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昭周TXT下载 > 昭周 > 第八百零二章 一拳泯恩仇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零二章 一拳泯恩仇


    齐师道亲自,把林昭与韩朋两个人,送到了长公主府的后门。

    在韩朋上了马车之后,齐师道叫住了林昭。

    “三郎啊。”

    齐师道缓缓说道。

    林昭微微低头:“师叔有话不妨直说。”

    齐师道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件事既然要做,那就要做的利索,长安城里还有不少河东军,一个弄不好,就要把京城给打坏了。”

    林昭点头。

    “这也是我忧心的地方,不过这件事,还是要看王甫父子胆量如何。”

    林昭低声道:“说不定王甫被我一吓,便会逃出长安,到时候出城去打,便能放得开手脚了。”

    齐师道默默点头,又问道:“假如…”

    “假如王甫束手就擒呢?”

    他看向林昭,低声道:“他如果束手就擒,我们手里便没有给他定罪的证据了。”

    “不可能。”

    林昭语气非常笃定。

    “王甫绝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如果他是,他便不可能动手刺杀天子。”

    “齐师叔明天看好就是,王甫…”

    “绝对会反抗的。”

    齐师道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一眼林昭的马车,开口问道:“裴…裴刑什么时候到?”

    裴俭原名裴刑,是因为他当年犯了法,跟了林昭之后才改名裴俭。

    “已经让人通知他了。”

    林昭看了看长公主府的后门,笑着说道:“师叔可以在这里等一等,他估计一会儿就到。”

    齐师道再一次点头,便再不说话了。

    林昭对着他拱了拱手,便转身上了马车,离开了永兴坊。

    齐师道看着林昭马车慢慢走远,眉头深深皱着。

    他虽然应下了这件事,但一直到现在,内心深处都十分纠结。

    就在齐大将军出神的时候,一个嗓音浑厚的声音,把他从出神的状态中惊醒。

    “齐老三!”

    齐师道刚刚回过神,就听到耳边一阵风声,他刚一转头,一个硕大的拳头,便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拳不轻,齐师道吃了一拳之后,心中立刻暴怒,但是看清了来人之后,他强忍住怒火,伸手揉着自己的右脸,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壮汉。

    “你做什么?”

    齐师道一边揉着自己的右脸,一边看向这个壮汉,闷哼了一声:“林昭是让你来,与我打架的?”

    来者,正是平卢军的最高将领裴俭。

    裴俭狠狠打了一拳之后,心中多年的怒气消散了不少,他看着齐师道,冷笑道:“这一下,是替郑公打的你,至于打架……”

    裴俭面露不屑之色:“你也配跟老子打架?”

    当年,裴俭是跟在郑温身边的护卫,而齐师道则是郑温的学生,甚至在进入长安之前,齐师道也只是粗通拳脚,并不是什么高手。

    而那时的裴俭,就已经是长安城里顶尖的好手了。

    后来齐师道学文不成,转而学兵法,郑温就让裴俭教他一些拳脚兵器,让他在战场上有立身之处。

    虽然齐师道天资不错,跟着裴俭学了几年之后,也算得上是一员战将了,但是与裴俭论个人武力,他还是差了不少的。

    而三十多年过去,当年的护卫跟学生,如今都已经带着白发了。

    齐师道揉了一会儿右脸之后,疼痛慢慢缓解了下来。

    他知道裴俭已经留手了。

    以这个家伙年轻时候的战斗力,一拳真的是可以打死人的。

    半晌之后,齐师道一屁股坐在了自家后门的门框上,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被你打这么一下,我心里反而舒服了一些。”

    这会儿是晚上,借着月光,齐师道认真的打量了几眼裴俭,低眉道:“你老了,比老师当年还老。”

    齐师道今年,也已经年过五十了,而裴俭比他年纪还大几岁,现在已经满头白发。

    裴俭闷哼了一声,也跟齐师道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公主府后门的门框上,然后斜了齐师道一眼。

    “你不也一样有了白头发,跟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也大不一样了。”

    齐师道看了看裴俭,想起了当年住在相府的日子,他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是啊,我也老了。”

    裴大将军两眼朝天。

    “如果不是小相公吩咐,老子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小相公…”

    齐师道低头琢磨了一番这个称呼,然后叹了口气。

    “你把他,当成老师了是不是?”

    “他是郑公的外孙,自然是小相公。”

    说到这里,裴俭有些得意的咧嘴一笑:“小相公私下里叫我师叔。”

    齐师道微微摇头:“老师没有收你入门。”

    “你管不着。”

    裴大将军撇了撇嘴:“小相公这样称呼了,我便也是郑公的学生。”

    说到这里,裴俭看了一眼齐师道,冷哼道:“我这个学生,可比你这个学生中用得多!”

    “你?”

    齐师道也想起了当年的旧事,撇了撇嘴:“在禁军里计划谋刺圣人,便是中用了?”

    “当初如果不是我夫人进宫求情,大个子你早就死了,哪里活得到现在!”

    早年,齐师道在郑温的相府里住过三年。

    而丹阳公主那时候与林昭的母亲林二娘交好,也常常到相府里玩耍,丹阳公主也是那时候与齐师道相识,并且最后生出了情愫。

    而裴俭那时候,还在相府里做护卫。

    丹阳长公主是认得他的。

    后来裴俭出事,也是丹阳长公主这个皇帝的胞妹进宫去给裴俭求情,这个一心要给郑温报仇的大个子,才被皇帝免了死罪。

    裴俭低着头,想起了曾经在相府的日子,想起了曾经那个与小姐交好的,古灵精怪的小公主。

    “七公主是个好人。”

    说到这里,裴俭顿了顿,看向齐师道:“而你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师道怒视了裴俭一眼,正想跟他吵架,突然有些释然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罢了,一把年纪,不与你争了。”

    他默默站了起来,看向裴俭。

    “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进来说话罢。”

    “我带你,去见见我家夫人。”

    裴俭闷哼了一声,也跟着站了起来,大步走在了齐师道身后。

    他身材高大,比齐师道足足高出大半个头。

    这两个阔别三十多年的老伙计,终于在这个极其微妙的时刻重逢。

    此时,颇为明亮的目光铺洒下来,照在了两个老伙计头上,也照到了他们头上的白发。

    三十年光阴不饶人,两个当初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老年人。

    而在今天晚上,曾经郑府的护卫与学生,要聚在一起商量一个作战方案。

    一个可以颠覆长安格局的作战方案。

    长安月光如水,一百零八坊照成了银白色。

    一如三十年前相府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