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大佬每天脑补夫人爱惨了他TXT下载 > 大佬每天脑补夫人爱惨了他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彻底不带银沙玩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彻底不带银沙玩了


    反观白沐夏淡定得不行,嘴角还是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叫人看着莫名心慌。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张秋白可不敢继续跟朱莉说下去了。

    那银沙是个实打实的畜生,秋白张发送了匿名信给朱莉,她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人的所作所为,知道那人是个什么嘴脸了。

    现在不去找银沙算账,怎么跑来找他们说话了?这里头必定是有个什么缘故的。

    这么一想,张秋白更坐不住了,勉强道:“最近我们都挺忙的,实在抽不出时间。”

    “如果方便的话,我更想去拜访白小姐,登门拜访。”朱莉的声音依旧是那种温温柔柔的,无比客气。

    可她越是这样说,越是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也真是很折磨人的。

    张秋白眼神落到了白沐夏身上,试图让她给拿个主意来。

    可白沐夏对这些事向来抱着一种十分佛系的态度,哪里愿意多管,只是笑,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跟朱莉小姐没有什么私交,就算是见了,只怕也说不出什么来。”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拒绝态度了。

    可对方还是不死心的,加上又听到了白沐夏的声音,更是殷勤:“原来你跟白小姐在一起啊?”

    “我们最近在商量电影的事情,每天都在一起。”张秋白也算是豁出去了,索性把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也都和盘托出。

    她可算是发现了,现在跟朱莉说话,不能拐弯抹角,非得直截了当不可。

    “电影?”朱莉也听出了苗头,更加着急了起来:“什么电影?就算是要讨论电影的问题,也该到我们这里来讨论吧?”

    “沐夏的剧本在银沙手里已经被砍掉了,既然已经被砍掉了,那么我们谈论电影的拍摄问题,何必再到你们的公司去?”张秋白一向都站在正义的一方,这一次银沙做了这样的荒唐事,哪里还愿意帮他?愤怒的都说不出其他话来。

    提及银沙的问题,朱莉也跟着生气。

    那人为了白谨心,真是丝毫不管公司的利益。

    现在可好,他们要私下里开拍电影,根本就不带银沙玩了。这样下去,以后可就惨了。

    “他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这样吧,我们先见一面,见面好说话。”

    听出了她言语之中的迫切,白沐夏心里五味杂陈。

    果然,在某些时候,还是女性要更靠谱一些,知道顾全大局。

    至于银沙?为了自己的情人,摆出了一副可以赴汤蹈火的姿态来,叫人看着简直害怕。

    白沐夏不忍心再继续听下去,走到厨房给大家煮咖啡。袁厉寒原本正坐在一边办公,见白沐夏神色有异,赶忙跟了过去。

    “怎么了?”

    “就是听朱莉女士的话,有点难过。银沙对于这些利害关系,压根不考虑的。可是朱莉女士正在想着亡羊补牢呢!”白沐夏只觉得讽刺。

    媒体报道的都是这位登徒子有多么优秀,靠着自己如何如何发家致富。

    可是白沐夏看到的却是那人被帮扶着上位。

    现在还想着各种作妖,简直可恨至极。

    “难道天底下的男人结婚数年之后,都会变得面目可憎?”她直勾勾地盯着袁厉寒的眼睛,哪怕他仿

    佛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白沐夏还觉得不太放心。

    世事易变,叫人害怕。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袁厉寒对这一点十分自信,甚至有些意外白沐夏对自己的怀疑。

    见他有些动气,还有许多后话要说,白沐夏赶忙摆了摆手,嘻嘻笑,做出一副歉疚的模样来:“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别介意。”

    “有些话可不能随口一说的。”袁厉寒一脸正色,生怕白沐夏听不懂自己的话:“我这辈子,只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这就意味着,以后我会跟所有异性保持距离。”

    这话从袁厉寒嘴里说出来,无比动人。白沐夏嘻嘻笑,唇角微抿,浑身上下都是暖融融的。

    她不好意思做出一副过于感动的表情,只撅了噘嘴,佯装不在意的样子:“哦?是吗?”

    “这还要怀疑的吗?”袁厉寒都要被气得喷出血来的,紧紧地抱住了白沐夏的腰肢:“怎么?我之前是做了什么对不住我们感情的事情吗?”袁厉寒问得也无比认真。

    他越是这样,白沐夏越是想逗逗他,也很认真地想了想,唇角微抿:“你也知道,人的记忆是会骗人的。我现在怀疑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导致我想不到你以前做过什么。”

    袁厉寒一听,当真是欲哭无泪。

    什么叫记忆欺骗人?明明是他洁身自好,从未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结果到了白沐夏的嘴里,竟然成了一种遮掩?

    敢情他这么多年的洁身自好,都枉费了?亏,实在是太亏了!

