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我的师长冯天魁TXT下载 > 我的师长冯天魁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根本不需要动员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八十六章 根本不需要动员


    日夜跟川军鏖战,牛岛贞雄发现他们的士兵们学会了一新技能,怎么在冷炮呼啸的战场上睡觉。

    川军没有武德,仗着他们在防空洞里睡觉听到的声音小。

    连续几天晚上都在打冷炮。

    时间间歇有长有短,攻击方向也没有固定。

    皇军军官们甚至怀疑川军炮兵在发射时候,本身就没有选择目标。

    无聊的把戏,已经让大日本帝国皇军勇士们神经粗壮了。

    找个战壕,防炮洞,雨水淋不到地方,只要集合的口哨没有响起。

    哪怕川军在炮弹,在头顶上的土地爆炸。

    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可以呼呼大睡。

    这种鏖战,太费精神,不睡觉谁谁受得了。

    还是有些少数是睡不着的,包围,伴随着久攻不下的士气低落,让很多皇军的军官很揪心。

    川军太难打了。

    原来牛岛贞雄还嘲笑过无能的第20师团和第10军,真正跟川军接触以后。

    他才发现。

    川军狡猾,自己四面出击不算,连附近老百姓也被动员起来,就花了点粮食,就帮他们构筑了无数的地堡和地道。

    这些地堡地道还被川军用钢轨和水泥,河沙加固。

    航弹都炸不塌火炮暗堡的顶部。

    进攻勇士们大量的伤亡,加上睡不好觉的士兵渲染士气低落的情绪,在决战来临之际,非常要命。

    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没有超出板垣征四郎三个师团长商议的范围。

    就地坚守。

    为决战赢得最后的胜利。

    寺内阁下亲自给三位师团长发电,拜托他们小心谨慎,严密防御,尤其是二线,三线阵地,都要有应对小股部队突入的预备作战方案。

    坚决不能自乱阵脚,一定保护好炮兵阵地,辎重部队,夜战医院等核心配置。

    坚决不能重蹈第8师团的覆辙。

    这不仅仅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荣誉。

    三个师团长不得不亲自到士兵当中,帮他打气,提醒他们拿出武士道的精神,为天皇陛下和大日本帝国开疆拓土的决心。

    可是,当士兵们情绪有所平复的时候。

    该死的川军。

    又炮击了。

    仗着小口径火炮灵活,打了几发就扛进了地道。

    换个地道出口继续打。

    几门缴获皇军的大口径火炮,打完第8师团也没被折损,仗着火炮暗堡坚固。

    肆无忌惮的对着大日本帝国皇军炮袭。

    若不是分散的炮兵素质太差,每个进攻炮位的火炮缺乏准确的弹道计算。

    皇军两个半师团麾下众多的炮兵阵地,搞不好已经在炮战中全军覆灭了。

    炮声稀疏。

    还是让三个还在检查防御的师团长,又聚在一起。

    “板垣君,该死的郭勋祺,这冷炮打的人心惶惶,这仗如果皇军胜了,抓住他我一定要一刀一刀的把他剔成骨架!”

    咬牙切齿的牛岛贞雄,甚至觉得剔成骨架也不解恨。

    “牛岛君,稍安勿躁,就算让你抓住郭勋祺,华北方面军也不会让你轻易的杀了他,绝对尽全力拉拢,帝国太需要用这种高级将领来以华制华,维持占领治安了!”

    “八嘎,帝国的勇士不能白白牺牲,就算他要投降,我也要用刺刀捅他两个窟窿再说!”

    战事不顺,沼田德重也忍不住开始抱怨。

    “川军究竟有多少炮弹啊?这么零星几门,十几门换着打,一夜不停,我们的炮兵还不敢随意反击,明天中国军队一旦进攻,勇士们士气肯定低落!”

    说起炮弹,板垣气的很。

    连云港运输的辎重联队,被滇军伏击了,摧毁的汽车上,几乎都是各种炮弹。

    现在他们的炮弹储备,就这样应付几天山头进攻还可以,应对大规模战役,数量就很感人了。

    二十兵团居然有一个原本划归第三集团军的炮兵师。

    这才让人最心烦的地方。

    “川军现在是穷途末路,他们只为了中央军的进攻,打光最后炮弹。这种冷跑,对我们这几天构筑的工事而言,杀伤力并不大,主要还是士兵们因为避炮窝在工事里不敢随意走动,影响士气。”

    “邹县到临城,总共才八十多公里,方面军司令部,有没有命令津浦路北线的皇军南下?”

