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唐逍遥地主爷TXT下载 > 大唐逍遥地主爷 > 第812章;诡异至极的身份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12章;诡异至极的身份


    第八百一十二章;诡秘至极的身份

    轮到自己身上了……

    看着可怜兮兮还在挣扎纠结,脸色一会青一会儿红的丁大管事,昔春再次摇了摇头,家主早就醒了,昨天也承诺了自己两人的未来,就等着这个一脸正经的女人送上榻,可是她却拿捏着架子,迟迟不肯就范。

    “大总管?请恕奴婢直言不讳了。”

    还在挣扎的丁可珍不知道想到了哪里,脸色红的能滴出血来。

    “啊?”

    “嗯?”

    “哦。”

    “好好好,昔春娘子请言语,另外可莫要再叫我大总管了,再说了……那个……毕竟以后都是要做姐妹啥的……莫要见外,莫要见外……”

    在没有正式确定名分的时候,在郎君只是侧面随便承诺一句的时候,正经严肃的丁大总管就把自己划进了以后,李氏二房后院女人的序列队伍中,

    说实话丁大总管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不讲究,头一回如此厚颜无耻,所以她连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了,低着头不敢看人还结结巴巴的。

    昔春的性格和丁可珍是很接近的,平日里也是一副正经到不行的样子,二房的族人们看到昔春出现的时候,总是赶紧收起笑脸,这一点就看出来昔春大娘子的威严是绝对不允许冒犯的!

    所以昔春这一年多来,和丁大总管的交情越来越深厚,就是因为两人都是做事认真负责到极点的同类。

    昔春摆了摆手;

    “都退下,我与娘子说些贴己暖心的话来。”

    “是娘子。”

    尽管丁大总管没有抬头,可是大安宫里带出来的宫女和内侍都随着二房的下人们一块答应然后退出门外。

    屋里就剩下了两个人,昔春靠近了丁大总管;

    “既然娘子这样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娘子的心我明白,皇后殿下的安排,我也能揣测一二。

    殿下要是不准,或者不同意,绝不会安排娘子入驻大安宫的,更不可能在娘子进了咱们大安宫掌管一切的时候,殿下那边正五品大总管的职位依然给娘子保留到现在。

    我也听说了,娘子是跟着殿下被养大起来的,殿下几乎是把娘子看成了养女一样的亲近,不知娘子可能接受我说的这些?或者我话多了……”

    “没没没,没有,不多余。”

    丁可珍无非就是做事认真负责,态度严肃严谨,但并不是傻子,她心里很清楚的,即便日后如了心愿,想要在当今最大的家族里站稳脚跟,没有自己的盟友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么同出皇后寝宫的卫娘子首当其冲,算是同一个阵营了,这一点丁可珍和卫娘子两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尽管丁大总管有些恶心卫娘子抢先自己一步爬了李钰的榻,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两人以后是一个绳上的蚂蚱。

    虽然一根绳子,可是两人也算是同床异梦,而这个昔春大娘子就不一样了,人家是十九大姓里头,有名头有来头的,丁大总管早就把李钰身边的各种势力打听了个大概。

    这个昔春探春是亲姐妹两个,那个探春虽然整天叽叽喳喳,做事也拖拖拉拉的,却从来没有被人呵斥过,皆因为家主对探春的纵容最厉害,探春是七大贴身一等侍女里,唯一一个敢在家主怀里撒娇的女大管事,这几乎是公开的不要再公开的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且还不止这个,这昔春的妹妹探春,和后院里内宅第一大管事,刘娘子唯一的闺女,下一代的接班人,小刘娘子关系要好的紧,几乎经常睡一个榻,无话不说。

    探春的人际关系可不止这些,因为探春的活泼可爱,和性格外向,做事的性子又干脆利索,

    所以她还有另一个很要好的闺中密友,那就是禁军林家这一代大能~林无敌唯一的闺女~剑侍林霸王。

    这林霸王人高马大,武艺高强,一个女人可背动两百斤的麦子走路,会熟练使用五种战阵上的兵器,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到极点,一个女人能杀的一群男人无法靠近,近身者死,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了,

    在李氏二房家族的三剑侍中,林霸王可是第一悍将,乃是号称林小妖怪的林无敌,从小手把手带出来的兵。

    一个人的时候可当老卒使用,林霸王手下自己的兵马聚会整齐的时候,摇身一变就是个可以排兵布阵杀伐果断的铁血将军,

    这一位可是连家主都夸奖不断的人物,说他胜过一般的男儿十倍,这会儿就在屋里的榻上歇息着呢!

