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现代异闻事件薄TXT下载 > 现代异闻事件薄 > 第七百八十章 回到过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八十章 回到过去


    随着柏天清的话音落下,隔着电话的两人都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电话那边的男子问道</br>    “为什么,这么说呢?”</br>    “鱼叔心里很清楚,我们正在调查的是怎样的一个案子。任何可能的线索,都十分的宝贵。哪怕这个线索的来源,只是源自一个荒诞不经的梦境。”柏天清淡然说道“你把鱼叔,想的太简单了。”</br>    “…原来是这样吗?”只听得电话那边一阵轻笑过后,悠然回道“那确实是我草率了。谢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br>    说完不待柏天清再开口询问,对方已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贴紧耳畔的手机听筒中,只剩下嘟嘟不断的连续忙音。</br>    “看来,我现在不仅仅是在梦里,这么简单啊…”柏天清放下了电话,不由得长舒了口气。虽然电话那边操着鱼谦声线的神秘人身份,令他感到十分的在意。但得知了那段记忆并不仅仅是梦境这点,仍让他打心底感到了些许毋须言说的慰藉。</br>    “虽说是在做梦,但是感觉这个地方的主导权并不在我的手中呢…等等,这里真的是在我的梦里吗?”想到这里柏天清的内心之中突然警觉了起来。</br>    也难怪他会这样想,因为这间屋子里的一切不管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就连他自己本身的知觉,都未有如平时做梦那般发生丝毫的缺失。如果不是刚才那通电话,他其实也没有找出任何的破绽。</br>    说起来柏天清之所以会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正处于梦中。乃是因为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那个还关押有孟浮笙的神秘空间中,吃饱喝足之后睡着的。再加上于这里的床上刚睁开眼睛时,精神尚不是非常清醒,所以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处于清醒梦之中。</br>    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这里不是自己的梦境。而是那个光头神秘人在那盘食物中做了手脚,让自己昏睡过去后又把自己转移了。那孟浮笙岂不是又一次,孤身陷入险境了吗?念头一起,柏天清当即着急了起来,起身便要出门探个究竟。</br>    就在他的屁股刚离开电脑椅的刹那,房间里凭空又响起了道若有如无的叹息之声。随即方才在电话中与他对话的“鱼谦”的声音,在虚空之中悠悠的响了起来。</br>    “小柏,你猜的没错,这里并不是你的梦境。”</br>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柏天清登时警觉了起来,当即扯开了电脑桌抽屉准确的从中摸出了把壁纸刀,推出锋利的刀片反握在右手之中。满脸警惕的退到了墙角,盯着空荡荡的房间低声喝问道</br>    “你是谁?!”</br>    “你可以把我看成你在警局的上级领导鱼谦,也可以把我当作任何一个你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总之,我是谁并不重要。”虚空中酷肖鱼谦的声音缓缓说道“重要的是,你要如何抉择你接下来的人生。”</br>    “呵呵,我要如何抉择我的人生,和阁下并无关系吧?”柏天清嘴上和对方搭着话,眼神则在房间中迅速的逡巡,想要找出这道声音的源头。</br>    “不,恰恰相反,我们之间的关系要远比你想象中,深远的多。”虚空中的声音意味深长的说道“在此之前,我想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吧?”</br>    “这里吗?”抱着从对方口中挖掘情报的想法,柏天清边打起十二分的戒备,边语气平静的回答道“看起来,倒是和</br>    我的房间一模一样呢。”</br>    “确实一模一样,因为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后者笑着说道“所以你能记起密码直接打开那台电脑,也能够轻松的在抽屉里,找到你手中的那把壁纸刀。”</br>    “你的意思是说,你这是趁我睡着,又把我运回我自己家里了?”柏天清闻言一怔,接着满脸嘲弄的嗤笑道“你不会觉得,我会相信这么愚蠢的说辞吧?”</br>    “是吗?你刚才心中,不就是这么认为的吗?”虚空中的那道神秘声音的拥有者,仿佛能够凭空看穿他人的思想般,径直点破了柏天清脑海中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不待前者开口掩饰狡辩,紧接着又说道“不过要说将你送回了自己家中,也不完全准确…”</br>    “因为准确来说,你被送到了你三月一号的家里。”</br>    “我三月一号的家里?”对方此话一出柏天清彻底愣住了。</br>    “你刚才应该也发现了不是吗?你现在身处的时间,正是三月一日的凌晨。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你就会发现不仅时间如此。就连你房间里的一切,都与三月一日那天一模一样。这是因为此时此刻,你就站在这一时间点上。”</br>    “…是吗?”沉吟片刻之后,柏天清故作轻松的开口道“那我只能说,你的谎话真是越编越离谱了。如果说方才你的说辞,还有那么一丢丢的真实性之外。那么现在我只能说,完全是一点谱都…”</br>    “可是你刚才听到的时候。”虚空中的声音一针见血的说道“内心之中,却对这个说法动摇了,不是吗?”