    沼田德重是最后回来的,他还不清楚自己安排所有旅团长,联队长,大队长去动员士兵士气,指挥部发生了什么。

    “西尾寿造司令官让三个师团长各带一路,自己亲率一路,刚才已经出发了,几位帝国中将都希望迅速穿越滕县。可是一出门,四路里面三路遭遇了炮击,侥幸没踩到地雷的一路被川军的炮火封锁!”

    “八嘎,可恶的冯天魁,比郭勋祺更卑鄙,像老鼠一样,只会躲在地道里,用炸药和地雷偷袭皇军,从来不敢跟皇军正面决战!”

    “第二军四个师团的兵力都停下了?”

    牛岛贞雄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诧异的问板垣。

    “停下了,他们也想趁着黑夜偷袭,尽快到达滕县县城,地雷,火炮一响,显然惊动了川军,夜晚下着雨,排雷不现实,只能等天亮了继续前进,不过北线突然改变打法,应该可以拖住冯天魁主力!”

    “北线先动手也好,我就担心冯天魁调转枪口,组织兵力,从后背杀过来!”

    这场决战,对中国军队来说,是战机。

    五战区全体部队想临城靠拢。

    对大日本帝国皇军来说,何尝不是战机。

    他们太渴望跟中国军队决战了。

    一战定中原,一战通南北。

    只要干掉五战区这批部队,河南,湖北,安徽,都会向大日本帝国皇军敞开怀抱。

    如果不能聚歼。

    五战区这些军队,要都像十八集团军那样,洒落到了山东,河北的后方,大肆扩建军队。

    天天在占领区玩游击战,打冷枪冷炮,破坏交通,矿厂,武装农民,把大日本帝国皇军的主力常设师团和特设师团拖在占领区维持治安,那才叫要命。

    大日本帝国大本营,做出以临城,徐州为中心,聚歼五战区所有主力,打通津浦线的作战计划。

    这就意味着,救援板垣重兵集团的任务,落在了同样是西尾寿造的第二军身上。

    在这个计划里,不仅在联运港完成整补的第11师团,要向临城靠拢。

    第7.第9.第13师团,也要从蚌埠出发,向徐州挺进。

    同时第14师团,在第20师团支援下,根据战场态势,自行选择进攻方向。

    重中之重,还是他们中间开花的两个半师团。、

    必须要挺住,不能重蹈第8师团的覆辙,在短时间内被中国军队消灭了。

    三个人还在商量。

    炮击再次来了。

    集群的炮火试射以后,一起开火。

    哪怕在山下的平原,日军士兵也觉得地动山摇。

    这次来的方向,可不是川军防守的几个山地。

    正南方的中国军队到了。

    不仅有仿福卜斯75口径山炮,其中还夹杂着中国政府向德国招标购买的(SFH18/32L)150口径的榴弹炮。

    “八嘎,国民政府的中央军,他们不是只会偷袭打残的皇军,捡地方军队的便宜,他们怎么有胆量,对着我大日本帝国皇军两个半精锐师团开火?”

    其实日军传到板垣重兵集团的情报,早就表明,中国军队有围歼他们的计划。

    三个师团长坚持认为。

    第8师团的覆灭是前田利为布阵出错导致的,这是个偶然。

    支那的绝大部分战场都证明,大日本帝国皇军没有那么弱的战斗力。

    当初作为主力参与进攻郭勋祺,邓锡候所部,照样被他们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连日夜炮击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用出来了。

    偶尔还跟皇军对拼上了毒气弹,他们不知道皇军的防毒面具配是经过特殊准备的吗?

    “牛岛君,二十兵团冲着你来了,薛岳在淞沪跟皇军交过手,他所负责的淞沪战场撤退,因为你们师团迅捷的突入,一败涂地,再次面对这个手下败将,牛岛君要为我大日本帝国军人争取应有的荣光!”

    炮声,就是山雨欲来的狂风。

    三个师团联合的指挥部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板垣征四郎点了一支日本造的香烟,又让一个尉官给另外两个师团长点上。

    指着地图上的态势,二十兵团是从台儿庄附近出发的,攻击的方向,正是十八师团。

    “板垣君,放心吧,我们师团这些天可一刻没有松懈对阵地的构筑,中国军队的炮击,对我们影响不大,而且他们的炮弹,是打一发,少一发。我们炮兵联队一定已经在测算对方炮兵阵地了,等我们开火的时候,就是他炮兵师覆灭的时候!”

