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TXT下载 >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 第379章 成了杠精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79章 成了杠精


    378

    燕红哭的撕心裂肺的,肝肠寸断的,顾紫月看了,禁不住起了恻隐之心了。

    毕竟顾紫月也是个容易心软的人,本就没有什么心机,大约也是想着燕红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刚想说话,青梅却开口了:“你在这作什么妖,你做了这等对主子不忠的事情,主子没有处罚你,反倒是开了恩放你出去,消了你的奴籍,你若在作妖,当心你自己的小命,你如今可是签了死契的奴婢,主子要你死就得死!”青梅冷冷的说道。

    青梅这就是故意吓唬人的,而燕红听了这话,也当真是被吓了一跳。

    其实对于燕红来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王府里,自己的生死只在主子的一念之间。

    大概也是因为燕红跟着顾紫月,而顾紫月一向又是一个十分好说话的人,一向对下人十分宽厚,她就以为顾紫月好欺负了。

    这人大约都是如此的吧,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尤其是这种不是家生子的奴婢,规矩上也是差了一些,而且天生也不把自己当奴婢。

    这燕红也是因为自己容貌出众些,性子也未免轻佻了些。

    竟然连顾紫月这个主子都不放在眼里了。

    而青梅这番话倒也真的是唬住了燕红,顿时让燕红松开了顾紫月。

    青梅趁着空当,不由分说,直接找了两个小丫鬟,就把燕红给拖出去了。

    就这样的奴婢,是绝对不能留的。

    青梅让小丫鬟把燕红先关进了自己的房间,毕竟如今天色晚了,今天也不能让人走了,明天一早直接把人给送回家去。

    只要出了王府,她自然也就回不来,见不到顾紫月,届时她愿意找谁作妖都随她去。

    青梅刚想走,燕红却一把抱住了青梅的腿,哭诉道:“梅姐姐,求求你帮帮我吧,求求你跟小姐说说,让我留下来吧。”

    青梅早就看不惯燕红的为人了。

    这些日子,以为自己抱住了顾紫月的大腿,燕红整个人都抖起来了,甚至连她也不放在眼里,有时候,她说话,也敷衍了事,甚至和她顶嘴都是家常便饭了,如今逮到机会了,青梅肯定要把她一举灭掉的。

    “你可别说这话,你是什么人啊,我可救不了你,我不过也和你一样是个奴婢罢了,主子说的话,我只有听从的份儿。”青梅冷哼着说道。

    “姐姐,你也知道,我哥哥是个赌鬼,将我卖了一次,若是我被放回家了,他一定会卖我第二次的,上回是我运气好,到能到王府来伺候小姐,若是运气不好,我只怕就要被卖到那下作地方去了。”燕红哭着说道。

    燕红的身世,她也知道,毕竟这人牙子采买之前,肯定要把对方的身世给弄清楚,青梅从前是杨璨身边的人,后来因为顾紫月身边的人不得力,所以才被杨璨拨到顾紫月身边管事的。

    所以她对顾紫月身边所有的人都了如指掌。

    其实最初的时候,因为燕红的身世,她也是有些同情燕红的,可是她的心思,却真的是两人恶心的。

    尤其是她对顾轻舟的心思,可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这亏得时间短,还没传到杨璨和顾千凝那边去,否则的话,只怕燕红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这些话,你也不必说与我听,你千方百计想留在王府,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你自己明白,但是今日我也与你把话说明白,收起你那些自作聪明的小心思,因为这些事情是绝不可能的,小姐心善,开了恩,放了你的身契让你离开,你往后是死是活都与王府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若是在一意孤行的纠缠下去,当心自己的小命吧,这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这南安王府也不是你放肆的地方。”青梅一字一句的警告着说道。

    燕红听了这话,仿佛也知道害怕了,顿时不敢作声。

    慢慢的松开了抓着青梅的手。

    她也知道,此事已成定局,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青梅安排好两个丫鬟看好她,允许她收拾自己的东西,凡事主子赏赐的东西,也允许她带走。

    青梅这才离开了,又回到了顾紫月身边伺候了。

    顾轻舟已经离开了。

    顾紫月看着青梅回来,也没抬头,反倒是神色恹恹的,不肯说话。

    大概也因为从前青梅是杨璨身边的人,所以让顾紫月有些抵触,因为顾紫月总觉得青梅是杨璨派来监视她的人。

    很多事情,顾紫月故意不跟青梅说。

    诚然顾紫月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的,可杨璨却也没通过青梅打听过顾紫月的事情。

    只是因为她做事妥帖才让她到顾紫月身边伺候的。

    “小姐,奴婢已经把燕红打发出去了,明天一早,就送她回家去,小姐放心吧,奴婢也说了,小姐赏赐她的东西,也允许她带走,也算是全了小姐与她的主仆情分,小姐也真是的仁至义尽了。”青梅对顾紫月说道。

