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TXT下载 > 陆地键仙 > 第882章 得道飞升之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82章 得道飞升之法


    赵睿智大惊,他也是彪悍,直接狠狠一口咬了上去,以他的修为,这一口可谓是摧金断玉不在话下。

    可惜那触手实在太滑腻了,他势大力沉的一口被表面的黏液卸了很多力,以致很难真正伤到对方,反倒被对方趁机又钻进了些,甚至都到嗓子眼了。

    赵睿智一阵恶心,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不仅仅是生命危险,同样是对他尊严的践踏。

    他拼命地用双手试图将触手扯出来,可惜他感觉到对方的触手进入嘴里过后,一部分直接化成液体进入他肚子里,然后他浑身的力气越来越小。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触手一点一点往他嘴里伸了进去。

    远处的祖安看到这一幕一阵恶寒,要是这种死法,简直是生不如死了吧。

    要是我被……啊呸呸呸,晦气。

    这时徐福的笑声从章鱼嘴里传来:“哈哈哈,原来是夺舍之人,正好灵魂用来补充我这漫长岁月的损失。”

    赵睿智拼命挣扎起来,可惜手脚动作越来越微小,最后归于沉静。

    紧接着一个赵昊模样的灵魂体被从他体内勾了出来,看得出他表情极为痛苦,不过被徐福的触手粘在身上,根本无力反抗,只能越来越黯淡,最后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作了点点金光,尽数被那大章鱼吸入了口鼻之中。

    “啊~”徐福发出了一声舒服之际的哼声,显然他此时的感觉太爽了。

    可另外有人的感受就非常不爽,秘境外京城皇宫之中,赵昊原本正在御书房打坐,忽然脸色一变,然后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如金纸,整个人气势顿时萎靡了一截。

    “皇上您怎么了?”两个贴身小太监听到动静跑了进来,看到皇帝如今的样子,纷纷吓了一跳。

    赵昊眼中精光一闪,两个小太监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脖子,然后咔嚓一声,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在没有半点气息。

    他们哪里知道,自认为的关心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皇帝怎么可能让人把自己如今虚弱的样子泄露出去?

    赵昊看都没有看那两个小太监的尸体一眼,而是急忙来到窗边望着国立学院后山的方向,脸色难看至极,自己的分魂竟然灭了!

    虽然因为隔着一个世界,他无法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两者同源,分魂的死亡他还是立马感受到了。

    他心中惊疑不定,在这之前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哪怕齐王府的那些安排,他虽然并不知道全部,但有他的分魂在太子身体里,有任何变故都足以镇压全场才对,为何会死?

    尽管有新的秘境出现,但他并不认为一个新秘境能威胁到他的分魂。

    难道是赵景也到了秘境里?

    他急忙喊道:“来人!”

    很快温公公便一路小跑而来:“皇上有和吩咐?”

    他仿佛压根没看到地上两个小太监尸体一样,他能在御书房这么多年,就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时候不该问,什么时候该进这御书房,什么时候不该进。

    这两个小太监还是太年轻了啊。

    此时赵昊已经擦拭掉脸上的血迹,同时气势恢复如初,他沉声道:“选齐王来觐见……等等,算了,让我们的内线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齐王到底在哪儿!”

    他担心齐王亲自到面前的话,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的状态未必瞒得住他,那样反而增加了对方的信心与变数。

    温公公有些迟疑:“这样很可能暴露我们埋在齐王府的内线。”

    要查清楚齐王的行踪,绝非普通的内线所能办到的,唯有齐王府里最高级别的内线才有可能知道。

    可是一旦动用,以齐王府那边的精明,很容易导致那人身份曝光。

    好不容易才安插到齐王府那个位置,如果就因为这件事损失掉,未免太可惜了。

    赵昊神色一冷:“朕说了,不惜一切代价。”

    “遵旨!”温公公心中一凛,显然对方是不惜牺牲那人的性命了。

    哎,坐到那个位置又如何,还不是随时成为一颗弃子?

    也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

    他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缓缓退了出去,临走时还将地上两个小太监的尸体带走,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赵昊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奴才知情识趣,做事处处让他舒心。

    不过他心情只好了这么一秒,接下来又是一脸寒霜地望着学院后山秘境的方向,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多年的长生计划功亏一篑!

    此时秘境中的祖安心情同样沉重,他心中正狂骂着赵昊这个废物,之前那么牛皮哄哄,结果如今这么容易就被那章鱼怪给吃了?

    不仅没拼个两败俱伤,甚至还滋补了对方?让徐福更加强大,那还打个屁啊。

    祖安放弃了继续攻击,而是来到了芈骊身旁守护着,他也没有跑,如今对方刚吸了赵昊的分魂,想跑也跑不过人家。

    只见那条章鱼怪一阵扭曲,重新恢复了一个人的形态,紧接着外面的血色液体仿佛凝固了一般,开始出现各种龟裂纹路,然后没过多久这些血痂脱落,露出了里面的人来。

    和之前那样五观都有些模糊的怪物比起来,如今他和常人没太大区别了,只不过身形一阵阵波动显示他还没有实体,不知道是和芈骊一样的灵魂体还是什么。

    他望着祖安的眼神有些炽烈,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纯阳之体啊,又是超阶资质,实在是天助我也。”

    被他目光盯着祖安一阵恶寒,这个死变态,玻璃佬。

    芈骊这时候开口了:“徐福,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何是你在这里?还有当年你不是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失踪了么?”

    徐福刚吸了赵昊的分魂,此时状态大好,倒也不急着动手,毕竟有些得意的事情不找几个听众分享一下,实在是锦衣夜行,浑身都不痛快。

    “当年嬴政让我去找长生不老药,我数次深入茫茫大海,希望能找到传说中的仙山,可是这世上哪有仙?一次次的失败让嬴政对我越来越没耐心,全天下的人都认为我又会徒劳无功,可惜我却在东瀛找到了一种有可能长生的办法。”

    “什么!”莫说是祖安,就连芈骊也动容了,这世上竟然真有长生之法?

    徐福笑了笑:“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老术,而是某种延缓生命的邪术而已。此术需要大量人的精血来弥补寿元,同时还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体质的祭品,当然最重要的还要有阳年阳月阳时阳地出生的纯阳之体,以及阴年阴日阴时阴地出生的纯阴之体,就能得道飞升,不死不灭。”

    说到这里徐福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芈骊:“不然你以为为何嬴政当年明明要对付楚国了,却依然要娶你这个楚国小公主为皇后?你真以为只是因为你是前任皇后的妹妹么?”

    芈骊脸色一变,没想到还有这层原因在。

    徐福又问道:“你就不奇怪么,为何嬴政娶你为皇后了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碰过你?依然让你保持处子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