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催妆TXT下载 > 催妆 > 第二十四章 回京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四章 回京


    来青山庄的第九日晚上,宴轻吃完晚饭,忽然对云落吩咐,启程回去了。

    云落:“……”

    他看着宴轻,“小侯爷,天已经快黑了。”

    “黑了怕什么?”宴轻不在乎,“黑了也照样赶路。”

    云落心想,您这两天白天都干什么去了?大把的无聊的时间,怎么就不说回去?如今天黑了,赶夜路,多少是有些不安全的。

    但是有他在,还有暗卫保护,两百里地而已,若是小侯爷真要回去,倒也没什么不能回的,仔细主意些就好了。

    于是,他问,“那程初公子他们呢?看程公子的架势,好像还想再住些天。”

    “让他们乐意住到什么时候住到什么时候,咱们先回去了。”宴轻摆手,“你去问问他们,告诉他们一声,若是不回去,让他们自便。”

    云落点头,前去问宴轻等人。

    宴轻听说宴轻大晚上要回去,“啊?”了一声,“宴兄怎么突然大晚上要回京?是有什么急事儿吗?”

    云落摇头,“小侯爷说想回去了。”

    就是这么任性!

    程初啧啧,“我还没待够啊。”

    他转头问别人,“你们待够了吗?这么好玩的地方,若是回去了,下次宴兄也许就不带咱们来了。”

    毕竟,他认识宴轻好多年来,兄弟们天天玩在一起,他还是第一次带它们来这里玩,怪受宠若惊的。

    纨绔们也觉得有点儿舍不得走,纷纷摇头,“没待够。”

    云落说,“小侯爷说了,若是各位公子们没待够,可以继续待着,他自己回去,你们乐意什么时候回去,再什么时候回去。”

    程初舍不得宴轻,“宴兄以前都是跟着咱们大家一起同进同退的啊,这一次怎么扔下咱们就要回去?”

    他小声问云落,“他是不是想嫂子了?”

    云落目光动了动,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程初懂了,摆手,“那回吧回吧,咱们自己留下来玩,不用他陪着了。”

    他虽然没经历过新婚,但是也知道,新婚燕尔,一出来九天,已经够长了,再不回去,是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对于寻常马来说,两百里地的确有点儿远,但对于汗血宝马来说,两百地里还真不叫事儿,来时纨绔们连说带闹慢慢悠悠一路游山玩水,走了一日,回去宴轻落得轻松,汗血宝马撒开蹄子跑,一个半时辰,便回到了京城。

    路上十分的顺利。

    云落骑的虽然也是上好的宝马,但还是落后宴轻不少,不过宴轻提前到了城门下,等了他一会儿,等到他追上来,才一起进了城。

    已经入夜,并且已入冬,京城的夜晚,萧萧寒冷。

    宴轻回到端敬候府,院子里静悄悄的,早已熄灯入睡了,得知他夜里回来了,管家连忙爬起来,迎出来,“小侯爷,您怎么半夜回来了?”

    宴轻看了他一眼,“想回来就回来了,又不远。”

    管家想想也是,“您吃过饭了吗?老奴让厨房去做?”

    “吃过了。”宴轻并不饿,他一边往里走,目光落到海棠苑,没见里面掌灯,漫不经心地问,“她今儿这么早就睡了?”

    每天不是在书房忙到半夜吗?怎么不忙了?难道忙完了?

    管家立即说,“少夫人昨日就回娘家了,今儿传回话来说,依旧住下。”

    宴轻脚步一顿,“她怎么回凌家了?”

    难道是生气了?回家对他告状去了?

    管家如实说,“她是跟荣安小住一起走的,大约是有事情,所以就住下了。荣安县主在小侯爷您离开后第二日,便来了咱们府里,在咱们府里小住了七日,昨儿才被少夫人送回去。”

    宴轻:“……”

    他问,“荣安县主是谁?”

    管家“哎呦”一声,“乐平郡王府的荣安县主萧青玉啊,跟少夫人是闺中好友。小侯爷您不记得了?”