    他越是这么想,搂着白沐夏的力气就越大:“这我们可得好好说说,你的记忆怎么就欺骗你了?”

    “欺骗我你是男性中的道德标杆呀!”白沐夏笑得愈发开心,乐呵呵的,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吻了一下袁厉寒的面颊:“我这个人的记性,本来就不大好。”

    “也记不得我们亲热的事情了?”袁厉寒开始使坏,一个劲地亲吻着白沐夏的耳垂。

    白沐夏的脸蛋瞬间就红透了。

    这人真是胆大包天,不远处正坐着一群他们的朋友们。

    结果他竟然毫不在意,肆无忌惮,在青天白日里头跟她勾勾搭搭。

    “这个记得。”白沐夏强打精神,娇声叫了一声,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推搡着他:“你干嘛?好多人呢!”

    “那我们上楼?”

    “大白天的,上楼干嘛?”白沐夏的脸蛋红得个底朝天,她哪里会是袁厉寒的对手,羞羞怯怯:“你欺负我!”

    “谁让夏夏尽是说一声我不爱听的话?”袁厉寒见她羞成了这样,索性放她一把,点了点她的小鼻子,半是恐吓半是真心道:“以后再被我听到你把我跟那些渣滓相提并论的话,我可就要直接把你扛上楼了。”

    不用想也知道扛上楼是为了做什么。白沐夏娇嗔地看了他一眼,忸怩地端着咖啡壶,绕过他,进了客厅。

    客厅里头的人,因为刚才的那一通电话,还在讨论着,压根没注意到刚才厨房里头悄咪咪发生的一切。白沐夏暗自庆幸,给大家倒好咖啡,也坐在一边听着。

    “沐夏你怎么看?”张秋白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朱莉这个人,向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而

    且银沙那个公司,说是银沙在经营,事实上还是朱莉掌权。

    “我?”白沐夏咂咂嘴,看了一眼黄心艾跟时磊,轻声道:“我只知道,跟自己熟悉的人合作十分自在。”

    这也算是回应了刚才的那些问题了。

    张秋白点点头,应了一声:“也是,是他们先不做人事的,就不能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越是这样利益相关的事情,就越是不能讲情面。

    谁愿意拿着自己的钱,去跟别人讲情面去?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花了不少心思在这部电影上了,实在没必要再去银沙那头受气。

    “也是的,我也觉得跟大家共事比较高兴。”张秋白说的是真心话,又看了一眼剧本,信心爆棚:“那就这样,我下午出去见朱莉一面。沐夏,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见你的,你看?”

    “我也跟着见见。”白沐夏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并不觉得这些事有什么难办的,云淡风轻到了极点:“只不过后续见到,我说出来的话,可能不那么好听了。”

    “不好听就不好听。”张秋白十分豪爽,拍了拍胸脯:“一切都有我为你撑腰,别怕。”

    的确,有张秋白的话,一切也就好说了。没有谁能跟张秋白这样不卑不亢且跟那些人都很能打交道,说出来的话,也都是有条有理的,很让人信服。

    “只要你出面了,咱们这一方,就完全不理亏了。”

    第二天,白沐夏就跟张秋白一起在一家西餐厅见了朱莉。

    跟想象中不同的是,朱莉十分年轻。

    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十出头的年纪,但是干练得很。

    看到白沐夏,很自来熟地抱了抱她:“久闻大名,一直都想见见你。”

    这就是一句假话了。

    如果真想见的话,之前他们有那么多见面的话,也犯不着一次都没有见过。

    “我很一般。”白沐夏并非自谦。

    在这一行,实在是有太多太多优秀的人在了。可她白沐夏,也就是运气好了些,勤奋刻苦了一些,要不然的话,哪里有今时今日这样的好日子?

    至于知名度,更是被那些读者给捧出来的,她十分感激。

    “如果像白编剧这样的都只能算是一般的话,那还有了不起的编剧吗?”就朱莉的了解,白沐夏已经得到过好几个很了不起的奖项了。

    可她是完全靠着自己的作品走出来的。

    也就只有银沙那个蠢货,愿意为了白谨心那样的女人砍掉白沐夏的剧本。

    “关于剧本的事情,银沙是有欠考量。”朱莉也不想再说一些奉承的话去浪费时间了,直接说到了正题上:“那个剧本,我还是很喜欢的,我还是希望可以共同合作的。”

    合作?朱莉果然还是不死心,一门心思都是奔着合作来的。

    可惜,现在的合作是没法达成了。

    有了新的安排,总不能辜负一些无辜的人。

    “我们已经决定自己拍摄了。”白沐夏问心无愧,说出话来更是坦荡:“现在已经没办法跟你们合作了。”

    一听这话,朱莉更加着急了。

    “请一定再考虑考虑,我们的资金是很充足的。”

    “我们袁家也是不缺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