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魔神大明TXT下载 > 魔神大明 > 486:现世需要活人死人一起保护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486:现世需要活人死人一起保护


    高德心血来潮的“约谈”,稍稍试出了魔人的想法,但对他而言效果并不明显。不过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到了第二天,效果在维斯坦斯这边就体现了出来。

    “殿下开出的价码还是太高,超出了我们承受的极限。团长正在认真审议清单上的每个项目,尽我们所能的满足殿下。”

    维斯坦斯带来了一部个头跟蒸汽车的车头差不多大小的机械,这就是他说的混沌护盾发生器。

    这玩意本质上跟个人使用的力场护盾一样,都是可以抵御混沌之力乃至物质之力的防御装备。但这种发生器是作为辅助防御设施,用在义思达战舰上的。可以撑开半径超过一公里的防御区域,对物质之力的防护效果不强,但专精于抵御混沌之力。

    维斯坦斯此举透露了太多信息,首先是高德能用魂火摄取魂魄的消息,肯定传到了郎世德的耳朵里,否则郎世德又怎么会这么低姿态,同时这么高效率呢。

    其次是维斯坦斯跟郎世德之间不仅有实时的消息传送渠道,甚至还有高效率的运输渠道。应该不是类似跳帮传送器那样的传送通道,中京范围内超过上百公里的传送,羽林卫和留在无终宫的战仆都能探测和感应到,更不用说此时维斯坦斯离郎世德至少是几千公里远。

    靠战甲飞行器倒是可以做到一夜数千里,不过在中京上空飞行,也难逃地面和天空的观察哨,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唯一的可能,就是郎世德那边有速度远超螺旋桨飞机,并且安静无声甚至于隐匿的飞行工具了。

    “我今天就着手测试……”

    高德不客气的收下了护盾发生器,接着不客气的提出了新要求:“关于那张清单,我可以取消上面的……”

    他罗列了一连串项目,让维斯坦斯喜上眉梢,不过高德接着的话又让他的眉梢垮了下去。

    “你们团长给你送这东西,应该是用了什么飞行器吧?”

    高德这时候已经不是脸皮厚了,心都全浸在恶魔之气里。“取消这些项目的条件是,这样的飞行器,给我一架……不,三架。如果腾不出来,那就给必要的图纸和模械,由我自己造。”

    维斯坦斯瞪大眼睛看着高德,大概是想说“你的良心呢”,或者“你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恨”,嘴巴张了几下,最终苦笑道:“我会向团长转达殿下的意思。”

    魔思达还瞬间自己完成了心理建设:“殿下真是慷慨,减下了这么多项目,想必团长也会高兴的,认真考虑殿下的新提议。”

    “这是自然的。”高德点头。

    他想说的是,既然他已经丢出了一张底牌,双方就该从头谈起。他现在提的可不是对原有提议的增减,而是一份新提议。

    郎世德必然是要认真考虑,毕竟自己可以用魂火摄取恶魔之气,附带着把魂魄也摄取出来的能力,不仅仅意味着他自己个人战力的强大,还意味着提灯人都有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

    这一点对郎世德算是比较大的震动,对海塔会血塔会乃至震旦所有魔人而言,就是近乎泰山压顶的震慑了。不久前王昆仑那边打电话说,今天一早就有大批没有组织的魔人通过各种渠道传出了投向化魂卫的意愿,自然是高德那一手摄魂的影响。

    “走吧苗苗,我们去母亲那里。”

    高德招呼高苗,坐上羽林卫的专车,直奔中京西城公墓。

    现在高德在中京出行,保卫工作全由羽林卫包了。刘承望就在车队的头车里,载着护盾发生器的卡车在后面,高德和高苗坐的装甲豪车夹在中间,俨然是王公贵族出行的派头。

    对了,高德本来就是王啊,还是大明头一个异姓王。

    “哥你对爹是不是有意见?”

    路上高苗终于忍不住质问高德,“分明是爹娘都在那里,你每次都只说娘。”

    高德心说何止是有意见,那家伙现在等于是敌方**oss。只是因为有更强的敌人出现,才暂时没打起来而已。如果天降福运,在这波混沌之潮里大明坚持下来了,最终多半还是要打起来的。

    这事当然不能告诉高苗,高德只能努力敷衍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又没找到爹,谁知道他是死是活呢。那里的墓里也只是爹的衣冠,我可没当他死了。”

    “道理是这样,”高苗被说得眼圈泛红,“可我不是小孩子了,别总用没希望的盼头哄我。”

    “刚才看到羽林卫对哥的态度了吗?”高德豪迈的道:“就算是那个刘统领,对哥也是恭恭敬敬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别说是因为哥成了王爷,之前哥封王的时候,他可是连正眼都不瞧哥的,他们这些人,眼里只有女皇陛下。”

    高苗愣愣的问:“为什么?”

