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TXT下载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二十九章 夜探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九章 夜探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七少刚刚不还对那位大皇子赞誉有加,怎么这就变脸了?”老杜笑着问道。

    “还以为他是个文人雅士,想不到丫儿的想跟我们爷儿俩抢奶吃!绝对不行!”

    王龙七摆手道,想了想,他又一拍桌子,“要不咱们现在就杀过去,把我孩儿他娘救出来吧。”

    “呵呵,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余七安悠悠一笑道:“我们来这又不一定是为了把她带回去的。”

    “什么意思?”王龙七一怔,“我不为了把她带回去,我千里迢迢来这吃沙子干嘛?”

    余七安道:“你必须搞清楚,她是不是河洛公主不重要、她和谁联姻不重要、她是不是你孩子的娘也不重要,她想不想和你走,才最重要。”

    “不错。”李楚所想与余七安差不多,此时便也领会师傅的意思,道:“我此行而来,自然可以帮她。但要怎样才算帮她,必须要尊重她本人的意愿。”

    “她孩子都给我生了,自然是想一家团聚的吧?”王龙七自语道。

    “她是皇家郡主,又不是青楼里的那些好姑娘,会需要你一个小镇富户给个名分。”老道士毫不留情说道:“她为什么想跟你成亲,你觉得你是个好男人吗?”

    “嘶……”王龙七倒吸一口凉气,眼神顿时就不自信了。

    老道士又问道:“那你觉得你是人渣吗?”

    “那纯纯的啊。”提到这个,王龙七的眼神顿时又自信起来。

    “所以啊,你还是找机会先去见一下那姑娘,问问她自己的意愿,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说不定她只是想生个孩子玩,又不方便自己养呢?”老道士说道,“传说在域外有一国族,风俗奇特。只要女子怀了孩子,男子就会跑掉,不承担养育的责任。男子既然可以,女子这样想当然也可以。”

    “老观主说得对,我这方面经验确实不多,多亏是您老在。”王龙七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突然又问道:“您老该不会也是遭过这种事儿吧?”

    “咳咳……”余七安突然清咳两声,眼神瞟向一旁,连连道:“今天天气不错啊……”

    杜兰客见状,赶紧在一旁打岔道:“我刚刚已经打听了,白琅国给河洛公主特地修建了一座寝宫。近来白琅国人心惶惶,应该也没有人太注意那里,今晚就可以去探一探。”

    “好。”王龙七一捶拳头应道。

    ……

    所谓随风潜入夜。

    夜风吹过白琅国的时候,两个人影也悄咪咪地摸进了国都内的一座行宫内。

    狗狗祟祟。

    果然如杜兰客所料,因为河洛公主的存在更像一个吉祥物,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近来人心惶惶的白琅国,并没有给这个行宫配备太多的守卫。实际上,这一年经历过几番风波之后,国内记得这个公主存在的人都不太多。

    杜兰客拎着王龙七,轻轻巧巧地翻过高墙,一路穿过了几道花园长廊,躲过巡逻的兵士,来到了公主的寝宫后身。

    “就是这里。”

    寝宫之内映着通亮的烛火,依稀可见其中的人影。窗边坐着的,正是一个身姿绰约的女子。

    “那就是我孩儿她娘,这个体型,我不会认错。”王龙七急道,就想冲上去推开窗子。

    “七少,冷静!”老杜一把拉住他,压着嗓音道:“寝宫里还有别人,这时候进去,郡主就不好解释了。”

    话音未落,寝宫里果然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还好吗?”这是一个女子的嗓音。

    “还好。”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姬玉环的声音,没错!”王龙七瞪着眼睛,“她寝宫里怎么有男人?”

    “别想太多,应该没什么,听听再说。”老杜道。

    两个人便在窗墙下蹲了下来。

    随即,就听姬玉环问道:“你那里……没事了吧?”

    男子答道:“本来都要养好了,昨晚又有些透支了,今天走路都有些腿软……”

    “我……”

    窗外,王龙七一听这话,顿觉头皮发麻,直接就想起身冲进去。

    “七少,冷静!”老杜赶紧一把捂住他的嘴,劝道:“应该没什么,没事的,再听听。”

    “他都腿软了……”

    “说不定是跑步累的呢……”

    王龙七瞪着眼睛,最后点了点头,老杜这才松开手。

    接着,就听屋内谈话还在继续。

    “那今晚还来吗?”姬玉环问道。

    “是要来的。”那男子答道,“不止我自己来,还要带几个人来。”

    “什么?”姬玉环惊了一下,声音略有隐忧:“那么多人……不太好吧?”

