奔若凤溪书房。

    白天她已经让丫鬟打听,若凤溪将凤冠霞帔放在了书房。

    大半夜的书房没有人看守,二夫人很顺利的进去了,里面没有点蜡烛,可今晚月色皎洁,借着月光二夫人就看到摆放在窗边的那件红色的嫁衣。

    她当即嫉妒的红了眼:“这原本应该是紫韵的,居然便宜了若凤溪那个小贱人,真是该死。”说着就将从衣袖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剪刀要剪坏。

    可是剪刀刚碰到那嫁衣,二夫人就改变主意了,这可是皇后的嫁衣,做工布料装饰都是一等一等的。

    虽然她是丞相府的二夫人,却从未见过这么好的嫁衣,更没穿过,突然那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

    二夫人立刻脱下身上的外衣,换上这件红色的嫁衣,打量着身上的红衣,无比的欢喜和激动。

    “从今以后本宫就是北里国的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哈哈!”二夫人高傲的说着,仿佛此刻的她就是皇后一般。

    等在外面的刘妈子听到这声音,探进头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夫人不可,这可是皇后娘娘穿的。”

    “那又如何,若凤溪那个贱丫头根本不配当皇后,今日我就是要过过这瘾。”二夫人无比得意道,又转了几个圈圈。

    “夫人,你还是脱下来吧,若是让人发现了,老爷又得罚您了!”刘妈子劝道。

    一听到若丞相,二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老不死的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紫韵出事他不但不救人,还跟紫韵断绝关系,将自己禁足,他怎么能如此狠心。

    最后二夫人还是脱下那嫁衣,用剪刀将嫁衣剪的稀巴烂,这才满意的离开。

    她并没有回院子,而是直奔老爷的书房,将若丞相平日里用的那块砚石换了一块一模一样的这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