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狐鸦小传TXT下载 > 狐鸦小传 > 第1308章 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308章 光


    “我弥陀佛,玉先生,玉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旃檀功德佛来到云端,躬身行礼,“多谢两位为小白龙如此用心,作为师父,小僧再次替小白龙谢谢两位了。”

    “哎呀,佛爷哥,别这么客气嘛~咱们是什么关系?过命的交情,这点小事不要在意了。”鸟人父女和金蝉子当真有深厚交情,别的不讲,单单那年在太阴星乌鸦用身体挡住天蓬元帅的钉耙,救下金蝉子,这就是大因果。“再说,佛爷哥,你和玉慧……嘿嘿,你懂吧~?”

    功德佛笑了笑,说道:“早听师父他老人家说玉慧姑娘是以我的金丹舍利作为基础化出的圣灵,今日相见,果真如此,小僧深感造化奥妙,以及两位天马行空之思维。”

    鸟人和秋千互看一眼,小声说道:“他是夸我们吧?”

    这一会,地面的敖玉差不多明白了一切,终于恢复了平静,秋千以强大的“九尾雷达”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小白龙对敖广的仇恨微微减轻,但仍旧心怀怨愤,视之为仇敌。小狐狸倒是能明白敖玉的心思,他必然会觉得如果不是敖广对他的母亲有非分之想,自己一家三口会特别幸福,是敖广毁了他的生活。

    “若是用这个理由复仇,嘿嘿,我支持。”鸟人说道,“是敖广老头活该。”

    秋千说道:“可是,我们这样做只是叫敖广老头那边的破绽消失了,敖玉还是陷于仇恨之中,未来也会很乖戾吧?”

    “我弥陀佛。”功德佛说道,“只要心中有光,小白龙就能看清自己,看清未来。父亲的思念,母亲的爱,小白龙缺失的东西终于补上了,他会将这份温暖和光芒永远放在心中抚慰自己。”

    “光~?”秋千想了想,说道,“哎,提起‘光’,佛爷哥,你知道吗?当年企云就把当做光呢,盼着你能解救女儿国呢。佛爷哥,还记得当年企云要你留在女儿国的事吗?啧啧啧,当年你好绝情呀~”

    “哎哎哎!”鸟人听到秋千提到国王姑娘和唐长老的过去,立马就不高兴了,“你都说了,企云是因为要解救女儿国才希望佛爷哥留下的,哪能谈及‘绝情’,他们根本就没有姻缘。咱佛爷哥是个一心求佛的出家人,心里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企云也一样,她的心里只有我,再没有任何人。”最后这段明显是乌鸦自作多情,自我感觉良好。

    “什么‘一心向佛’,佛爷哥就是不识抬举。”秋千道,“一个取经的破和尚,人家国王能看上他是瞧得起他,他竟然还不愿意。呸!”

    “告诉你好多次了,那不是国王和和尚的关系,是低层次文明的一个女村长和一个高层次文明宗派头目徒弟的关系,换做是我,我也不一定留下。”鸟人道,“就算不谈佛不佛的,单单以名利之心衡量,佛爷哥也不会答应的。”

    “哦~~~爹呀,原来在你心中企云就是一个女村长呀。”秋千跳到企云身边,挑拨道,“企云,你看我爹,竟然瞧不起你,以后咱们不理她。”说着话,小狐狸尾巴伸长,卷起企云、樱桃、鸾莺、玉慧和站在地面的万圣,遁飞而走,“爹,你完了~你惹了企云啦,她不会原谅你的,哈哈哈哈……”

    “哎~别走呀~我不是那个意思呀~当村长挺好的,我玉鸟人誓要成为村长的男人。”乌鸦高声解释,可惜秋千她们早就离开了,“小狐狸精,你套我话,你个混蛋丫头!”鸟人骂骂咧咧喊了一会,最后无奈地摇头,对功德佛说:“佛爷哥,都怪你。”

