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狩猎荒野TXT下载 > 直播之狩猎荒野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两面包夹芝士(求月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两面包夹芝士(求月票)


    猎犬上了骚,便意味着距离不远了。

    只跑了两三百米,大腚三兄弟便将前方的杂草堆围了起来。

    “咯……”

    “吼!”

    同时,铜钱跟骑着刀疤脸的盖亚,也纷纷从王奎的左右两侧,包抄上来。

    顺着老奎肩膀的360记录仪镜头一看,水友们下意思瞪起了眼睛,只见直播间的屏幕中,赫然出现了一具动物尸体。

    而令大家震惊的原因,是因为,尸体一只成年雌狮!

    看来小白这次看得相当准确。

    王奎微微蹙眉,环视周遭,确认没有什么风险后,才从马背上下来,近距离检查着雌狮身上的伤口。

    “尸体很软,没有尸僵,竟然还有余温,应该刚死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王奎先是摸了一下尸体,发现肌肉还有弹性后,再次警惕地看了眼四周,“它身上只有两处伤口,一处左侧肋骨的抓痕,致命伤是脖颈的齿痕,一口咬碎了喉骨,大量鲜血灌入肺部,窒息而亡!”

    边说,他边咂嘴晃头,“非常完美的猎杀,它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一击致命,是雄狮下的手!”

    这个伤痕,很多掠食动物都差不多。

    但能够一击秒杀雌狮这个级别的生物,花豹跟斑鬣狗,根本做不到,也只有雄狮了。

    大家虽然知道雄狮很厉害,但没想过两者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雄狮虽然强,但跟雌狮的差距并没有大到可以秒杀的地步,除非是在后者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偷袭猎杀;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

    王奎站起身,目光沿着尸体周围,找到了一处痕迹,“地主级雄狮!!”

    所谓的“地主级”,就是能统领一片领地的狮王!

    观众们心中瞬间浮现出一个名字:

    北牛油果雄狮联盟!!

    王奎点了点头,“没错,大概率是北牛联盟动的手,开始清洗伯明翰王朝的势力,抢占领地了!”

    “地主级雄狮入侵,除了清洗反抗的雌狮和幼崽,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掉前狮王!我们跟着北牛,也许有更多的机会发现伯明翰兄弟的痕迹!”

    讲到这里,王奎便让大腚它们仔细嗅闻雌狮尸体伤口上,地主级雄狮留下的唾液气味。

    当然。

    他选择冒险跟随北牛油果雄狮联盟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系统要求一中,还需要他固守伯明翰兄弟的领地。

    也就是说。

    如果北牛油果雄狮联盟真的在侵占伯明翰领地,他就得出手,负责将对方驱赶出去。

    “汪汪!”

    虽然从浓烈的血腥味儿中要分辨出唾液的气味分子很难,但因为尸体刚死不久,且老黑的寻血猎犬血统太过变态,很快,它就上了骚。

    “走!”

    王奎翻身上马,变换队形,让老黑走在队伍最前面领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萨比森北部草原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暗,连带着各种蛇虫鼠蚁,掠食动物,也开始活跃起来。

    “嗷——!”

    蓦地,在队伍西侧,传来一阵鬼哭般的嘶吼声。

    看过老奎昨日直播的观众都知道,这是斑鬣狗的吼叫!

    “听声音,好像很近,我们尽量避开!”

    光是面对一个北牛油果雄狮联盟,王奎就已经够担心的了,他可不想再分心去管一只比雄狮联盟更残忍的猛兽。

    于是,他有意将队伍向东面拉。

    可追了不过十几分钟,东侧也传来“吼”地一声,不知道是雌狮,还是花豹。

    【完了!左右都有掠食者!】

    【老奎被两面包夹芝士了!】

    【主要是晚上掠食者全部出来觅食,太危险了!】

    【老奎,还是赶紧找个洞穴或者岩壁暂时躲一躲吧!】

    ……

    天色越变越黑,再配上各种野兽的嘶吼,仿佛身处十八层地狱一般,活人都能被吓破了胆。

    如弹幕所说。

    这时候找个安全的掩体搭建庇护所,是最安全的,可洞穴、岩壁这种东西,在王奎之前追捕崔义安的海清,荒漠雅丹地形,容易找得很,可在眼前这种大草原上,想找一处山洞的难度,不亚于你在夜店找真爱。

    “先向北!”