    高德神秘的笑道:“因为哥会沟通倒转阴阳啊,哪怕人死了,也能把魂魄捞出来。所以就算爹真死了,只要哥捞着了爹的魂,也不算真死了,到时候你还能跟爹说话呢。”

    高苗先是楞了楞,再不屑的道:“等会你捞捞看,把娘的魂魄捞起来我就信你。”

    高德噎住,牛吹得太大瞬间就破了。

    不过捞娘的魂魄……

    高德霍然心动,旋即又怅然摇头,他想到了背负着虚假的使命,为了等待创造者,在北冥山里熬过了十万年的那个丽。

    “不要打扰娘了,”他叹道:“让娘安息吧。”

    高苗嘁了声说:“哥你是有挺多也挺大的本事,可吹牛的本事却是其他本事都比不过的。分明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好意思么?”

    高德呵呵笑着,并不分辩。

    说实话,高德觉得以他现在操纵魂火的造诣,把娘的魂魄“捏”出来,也不是做不到。

    昨天他在白虎办公室里摄出肖极烈的魂魄,还真不是完全依靠捏手办的能力。当着白虎朱雀还有维斯坦斯的面,他怎么可能直接把底牌的底都抖落出来。

    实际上他玩了个花活,先用感知触手束缚住肖极烈的魂魄,然后把魂火延伸过去,抢在那种捏手办的奇特能力生效前,用魂火裹住肖极烈的魂魄,阻绝那种能力。魂火完全裹住肖极烈,让众人以为他也是用魂火摄出了魂魄。

    这个过程其实挺费功夫,必须得对魂火有异常精细的掌控,轻了魂火过弱,散了魂火裹不住魂魄,都会让魂魄溢出来被他捏成手办。重了或者太厚实,魂魄又很容易被灰灰掉,那他就不是摄取魂魄而是直接烧灼,对魔人而言也就是手段酷烈,谈不上神妙和恐怖。

    高德都做好了失手的话就烧作飞灰,选择直接威慑魔人的方式,还好他对魂火的掌控似乎又上了个台阶,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游刃有余。估计是去过北冥山之后,在白境与现世之间经历了转换,让他的感知和意志又得到了强化。

    当时急着走,也是用魂火包裹住肖极烈的魂魄挺辛苦的,难以分神,得赶紧离开他们的感知。最终高德没有把这个家伙捏成魔人,他有隐隐感觉,自己的“手办库”容量还是有限的,没必要给这个本身力量没什么特色,更没有值得他留意的记忆的魔塔头目留个位置。就在车上,他就把这家伙的魂魄扬灰了。

    高德觉得,以这样的能力,哪怕娘去世十来年了,只剩下一撮骨灰。哪怕只能看到淡淡残魂在上空飘摇,也能用魂火凝聚起来,汇成有完整记忆,对外能有反应的魂魄投影。

    小楚的诞生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不过终究是他娘,而且娘的心愿是与那混账老爸生下凡人骨肉,心愿已了,高德觉得不该再打扰娘了。哪怕弄出来的魂魄投影,跟真正的娘不是一回事。就像他弄出来的小楚,也只是楚娘子魂魄中与圣山有关联的那部分,人格意志并不属于楚娘子。

    车到半路,一辆辆朴实无华的漆黑大面包加入进来,王昆仑他们也跟来了。拉得长长的车队一路喷吐白烟,宛如云层落地,从西城的城区一直拉到西北山岭的公墓前。

    公墓早已被化魂卫封锁,羽林卫的小旗们扛着护盾发生器爬到山顶,放到了事先标记好的地方。这里原本是某位富商的坟墓,周长数十米深近十米,都用巨石搭好了墓房,墓室几乎有三室两厅那么宽敞。墓主全家死于去年的“中元魔乱”,别说骨灰,魂魄都不知道散去了哪里,又没有亲戚出面,这块墓地就被官府收了回来。

    护盾发生器放在这里正合适,以此为中心,半径一公里基本把整座山头,连带周边的山脊和平地都罩住了。护盾内数十万座坟墓,全都能罩住,这正好跟高德之前设想的长明魂火合二为一。

    “这样真的能行?”

