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TXT下载 >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 第767章皇上给她做牛马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67章皇上给她做牛马


    汪汪汪……

    殿中央,传来了两声毫无诚意的汪汪声。

    本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旁人的原则,沈朝歌笑着说:“学得还真像哩,再汪两声。”

    眼前一片黑暗,反正她也看不见她这位姐夫此时的表情。

    恼羞、生气、尴尬……

    管她什么事,不是他自告奋勇要学鸟兽叫的么。

    晚歌也笑眯眯的鼓了一下掌,道:“我差点以为这殿里真来了一只狗呢。”

    拐着弯的骂他是狗是吧?

    明知被骂,国师也只能忍了。

    他轻咳了一声,假意清一下嗓子,说:“今天嗓子有点不舒服,等改天我嗓子好了,再如娘娘所愿。”

    朝歌也就点了头。

    她又不强人所难,便道:“国师喝杯茶润润喉咙吧。”

    国师问她道:“不知道娘娘心里可否高兴了一些?”

    朝歌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好特别高兴的。”

    不过是学了声汪汪,有什么值得她欢喜的。

    她想着这姐夫日前对她的绝情,她就更不开心了。

    他不仅仅是对她绝情,也是对她的六姐姐无情。

    吴国师这个人呐,看似有情,实无情。

    吴国师说:“等回头我请个杂技班过来,表演给娘娘看,兴许娘娘心情一放松,就畅快了。”

    朝歌落寞,回他道:“我又看不见。”

    这不是在给她添堵吗?

    晚歌道:“国师还是回去好好琢磨清楚了,再过来给娘娘献计,看如何才能讨娘娘欢喜吧。”

    这是在赶他走了。

    吴国师看着她,心有怨念,不好不从。

    他也就顺水推舟道:“听夫人的,我这就回府了。夫人在宫里多住上个几天,多陪娘娘解解闷,散散心吧。”

    晚歌给他一记冷眼。

    这事需要他交待?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吴国师行了一礼,闷闷的走了。

    晚歌随后也退了出去。

    待人都退去,姬渊问朝歌说:“朝歌,你现在最想要做什么?”

    只要她说出来,他就立刻满足她。

    朝歌摇头。

    她现在眼睛看不见,便什么也不想做了。

    只能发发呆了。

    姬渊又问她说:“朝歌,你现在还想听什么鸟兽叫,我学给你听?”

    朝歌又摇了摇头。

    她眼睛看不见,肯定会影响她的心情。

    一个人心情不好,哪里会真的愿意听什么鸟兽叫。

    可是舅舅们说了,她就是属于精神过度紧张,压力过大,眼睛才会有短暂的失明的。

    她要找到缓解的方式,眼睛就恢复正堂了。

    玩个什么才能让她心情畅快呢?

    要玩的东西还没有想出来,姬渊人已抱了她,心疼的说:“看你闷闷不乐,我这心里就像刀割,你快点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你开心起来?把一切的压力都忘掉。”

    一时之间,朝歌是真想不起来的。

    她的婢女红菱把煎好的药端过来,由朝歌服下,说是可以舒缓她的心情的药。

    朝歌蹙着眉喝了。

    姬渊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便把朝歌的婢女全都叫了进来。

    这些个婢女是伺候朝歌的,总能想到玩什么能让她开心。

    人多力量大,大家全都在一旁绞尽脑汁的想了起来。

    有说跳绳的,小姐小时候最爱跳绳了。

    有说去河边打水漂的。

    有说踢毽子的,各种她小时候最爱玩耍的技能都说了一遍。

    朝歌一律摇头否决了。

    她眼睛又看不见,这些个人是为她急糊涂了吗?

    红柚急中生智,道:“小姐小时候最爱上树了,每次爬树都好开心,不肯下来,要不小姐再爬一次树吧。”

    姬渊一旁听着,满心嫌弃。

    就不该让她这些婢女过来出主意的。

    墨念提醒说:“娘娘眼睛看不见的。”

    红芙说:“娘娘可以骑人马,娘娘,奴婢来驮您吧,就和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她就爱骑人马了,由奴婢驮着满屋子跑,她一边高声喊着:驾……快点……

    朝歌窘。

    人马,那都是几岁玩的游戏?