    鲁南的地形,是适合构筑土木工事的。

    第18师团跟其他两个师团一起较劲,彼此评比工事质量。

    牛岛贞雄觉得自己不逊色于国琦登旅团和沼田师团。

    对上中央军,淞沪战场快结束时候进入战场的第18师团,同样非常自信。

    不管是淞沪阻击,还是南京保卫战,站在第18师团对面的中央军,不堪一击。

    自信归自信,牛岛贞雄还是决定跟自己师团在一起,中国军队的炮弹是很珍贵的,他们绝不会炮击一两个小时以后,才发动进攻。

    牛岛师团是来支那建功立业的,察觉合适的时机,他会亲自指挥战车中队出击,骑兵联队出击,把中央军这个炮兵师,给消灭了,把他们的德国榴弹炮,缴获了。

    这一仗,可以说参战的双方,中央军比日军更加渴望胜利。

    可以说川军打了多久,薛岳就准备了多久的作战方案。

    薛岳在昨天下雨的时候,召集了所有团以上军官开会,传达动员的命令。

    这是一场关乎于中日两军的国运之战。

    日本人输不起,中央军,军委会同样输不起。

    川军用巨大伤亡创造了战机,阵亡了两个旅长,四个团长,连楚天舒,陈离两位师长都受伤了。

    全国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着二十兵团。

    二十兵团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

    炮击只进行了十五分钟。

    在鬼子报复性火炮来临之前,汽车就拖拽着火炮转移。

    关麟征第52军朝着西路国琦登支队防线,王仲廉第85军沿着中路国琦登支队和牛岛师团的结合部,张轸第110师,滇军残部,向着牛岛师团所在的东路,同时展开进攻。

    冲锋号,响起来了。

    可他掩饰不了士兵们愤怒的喊杀声。

    “弟兄们,上啊,打垮18师团,活捉牛岛贞雄,为我南京死难的同胞复仇!”

    “杀啊,弟兄们,这是国战,杀死小鬼子,侵略者休想在中国土地上逞凶!”

    “拼了,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亿万炎黄子孙不受人世代奴役!”

    打日军南线这几个罪行累累的师团。

    根本不需要动员。

    贺国光模仿66军,委托刘紫曼请了一些记者,专门派人送到各基层联队,讲述对面几个师团罪行。

    这可不是知己知彼。

    读报,讲解的军官和记者在回顾一场场惨案时候,泣不成声。

    在铁一般的证据和历史下,怒火冲天的士兵们找不到地方发泄,恨不得把鬼子剁成碎块。

    满腔的愤怒,压抑了几天。

    今天长官一声令下。

    他们犹如出膛的子弹,跟随着军旗指引的方向,呼喊着,朝着鬼子阵地冲去。

    望远镜里看着弟兄们气势如虹,前面的兄弟倒下后,后面的弟兄在机枪,迫击炮掩护下,接着军旗又往前冲。

    二十兵团所谓的猛攻,并不是蛮干。

    中央军校的毕业生大多是这支军队的骨干力量。

    面对鬼子机枪火力,冲在最前的弟兄们,也会爬下来对射。

    掩护跟着一起冲上的部分弟兄,扬起了铲子锄头,冒着枪林弹雨,帮机枪构筑阵地。

    等机枪阵地跟鬼子对射以后,再次冲锋。

    薛岳给贺国光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国光,让你来二十兵团一起打短工,简直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策之一,不仅川军密切配合,郭勋祺提供了几处撕破鬼子防线的方向,你还能帮我动员弟兄们的抗日热情!”

    “我做的这些小事,跟付出生命,跟鬼子血拼的将士比起来,微不足道!”

    “都是为民族做贡献,他们值得敬佩,你同样值得书写。”

    “我是沾了刘湘的光,他喜欢看刘紫曼的报道,我也每篇必看,连负责给士兵们宣讲日军暴行的记者,都是刘紫曼帮忙联络徐州的记者,除了中央社的,还有大公报的,人家也跟随我们一起打鬼子,随时报道进攻的情况!”

    薛岳不如汤恩伯沽名钓誉。

    记者随军这件事他是同意的,也是欢迎的,至少弟兄的们牺牲,付出,不会被历史埋没。

    “要不是委座需要你联络川军,处理四川的政务后勤,我还真想让人把你绑了,以后跟我一起打鬼子!”

    “有缘跟你,跟川军一起并肩杀敌,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我的师长冯天魁》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大唐懒散王奈何桥上的小红郎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我的人生选择器万死秋生神医娘亲权倾天下唐朝搬运工快穿之这个宿主她不对劲铁面红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