    最难能可贵的还不是林霸王的本事,而是林霸王还生的貌美如花……

    种种原因加起来,导致了家主把她看的很重很重。

    听说就因为厨房里给林霸王吃的饭太简单,而惹毛了家主,打死了好几个管事,还有个二管事吓得畏罪自杀……

    尽管这个林霸王已经接近完美了,可她还有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她不会应酬。

    杀人放火她不皱眉头,但应酬上头她就不行了,屁大的事情都要找鬼精灵好闺蜜,探春想办法出主意,当然了这也是她阿公~林家老妖怪授意的。

    所以探春和林霸王也是无话不说,关系铁的不能再铁,厚到不能再厚了。

    就探春这两个闺蜜的身份,地位,和未来要掌管的权利,就知道探春在李氏家族中的势力,可不是轻易就能说清楚的。傻子都知道探春小娘子可是不能随便招惹的存在。

    这还不说探春亲生阿娘那些惊人的能耐呢,说道探春的老娘,可就更加不好招惹了,丁大总管花了巨大的代价打听过一番,为何探春敢在家主跟前随意的撒娇卖萌。

    这一打听之后,丁可珍算是真的长见识了,原来,探春的老娘不但是上代家主的四大贴身一等侍女,相当于大管事的身份,而且还是四贴身中最厉害的一个。

    这还不算什么惊人的,更加有料的是,探春的老娘就是李氏二房家族,历代家主三大剑侍里从不公开的那个。

    就是说,探春的老娘也掌管着三千个铁血老卒……

    丁可珍知道的清楚明白,李氏二房对于忠诚看的非常重要,这也是天下所有大家族的通病,

    李氏二房也不能例外,整个陇西李氏上三房都是同样的规矩,所有的差事都是父子相传,母女相传,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所以丁可珍也猜测过,这代家主李钰身边隐藏的那个剑侍,到底是活泼可爱生性好动豪爽无比的探春,还是办事严谨,从来没有出过一丁点儿失误的昔春……

    可惜丁大总管想了快一年,都没有想明白这个事情,因为这两个姐妹,实在不好揣测出来详细,两人都是深得李钰的喜欢,和宠爱。

    但是不管探春的老娘把剑侍的位置传给哪个,只说探春老娘这个上一代的风云人物,本身就是个不敢忽略的存在。

    别的不说,就说这位现在还居住在二房中院里,东边最大那个院子,就知道人家的身份地位了。

    就这些还不是最厉害的呢,丁大总管为了弄清楚未来盟友的底子,派人费尽周章从陇西李氏打听出来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

    那就是,探春的老娘……居然是不怎么接近女色的上代家主唯一喜欢的女人,而且经常侍寝……

    李氏上三房的族人,可是没有人敢来评论探春姐妹俩具体的身份出处的,也没人会议论。

    可是丁大总管经过打听,勘察,之后总结出来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俩姐妹或许就是上代家主的……

    否则,这俩人怎么可能享受到公主般的待遇?两人的成长环境,几乎是仅次于李钰的级别。

    比如说吧,七大贴身侍女的配置都是标准一样的,可是昔春探春两姐妹呢?

    伺候这俩姐妹的侍女和下人,等级和数量上都是大有不同,这两姐妹除了府里统一配置的两个二等侍女和六个三等侍女以外,

    竟然另外还跟着八个二等侍女和三十多个三等侍女,另外还配有一些婆子和丫鬟,还不说跟随的护卫人数?