</br>    “我怎么可会对这种听起来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产生动…”立刻出言否认后者说法的柏天清,越说声音越小,越说底气越显不足。最后赌气般闭紧了嘴巴,瞪着眼前的空气在脑海中恶狠狠的想着“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br>    “是的。”虚空的声音忽地轻声一笑,开口答道“关于这个,你也要我给出什么你所谓的‘科学依据’吗?”</br>    “不用了,我姑且认为你说的是事实好了。”柏天清道“那么你费力把我送到这个什么,我家三月一号的存档点,是有什么目的吗?”</br>    “存档点?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说法,我不讨厌。”虚空中的声音道“不管游戏的进程发生了怎样的意外,或者处于何等糟糕的状况。只要回到上一个存档点重新载入,一切就都能像没发生过那样恢复如初。不错不错,很精准的描述。你现在确实可以说是,位于你人生的存档点。”</br>    “什么意思?”</br>    “简单来说,你获得了一次重启你三月一号之后人生的机会。”虚空中的声音笑着解释道“你现在只需要关上灯走上床去,好好的睡上一觉。那么当你再醒过来的时候,你的人生将从三月一日重新开始。”</br>    “抱歉,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柏天清皱眉问道“是要我将过去这一个半月的事情,再重新经历一遍吗?”</br>    “如果只是让你简单的再经历一遍已经发生的事情,当然没有什么意义。”虚空中的声音道“我想你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很不符合现实,不是吗?就像是游戏的进程,出现了不应有的BUG和意外。”</br>    “而现在,你拥有了一个回溯你人生的存档点。接下来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躺到床上睡下。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br>    迎接你的就将是一段不再有BUG和意外的人生。你的人生,将重新步入正轨。”</br>    “是吗?听起来可真不错。但是你打算怎么,清理我人生中的那些BUG和意外呢?”柏天清冷笑道“更何况这一个半月来的每个细节,我可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呢。”</br>    “关于你的记忆,这并不是构成任何问题。”后者笑笑道“我保证等你醒来的时候,有关这一个半月的一切,你全部都会忘得干干净净。”</br>    后者话音刚落柏天清立刻想起孟浮笙在病房中和自己提起,她的记忆在回来之后选择性受损了,当即皱眉问道“就像你之前对付孟小姐的记忆那样?”(详见第六百一十六章)</br>    而这边虚空中的声音只是淡笑了两声,对于前者的质问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br>    见对方不肯回答,柏天清又问道“那么马雯和李曜战的自杀案呢?你要怎么处理?就算你抹去了我的记忆,关于这两件案子我还是会调查下去的。如此一来,不还是没有区别吗?”</br>    “不管是马雯还是李曜战,你们警方那边都已经按照自杀结案了。至于之后你的调查,我会再给与你一点小小的帮助。到时候,整个故事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的。”</br>    “哼,也就是说你会提前针对我们查到的那些疑点,做隐藏和掩盖喽?你不会觉得重来一遍,就能把你的犯罪事实遮掩的滴水不漏吧?”柏天清讥讽道“那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也太小瞧鱼叔了。不管你怎么努力,我们都会把事实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的!”</br>    “我有说,马雯和李曜战的死与我有关吗?”虚空中的声音失笑道“再说即便这真的与我有关,这一个半月你们似乎也并没有查出什么能够威胁到我的结论,不是吗?”</br>    “当然如果你觉得再来一次的话,你会表现得更好。更快的找出对我更有威胁的证据,那么这对你来说,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我只能说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后者顿了顿之后,温声问道“所以你决定,要不要回到三月一日那天了吗?”</br>    “…”颔首沉思良久之后,柏天清突然抬起头来问道“那么孟小姐呢?孟小姐还被关在那里吧?她也会被送回,三月一号那天吗?”</br>    “关于孟浮笙,我想就不需要小柏你担心了。”虚空中的声音道“你接下来的人生,与孟浮笙不会再有交集了。”</br>    “等一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柏天清心中忽地一沉,一种不妙的感觉在胸口蔓延开来“孟小姐是李曜战自杀案的关键证人之一,怎么可能没有交集?”</br>    “这里现在是三月一日,也就是说关于孟浮笙的口供你们昨天已经采集完毕了。”虚空中的声音道“而接下来李曜战自杀案将会顺利结案,如无意外的话你和孟浮笙,确实不会再有交集了。当然我也会确保,这样的意外不会发生的。”</br>    这时柏天清才想起,二月二十八号他们录完孟浮笙的口供之后。下此复录口供,乃是在孟伟的强烈要求下,由当地辖区派出所的民警负责的。如果不是因为孟浮笙趁机从上门民警手中讨到了他的电话,之后因为那个所谓的省厅专案组将案件全盘接手。他确实可能不会再与孟浮笙,有所交集了。</br>    “所以小柏。”虚空之中那个声音循循善诱的说道“你准备好…”</br>    “回到这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