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TXT下载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804章 一刀砍三首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04章 一刀砍三首


    “呔!”陶六一足尖一点,踩着自家的兄弟的肩膀,飞身过来。

    “吁……”铁木尔苏直接拉住缰绳,急急的停了下来。

    “哪里来的毛小子,挡住老子的去路不想死的话赶紧闪开。”铁木尔苏边说这手中的铜锤如流星赶月一般嗖……朝陶六一砸了过去,径直奔他的脑袋而来。

    陶六一快步地朝后退去,轻轻的躲过了这一击。

    哟呵!这小子年纪不大,站在马下,没有任何优势,居然躲过去了,还真有两下子。

    铁木尔苏又使了一招叫拦腰锁玉带,大锤翻个,奔陶六一的腰部便砸,这要被砸中了直接能拦腰斩断了。

    呜……真是力猛捶沉,陶六一脸上挂着闲适的笑容,轻松的下腰与地面贴平了,又躲了过去。

    哎呀,把个铁木尔苏给气的,干使劲儿,打不着。

    时间不大,加上先前的追击,闹的现在居然浑身是汗。

    骑着马的唐秉忠回头看看那丫的追上来了没,这一看给逗乐了,“丫丫的……”拉着缰绳,直接调转马头,又直奔铁木尔苏而来。

    “六一,你这功夫见长啊!”唐秉忠看着他惊讶地说道,“看看把人家给戏耍的满头大汗。”

    “本王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铁木尔苏手中的铜锤指着陶六一道。

    陶六一纯净的双眸看着他微微一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陶六一。”

    “贱民出身,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铁木尔苏轻蔑地看着陶六一道。

    “啧啧……亏你汉化已久,是不是忘了英雄莫问出处。忘记了祖上是草原放马牧羊。”陶六一闻言不客气地怼道,“蛮夷就是蛮夷,只会用蛮力。”剑眉轻挑微微一笑道,“不知道阁下死在这贱民手里要作何感想啊!王爷大人。”砸吧了下嘴道,“借阁下脑袋一用,小子就一举成名天下知,说起来应该感谢你了。”

    “无知狂妄。”铁木尔苏给气得七窍生烟直接啐道。

    “咱就狂妄给你看。”陶六一不客气地说道。

    “六一,你这嘴皮子什么时候这么利索了。”打马过来的唐秉忠笑着说道,“看看把王爷给气的。”

    “他自己气量小,怪的了谁?”陶六一阴阳怪气地说道。

    “别跟他客气了,直接干死得了。”唐秉忠嚷嚷道,“赶紧解决了,晚上咱们也吃烤全羊。”

    “是!唐将军。”陶六一握了握手里的朴实无华的大刀。

    别看尺寸不长黑漆漆的毫无特色,却冷气逼人。

    “嘁……”铁木尔苏看着陶六一手中的大刀,嗤笑一声道,“这是从谁家柴房拿的砍柴用的吧!”

    “真是没有见识?”陶六一脚下一磕,颠起来铁锏,拿过来对准了刀锋,蹭蹭蹭……像削萝卜一样那么快,将铁锏给削没了。

    这把刀有多快,那就是搁在脸上,离这有一巴掌远的汗毛刷刷自己都往下掉。

    “啧啧……六一看不出来啊!你这刀其貌不扬,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啊!”唐秉忠双眸瞪的如铜铃一般看着他手里的大刀。

    铁木尔苏内心是是大吃一惊,这小子就跟眼前刀一般朴实无华。

    内心还真有点儿畏惧,这一回不但没有沾到便宜,还损失惨重,回去真不好交代。

    倒不是怕皇帝哥哥怪罪,而是来自朝廷官员的嘲笑。

    有心想逃可是当着手下的面就这么跑了,这脸以后往哪儿放啊!