    “恩,我知道了。”顾紫月点头。

    “小姐,那大小姐那边,小姐要去说句话不?奴婢可以去给小姐传话?”青梅试探性的问道。

    其实顾紫月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顾紫月到底觉得拉不下脸面来,哪怕她知道自己冤枉了顾千凝,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是想开口道歉。

    仿佛觉得对顾千凝道歉,真的很丢脸。

    可没想到青梅竟然在这里催促她,她顿时一股无名之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婢置喙了,我知道你从前是母亲身边的人,可你若是仗着母亲就对我颐指气使,那就错了,我随时可以把你退回去,滚出去!”顾紫月吼道。

    青梅没想到顾紫月竟然又这么莫名的大发雷霆,心里也委屈的紧,她还不是为了顾紫月着想的吗?

    可她到底不会同顾紫月分辩反驳的,就只能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青梅心里憋屈,于是乎打算到处转转。

    就想着去找菊心说说话排解一下,毕竟当初她是杨璨院子里的人,在菊心手底下做事,和菊心的关系也是十分亲密的。

    菊心正好今夜不当值,就在自己房间里歇息,见青梅来了,也是十分热情的。

    青梅是菊心一手调教出来的人,青梅也习惯了,有什么心事,就像和菊心说。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事找我?”菊心问道。

    青梅先是唤了一声:“姑姑。”

    “怎么了?”

    青梅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

    菊心瞬时就明白了,青梅是因为顾紫月的大发脾气而觉得委屈呢。

    “青梅啊,这件事,也怪不得月小姐对你发脾气,因为是你的心态不对。”菊心直接说道。

    “姑姑为何这样说?”青梅一脸不解。

    “你虽然现在在月小姐身边当差,可你却还是把郡主当做自己的主子,当然,我也不是不让你把郡主当主子看待,可现如今,月小姐才是你心里第一位主子,你凡事都要以月小姐为主,你觉得月小姐疏远你,何尝不是因为,你自己也从未真真正正的把月小姐当主子看待,就好像是锦瑟对大小姐那样,你自己也觉得从前是郡主身边的人,现在在月小姐身边,处处高人一等,这感觉都是相互的,你感觉到的疏离和不信任,月小姐一定也感受到了,所以你才会觉得在月小姐身边做事处处掣肘的。”菊心解释着说道。

    菊心的这番话,对青梅来说,犹如当头棒喝一般,一下子就把菊心给打醒了一样。

    青梅也总算是想明白了这事情的源头在哪里了?

    她对顾紫月的敬畏之心,的确是欠缺了些,总也是有些自持身份,因为她被拨过去伺候顾紫月之前,杨璨也对她说过,让她一定要看着顾紫月,处处提点一些,所以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也不是多么尊敬顾紫月的。

    方才菊心提到的锦瑟对大小姐那边,回想一下,的确如此,锦瑟是大小姐身边第一得用之人,她对大小姐那份赤胆忠心,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姑姑,我明白了,是我从一开始就对月小姐有看法的,我在郡主身边久了,所以你也明白,我以后会改正自己的心态的。”青梅忙说道。

    青梅也是个聪明人,既然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肯定就会及时改正的。

    “你要明白,咱们都是奴婢,虽然在主子面前得脸些,可也不要忘记自己的本分,月小姐虽然性子单纯娇憨一些,可也是主子,你千万不要逾越了规矩。”菊心叮嘱道。

    这青梅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她自然不希望青梅会做错事的。

    “姑姑,我知道了。”青梅很虚心的受教了。

    “你明白就好,这有的错可以知错就改,可是有的错是不能犯的,一旦犯错,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菊心仍旧提醒道。

    青梅也知道,就好像燕红这般,这轻视主子的错,是绝对不能犯。

    一个做奴婢的,你可以蠢,可以笨,可以做错事,但是不能藐视主子,不能对主子不忠,这是最基本的。

    “是,姑姑。”青梅再三应道。

    “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早些歇着,月小姐心思单纯,你往后也要警醒着些,虽然我再三提醒你不能失了奴才的本分,可这院子里该你做主的事情,你也不能放松,就好像燕红这等心思不正的奴婢,你趁早处理了就算了。”菊心提点道。

    青梅叹了口气:“姑姑,不是我不想,而是这小蹄子惯会奉承主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前几日把月小姐哄得心花怒放的,月小姐重视她都多过我了,我这还能怎么办啊?若不是今日大少爷也在,只怕还不一定能处置了她呢,姑姑你是不知道,这小蹄子多么不省心,对着小姐又哭又求的,我冷眼瞧着,小姐又心软了呢,亏得我快刀斩乱麻把她给拖走了,不然小姐还指不定会如何呢?”青梅解释着说道。

