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不让江山TXT下载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不倒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不倒


    第二天一早,年轻人不得不离开城墙,宁王说,如果可以的话,民勇的兄弟们,尽量保证每个人只上来一次。

    他走下城墙的时候,看到一个大概十**岁的宁军士兵,将一顶团率的头盔郑重的戴好。

    这个士兵还来不及换上团率的皮甲,也没有时间去换上皮甲,那盔就是他所能继承的全部。

    是的,那是团率的标志,继承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年轻人注意到了那个盔,上边有个缺口,他认出来,昨天下城喊他们的那个团率,帽子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缺口。

    他不确定是不是同一顶盔,他也不敢问。

    走下城墙的时候,他脚底带来的感觉在告诉他,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浇灌了宁军士兵的血。

    他再次回望城墙上边,看到了快速走动的身影,看到了那依然在迎风招展的烈红色战旗。

    他的脚步很慢也很沉重,他可以回家了,闺女和妻子在等他,爹娘也在等他,可他却不想回去。

    “敌袭!”

    城墙上传来宁军士兵的喊声,紧跟着号角声也响了起来。

    “快下去!”

    那个新的团率从他身边跑过:“我见过你,昨天你就在城墙上,快下城去休息,或者回家。”

    年轻团率从他身边跑过去,抓起了一张弓。

    黑武人上来的很快,一如既往,比黑武人来的更快的是他们抛射过来的巨石。

    城墙上传来一阵阵闷响,偶尔还夹杂着痛呼。

    年轻人走到城墙下边,没有去休息,也没有回家,而是在等待上城的民勇队伍里再次坐下来。

    “兄弟,你可以回家了。”

    他身后的人说。

    年轻人摇了摇头:“我还能再上去一次。”

    等待,显得那么漫长,城墙上传来的喊杀声在告诉他们,黑武人可能又一次攻了上来。

    就在这时候,那个年轻的团率跑了下来,他左臂已经没了一半,从手肘处断了,那一半大概已经不知去向。

    他的胳膊断口处还在淌血,可他却好像完全顾不上。

    “民勇兄弟们,上来五百人,报数!”

    年轻人准备上去,可是被身后的人拉了一把,就好像昨天,那个中年汉子一把将他拉回去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个汉子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年轻人想跟上,他又被人拉了一把,没站稳跌坐在地。

    那些民勇兄弟一个一个的从他身边过去,只要他想起身,就会被人按下去。

    “该我们了。”

    有人说。

    他看着那些不认识的但可以称之为同袍手足的汉子们一个一个上去,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他再一次想起身的时候,肩膀上也再一次被一只手按住,这只手很有力量。

    “对不起。”

    这个人在他身边低低的说了三个字,快步冲了出去。

    年轻人愣住,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然后他看出来了,那个把他按回去的人,背影那么熟悉。

    “弟!”

    年轻人嘶吼一声。

    才十六岁的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朝着他喊:“对不起啊哥,回家去好好照看爹娘,好好照看嫂子和我侄女,咱家以后都靠你了。”

    然后,他冲了上去。

    黑武人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他们在朝着北山关再一次发动进攻的同时,也朝着未名山发动了进攻。

    黑压压的士兵顺着山坡往上爬,不知道这是地多少次了,山坡上也随处可见血液干了之后留下的黑褐色。

    从上一次他们的大汉布勒格狄带着骑兵冲下去,父子二人都被铁鹤部骑兵杀了之后,敕勒人为了保住城寨,他们的骑兵还是不得不要一次一次的反冲锋来压制黑武军队。

    除此之外,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因为宁军留给他们的羽箭也已经用光。

    能坚持多久是多久,骑兵还在,哪怕只剩下几百人,哪怕只能再发动最后一次反冲锋,他们也要这样做。

    因为城寨木墙后边的是他们的老人和孩子,是他们的妻子和姐妹。

    除非男人们都战死了,不然的话,黑武人就不能冲过那道木墙。

    他们用石头,用木头,用一切可以砸出去的东西阻挡黑武人靠近。

    然而黑武人形成的浪潮,还是要像涌上了堤坝一样靠近他们,越来越近。

    “迭部!”

    沭阳川看向一个年轻人。

    迭部立刻应了一声,跑到沭阳川面前。

    “大汗。”

    他问:“是让我带着骑兵再冲锋一次吗?”

    沭阳川摇了摇头:“不是你,是我......大汗把汗位传给我的时候说,敕勒人的将来靠你了,现在,轮到我为咱们的族人去赴死,我把汗位传给你了。”

    他在迭部的肩膀上拍了拍。

    迭部就是上次布勒格狄冲锋的时候,受命把队伍带回来的那个少年将军。

    上一次,他眼睁睁的看着老可汗冲进了铁鹤人的骑兵队伍里,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再看着可汗冲进敌人的队伍里。

    “大汗,我去!”