    想到这他把眼睛一瞪,是不横装横,不冲装冲,双锤一碰,当的一声,“无知小儿,来来来,你我分个输赢胜败,吃我一锤。”

    铁木尔苏感觉自己不含糊,年纪轻,力气大,捶也沉,马也快。

    但是得分跟谁比,人比人死,货比货扔。

    在陶六一面前就显出他不行了,别看着几年陶六一没有连出来所谓的气,但是这身体的灵活度,速度、力量可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尽管铁木尔苏这力大捶沉,但这依旧是外加功夫,凭借自身的身体素质,总归差了些。

    两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你来我往,大战了三十回合。

    两人打的是难舍难分,唐秉忠站在一旁是根本就插不进去手。

    陶六一心里琢磨,这可不行,不能在这里消耗时间,得速战速决。

    及时的改变策略,抬眼一看,铁木尔苏的大锤从上而来,呼……搂头灌顶砸下来。

    在看陶六一刷身形快如闪电,往旁边一闪,正好跃到了铁木尔苏的左侧。

    那双锤就又砸空了。

    由于铁木尔苏使劲儿太大,身体前倾,好像没在马上掉下去。

    陶六一就抓紧这个机会,脚尖点地,身体向空中一纵。

    之所以一纵,是因为他在地上,人家在马上,身高上的劣势很明显。

    想砍铁木尔苏,够不到,必须得蹦起来,由于是身轻如燕,这一蹦就悬起来有七八尺高,单臂抡刀,就见手中的刀,一道寒光,直奔铁木尔苏的脖子就来。

    陶六一还大喝一声,“铁木尔苏,受死吧!”

    声到刀到,铁木尔苏想躲依然是来不及了,这小子知道不好,把眼睛一闭,牙一咬,“哎呀……”一声。

    耳边就听的噗……一声,这刀的劲风太大了,这一刀下去,连人头带马头,还有人面赤铜锤的头,这仨脑袋,一刀全给这么轻松的砍下去了。

    这真是一刀砍三首,铁木尔苏的尸身栽与马下,砰……扬起不小的灰尘。

    燕军给吓傻了,唐秉忠手中的铁锤挑起铁木尔苏的脑袋,大声地呼喊道,“铁木尔苏死了,铁木尔苏死了。”

    燕军一下子炸窝,崩溃了,本来就被铺天盖地的震天雷给打懵了,靠着铁木尔苏这主帅的主心骨撑到现在。

    现在主帅直接被人家给砍了,彻底的崩溃了,四散惊逃。

    有跑的,还有不服气的,居然围住了陶六一。

    陶六一双脚落地,把眼一瞪,刀锋指着这些燕军,“想死,咱就不客气了。”看你们是脑袋硬,还是咱手中大刀硬。

    直接大开杀戒,左一刀,右一刀,直接将眼前的人如砍瓜切菜似的,杀他个片甲不留。

    一下子震慑住了他们,哗啦一下子逃命去了。

    楚九他们乘胜追击,除了跑的快的逃走了两万人,没逮住。

    战场上被震天雷炸,被楚九他们拼尽全力击杀,有因为发生踩踏而死,最后俘虏了将近一万来人,五千匹战马,四十九门红衣大炮。

    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主上这些俘虏怎么办?”郭俊楠浑身是血的走到楚九面前,双手抱拳道。

    “当然是一个不留全杀了,看看他们把这庐州城给炸的,没有一间完好的房间了。”唐秉忠想也不想地说道,咬牙切齿地恨不得将蹲在地上的那些俘虏给大卸八块,以消这心头之恨!

    “别别别,上次俘虏咱都没杀,这此怎么好杀呢!”郭俊楠看着楚九开口道。

    “这不一样,上次人少,这次可是一万人,反起来。”唐秉忠压低声音道,“咱可招架不住,哪有精力看管他们。”

    “主上,他们大都是押运粮草的,武器的兵卒。”郭俊楠双手抱拳看着楚九说道。

    “你咋知道的?”徐文栋惊讶地看着他说道,目光盯着被自家兄弟给围起来的燕军道,“这从衣服上也看不出什么啊!”

    “从他们手上的茧子来看,或者让他们跑步,考校一下体力,肯定不是精锐。”郭俊楠温和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留着,咱另有他用。”楚九闻言想了想道,“现在让他们去城里给老子盖房子去。”

    “好好好!”唐秉忠闻言高兴地说道,“得尽快的把房子建起来,不能一直在密室或者地窖里呆着。”

    “留下他们,得先给他们上上弦。”楚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远远的他们一个个对未知的命运,忐忑不安,瑟瑟发抖。

    “不就是唱黑脸吗?这个俺来。”唐秉忠拍着胸脯自告奋勇地说道,跳下马走到陶六一身前道,“六一,借你的大刀使使。”