    王奎脑海中的猎人卡与危机处理专员卡的思维经验,很快令他做出判断。

    向北赶路的这半个小时间。

    野兽嘶吼始终没有停止,仿佛整个草原都陷入了杀戮,接连不断的动物惨叫,牵动着观众们的小心脏,一上一下。

    主要是萨比森北部的植被要比南部茂密,这点有利也有弊。

    在难以被掠食动物发现的同时,你也无法确认掠食者的具体位置。

    有可能下一秒,前方的灌丛中,就会扑出来一只狮子。

    穿过前端两处树丛中间,王奎的视野终于变得开阔起来。

    沙沙……

    右前方,借着昏暗的黄昏,他看到有**匹平原斑马,正站在那里啃草,其中有两只斑马,负责警戒四周。

    同时间。

    左后方的位置,也钻出来一群黑乎乎的动物,王奎拿起望远镜一看,是一群角马。

    “这里有不少的食草动物,正常来说,群居的食草动物队内,都有负责警戒的哨兵,只要它们安静平稳,就说明附近肯定没有掠食者入侵,这里是安全的。”

    放下望远镜,王奎仔细扫视着这片开阔地,指着斑马群后方的一片灌丛,“那里位置不错,我们今晚就在这里扎营!”

    观众们没想到老奎竟然这么大胆。

    昨天在狮群旁边休息就已经够厉害了,今天竟然又在满是食草动物聚集的区域里扎营,这不是坐等掠食动物上门么!

    要知道。

    食草动物越多,就代表食物越丰富,能够吸引的掠食者就越多,能不危险么!

    “可我们也可以换一个位置来思考,这里有足够多的食草动物哨兵替我警戒,就算真的有掠食动物入侵,它们也可以替我分担被攻击的风险。”

    “如果我选择了荒凉地带,虽然被袭击的概率更小,但只要撞上掠食动物,必定会把我当成目标!”

    不得不说,老奎这一波反向思维,的确有些道理。

    斑马群的哨兵非常“称职”。

    老奎刚靠近两百米的距离,这帮家伙就发现了它们,并且提早进行躲避。

    来到斑马群后方,周围有不少树丛和灌丛。

    王奎这次没有选择粗壮的树干,而是挑了几棵密集的小树,“天黑的时间很快,这附近的掠食者也很多,所以我们没时间像昨天那样搭建那么精细的窝棚,尽可能要挑现成的,这里就不错,有三棵小树丛,中间有一大片空地,我们只要再多找一些枝杈,将这三片树丛的空隙填满,就能形成一个天然的完美庇护所!”

    说着,他便掏出大马士革番刀,带着盖亚一起在附近寻找枝杈。

    同为人科动物,黑猩猩的智商极高,学习能力为野生动物金字塔顶的存在,并且还会制造使用工具。

    所以,老奎带上它,就相当于两个人同时搭建庇护所。

    “嗤!”

    正当王奎想要到前方砍断一棵灌丛时,盖亚忽然呲牙叫了一声。

    “盖亚!”

    他下意思以为盖亚是被毒蛇或是蝎子刺到,急忙跑过来,结果盖亚只是抬起脚,指了指杂草间。

    王奎低头一看,是一节枯枝。

    以黑猩猩在野外的能力,普通枯枝根本扎不破它厚实的脚底角质层,因为这根枯枝是长着尖刺的!

    “是刺槐!”

    刺槐就是常见的洋槐,在全世界大量分布,王奎捡起这根尖刺枝杈,“刺槐是落叶大乔木,普遍有十几二十米高,这附近肯定还有大量带刺枝杈,盖亚,咱们就要这个!”

    他将树枝摆在盖亚面前。

    后者心领神会,挠了挠头,便拎着斧子,开始在四周搜查起来。

    有了这东西,王奎果断放弃了普通枝杈,“刺槐小枝杈上的尖刺非常锋利坚韧,绝大部分动物都不喜欢从带有刺槐丛的地方走,我们用刺槐编织庇护所,就相当于拥有一座防御力极高的铁篱笆网!”

