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TXT下载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即刻出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即刻出发


    当他得知白卿言被困江孜城,便毫不犹豫从安汾率兵前来江孜城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不一样。

    “我得走了……”萧容衍低声说。

    “你身上的伤刚刚重新包扎好……”

    “我得去替燕国拿到云京,这是我欠大燕的。”

    萧容衍眼底的笑意温柔又冷静,他因为放不下私人情感,带着原本应当在西凉城池征战的燕军来到江孜城。

    现在,他就得重新会到战场之上去,替燕国拿到云京来弥补。

    否则……消息传到他嫂嫂的耳朵里,还不知道嫂嫂要如何想,怕是又要弄出将阿沥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事情来。

    “阿宝,我不想勉强你给你负担,但……下一次遇到危险,就算是不为我,不为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也为了你的母亲和婶婶们,和你的弟弟妹妹们多多考虑考虑,若是他们知道……你为了让他们专心打云京,不点狼烟求援,而在江孜城出了什么事,他们会不会悔恨终身?嗯?”

    萧容衍的语气很是温柔,比以往任何一次同白卿言说话时都要温柔,却让她心头又酸又疼。

    她不是没有察觉到萧容衍掩藏在浅淡笑意之后的,是深到浓稠的情绪。

    “我没有不在意你,不在意我们为出生的孩子……”

    “那么……在你决意不点狼烟求援时,你想什么呢?”萧容衍笑着说,“你想的是不能让叶城关来援,否则会被西凉崔山中老将军设伏,从而丢了叶城关!丢了叶城关就断了给你弟弟妹妹们供给粮食的粮道?想的是一定要拿下作为西凉中心的云京,为来日两国以谁家国策能使国力强盛百姓富强时……打下基础。”

    “阿宝……”萧容衍轻抚着白卿言被他吻得嫣红的唇,“你可有那么一瞬,想到你还怀着我们的孩子,你和孩子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嗯?”

    白卿言唇瓣微张,眼眶被热流冲击,所以……萧容衍才会不顾重伤带着燕军前来江孜城的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卿言在萧容衍的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

    “我想过的阿宝。”萧容衍的眉目间带着眼藏不住的疲倦,“我想过,要是我死了,或许你会痛不欲生,又或许你会很难过……甚至这辈子都忘不了我这个人,但是你还是会打起精神来,去完成你想要完成的所有事情!可但凡有一点会让你痛苦的可能,我都告诉我自己再难也不能让自己遇险!让你忧心,你呢阿宝?”

    不见白卿言回答,他叹息道:“这点上……我不如你!”

    他的嫂嫂曾说,她不放心他,是因为姬后是那样一个深情的女子,萧容衍是姬后的儿子,所以嫂嫂才怕,萧容衍会和姬后一般,最后将自己将整个国都葬送在一个“情”字上,也怕白卿言会成为老燕帝。

    他不觉得阿宝会成为下一个老燕帝,可他会不会成为母亲,他以前不知道……

    现在,似乎有一点知道了。

    “阿衍,我是有把握的!”她双手攥住萧容衍的手腕,“只是出了点差错,崔老将军派人去劫白龙城送来的粮食,但我已经提前通知白龙城守军,会反将西凉一军,而后前来江孜城驰援牵制西凉军北面!崔老将军在得到叶城关守将率兵前来江孜城驰援的消息,必不能放叶城关的援军前来驰援打西凉军一个措手不及,便需要分兵前去设伏……”

    她仰头望着萧容衍:“西凉提前攻城,始料未及……”

    “如果我没有来,你会点狼烟吗?”萧容衍问。

    白卿言抿住唇……

    “狼烟一点,其他城池便知道江孜城求援之事,必然会有消息送到前线大周主力手中!影响你的弟弟妹妹们……”萧容衍望着她,“阿宝,你真的会点吗?你不擅长说谎……”

    白卿言没有吭声。

    “你打了多少次仗?难道不知道战场上你算的再准确,只要稍微有所变动,就会改变全局?说到底,是没有把你自己的安危……”他垂眸看着白卿言隆起的腹部,“和孩子的安危放在心上!”

    他望着白卿言的腹部,无数次想过,若是当初……那么多大夫没有断定白卿言这辈子无法有孕,白卿言还会不会和他那么草率的在一起。

    答案是肯定的,白卿言不会……

    这个孩子来的意料之外,即便是在白卿言的腹中,白卿言会拼尽全力保护这个孩子,可对她来说恐怕也没有白家人和大周这个国家来的重要。

    他从不否认白卿言同样也是爱他和孩子的,但他们只是没有那么重要。

    萧容衍笑着将白卿言鬓边碎发拢在耳后:“阿宝,我是可以对旁人狠得下心,你是可以对自己狠得下心,虽然都是狠心,还是不同的。”

    白卿言含泪摇头。

    “不过这样也好……”他苍白的唇瓣勾起,再次亲吻了白卿言唇角,轮廓分明的五官,乍一看上去俊美又温润,“这样,即便是我真的出了什么事死了,也不用太担心你!”

    白卿言听到死字如此轻而易举从萧容衍的口中说出来,头像是被人敲了一闷棍,用力抓住萧容衍的手腕,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阿衍,你别说这样的话!”

    “别哭阿宝!”萧容衍用手指拭去白卿言脸上的泪水,眼看着擦不干净,他便亲吻她的眼睛,“不说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别哭了,嗯?”

    白卿言双臂紧紧环住萧容衍的颈脖:“你是我的丈夫,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你,怎么可能不在意我们的孩子!”

    萧容衍轻抚着白卿言的脊背:“是我不好,我不说了,好了……我真的该走了。”

    “可你身上的伤很重,你……”

    “若是易地而处,你受了这样的伤,你难道不会为了大周即刻出发吗?”

    知道阻止不了萧容衍,她缓缓松开萧容衍,又抓住他的手腕:“药熬好了,我让魏忠端进来,你喝了再走,军医你带上……处理这样的伤,他比较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