    他记得他以前跟小侯爷说过。

    宴轻想起来了,“哦,一时忘了她的封号了。”

    萧青玉他知道,那日在烟云坊,凌画就是为了救她,将她推开,才没躲过黑十三,被黑十三从楼上扔了下去。凌画的唯一手帕交,大婚时,给她的添妆最为厚实。

    “荣安县主跟少夫人交情真好,陪着少夫人一直待在书房,在她的帮助下,前日少夫人才将堆积的事情处理完。”管家好些天没见着宴轻,很是想念,打开话匣子,“据琉璃说,荣安县主与少夫人同塌而眠,当日少夫人发烧,荣安县主给少夫人读了半夜画本子……”

    宴轻:“……”

    他一时心情十分微妙,“她们俩,同塌而眠?”

    管家点头,“是呢,小女儿家,交情好,有说不完的话,大多都喜欢睡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宴轻点头。

    这个他还真是不了解,也不知道。

    管家问,“小侯爷,您半夜回来,少夫人知道吗?”

    宴轻摇头,“她不知道。”

    管家立即说,“今儿太晚了,明儿一早,老奴就派人去凌家告诉少夫人一声,若是知道您回来,少夫人一定很高兴。”

    宴轻哼了一声,“不必,不用告诉她。”

    她高兴什么?他走了九天,她一封信一句话都没有,还说喜欢他,她就是这样喜欢的?骗子。

    管家“啊?”了一声,“不告诉少夫人吗?”

    “不告诉。”宴轻往自己的院子走,“我说了不告诉,就不准告诉,你去歇着吧!我回来累了,要休息两天。”

    管家转头看向云落。

    云落压低声音,“听小侯爷的吧!”

    管家只能点头,小侯爷说不告诉少夫人,他虽然觉得不对,但小侯爷素来说一不二,他也不敢违抗,只能打着哈欠去睡了。

    宴轻回到房间,厨房送来热水姜汤,他沐浴后,喝了一碗姜汤,躺回了床上。

    在青山庄这些天,他每天晚上睡的都挺好,没想到,刚一回到端敬候府,躺到这一张他躺了多年的床上,想起凌画抱着枕头来找他那一日,竟然又睡不着了。

    直到天明,才渐渐睡去。

    凌画回到自己的闺阁,也累了一天了,洗洗漱漱,很快就睡了。

    一夜好眠。

    第二日清早,凌画如时去了前厅,凌云深、凌云扬、秦桓、凌致都已到了,正在等着她。

    这是凌家三年前才有的不成文的规矩,只要她在家,没有特殊情况下,每日到前厅,一起用早饭。

    用过早饭后,凌云扬和秦桓继续回去温书,凌致由人带着去玩,凌画和凌云深又继续昨日的事情,针对细节之处,核对了一番,尽量在凌画出京前,帮凌云深商量妥当。

    而且,她在离京前,还要进宫一趟,对陛下秉名此事,也要跟太后告个别。她还要去见萧枕一趟。

    算起来,去江南漕运的计划已拖延的够久了,真是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最多两天,她就得启程。

    有凌画大婚的经验,乐平郡王府又十分如意这门婚事儿大力配合,总体来说,不算难,也鲜少有想不到的地方。

    这一商量,便又是半日,制定出了不少章程来。

    吃过午饭后,凌云深对凌画说,“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交给我自己来办吧,七妹不必操心了。你马上就要启程,还要准备收拾一番。”

    他想起什么,“妹婿呢?”

    这两日,他把宴轻忘了,“我听说他带着人外出离京去庄子上玩,已经走了好多时日了吧?怎么还没打算回来吗?他知道你马上就要离京了吗?”

    凌画摇头,“还没回来。”

    她已决定好了,“他去的是青山庄,我离京去江南漕运正巧路过,到时候去与他碰一面就是了。”

    她没听说宴轻回来的动静,端敬候府也没什么动静,以为宴轻还没回来。

    凌云深点头,“这样也行。”

    他知道宴轻爱玩,凌画自然不会拘束他,总要让他玩够了。
《催妆》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在年代文中暴富See no[电竞]万人迷主角只想独占我春莺来信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霸总他妈还是奶娃娃相门娇女香辣小娘子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