    菊心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你也不必焦心,你慢慢的处理好和月小姐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我教了你这么多年,也是看是做事妥帖,才对郡主说让你去伺候月小姐的,你可千万不要辜负郡主和我对你的信任啊。”

    “姑姑,我会竭尽全力的。”青梅答道。

    这二人话还没说完,顾紫月院子里的小丫头便焦急的在外求见了。

    青梅有些疑惑,这时辰也不早了,寻常时候,顾紫月此刻多半也洗漱完,待会儿就睡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啊。

    况且方才顾紫月让她滚,自然也不会在找她了,所以她才会出来找菊心姑姑聊聊心事的。

    青梅连忙让人进来,那小丫鬟只是个粗使丫鬟,一看就是来跑腿的:“青梅姐姐快些回去吧,小姐把燕红姐姐给放出来了,说是以后要让她在身边伺候呢。”

    青梅听了这话,可谓是大惊失色啊,目瞪口呆的转过头看着菊心:“姑姑,这可如何是好啊?”饶是她行事老练,可遇到这样的状况还真是头一遭呢,她真的不知道顾紫月这到底是要做什么了?

    菊心到底是经历的事情很多,听到这话,也是稍稍惊讶了一下,旋即就恢复了常态,让那小丫鬟先出去了。

    “你别着急,月小姐这是故意给你难堪吧,肯定还因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她觉得你说的话挑战了她的威严,才会故意把燕红放出来挑衅你呢,说到底,她还是个孩子,心思不成熟,这心里有什么,即可就发泄出来了。”菊心解释着说道。

    青梅听的叹气,没想到顾紫月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这就是想要让她难堪,也不必如此吧,燕红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岂不是养虎为患吗?

    这是给自己找麻烦吧。

    “你也别叹气了,我随你去一趟吧,现如今,你说话也不好使了,这月小姐是小孩子性子,只能哄着来。”菊心说道。

    说罢便同青梅一道回了正房。

    果不其然,燕红已经被顾紫月放出来了,就在顾紫月顺便伺候。

    菊心和青梅一道进了正房。

    顾紫月见到菊心,也有些意外,再怎么,顾紫月对菊心也十分敬重。

    毕竟是杨璨身边的老人了,这年纪比她年长许多。

    不似青梅这般,只是年长她一两岁的样子。

    “给月小姐请安。”菊心俯身行礼。

    青梅自然也恭恭敬敬的行礼。

    “不必多礼,姑姑不服侍我母亲,如何到我这里来了?”顾紫月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事情都到了这地步了,已经够明显的了,肯定是为了燕红的事情,被青梅给拉来的。

    饶是顾紫月心思在单纯,也看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啊。

    顾紫月心中忍不住冷笑,她倒是要看看青梅怎么说?

    其实顾紫月也知道这燕红不是好人,可是经过刚才青梅的事情,她仿佛也明白了,青梅到底是母亲身边的人,只怕是心中当做主子的也只有母亲,甚至还有姐姐,是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了,若是但凡把她放在眼里,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呢?竟然还想做她的主了,真是过分至极。

    如果是在以前也就罢了,可这几日顾紫月这心里嫉妒不痛快,整个人都左了,思想都扭曲了,可不就拧着来了吗?

    “月小姐,奴婢有些话想单独跟月小姐说说可以吗?”菊心仍旧是温温柔柔的语气,而且带着恭敬。

    饶是顾紫月心里对这两个人都有看法,可是却也无法开口拂了菊心的话。

    毕竟菊心年纪和辈分都在这,顾紫月只是点了点头。

    燕红这边还惊魂未定呢,她这一会儿的工夫,真是感觉是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百味杂陈啊。

    到了此刻,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感觉来形容了。

    青梅不由分说,再一次把燕红给拉出去了。

    而燕红是彻底的被吓到了。

    虽然她心思活络,想要攀龙附凤,可是前提也是得有这个命才是啊。

    否则一切都是空谈了。

    就这样,燕红木讷的被青梅给拉出去了。

    顾紫月没阻拦,等人出去了之后,一脸淡漠的看着菊心:“你想说什么,说吧。”

    “月小姐,奴婢知道你心里有气,奴婢已经教训过青梅了,她知道自己错了,并且对奴婢承诺一定会改,如果月小姐不解气,奴婢也可以把青梅给调回郡主身边,还请月小姐不要置气,燕红这样的奴婢,不能留在身边。”菊心苦口婆心的劝道。

    其实菊心这番话,说的也很诚心了。

    一心都是为了顾紫月好。

    “菊心姑姑,是不是如果这燕红是姐姐身边的丫鬟,若是她执意要把人留在身边,你也好,母亲也好,都不会过问是吗?”顾紫月突然开口问道。

    这话可是把菊心给问的愣住了,半天没回答上来。

    因为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她们都相信顾千凝做事有自己的章法,如果顾千凝要把人留在身边,那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她们肯定不会多问。