    “还请公主体谅,兄弟们实在是……忍不住了。”男子道。

    窗外。

    王龙七已经一双手死死扣着墙皮,“我杀他妈……他还要带几个人来……”

    “七少,冷静!”老杜死死拽着他,“说不定是修水管的呢,再听听!”

    “这还没什么……”王龙七咬着牙,但他实在不是老杜的对手,挣脱不开,索性就继续听下去。

    屋内。

    静了一会儿,只有烛火噼啪声。

    姬玉环好一会儿才犹豫着道:“若是人多,我这里也没那么方便……前门不能走,你让他们走后门吧。”

    “好。”男人应道:“多亏有公主了。”

    窗外。

    王龙七都快疯了。

    “还特么走后门啊……”他用了捶着自己的胸口,“老杜你放开我,我要进去和他同归于尽……”

    “七少你就这么自信咱俩能打过人家吗?”老杜继续死劝道:“再等等,别冲动……”

    屋内。

    “对了……”男子又突然道,“不止几个人,应该还有一条狗。不知道公主这里……方不方便……”

    “还有狗?”姬玉环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轻轻的一声:“嗯,好。”

    窗外。

    王龙七的眼泪都要飚出来了,死死咬着胳膊:“不要答应他,太过分了,不要答应他……”

    老杜的眼泪也要飚出来了,因为王龙七咬的是他的胳膊。

    “七少,你进去跟他拼了吧,我都听不下去了。要是你不是对手,我绝对叫我师傅给你报仇!”他义愤填膺地说道。

    王龙七闻言,也不再忍耐,霍然起身,一把推开窗扇,叫道:“姬玉环!”

    “呀……”

    窗边那个身子曼妙的美妇人,身着束腰锦衣,领口衣襟绣着绒毛,正是多日未曾见过的姬玉环。

    而她对面的阶下,是一个气质柔和的中年道士,看上去和老杜年纪仿佛,但是气质不凡,两人的颜值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见到王龙七突然出现,姬玉环讶异地张开嘴,眸光闪动了几下,半晌才叫出一声:“阿七……”

    “我……”王龙七从窗口翻进来,眼里泛着泪光,“我千里迢迢跑过来,为了找你吃了一路沙子,差点让妖怪弄死了……你怎么在这做这种事啊……”

    “什么事?”姬玉环愣了一下,但又很快回过神来,左右看看,关上了窗扇,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白琅国的前任国师,永麟道长。”

    “你们好。”那气度不凡的中年道士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向二人微微颔首示意。

    “呵呵,永麟道长是吧……”王龙七深吸口气,问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姬玉环想了想,道:“告诉你也没什么,白琅国内如今局势复杂。永麟道长先前被三位僧人算计,输了斗法,境界跌落,还为了救都城内的国教门徒,又透支了修为,处境十分危险。”

    看得出,这位永麟道长的修为着实不低。若不是伤重修为受损,也不可能被人靠这么近还没有发现。

    “先前我怀孕之时,是永麟道长最先看了出来,他帮我向白琅国君隐瞒,又帮我找借口一直在行宫内没有外出,才终于生下孩子蒙混过去。可以说,他是我和孩子的大恩人。”

    “所以他失势之后,被现任国师追缉,我就收留了他。如今永麟道长想要召集原有的国教门徒,谋划重新夺回白琅国正统之位。而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帮他。”

    “啊……”听到她说的这些,王龙七一时有些认知错位,挠挠脑袋,半晌,才憋出一句:“那狗呢?”

    “是我国教的护道神兽,三目灵犬。”永麟道长出声道:“它在护教一役中身受重伤,教徒们不忍抛弃,便一路带着它东躲XZ。”

    姬玉环奇怪地看着王龙七:“你为什么那么激动,你以为是什么?”

    “啊,我以为……我以为是哮天犬呢,哈哈,啊巴啊巴……”王龙七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开始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姬玉环这才平复下心情,问道:“阿七,你怎么会来这里,江南与此地相隔万里,我以为我们此生不复相见,你……”

    “你只把孩子给我带回去,我怎么能放心呢?”王龙七叹口气道:“所以我才求李楚带我来到西域,就是想……”

    顿了顿,后面的话他犹豫着还没说口。

    姬玉环就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小李道长也来了?”

    她看向永麟道长,笑道:“这样的话,国教就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