    这种配置和家主李钰的配置几乎也没差多少了。

    而且丁大总管跟着李钰回蓝田府里居住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些重大问题。

    负责记录所有的那些个大管事们,从来没有记过探春姐妹俩的任何失误。

    当然了主要是探春,因为昔春是没有犯过一次错的。

    可是探春就是个奇葩另类了,太容易分辨,太容易打听了。

    因为探春几乎每天都会犯错,她就是整个李氏二房家族里,最醒目的一个家伙了。

    比如说,该她当值的时候,家主都起来半天了,她还在她的院子里呼呼大睡,甚至一天到晚都不见她的身影。

    更不敢想的是,有时候她根本就不在李钰身边,而且在她当值的时候,和歇班的林霸王,还有后院的下代内宅大管事刘小娘子一块儿,结伴出行游山玩水。有时候也去长安城里玩耍,

    作为李氏二房集团里的上等贵族,和核心人物,这三个女孩子出行玩耍的时候,阵容排场可也是大的吓人,几百个虎背熊腰的陇西汉子跟着,哪个闲汉都不敢乱看一眼的。

    当然了什么事都有例外,比如探春还小的时候,大约五年半之前,有一次去长安城里玩耍,

    叫跟随的护卫们把个五姓七望家族里某家门户的一个后生的双眼给生生的挖了出来,就因为那个家伙调戏了探春几句,然后探春又觉得那个后生看自己的时候,眼神不对头!有杂念!

    这也是丁可珍随便一打听就查出来的天大的秘密,也是探春惹祸犯错最严重的一次。

    这件事情也轰动一时,轰动长安,可是奇怪的是,长安城里负责的官员只随意的抓了探春的两个护卫进去,连去询问一下探春娘子,走走过场都没有。

    作为和历朝历代皇帝平分天下的五姓七望,家族,怎么可能咽下去这口恶气?人家受伤的门户当然不可能不来报仇的。

    可是,当探春的老娘亲自出马,带着几个侍女去了那家门户里一次之后,事情就没人再提了,

    仿佛探春挖的是一只野鸡的眼睛,而且更加离谱的是,那个被挖了双眼的家伙在探春老娘去拜访的当天夜里就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像这样的事情,和探春惹出来的其他几次大祸,都没有任何记载,没有任何一个大管事去记录在册。

    两个侍女,不论怎么高等也不该和主子的待遇级别差不多吧?

    昔春还好受一些,无非就是趾高气昂,自视过高,虽然嘴里自称奴婢,事实上却是除了家主以外,不论看见哪个都好像高对方一等的样子,

    这个丁可珍还真心没有瞎说,因为她亲眼看到高高在上的内宅大管事刘娘子,每次见到昔春都是低着头,让开一边,而且丁大总管还见过一个十九大姓其中一姓的大家长,见了昔春也是低着头打招呼。

    至于探春!那就没得说了,整天嚣张跋扈的样子,简直就是五姓七望家族里那些纨绔子弟的标签,除了在家主李钰跟前还撒撒娇,在昔春跟前屁也不敢乱放,

    离开这两个人之后的探春其他时间根本就是蛮横不讲一点道理,更别说什么李氏二房最讲究的那些规矩了。

    比如说家主这次来长安吧,值班表格里可是该探春当值的,

    谁见过探春带着她那一大堆人马露面露头了?

    人家前天中午就带着一大堆人去梅花别苑里听琴看舞去了。

    整的好像自己就是一家之主似的。

    更他娘的诡异的是,梅花别苑里那四个娘子,可是写进了族长自己族谱里的妾室。

    就那样任由一侍女坐在平时李钰位置的旁边大吃大喝,还指指点点琴弹得不对头,舞跳的没有前阵子好看了……

    丁可珍绝对敢打赌,梅花别苑里的四个娘子肯定是知道一些秘密的,至少那董大娘子应该知道一些,否则怎么可能叫家主的侍女去欺负到自己头上?

    岂不是奇怪至极?

    这个探春如果接连三天不犯任何错误,那才是李氏二房家族里,叫人最傻眼,最差异,最吃不下饭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