    说白了,还是对顾紫月的能力不认同,不信任才是。

    “你虽然没说话,但是我也知道答案,你和母亲都尊重姐姐,但是却从未尊重过我,你们觉得可以肆意插手我的事情,我的人生,可是对姐姐,你们会这样做吗?你们敢吗?你敢到姐姐面前说这些话吗?”顾紫月声声质问道。

    因为顾紫月的性子一向都很温吞,菊心从未想过有一天顾紫月也会这样咄咄逼人,说的每一句话,都直刺人心。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想跟我单独谈谈吗?你要说什么?”顾紫月继续问道。

    菊心觉得顾紫月有些陌生,真的不似寻常的样子了。

    她甚至一下子都招架不住了,这真的是性情大变了。

    人都说,经历了磨难可以迅速成长起来,可是这月小姐怎么一下子性情大变,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呢?

    菊心甚至都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从前怯懦的样子好呢。

    如今这样子,真真不讨人喜了。

    只是不管菊心心里是如何想的,都没有表现出来。

    她倒是很得体的应对道:“如果月小姐真的想把人留在身边,那奴婢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月小姐多多提防才是,至于青梅,奴婢还是调她回去吧。”

    “请便,这眼里没有我的奴婢,我是不会留的。”顾紫月冷冷的说道。

    菊心觉得,再说下去,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因为她是解不开这顾紫月心里的心结的。

    菊心此番是别顾紫月逼迫的落荒而逃,走之前也吩咐青梅,收拾东西就回杨璨院子里伺候吧。

    这把青梅也说的一头雾水,可是看着菊心面色凝重的样子,只得应了,连夜收拾了一些东西就走了。

    因为天色晚了,菊心自然没去禀报杨璨,但是等到子时以后,瞧瞧的派人去了顾紫月院子,直接把燕红给带了过来。

    燕红当时已经在睡梦中了,当然,还是个美梦,因为顾紫月说明日就提升她一等丫鬟,做顾紫月身边的大丫鬟。

    这可是贴身伺候的活计了,她虽然是二等丫鬟,可到底也只能在屋里伺候,但是贴身伺候的活计,还轮不到她,这次可是真的替身服侍顾紫月了,本以为明天就要被赶出王府了,可却没想到竟然峰回路转了。

    她正在美梦中,直接被人给拖起来,堵住嘴巴,然后就带走了。

    当时燕红吓坏了,想要求救可是却被堵着嘴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来。

    直到她被带到一个房间里,扔在地上,才看清楚面前站着一个人,就是菊心姑姑,旁边还站着青梅。

    燕红不知道她们抓自己做什么?难道想要自己的命不成?

    现在她可是阻碍了青梅的路啊。

    “姑姑饶命,姐姐饶命啊。”燕红嘴里的抹布刚被拿出来,她立刻磕头求饶。

    菊心看了一眼燕红,虽然心思不正,也没太有规矩,可到底还不是蠢笨如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她虽然没有去打扰杨璨,可也看的出来,如今顾紫月的性子完全左了,就是处处都想要跟顾千凝较劲。

    可事实上,她的确是不如顾千凝,这也是人人心里都明白的事情。

    这话,顾紫月可是不想听到的吧。

    如今之际,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既然说服不了顾紫月,就只能改变燕红了。

    一个小小的丫鬟,她若是还挟制不了,那就真的白活这么多年了。

    “够了,没有人想要你的性命。”菊心不耐烦的说道。

    燕红立刻就闭嘴了。

    “既然月小姐抬举你,要留你在身边伺候,你往后也要认清楚你的本分,有些人,有些事情,不是你能肖想觊觎的,如果你还不安分的话,你的小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菊心直接警告着说道。

    “是是,奴婢知道,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姑姑让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燕红连连应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如今再不服软,那还不小命立刻没有啊。

    “你是外头采买来了,本就是平民出身,规矩学的也不大好,不知道咱们这王府里的厉害,往后多做事,少说话,好好的服侍主子,做好自己的本分,主子自然不会亏待你,如果再敢挑三窝四,即便月小姐护着你,我也能处置了你!”菊心语气凌厉的说道。

    “是,奴婢明白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往后一定一心一意的服侍小姐。”燕红赶紧说道,同时也知道,此次的事情算是过去了,可以松口气了。

    “青梅,你今日好好教教她规矩,天亮了就放她回去侍奉吧。”菊心吩咐道,说完这话就起身离开了。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谋心史上最狂女婿女神的贴身护卫冷酷总裁高调宠书柔唐以衡王的替罪新娘抗战从亮剑开始崛起过妻不候前夫大人求放过杀死玛丽苏[综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