    “你干什么?”陶六一蹭的一下将刀背在了身后。

    “不要你的刀啊!”唐秉忠好笑地看着他说道,“看你小气的样子,君子不夺人所好。”嘿嘿一笑道,“就是用用,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老实些。”

    “给!”陶六一爽快的将刀双手递给了他。

    唐秉忠双手接过刀,打马走到了俘虏区,“我们主上好心决定不杀你们。”

    “真的吗?”他们不敢置信地仰头看着马背上唐秉忠道。

    “说话算话。”唐秉忠凌厉的眼神看着他们道,“你们老实点儿,听话,咱也不会亏待你们。”拇指指指远处的楚九道,“咱们主上那是出了名的仁义。”刀锋出了刀鞘,又伸手从拿出别在腰间的铁锤,道,“不听话的话,看看是你们的脑袋硬还是这铁锤硬。”一刀砍在铁锤上,锤头应声落地,骨碌碌还滚了几滚。

    众人感觉脖颈处冷飕飕的,畏惧地看着唐秉忠。

    唐秉忠忽然又想起来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对了,那个铁木尔苏的脑袋就是被这把普普通通的刀将脑袋给砍下来的。”

    咕咚……咕咚……唐秉忠清晰的听见吞口水的声音,是真的给吓着了。

    “将军,将军,俺们会听话的,俺也是被抓壮丁来的。”

    有人带头这么说,其他人随之立马附和。

    “只要不杀俺,让俺干啥都行!”

    “听话就好。”唐秉忠刀锋指向庐州城道,“别的不说先把房子给盖起来。”

    “行行行!”他们纷纷点头应道。

    唐秉忠将他们交给其他人,骑马走到了陶六一面前将刀双手还给了他。

    “唐将军你怎么把自己的铁锤给砍断了,这没有兵器了。”陶六一担心地看着他说道。

    “怎么会?”唐秉忠笑嘻嘻地看着他说道,“那人面赤铜锤就是俺的兵器。”

    “那锤头?”陶六一挠挠头纯净的目光看着他说道,小声地嘀咕道,“可是被俺给一刀给砍断了。”

    “这还不简单让铁匠重新接上去。”唐秉忠简单轻松地说道,看着他笑了笑道,“不给你说了,咱回去交差。”

    唐秉忠一夹马腹朝楚九走去,楚九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说道,“走了,回城。”

    留下人打扫战场,其他人回城,开始盖房子,重建家园。

    楚九猛地回头,看着远处了干枯的荒草,总觉得这背后有人盯着自己。

    凌厉的视线扫过那些比人还荒草,寒风吹过只有一边倒,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了?”徐文栋看着他犀利的视线道,“那都是草,没有什么?”

    “总感觉有人盯着咱?”楚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说道。

    “这时候谁敢来盯着咱,不怕咱冲过去宰了它啊!估计是因为饥饿而出来的小兽吧!”徐文栋猜测道,“大哥,咱得赶紧回去,人都从地窖、密室里出来,这上面炸没了,怎么也得安置他们吧!”

    楚九闻言点点头道,“也许是感觉错了吧!”转头加快速度进城。

    *

    “呼!”趴在枯草丛里的顾从善是一动也不敢动,心脏紧张地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还真怕他打马冲过来。

    大冬天的愣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兄弟们,撤!”顾从善看着他们小声地说道,匍匐着撤了出去。

    “少帅,咱们现在怎么办?”

    “回家!”顾从善直接吐出两个字道。

    不回家干什么?等着被人家的震天雷炸吗?

    奶奶的,楚九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来之前的豪言壮语,现在想起来更像是一场笑话。

    还特娘的想着坐收渔翁之利呢!结果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还气势汹汹的铁木尔苏,没想到转瞬间成了刀下亡魂,快的措手不及,也是兵败如山倒。

    真是养虎为患了,顾从善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

    “少帅小心!”

    顾从善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幸好自己够稳,才没有在手下面前出丑。

    不想了,这些事情回去跟爹爹商量、商量,楚九现在这般强,要拿下他难度极高啊!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谋心史上最狂女婿女神的贴身护卫冷酷总裁高调宠书柔唐以衡王的替罪新娘抗战从亮剑开始崛起过妻不候前夫大人求放过杀死玛丽苏[综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