    很快,他便跟盖亚收集了大量带刺的刺槐枝杈,因为枝杈上的刺非常密集,几乎不需要处理,直接插在三棵小树丛间,就能互相缠在一起,非常牢固。

    就这样,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王奎就将三棵树丛,抟成了一个半球状的庇护所,内里的小枝杈、野草,被他简单清理成一片空地,能够容纳所有狩猎伙伴的栖息。

    “我这个其实是学习南非本地的博马式窝棚,真正的博马窝棚,是四周被刺槐包围,顶部留一个圆孔,通常用于野外人类和牲畜居住,可以有效抵御掠食者。”

    “如果狮子想要入侵进来,就只能利用爆发,从顶部的圆孔跳进来,这时候,博马猎人就可以用长矛,守在圆孔下,很容易就能刺死它们。”

    就在王奎搭建完窝棚,跟观众们解说时。

    “嗷呜——!”

    “嗷!”

    ……

    西面又传来大量斑鬣狗的呼叫,也不知道它们碰上了什么难啃的目标,惨叫声、嘶吼声此起彼伏,始终没有停下来,而且还有不断向这边靠近的趋势。

    王奎听得眼皮乱跳,眼神左右闪烁了两下,捡起了之前去掉枝杈的树棍,用番刀将头端削尖,做成了一根并不直溜儿的树棍长矛,末端扎入草地中,尖端插进了刺槐围栏中,“为了避免有头铁的掠食动物硬闯,光靠刺槐篱笆我怕顶不住,所以我要多做几根长矛。”

    “一方面,可以支撑加固刺槐庇护所的稳定结构,另一方面,如果掠食者想要强行撞进来,除了被刺槐的尖刺扎中,还会被长矛贯穿!”

    好家伙,老奎这一手可是太毒了!

    【666,反甲庇护所!】

    【哈哈哈,好像植物大战僵尸啊!】

    【强烈怀疑老奎压根不是在做庇护所,而是在拿自己和狩猎做诱饵,等待掠食者上头自杀!】

    【非洲除了平头哥,估计没几个动物会无脑冲吧?】

    【真·披甲龙龟!】

    ……

    有盖亚的帮忙,王奎很快就做好了五根长矛,加上之前那根,正好绕圈插了一周,等把所有狩猎伙伴全部召进庇护所内后,他拖动最后一条刺槐树杈,将庇护所彻底封死。

    “生火!”

    庇护所内的空间很大,除了能容纳狩猎伙伴,还能提供火堆的位置。

    大腚它们早已帮老奎准备好了火堆燃烧的枯枝和干草。

    为了防止火苗扩散把庇护所烧了,王奎用石头垒出一个四方块,并用泥巴填补了缝隙,确保火星不会乱窜。

    沙沙……

    【老奎!快回头!家没了!】

    【哈哈哈乐死我了,老奎,你的庇护所要被拆了!】

    【快看嘎力班!】

    【嘎力班:这个房子怎么越闻越香?】

    ……

    没想到,就在王奎用镁棒升火的时候,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都在喊他【看后面】。

    他一扭头,便看到嘎力班似乎在用它的马鼻子,不停闻着庇护所支撑的小树丛。

    也对。

    下午时,大腚它们都吃了平原斑马肉,并不饿,但嘎力班是食草动物,还一直驮着老奎跟驮包,也没什么机会吃草。

    “别啃别啃!”

    王奎立刻捡起之前清理的杂草,“苦了你兄弟,先用这个垫一垫,不够我再给你拿!!”

    于是,他又从外面割了一些新鲜的野草,捧了进来。

    火堆升起来后。

    王奎先是把下午新灌的水,烧开灭菌,然后扭头看向盖亚,伸出手比划了一个圆形物体:“鸵鸟蛋呢?”

    他没让大腚它们外出觅食,就是因为盖亚那里有个鸵鸟蛋,足够补充他的能量了。

    盖亚看着手势,指了指躺在地上小憩的刀疤脸。

    原来刚才为了帮忙,鸵鸟蛋交给了刀疤脸保管。

    王奎仔细瞅了好几眼,才看到鸵鸟蛋被塞在了刀疤脸身下。

    见状,他一巴掌拍在了刀疤脸胖胖的肚子上,“你是要孵蛋啊,还把它藏身下,就你这个体重,压碎了怎么办!”

    【2333,孵蛋可太秀了!】

    【也许是刀疤脸母爱泛滥了吧?】

    【刀疤脸不是公熊么?】

    【黑熊天生就爱藏东西,你忘了西游记偷袈裟的那个黑熊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