    摆了摆手,让她们都先下去吧。

    提到这人马,倒是勾起她的一些往事。

    她小时候想玩人马,有一次,脑子竟然动到了霁月的身上了。

    她特别想坐在霁月的背上,被他驮着满屋子跑一圈。

    当然,那时候是纯想虐待他。

    霁月自然也是不肯的。

    待婢女都退下,她轻声说:“要是霁月哥哥肯驮我一次,我的心愿就真圆满了。”

    这一次当然不是为了虐待他。

    她就是想坐在霁月的背上,试一试。

    姬渊诧异的看了看她。

    被他驮一回,是她一直的心愿?

    他当然不知道她竟有这等心愿,可这有什么难的吗?

    姬渊已起了身,拉着她走到殿中说:“哥哥驮你。”

    他跪下来,让朝歌扶着他坐上。

    朝歌本来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毕竟她已过了那个玩耍的年纪。

    不过,姬渊既然愿意了,她也就不客气了。

    她摸索着坐到他背上来,姬渊让她坐稳了,然后慢慢朝前移。

    见她坐得确实的稳,他速度稍微快了一些,问她说:“你怎不早告诉我你的心愿,是想由哥哥驮着?”

    她若早说,他早就驮她了。

    她嘴角扯了扯,虽是什么也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姬渊对她真心的疼爱。

    她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哪好意思再提。

    “在哥这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就会哄我开心。”

    这一世的霁月,惯会说好听话了。

    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偏就能哄得她心花怒放。

    “那你现在被哄开心了吗?”

    “还行吧。”她笑容又放大一些,说:“你可以再快一些。”

    姬渊说我怕把你摔下来,你坐稳了。

    堂堂帝王,驮着她满殿跑。

    朝歌问:“你会学马叫吗?”

    他立刻学了一声马的嘶吼声,顿时逗得她笑开了颜。

    低首看他。

    霁月的背又宽又稳,她坐在上面,就如坐在了磐石上,稳稳当当。

    一丝亮光透进来。

    亮光随着她嘴角的笑容渐渐放大,她弯身搂住他的颈项说:“你不累吗?歇一会吧。”

    他问:“你开心了吗?”

    朝歌说:“开心了。”

    是真开心了,圆满了。

    霁月,姬渊,愿为她做马,她还有什么不开心,不满足的。

    何况,她的眼睛已经看见了。

    只是,她现在不想说。

    姬渊便翻身把她抱了过来,问:“眼睛好些没有?”

    “那有这般的快,你也太心急了。”

    她眯眼笑,嘴角上扬。

    姬渊忙说:不急。

    慢慢来,会好起来的。

    朝歌颔首,让他去忙自己的。

    他要批阅朝中奏折,她和往常一样坐在他旁边,托腮看他。

    姬渊说:朝歌你累了就去歇息一会。

    多睡一睡,兴许压力就缓过来了。

    朝歌想了想,说:好。

    唤了墨念进来,牵了她的手出去。

    她回朝阳宫待着了。

    一回到朝歌宫,她身边的婢女又纷纷献计,有让她玩这个的,有让她玩那个的。

    有说娘娘以前在府里的时候,每次做饭都挺高兴的。

    娘娘现在眼瞎,无法做菜。

    几个人在殿里你一句,我一句,商议了好半天。

    朝歌坐在一旁,慢慢的饮着茶。

    墨念说:“娘娘,我给你念一下您著的帝王情吧?”

    朝歌说:好。

    她重生在那年的初夏。

    睁开眼来,她开始追着霁月满院的跑。

    转眼,已过两三年。

    终是让她修得正果。

    抱得一个天上人间绝世无双的郎君。

    那年的屋顶之上,霁月曾牵着她的手说:佳人相伴,红袖添香,夫复何求。

    这话也正是她想说的。

    ~

    行走在明媚的阳光中,皇宫这个地方,处处都是微笑的芬芳。

    能被传到宫里来为皇后娘娘解闷,排忧,墨意是开心的。

    身为墨家的庶女,墨家几位嫡出的姑娘还在的时候,自然是没有她出头的机会。

    如今,墨兰、墨涵,都相继离开了墨家。

    墨念,常在皇后娘娘的跟前。

    剩下的庶女中,她也便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了。

    墨意14岁了,比墨念年长两岁。

    身为墨家的庶女,她本是没有机会踏进这皇宫的。

    如今她来了,行在这光明的大道上,仿若整个世界都是鲜花芳香。

    她被父亲墨明朗一路被带到皇后娘娘的面前。

    再次来到朝歌面前,墨明朗带着女儿行了一礼,说:娘娘,意儿带到了。

    朝歌坐着,点头,道:“有劳舅舅了,您且先去歇息吧。”

    墨明朗对墨意交待一声,就是让她好好服侍娘娘。

    墨意乖巧的说会的。

    待他退下,朝歌询问:“意儿今年多大了。”

    墨意声音甜脆的开口说:“回禀娘娘,意儿十四岁了。”

    朝歌又问她说:“本宫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墨意说:是。

    朝歌问她:你要如何为本宫解闷?

