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TXT下载 >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 > 第3405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405章


    第3405章

    虽然他是希望儿子将来可以和易谦锦在一起,并且当初,他亦是用这一点,诱得儿子认祖归宗,但是如今随着孩子们的年龄渐长,他却又害怕儿子将来会过分的钻牛角尖。

    毕竟,这些年,儿子为了易谦锦有多努力,他亦全都看在眼里。

    “我明白。”沈寂非道,只是明白,却不代表会放手!

    因为他不想,也不愿!

    沈唯放没再说什么,只是带着沈寂非又去和宴会上其他地一些深城名流打着招呼。

    等到一圈寒暄完毕,沈寂非来到了走廊处,就在这时,有一个穿着一身大牌定制衣裙的女生走到了沈寂非面前。

    “你好,我是沈寂非吧,我是江氏企业江董事长的孙女江烟烟,很高兴认识你,可以交个朋友吗?”

    对方脸上露出着笑意,表情则是一副很是笃定的表情。

    刚才他和易谦锦一起下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了,听说是鹿城沈家的公子,和易谦锦是青梅竹马。

    她江家虽然比不上易家,但是也并不差,而且她长得又好看,一直以来,在男生堆中,她都是被众星拱月的那一个。

    所以这会儿,她也很有自信,沈寂非不会拒绝他们当个朋友。

    到时候,她自然有办法把沈寂非从易谦锦的手中抢过来。

    就算易家比江家势大又怎么样,只要她抢到了沈寂非,那么易谦锦照样不如她!

    此刻,江烟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只觉得自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比过易谦锦!

    只是随即,她听到了沈寂非的声音说着,“我没兴趣和你交朋友。”

    江烟烟的表情一窒,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干脆的拒绝。

    “只是交个朋友而已,又不是别的什么,你何必”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沈寂非已经再度道,“没兴趣!”

    江烟烟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样拒绝,顿时,只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了。

    尤其是今天来参加这场生日宴的,还有她的朋友,之前来找沈寂非之前,她可是还对朋友夸下过海口,说沈寂非一定会答应的,甚至还会欣喜若狂呢!

    结果现在这样,不啻是等于在生生地打她的脸。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要和你做朋友,是看得起你,不然你以为你一个罪犯的儿子,配我和做朋友吗?”江烟烟忿忿地道。

    她可是从大人这里听说过沈寂非的事情,听大人们说,沈寂非的母亲,好像是以前一个当明星的,叫郝以梦,还是郝家的大小姐,只可惜是个罪犯。

    沈寂非的脸色一变,黑眸直直地盯着江烟烟,那目光让江烟烟的心中升起了一抹害怕。

    只是随即,她却又是扬了扬下巴道,“你瞪什么瞪,我又没说错,好像你妈咪以前还陷害过易谦锦的妈咪呢!你妈咪可是易家的罪人呢!不知道易谦锦知不知道这事儿呢,她如果知道当初你妈咪怎么陷害她妈咪的话,她还会愿意和你做朋友吗?”

    沈寂非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冷凝,一步一步地走近着江烟烟,用着冰冷地口吻道,“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刚才的眼神,已然闪过了一抹杀意。    第3405章

    虽然他是希望儿子将来可以和易谦锦在一起,并且当初,他亦是用这一点,诱得儿子认祖归宗,但是如今随着孩子们的年龄渐长,他却又害怕儿子将来会过分的钻牛角尖。

    毕竟,这些年,儿子为了易谦锦有多努力,他亦全都看在眼里。

    “我明白。”沈寂非道,只是明白,却不代表会放手!

    因为他不想,也不愿!

    沈唯放没再说什么,只是带着沈寂非又去和宴会上其他地一些深城名流打着招呼。

    等到一圈寒暄完毕,沈寂非来到了走廊处,就在这时,有一个穿着一身大牌定制衣裙的女生走到了沈寂非面前。

    “你好,我是沈寂非吧,我是江氏企业江董事长的孙女江烟烟,很高兴认识你,可以交个朋友吗?”

    对方脸上露出着笑意,表情则是一副很是笃定的表情。

    刚才他和易谦锦一起下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了,听说是鹿城沈家的公子,和易谦锦是青梅竹马。

    她江家虽然比不上易家,但是也并不差,而且她长得又好看,一直以来,在男生堆中,她都是被众星拱月的那一个。

    所以这会儿,她也很有自信,沈寂非不会拒绝他们当个朋友。

    到时候,她自然有办法把沈寂非从易谦锦的手中抢过来。

    就算易家比江家势大又怎么样,只要她抢到了沈寂非,那么易谦锦照样不如她!

    此刻,江烟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只觉得自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比过易谦锦!

    只是随即,她听到了沈寂非的声音说着,“我没兴趣和你交朋友。”

    江烟烟的表情一窒,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干脆的拒绝。

    “只是交个朋友而已,又不是别的什么,你何必”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沈寂非已经再度道,“没兴趣!”

    江烟烟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样拒绝,顿时,只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了。

    尤其是今天来参加这场生日宴的,还有她的朋友,之前来找沈寂非之前,她可是还对朋友夸下过海口,说沈寂非一定会答应的,甚至还会欣喜若狂呢!

    结果现在这样,不啻是等于在生生地打她的脸。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要和你做朋友,是看得起你,不然你以为你一个罪犯的儿子,配我和做朋友吗?”江烟烟忿忿地道。

    她可是从大人这里听说过沈寂非的事情,听大人们说,沈寂非的母亲,好像是以前一个当明星的,叫郝以梦,还是郝家的大小姐,只可惜是个罪犯。

    沈寂非的脸色一变,黑眸直直地盯着江烟烟,那目光让江烟烟的心中升起了一抹害怕。

    只是随即,她却又是扬了扬下巴道,“你瞪什么瞪,我又没说错,好像你妈咪以前还陷害过易谦锦的妈咪呢!你妈咪可是易家的罪人呢!不知道易谦锦知不知道这事儿呢,她如果知道当初你妈咪怎么陷害她妈咪的话,她还会愿意和你做朋友吗?”

    沈寂非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冷凝,一步一步地走近着江烟烟,用着冰冷地口吻道,“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刚才的眼神,已然闪过了一抹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