    哪就怪人家功德佛呀~乌鸦就是恼羞成怒随便找个人怨。不过,功德佛也不反驳,而是面带愧色,言道:“关于女儿国之事……唉~惭愧,惭愧,小僧愚钝,那时竟是没看出国王姑娘的求救之意,实在是太蠢笨了。幸好玉先生帮助女儿国脱离困难,功德无量呀。”

    “别客气了。”鸟人道,“佛爷哥别自责,你那时只是肉眼凡胎,又能看出什么。莫说是你,大圣爷也仅仅瞧出些端倪而已,没法确定。还有我,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无辜害了蝎子精性命,罪过深重。”乌鸦虽然用蝎子精的灵魂培育了玉慧,可是他很清楚,玉慧是玉慧,蝎子精是蝎子精,他杀死蝎子精这个错误永远无法弥补。“大家都是一叶障目的瞎子,我哪有什么功德。”

    关于女儿国,乌鸦和功德佛说了几句便不再继续讨论,二人落在地上,查看小白龙的状况。那敖玉的气息很混乱,但乱中有序,不是特别严重。另外,就好像功德佛所言,现在敖玉的心中似乎有一小团坚韧的火焰,那火叫小白龙很难过,也很舒服,那是由亲情组成的火焰,能够融化小白龙对世界的冷漠。

    “呦~小白龙,感觉如何?”鸟人不太正经地打招呼,“好久不见呀~”

    “你果然也在这里。”敖玉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是很“不成熟”,像个棱角尖锐而粗糙的热血少年,也像个爱尥蹶子的野马,乖戾多怒的性格常常会伤害对他好的人,可如今有“父亲的思念母亲的爱”补全了心中缺憾,他对世界似乎没有那么多敌意,平和许多。“你是来劝我别恨敖广吗?不可能的,我永远恨他。”

    “嘿嘿嘿嘿……”乌鸦有些嘲弄地指着小白龙,笑道,“你啊,还是不行,还是年轻,还是不够成熟。我为什么要劝你?笑话~你爱恨就恨他呗~要是我因为某个人,导致家破人亡,亲情崩碎,我也绝对会恨那人的。你怎么就觉得我会劝你?”

    “……”敖玉脸一红,低着头,小声说,“对不起,错怪你了。”

    “呦呵!”鸟人猛地捂住自己嘴,做出一份惊讶的模样,“堂堂的神龙大人竟然向我这种山野小妖怪道歉,哎呦呦呦……太不可思议了~小的受宠若惊啊~”乌鸦是小心眼的家伙,还记得当年在鹰愁涧时小白龙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他一下,这会儿故意嘲讽。

    敖玉的脸更红了。

    功德佛笑了笑,“我弥陀佛,玉先生,还是不要捉弄小白龙了。”佛爷来到徒弟身边,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小白龙,如玉先生所言,你可以继续恨敖广上仙,但切莫陷入魔障中。”

    “是,师父,我明白。”敖玉点点头,站起身,郑重其事地朝鸟人行礼,“玉鸟人,多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看到这,乌鸦是真的很欣慰,敖玉能有如此变化,他的努力就不算白费。“昨日因来今日果,因果相承多琢磨,莫叫浮云遮望眼,大爱大恨大真佛。小白龙,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恨敖广,但我希望你记住,你是菩萨,普度众生是你的责任,千万不要一心扑在复仇上,忘记自己到底是谁。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你是个人才,你是个天地大才,我盼望你能够给三界带来幸福和快乐。”

    功德佛能理解玉鸟人的意思,从敖玉的怀里一拉,扯出一条小龙和一只乌龟,“玉儿,你小龙祸害乡里,你一定要做好补偿,明白吗?以后你也要继续为三界众生做贡献,明白吗?”

    “我弥陀佛,敖玉明白。从今以后,小白龙会将三界万灵的幸福作为最重要的任务,绝对不会因复仇而忘记责任!小白龙发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