    墨意说:意儿本想为娘娘变个戏法,但考虑到娘娘看不见,意儿就改说吧。

    一个农夫击鼓含冤。县官升堂问案:“你因何喊冤?”农夫说:“我明天会丢一头牛,今天特来报告。”

    糊涂县官一听,惊堂木一拍:“呔!大胆刁民!你明天丢牛为啥明天不来申冤?”两边的衙役一听哄堂大笑,县官一看衙役笑了更火了,又拍了一下惊堂木:“嘟!胆大的衙役!你们笑什么?牛一定是让你二人偷去了。”

    当差的一听惊慌失措,急忙把衣服扣解开说:“大老爷不信请搜!”

    提到这讲故事,讲笑话,朝歌的思绪一下子就飘了出去。

    霁月也挺会讲笑话的。

    那个笑话,她至今还记得。

    一本正经的说笑,可比墨意说的这个好笑多了。

    那已是很久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人住在墨府,由于崴了脚,表哥过来陪她,给她讲笑话解闷,还因此被霁月嘲笑了一番。

    他自己嫉妒人家,又要和人家比个高低,便讲了一个笑话给她听。

    陆某人,机智善谈。邻家有一妇人,不苟言笑。

    朋友对陆某人说:你能说一字,逗此妇人笑;再说一字,请此妇人骂街,我请你吃饭。

    陆某人答应,于是二人同去找那妇人。

    妇人正站在门口,门外还有只狗。

    陆某人急走几步,来到狗前,扑通一声跪下了,喊:爹。

    妇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陆某又抬起头,对妇人喊:娘。

    妇人破口大骂。

    ~

    想到这个笑话,朝歌忍不住笑了一下。

    墨意会错意。

    一旁的婢女也都会错意,以为是墨家的姑娘讲的笑话有趣,逗笑了娘娘。

    红芙大惊小怪的喊:娘娘笑了,娘娘笑了。

    红菱也忙道:“墨姑娘,你快再讲一个笑话给娘娘听。”

    只要能让娘娘一直笑,笑多了,她开心了,烦恼没了,眼睛也就好了。

    墨意就赶紧接着又讲了一个笑话。

    朝歌也不解释,由着她们误会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再则,这是二舅舅送来的人,二舅舅的女儿,送到身边来,无非是想让她提携一下,一来墨家面上有光,二来身为墨家的庶女,将来会更好嫁一些吧。

    都是自家人,本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的原则,朝歌也就不多说什么,留她在身边就是了。

    由着她讲了两个笑话后,朝歌这才笑道:“来,给意儿上茶。”

    红菱赶紧把茶端到墨意的面前,请她用茶。

    墨意谢过娘娘后,这才算接了茶,喝了一口。

    这般,墨意就留了下来。

    到了傍晚,姬渊那边派人过来催她去养心殿陪他了。

    她人在朝阳宫,既有六姐姐作陪,又有人来跟她讲笑话。

    再休息一会,不知不觉中,时间就过去了。

    由于她眼睛能看见了,心情也是真的好了,一路过去的时候,都是眼见的高兴。

    她高兴,她身边的人也全都高兴极了。

    一路跟着她,护送到养心殿里。

    姬渊人走过来,牵着她的手问:“朝歌现在可好?”

    她笑着说:“我现在也想通了,无论我高兴或不高兴,都不能改变现在的事实,与其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不但令我自己不开心,还让皇上不开心,我就选择高兴好了,眼睛怎么样,不重要了,反正,有这么多人伺候着我,有什么关系呢。”

    想得可真开。

    姬渊安慰她:“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兴许再过几日,就能恢复了。”

    朝歌不在意的道:“那就借皇上吉言了。”

    姬渊拉了一块坐了下来。

    是用膳时间到了,请她过来一块用膳。

    她眼睛不方便,姬渊依旧拿了筷子,先喂她吃。

    被姬渊这般的精心照顾着,真好。

    所以,她有点不太想一下子看见了。

    那就,让她再装一会吧。

    姬渊不会怪她的吧?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相关推荐:元尊伏天氏万古神帝沧元图武炼巅峰圣墟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如何正确攻略病娇王朝雄心渣了男主后他黑化了重生未来之第一模特渡情之星际帝国风烟净遵命魔王大人收个魔王当师傅我家娘子是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