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现代异闻事件薄TXT下载 > 现代异闻事件薄 > 第九百四十八章 诡异法阵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百四十八章 诡异法阵


    听到任源这样说,鱼谦的脸色不由得跟着凝重了起来。虽然任源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的,但是当后者真严肃起来的时候,往往就说明情况很严重了。

    “怎么突然这么说?”鱼谦便加重了油门边肃声问道“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没有。”任源极为凝重的摇了摇头,按着胸口道“一时的心血来潮,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嘶!”鱼谦倒抽一口冷气,心知这话要是普通人说说也就罢了,从后者口中说出来可就不能等闲视之了“想你这个级别的异人,第六感已经很强了吧?你感觉到了什么?”

    “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虽然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具体来自何处,我却完全没法确定。”任源沉着脸道“能隔绝我的感知,对方的实力可不一般!”

    “是吗…辰辉大厦…”鱼谦思忖片刻,结合近期佣兵小队所递交的,有关月亮异常的调查报告,斟酌着说道“该不会是月光魔女,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花花吗…”任源的视线看向车窗外浓密如幕的乌云缓缓说道“不好说。”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月之领主是极为接近异源的存在吗?镜月世界既然是凌驾于独立领域之上的独立世界,按理来说没有人能够威胁到在其中的月光花吧?”鱼谦问道“那里的防御机制,不是连你都应付不了吗?”

    “我应付不了,不代表就没有人应付的了了。”任源微带焦虑的否定了前者的说法“而且…”

    “而且什么?”

    “不,没什么。眼下在这里乱猜,也没有什么意义…”任源顿了顿道“现在我愈发好奇,今晚辰辉大厦的楼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真是月光花那孩子出了问题,你打算怎么办?”鱼谦问道“你要进去吗?”

    “还不知道那边具体是什么状况,该怎么做等到了再说吧。”任源敲了敲驾驶台沉声道“老鱼,麻烦你…”

    “…再开快点吧!”

    当祭坛彻底运转起来之后,月光魔女立刻十分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天地能量正在飞快的向祭坛中央涌去。虽然之前为接受普罗米修斯礼物运转祭坛时,也曾发生过类似消耗周围能量的状况。但影响达到这种规模,对她来说还是头一次见到。

    这座用于将后者降临至镜月世界中的祭坛,此刻如同暴虐的饕餮,疯狂吞噬着周围的能量。无比庞大的异常之力,在其上迅速凝集。接着一座布满玄奥符文的巨型透明法阵,在祭坛之上缓缓浮现出来。

    随着法阵逐渐成型,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从其上缓缓散发出来。站在下方的月光魔女此刻终于意识到,情况恐怕有些不对了。仅凭她在镜月世界内所搭建的祭坛,根本不足以行成具有如此威力的法阵。

    眼下所发生的状况,和她预料当中的完全不同。这就说明在另一边的

    普罗米修斯,借助内外祭坛间的联系,动了什么没有和自己说明的手脚。

    而随着这座诡异法阵的壮大,镜月世界中的景象也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似是察觉到了凭空诞生的巨大威胁,不等惊呆了的月光魔女做出反应。月之领主留下的防御机制,早已进入了迎敌状态。

    原本明耀的天空迅速阴沉了下来,无数冰雪巨人推动着寒冷的雪线,将整个大地连同游荡在上面的花鸟虫鱼,都彻底冰封了起来。上一秒还充满勃勃生机的童话世界,此刻已然陷入了死寂之中。

    时刻跟随在月光魔女身边,照看幼女生活起居的大摆钟,也一改往日笨拙滑稽的动作。打开了前方的玻璃罩,动作迅捷的将幼女塞进了自己的钟室内。接着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奔回了位于镜月世界中央梦之山上的魔女城堡。

    那些充当月光花护卫的高大锡皮玩具士兵,并没有跟随大摆钟一并离去。而是端起那些造型如同玩具般的武器,围绕着空中仍在不断壮大的法阵,摆出了严密的进攻阵型。本应看起来非常滑稽的场景,此刻却透出一股逼人的肃杀之气。

    “等等!先把我放下来!”被关在大摆钟肚子里的幼女伸出粉拳,敲着透明的玻璃罩喊道“你要把我带到哪去?”

    “不行,主人!主人,不行!”大摆钟边跑边机械的应道“危险!超过!最高级别防御启动!保护好,主人!”

