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TXT下载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七章 途中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七章 途中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商见曜回头看了一圈,见所有房间内确实都没有人影,只好叹了口气,将目光再次望向正前方那扇血红色的大门。

    “事到如今,只能进去当面问小冲了!”鲁莽的商见曜代表大多数,低声说了一句。

    克服掉种种困难,他伸出双手,按在门上,开始发力。

    血红色的大门缓缓敞开,内里一片幽暗。

    商见曜一鼓作气,大步通过了房门。

    他的四周顿时被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笼罩了。

    “小冲!小冲!”商见曜大声喊了起来。

    他的声音远远传开,却没有回荡的感觉,这让此地显得不像是房间内部,而是广阔无垠的荒原。

    “小冲!小冲!”商见曜锲而不舍。

    依旧无人回应他。

    就在商见曜尝试具现出扩音器时,他听到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那是一个女性于不远处低声哭泣。

    “小冲,你竟然还有女性人格?”商见曜又是震惊又是羡慕。

    那女性低低地哭着,没有理他。

    商见曜自顾自地做起猜测:

    “难道是受欺负产生的委屈人格?

    “呃,这哭声我怎么觉得好耳熟,感觉在哪里听过……”

    “啊对!”商见曜啪地握右拳击左掌道,“我在那个灰土风的合院里听过!”

    那疑似来自第八研究院的青年科学家林碎。

    商见曜瞬间变得兴致勃勃:

    “小冲,你成年之后在暗恋林碎,以至于分裂出了一个模仿林碎的人格?”

    低泣的女声停了下来,幽幽说道:

    “我就是林碎。”

    “啊?”商见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还好,他智商不低,有冷静理智的那面,又饱受蒋白棉熏陶,迅速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刚才开的不是真正的血红色大门,我进的是你制造的幻境?

    “你果然来阻止我了!

    “你是十一月的执岁‘碎镜’?”

    那女声嗓音飘渺地叹了口气:

    “你继续往前,就能离开这里。”

    “呃……”商见曜又一次愣住,接着恍然大悟,“你暗中倒向改变现状派了?”

    林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若有似无地啜泣了起来。

    商见曜相当好心地问道:

    “你是被逼的吗?”

    林碎依旧在不远处低泣,时左时右,时前时后,没有个确定的位置,至于意识,商见曜更是完全感应不到。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不问。”商见曜很有礼貌,转变了话题,“你当初为什么想维持现状,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了立场?”

    林碎的嗓音幽幽响起:

    “你继续往前吧。”

    很显然,她不想回答商见曜的问题。

    商见曜本待苦苦劝说,结果对方又一次低泣起来,仿佛藏着满腹的伤心事。

    “好吧好吧,我现在就走。”商见曜一方面懂礼貌,讲文明,另一方面又担心纠缠下去会激怒林碎,惨遭攻击。

    他迈开脚步,盲人般往前走了几米,视线里隐约出现了一团更淡的黑,就像被洗过的墨渍一样。

    那团黑屹立在那里,似乎正是离开的大门。

    这个时候,林碎依旧在黑暗的深处若有似无地啜泣着。

    商见曜好心宽慰道:

    “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样的痛苦,只能劝你看开一点。”

    说着,他张开双手,微扬身体,望着斜上方道: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林碎沉默了几秒道:

    “这句话是我教他们的。”

    “……”商见曜一时无言。

    林碎又开始了低低的哭泣,没过几秒,连哭声都消失了。

    直到此时,商见曜才走向那团更淡的黑。

    来到近处后,他发现那果然是一扇门,缝隙里透着微弱的光芒。

    商见曜打开了这扇门,走了出去。

    可他并没有回到走廊上,而是出现于一片绿茵缤纷的田野。

    这里天空一片澄澈,到处耸立有宝塔和菩提树,遍地散落着金、银、玛瑙、琉璃等事物。

    更远一点的地方有座山,山顶有一尊黄金铸就般的巨大佛陀盘腿于莲台之上。

    山的周围,一位位穿黄色僧袍披红色袈裟的僧侣坐在那里,专注地听着佛陀讲法。

    他们有的皱纹很深,有的脸庞一片铁黑,反射着佛光,共同点是对商见曜的靠近都无动于衷。

    “原来佛门的大部队在这里。”商见曜之前就疑惑高塔之外的“新世界”没几个僧侣。

    他旋即显化出半人半机械的普渡禅师法相,对着那座佛陀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还请菩提佛祖点化贫僧,解我迷惑。”

