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永恒之门TXT下载 > 永恒之门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似曾相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似曾相识


    “这世界...真是小啊!”

    赵云心中唏嘘,竟在这撞上老巫了。

    俗话说的好,不是冤家不聚头,噬仙老巫之后,还有两个老熟人,乍一看是两个老者,实则是一男一女,只不过用了变身之术。

    “黑白双煞?”赵公子一声嘀咕。

    “我咋没看出来。”云苍子小声道。

    “我用本源给两人疗过伤,能嗅出一丝气息。”赵云抿了一口酒,是眼见黑白双煞坐在不远处的,还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老巫。

    仅这个眼神儿就够了,那俩绝对是黑白双煞。

    很显然,两人是跟着老巫过来的,要翻算旧账。

    噬仙老巫来的快走的也快,临走之前,还留下了一个黑色储物袋,赵云看不穿,不知里面装了啥,按他所预料,定是不凡之物。

    噬仙老巫前脚刚走,黑白双煞便跟了上去。

    值得一提的时,三人路过赵云时都看了一眼。

    还好赵公子捂的严实,莫说黑白双煞,连道虚境的老巫都未看出,只觉这个黑袍人有点面熟,好似在哪见过,保不齐是个熟人。

    “恢复的这么快。”

    赵云多看了黒煞一眼,那个唏嘘啧舌。

    先前,黒煞可是崩了半个元神,这才多久啊!竟已恢复巅峰状态,而且看其气蕴,俨然已到瓶颈了,时刻都能进阶到太虚修为。

    “双煞远非你想的那般简单。”云苍子说道。

    赵云未走...还盯着他选好的肉票...落日神子。

    也不知为啥,老巫走后,天族圣女就变的格外紧张。

    她的紧张,是对老巫留下的黑色储物袋,她该是很想要其内之物,乃至这三两个瞬间,都异常失态,看的落日神子都嘴角上扬。

    “想要此物,便去灵园等我。”

    落日神子起了身,拂袖扬长而去。

    天族圣女埋首垂眸,玉手攥的泛白。

    赵公子放了酒杯,麻溜跟上了落日神子,在路过天族圣女时,他还随眸看了那么一眼,这位仙子变的有点怪,好似受了莫大委屈。

    “老头儿...灵园在哪。”赵云问了一句。

    “不远...拐两个弯儿就是。”云苍子回道。

    落日神子出了酒楼便去了他方,该是有要事处理。

    赵云没有跟随,径直去了落日神子口中的灵园,那小子方才说了,待会儿会去灵园,他搁那守株待兔便好,说啥也得把他绑了。

    灵园...乃一座幽静的小别苑。

    趁着月光,正见下人打扫庭院。

    赵云偷摸潜入,走的那个小心翼翼,因为这座别苑处处都是禁制,一步走不好便会掉坑里,有如此防范,定是落日神子的住处。

    看了一圈儿...他的猜测完全正确。

    因为这别苑中,有不少落日神教的人。

    “老夫记得,此地隶属天族。”云苍子悠悠道。

    “如今怕是易主了。”赵云寻了一处,遁地藏匿。

    有些事儿,他无需去问,便能猜出三两分,天族多半真的没落了,没落到连别苑都易主落日神教,瞧天族圣女神态,该是不假。

    “快快快。”

    “神子不久便到。”

    说话间,不少丫鬟成队走了进来。

    赵云藏的隐秘,眼见丫鬟入了一座阁楼,该是在提前做布置,看样子,落日神子还是个讲究人,歇息之地,得给他整的漂漂亮亮。

    “这...怎么好意思。”

    赵云很自觉,很自觉的挪了地儿。

    丫鬟们刚布置好阁楼,他后脚就窜了进去,依旧是遁地之术,依旧捂的严严实实,就等落日神子回来,敲他两个闷棍能直接放倒。

    未过不久...便见有人进阁楼。

    是一黑一白两老者,皆是准仙王。

    两人进来之后,便上下左右的扫量,看的颇认真,毕竟神子住处,可不能出乱子,万一有不轨之人暗藏,他们也好提前揪出来。

    “能找出我...老子跟你姓。”

    赵云稳的一逼,浑身遮的密不透风。

    他说的可不是大话,俩准仙王真就没察觉他,即便是反遁地之法,也没有把他逼出来,偷鸡摸狗这等事儿,他在凡界经常干的。

    嗖!嗖!

    检查过之后,两准仙王便祭了大片符咒。

    皆是高阶遮掩符,神子那啥时不喜被打搅。

    这倒帮了赵公子的忙,也省的待会儿有动静,惹来落日神教的人,家伙他已备好,收拾个洞虚境,一棍子足够,不行再补一棍。

    两准仙王最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俩人并未走远,都藏在了阁楼不远处。

    如他们,暗中还藏了不少,谁让某人是神子呢?未来的落日掌教,护卫做的很周密,莫说准仙王了,哪怕仙王进来也一样被锤。

    “来了。”某一瞬间,赵云来了精神。

    然,来的并非落日神子,而是天族圣女。

    他不急,天族圣女都到了,那小子还远吗?

    房门一声吱呀,天族圣女如风走入,她该是刚沐浴过,乃至秀发,还沾着些许水珠,映着星辉闪着晶莹的光,更衬梦幻的意境。

    “这个意思啊!”云苍子一声嘀咕。

    天族圣女来落日神子住处,怕是要卖身哪!

    他难以想象,这八百年的岁月,天族究竟落魄到什么地步了,竟连族中圣女都这般卑微,他记忆中的天族,可是一脉强大的传承。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赵云也在嘀咕,忆起了凡界之事

    昔年,梦蝶也是身不由己,被当做玩物送给华都,她那时的神态,与此刻的天族圣女,如出一辙,纤弱的背影,潜藏一抹凄美。

    还好。

    梦蝶没让猪拱了。

    那夜在场的,可不止他一人,还有魔子和严康,差点把华都炸死,若非严康把那厮一棍子干上了天,他和魔子能把那货打成灰。

    “哎...残酷的世道啊!”云苍子一声叹。

    叹息之余,他还有一种担忧,担忧他的家族。

    他失踪八百年,不知族中如何了,是否也被欺凌。

    “见过神子。”

    房外,传来了下人的行礼声。

    是落日神子回来了,也不知跑哪浪了一圈儿,整个都精神焕发了,保不齐吃了一麻袋补药,浑身都热气腾腾的,颇有几分英姿。

    “小子...爷爷等你很久了。”

    赵云一声冷笑,打魂鞭已拎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