    “行啦行啦,我知道了,但是你先把我放下来。”月光魔女抱怨道“我自己又不是不认识路,你这样关着我,我很难受的啦。”

    “没到城堡前,危险,不能让主人独自行动…”正说着,管家大摆钟突然停住了脚步,探手将前方的玻璃钟罩打了开来,恭声说道“主人,城堡到了!”

    “哇哦,原来你跑的这么快啊。”光着两只小脚丫走出钟室的月光魔女,看着身后的城堡大门惊奇的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你,跑的这么快呢。”

    “主人,这次的入侵者十分危险!”大摆钟焦急的请示道“请您立刻下令,让守卫歼灭入侵者。”

    “唔。”月光魔女看着山脚处那座仍散发着惊天煞气的透明法阵,知道现在可不是自己任性的时候。她只是天真但并不是傻,不管那名自称普罗米修斯的光头男子,究竟有没有帮自己离开镜月世界的打算。那座散发着极度危险气息的法阵,都不是个好的预兆。

    她当然也很清楚,后者如此积极的想要帮助自己离开镜月世界,私下里必然是有所图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不管是死去的父亲月之领主,还是曾做过自己老师的伪神之躯都曾教过她。

    在月光花看来,只要后者的要求不是太过分,她并不吝啬去满足对方的愿望。她知道镜月世界对于现世之人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下方世界对自己的吸引力。她有充足的自信拿出,足够打动对方的回报。

    眼下后者的举动,却令她查觉出强烈到足以威胁镜月世界的危险气息。就算前往现世是她渴求了多年的愿望,也绝不可能拿整个镜月世界的安危做代价。毕竟这里,才是月光魔女真正的家。

    “你去告诉光头叔叔,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去现世了,要他不要再尝试进来了。我许你去冬之地,随意挑选勇士。如果光头叔叔他不听警告的话…”幼女撩了下如瀑布般的泻地银发,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杀了他!”

    当镜月世界的防御系统全面启动后,整个天地都仿佛从平静的安眠中苏醒了过来。原本不断吞噬着周围能量的透明法阵,很快就发现自己不再能够,从镜月世界内获得哪怕丝毫的补充了。

    周遭的异常之力好似有生命般,相互之间牢牢的凝结起来,如同一块没有缝隙的铁板。不仅不再为扩张的透明法阵提供力量,并且反过来去争抢维系法阵运转的异常之力。想要通过这种釜底抽薪的手段,来彻底破坏法阵的行成。

    “呵,小孩子闹脾气了吗?”早料到会这样的普罗米修斯丝毫不见慌张,彻底被锡液覆盖的双手再次结印,瞬间脚下九层祭坛光芒更胜。经过提纯的庞大异常之力,化作无数道流光冲进了祭坛上方的透明法阵之中。

    得到了来自外部的异常之力补充,镜月世界内的诡异法阵凶威大盛。壮大的速度顿时要比之前,还快上了数分。压迫而来的能量囚笼和不断扩张的诡异法阵,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饶是镜月世界内部空间坚固异常,仍被相撞所泻 出的能量,激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扭曲。

    “光头先生,您请回吧!”回到现场的大摆钟站在锡皮玩具士兵结成的军阵中,对着空中的法阵高声说道“主人今天身体不适,不想前往现世了。”

    对于大摆钟的喊话,普罗米修斯没有给出任何言语上的回应,而是通过行动给出了回答。悬在空中的诡异法阵再度猛然膨胀,彻底撞碎了骤遭挤压自己的能量囚笼。在冰封的大地上,掀起了阵狂猛的能量风暴。

    至此整个法阵的直径已经从最初的几十米,扩张至上百米了。如同悬挂中天空中的异色怪眼,恶意十足的打量着这方被冻结的童话世界。

    下方的锡皮玩具士兵早就破坏了那座,由月光魔女亲自搭设起来的祭坛。可为时已晚,在诡异法阵浮现的刹那,祭坛就已经完成自己全部的使命了。

    之后锡皮玩具士兵们也尝试着,用手中的远程 武器攻击法阵。但不知是因为法阵的本体并不在镜月世界中,还是其它什么未知的原因。锡皮士兵们尝试了各种攻击手段,都未能对整个法阵带来任何影响。

    此刻漂浮在空中的诡异法阵终于最终成型,牢牢的占据了周围的空间。接着只听得空中传来一声极为清脆的轻响,一只巨大的触手像敲碎玻璃般,自法阵的正中央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