    背靠菩提巨树,坐于莲花宝座之上的那尊佛陀没有回应他,声音庄严而宏大地对所有僧侣道:

    “生住异灭,万法皆空……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己,寂灭为乐……

    “本体寂静,离一切之相,故名寂灭……

    “一切行无常,生者必有死;不生必不死,此灭最为乐……”

    普渡禅师听得连连挠头,恨不得现出商见曜本相,大闹这“极乐净土”,坏那佛陀讲法。

    他不断询问,那佛陀都不理不睬,只讲入灭之理、超脱之道。

    “哎,和‘碎镜’一样,不愿意面对自己背叛‘庄生’,暗中改变立场的事实……”诚实的商见曜咕哝起自己的推测。

    他只好往这片“净土”一端由佛光凝聚成的金色大门而去。

    …………

    漩涡状的建筑门口,蒋白棉靠着针对性的方案,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返回了这里。

    ——她在小型城市外围时,始终望着那座高塔直线前行,反正只要靠近了那里,不管最终是从哪个方向过去的,都会来到核电站所在的这片区域。

    而来到这里后,在只有两栋大型建筑的情况下,蒋白棉不至于迷路到核电站那边,等抵达了漩涡状建筑的边缘,她则故技重施,用绕行的方式回到门口。

    蒋白棉背着商见曜,抱着板条箱,快速通过“前台区”和“等待区”,又一次来到了那片她目前还没法进入的区域。

    她试着深入了一米,立刻就感受到了脑袋在抽痛,不得不退回了原位。

    没有犹豫,蒋白棉将装着核弹头的板条箱放在了一侧。

    然后,她解开绑带,让商见曜脱离自己的背部,靠躺于附近沙发处。

    做完这一切,蒋白棉盘腿坐下,拿出水囊,开始吃能量棒,短暂休息起来。

    她这是在等待商见曜进入“庄生”心灵世界的深处,打开那扇血红色的大门。

    到时候,她也许就能趁机进入前方那片区域了,而那里很可能藏着第八研究院的终极成果。

    为了不错过很可能短暂的时机,蒋白棉不打算继续搜索楼上的“普通研究区”等地方,准备稍作休息就每隔一分钟尝试着前行一下,以此判断是否能深入。

    反正到楼上探索,最后收获的应该也是一堆资料和某些研究人员的情况,依靠它们,蒋白棉组建一个专业团队,花费个十几二十年,应该能还原第八研究院的终极成果,可现在,终极成果大概率就在她前方那片区域内,她为什么还要额外浪费时间?

    那缓不济急啊!

    …………

    出了“极乐净土”,商见曜回到了过道上。

    在他前方不远处,血红色的大门静静屹立。

    他刚才遭遇的一切仿佛只是幻境,从他看见那扇大门开始,似乎就陷入了幻觉。

    商见曜转过身去,发现过道两侧的大门全部敞开着,且没有人影,与之前一模一样。

    “厉害啊!”商见曜赞美起“碎镜”。

    形成对比的是,血红色大门的左右,各有一扇门,一扇画着太极阴阳鱼,一扇涂着大量的点和线,开了个镶嵌玻璃的缺口。

    就在这时,右侧那扇房门的小窗户上出现了一张眼冒红光的脸孔。

    而这张脸庞本身呈银黑色,闪烁着金属的光芒。

    “机器人!‘新世界’也有机器人?‘庄生’的回忆?”商见曜突然兴奋。

    那张属于机器人的脸孔隔着门上那扇窗户道:

    “不要再前进了,不要破坏现在的一切!”

    “你是哪位执岁?”商见曜有礼貌地问道。

    那机器人的脸孔猛地扭曲,变成了一台液晶显示器。

    它用略带讥讽的语气道:

    “我不是执岁,我们见过。”

    “猜不到。”商见曜坦然摇头。

    那液晶显示器呵呵笑道:

    “我是‘未来’。”

    商见曜先是恍然大悟,接着好奇问道:

    “你怎么不开门,被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