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藏珠TXT下载 > 藏珠 > 第197章 诘问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7章 诘问


    今天来上课的,是那位卢太傅。

    他五十出头,面相清矍,神情严肃,看着就不好相与。

    看到他进来,书斋内立时安安静静,就连长宁公主都老老实实的。

    徐吟倒是盯着他多看了两眼。这位太傅是个忠臣,前世帝统旁落,他在新帝登基大典上破口大骂,最终一头撞死在殿上。

    尽管这做法除了送人头,什么作用也没有,但徐吟对这种一身傲骨的君子还是敬重的。

    太子领着众人起身问好:“太傅安。”

    卢太傅点了点头:“诸生请坐。”

    他目光扫过,最后落在徐吟身上:“这位新来的学生,可是永嘉县君?”

    徐吟起身回话:“是,太傅。”

******

    卢太傅看了她两眼,问道:“女有四行,何也?”

    这是在考校她的功课?众人兴致勃勃,有人满怀好奇,也有人等着看好戏。

    听说这徐三小姐在南源,也是个小霸王。一个女孩子,整日里打打杀杀,肯定坐不下来读书,就像长宁公主一样,八成会被卢太傅问得哑口无言吧?

    这样想着,就听徐吟答道:“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嗯……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答上来也不稀奇。

    卢太傅继续问:“何解?”

    徐吟接着回答:“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

    听到这里,大家收起了轻视。

    虽然是在背书,可在场的公子小姐,能把书读顺都不容易,这么长篇大论,有几个能背得出来?看来她有几分真才实学,不算是草包。

    或许是两个问题都没难住她,卢太傅的神情带出审视来:“那么,县君手持利刃,出入酒宴,可堪妇德?巧言令色,曲意逢迎,可堪妇言?以色惑人,以美献媚,可堪妇容?血洗雍城,招摇过市,可堪妇功?”

    这番话一说出来,书斋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如果说先前是考校功课,这话根本就是指着徐吟的鼻子骂,身为女子,她的行止简直无德无言无容无功!被一个闻名天下的大儒这样指责,要是传出去,可以一头撞死了。

    卢太傅也太认真了吧?这样骂一个小姑娘……

    太子面露不忍,直觉这些话过于苛刻,也不是事实,但他胸无点墨,搜索枯肠,都没想出反驳的话来。

    “阿凌……”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燕凌。

    然而燕凌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什么意思?不要掺和吗?也是,要是他们给徐三小姐出头的话,肯定会被卢太傅骂一顿吧?但她明明没做错什么事,被这样骂也太可怜了……

    长宁公主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此时面露不忿,说道:“太傅这话未免不公,阿吟她……”

    卢太傅淡淡截断她的话:“公主,臣问的是永嘉县君。”

    “可是……”

    徐吟轻轻拉了长宁公主一下,阻止她说下去,自己回道:“太傅学贯古今,定然精通史记。太史公载,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押送长安,太仓公无男,有女五人,随之而泣。太仓公骂曰:‘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益也!’其幼女缇萦乃随其父至长安,上书文帝免其父肉刑。”

    她抬头看过去:“太傅对学生的经历了如指掌,想必知道家父亦无生男,仅我与长姐二女。是时家父重病在床,吴贼威逼上门,我徐氏一门,乃至南源一地,危在旦夕。我若固守其规,何人护家门平安?”

    “哦?”卢太傅似笑非笑,“你这是自比缇萦,孝感动天?”

    徐吟没有理会,接着说下去:“女之四行,出自班大家。其父兄著汉书,未完而谢世,续汉书以传。世人皆赞颂班大家,何也?为父兄继遗志,是为大德。学生不敢与班大家相比,但为女之前,我先为人。家父卧病,为之分忧,是为孝;继其职守,护南源一地,是为忠;吴贼残暴,杀之为民除害,是为仁;清理余孽,遇危难而出手,是为义。”

    说到这里,她看着卢太傅微微一笑:“忠孝仁义,人之大德。大德在前,何亏四行?我之容色,不过一具皮囊,若能换得家门太平、百姓安康,弃之又如何?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

    文辞的魅力,在于超脱外物的美感,在于震撼人心的力量。有些话,尽管寥寥数言,却足以振聋发聩。

    在场这些世家公子、名门贵女,虽然不学无术居多,但听着这句话,也不禁心旌摇动。

    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

    虽然不是太懂,但……听起来好酷啊!突然心潮澎湃起来了呢!

    太子激动地扯着燕凌的衣袖,想跟他分享这种心情:“阿凌,她可真厉害!你瞧卢太傅都不知道怎么回了!”

    燕凌微微一笑,目光投过屏风,看着右边稀淡的影子。

    他当然知道她有多厉害,杀吴子敬算什么,动动手指的事,不值一提。

    卢太傅也是一怔,这番对答,便是放在他正经的学生身上,都堪称优秀了。这位徐三小姐,传闻不是个斗鸡走狗、骄横跋扈的纨绔吗?怎的……

    “啪!啪!啪!”外面忽然传来鼓掌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好一个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卢太傅,你输了啊!”

    众人循声看去,但见一名年轻男子踏进书斋。

    此人二十来岁,身穿蟒袍,玉面薄唇,目光幽淡,明明装扮贵气,却又隐约透着一股凉薄之感。

    卢太傅站起来,躬身施礼:“端王殿下。”

    太子也率众站起:“皇叔。”

    这位便是端王高桓,皇帝最小的几个弟弟之一。据说他爱好诗文,几乎每天都会到博文馆读书,虽然外头名声不显,但在士林中的声誉很好。

    徐吟随众起身,看着这张比记忆中年轻、也更柔和的面容,低身施礼。

    陛下,好久不见了呢!
《藏珠》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See no[电竞]霸总他妈还是奶娃娃相门娇女香辣小娘子神庭大佬重生记甜蜜扣杀大佬争着氪金养娃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狂医豪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