    刘承望好奇的问,今天本来该是远坂爱来,她有事派了刘承望代劳。任务自然还是充当女皇的耳目,看高德要在公墓上折腾出什么花样。

    王昆仑倒是有些兴奋,“会不会一下子把整座山的魂魄都逼出来了啊,这可是几十万残魂,严格说就是……鬼魂。”

    高苗吓得抱住高德胳膊:“王胡子你讨厌!”

    “担心什么,就算是鬼魂,也都是亲切的鬼魂。”高德笑道:“厉鬼啥的早就出去害人了,能被魔化的也早魔化了。现在能被魂火凝聚出来的,应该就剩那些对生命和亲人还抱着眷念的鬼魂了吧。”

    王昆仑点点头,跟刘小胖等人交换着默契的眼神。高德说的并不是虚言,而是在绝魂宫里的事实。他们对高德此举也抱着希望,就是因为在绝魂宫里看到了成功的例子。虽然那些在魂火之山中游动的魂魄生前都是提灯人,但提灯人终究是凡人。既然是凡人的事例,总有复现的可能。

    “那么……我开始了……”

    闲杂人等退避,高德深呼吸,手按有些像大号锅炉的钢铁机械,闭目凝神。

    刘承望和王昆仑等人留在现场,高苗也留着。她不愿意远远的眺望山头动静枯等,高德也有信心护住她。而且她也有用处,作为没有被恶魔之力浸染的凡人,正好是个参照计,可以衡量高德输出魂火的强弱。

    果然,高德感应到了器灵的存在,只是跟所有灰器一样,呆滞而笨拙,不像表情符金瓜锤还有嘤嘤战甲那样灵动,但又不像白器以及仙洲人原版器那样完全没什么意志。

    推动魂火,渗透到器灵之中,将其改造为只接受魂火之力的“魂器”。这种事情高德已经是轻车熟路,就像调理面团一样轻松。

    墓室里,淡淡金光渐渐自这部机械的各处缝隙渗出,给周围的观众镀上一层金。接着像是来自地底深处的微微振鸣发动,带动得地面和众人身体轻轻颤动。接着众人感觉到一圈暖热之力扩展而出,高苗则是嗨哟叫了声,她的反应大了些。

    “像是被粗粗的刷子刷过了身体一样,刷子挺热的。”她解释说,“刷过没穿衣服的身体”这种话她可不好意思说出来。

    高德自然听得到妹妹的话,降低魂火力度,缓缓烧灼,同时意识附着在魂火之上,随着伸展的护盾,扩展到墓室之外,直至俯瞰整座山头。

    在他的超脱视野里,随着护盾伸展而过,阻绝了恶魔之气。缕缕白光,微弱得像透明丝线的白光,自无数座坟头上伸展出来,摇曳飘动。景象乍看异常惊悚,但在混沌散发的淡淡金光衬托下,却又富含异样的生机,有如灰冷地狱里冒出来一片青青绿草。

    “果然是这样……”

    他对众人说:“预想是对的,我们成功了。”

    接着他又摇头:“但只成功了一半,接下来进行下一阶段。”

    护盾发生器顺利改造成“魂火力场”,并不用来抵御物质力量,也不求完全阻绝纯粹的恶魔,仅仅只是阻绝散逸在现世中的微弱恶魔之力。更大的效用,则是将魂火之力束缚在护盾之中,持续生效,刺激残魂凝聚起来。

    但眼下的成功是因为高德出手,高德总不能成天立在这里当人体火堆,也做不到让提灯人持续在这里输入魂火,所以下一阶段就是之前高德跟王昆仑讨论过的方案。

    用煤烧骨灰。

    直接烧自然是没办法点燃魂火,但可以看看这么做是不是能让魂火持续,以及持续多久。成功的话,就可以让提灯人只当点火器,每天来点几次魂火就行。

    羽林卫跟化魂卫的小旗总旗们忙碌不停,不断把骨灰跟煤搬进来,等墓室另两间屋子的大号炉灶里堆满了材料,火也点燃时,高德收手,撤回了魂火。

    众人屏息以待,低垂眼帘,努力感应墓室里的力量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