    他挡在沭阳川面前。

    沭阳川道:“我死之后,下一个是你,如果也需要你这样做的时候,你选一个继承者,告诉他,下一个是你。”

    说完,沭阳川带着骑兵冲了下去。

    几个月的血战,敕勒人的骑兵已经从几万人,锐减到只剩下不到八千人。

    沭阳川也不可能带着所有骑兵下山,他必须留下一部分人,所以当几千名敕勒骑兵冲锋的时候,显得那么悲壮。

    沭阳川一马当先,手里的弯刀切开了风。

    那群敕勒族的汉子们,看着他们的大汗冲在最前边,那背影,似乎和已经战死了的老可汗布勒格狄一模一样。

    而留守在山上的那些敕勒族人,他们看着冲锋下山的骑兵,每一个人的背影,都和那些已经战死的勇士一模一样。

    黑武人是故意的,敕勒人中计了。

    当敕勒族的骑兵冲下去的时候,黑武人竟是早有准备,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往山下跑,也往两边让开。

    居高临下冲锋的敕勒族骑兵,想停下来都已经没有机会。

    他们冲下了山,而山下,是早就已经等待着他们的铁鹤部骑兵。

    铁鹤部特勤吾儿瓦忍不住大笑起来,用马鞭指向那几千敕勒人骑兵。

    “当年,这些敕勒人在整个天下都能耀武扬威,再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除了送死之外都别无选择。”

    他抽出弯刀。

    “铁鹤!”

    密密麻麻的铁鹤骑兵将弯刀抽出来指向天空,远远的看过去,那就是一片刀林。

    “剿灭他们。”

    吾儿瓦一声令下。

    铁鹤骑兵开始向前移动,马群缓缓提速,然后变成了冲锋的大浪。

    沭阳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杆铁鹤骑兵的中军大纛,上一次,这样死死盯着那杆大纛的人是撒桑。

    “撒桑兄弟,我来了!”

    沭阳川喊了一声。

    数千骑兵,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回不去了,此时此刻,以死来捍卫他们的荣耀就是全部。

    “杀!”

    “杀!”

    两边的骑兵,同时发出咆哮。

    在黑武人大营的高处,举着千里眼的业夫烈看向骑兵战场,然后忍不住笑了笑。

    敕勒人完了,他们再能扛也完了。

    这次之后,敕勒人的骑兵大概也没剩下什么,用不了多久,黑武帝国的士兵将攻上未名山,将那山上的所有人都杀掉。

    “真是自不量力啊。”

    一个黑武将军笑着说道。

    另一个黑武将军也笑起来:“看来今天咱们能得到两个好消息。”

    他指了指北山关的方向,所有人都把千里眼转移到了那边,看向城关方向。

    黑武士兵登上城墙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多,那些抵抗了他们数月之久的宁军,看起来已经无力回天。

    “是啊,几个月了。”

    业夫烈笑道:“同一天能有两个好消息,这几个月的艰难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看向手下人下令:“准备一下,一会儿我们就能进城了,带上我们的美酒,我要在北山关里和将士们同饮。”

    业夫烈抬起头看向北山关那边,已经有一面黑武人的战旗在城墙上立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来了一阵风,将地上的尘土都吹了起来,风来的很猛,吹的不少人迷了眼睛。

    业夫烈骂了一句这该死的风,抬起手揉着眼睛再次看向北山关那边。

    那面刚刚立起来的黑武战旗,没了。

    他皱起了眉头。

    北山关,李叱被几十个黑武士兵团团围住,他的鸣鸿刃上下翻飞,靠近者死。

    可是城墙一旦失守,涌上来的黑武人就越来越多,李叱的身边已经全都是敌人,地上的尸体也全都是敌人的。

    他沉默着杀敌,一刀,一刀,一刀......

    一阵风忽然出现,吹的城墙上那血红色的战旗猎猎作响。

    “杀!”

    一声沙哑的嘶吼在不远处响起,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大将军沈珊瑚,带着她的人顺着城墙坡道冲了上来,在她身后,是一面一面飘扬着的战旗,那一面一面鲜艳的红。

    “杀!”

    “杀!”

    “杀!”

    这次从兖州远道赶来的汉子们,像是一群从东北扑过来的虎,硬生生的把已经攻上城墙的黑武人给顶了回去。

    远处,地平线上。

    出现了一片巨浪。

    在铁鹤人的骑兵队伍背后,巨浪拍打着地面而来,发出沉闷如雷的声音。

    一面一面红色的战旗中,还夹杂着一面一面狼旗。

    纳兰部的可汗孛儿帖赤那将面甲拉下来,手中的刀指向铁鹤人。

    “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草原的王!”
《不让江山》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谋心See no[电竞]霸总他妈还是奶娃娃相门娇女史上最狂女婿香辣小娘子女神的贴身护卫冷酷总裁高调宠神庭大佬重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