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正派都不喜欢我TXT下载 > 正派都不喜欢我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脱身离死,临阵突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脱身离死,临阵突破


    从天衣居士话说出口,达摩金身内就没了声音,通体上下的金光却在不住的闪晃,像是个人在颤抖,挣扎。

    天衣居士淡然道,“元师弟,你的山字经得来怕是有所残缺,便连伤心箭诀也怕未能一竞全功吧?”

    “你怎么知道的?”元十三限怒喝道,语声却是在打颤。

    以他的修为,断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师父你说出这句话就是输了啊!

    风亦飞暗暗叹气,估计天衣居士大概率是说对了,因达摩祖师留下的气机牵引,老元真是走火入魔了。

    他怎么偏偏就那么衰,找了达摩祖师的金身佛像藏着,莫非冥冥中真有气运,他就是天生的倒霉蛋?

    这下可好了,看起来天衣居士并不想杀他。

    但也难保万一,终究是有帮自身“充电”过多次,压制功法隐患的情分,要老林禅师与天衣居士要杀他,还得反过来,援救他一回。

    来救天衣居士的,变成可能要救老元了。

    这情节展开真是让风亦飞始料未及。

    只听天衣居士答道,“你曾跟三师弟交手多次。”

    元十三限暴怒咆哮,“果然是他告诉你的!”

    原来老元有悄悄的去找诸葛先生“只抽”么?

    风亦飞暗自奇异。

    天衣居士又道,“三师弟曾说过,你性情大变,皆是因山字经所致,你的伤心小箭若能大成,有那手千里取人性命,动念就能使人灰飞湮灭的绝世箭法,他不会是你的对手,所以,他断定,你未修成,观你气息,以你的天资,没理由会练不完全,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对山字经未能尽数参悟,又或者是所得经文根本未够周全!”

    “还与他说这么多作甚?他脱困不得,有这机会,我们联手,一举铲除了这魔头!”老林禅师已是有动手的心思。

    却被天衣居士拦阻,“不可!”

    风亦飞本是心中一紧,做好了准备来个超级无敌撞穿墙,现身救援。

    听到这话,不由得松了口气。

    天衣居士说罢,又对着达摩金身内的元十三限道,“老四,我一直感念你的救命之恩,也始终相信你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三师弟与关七两败俱伤之时,你都未去趁势攻袭......”

    元十三限打断道,“那只是因为,我要堂堂正正的胜过他!”

    风亦飞暗自思忖,老元骨子里还是挺傲气的,全没想过要乘人之危。

    “你如今走火入魔,怕已是经脉逆乱,失神伤元,就趁这时机,好好反省下罢,幡然悔悟,还为时未晚。”天衣居士道。

    “谁说我走火入魔了!你没见得我方才随手破了雷阵雨的‘哀神指’?”元十三限怒声道。

    天衣居士悠然道,“如果你真的没事,这句话你就不必说出来了。”

    不是处于劣势,元十三限怎会不动手,又哪用得着说那么多。

    现在答案很明显。

    时局也很清楚。

    元十三限是身陷樊笼,脱身不能。

    达摩金身里传出了阵阵如同闷雷轰鸣的声响。

    天衣居士摇首叹息了声,“师弟你还执迷不悟?强自开解,只是妄自伤身。”

    元十三限并未做回应,声响越来越沉,每一声都像是擂在让人的心口般。

    弥漫于殿中的威压却渐渐的散了,他的气息也弱了下去。

    天衣居士再度叹息,一跃下了石台,“不需理会他了,他这下走火入魔,就算不死也要元气大伤,再难阻碍我等,走吧!”

    说完,就领头向外走去。

    莉莉丝的老公与鼎大大咚咚及一众玩家边跟着行出,边七嘴八舌的暗中商议。

    元十三限要真是走火入魔,反伤自身,奄奄一息,那就是虎落平阳......后边的去掉。

    那还不趁他病要他命啊!

    这个便宜绝对要捡的了!

    现在不好动手,天衣居士多半会阻止,等会找个由头溜回来狠狠的干他一发!

    还未行出殿外,就听空气中“丝丝”作响。

    “轰轰发发”的激荡之声传出。

    已不似是人声,却让人听清了每一字句。

    “你们真以为我脱困不得?”

    蓦然,“轰”的一声暴响。

    金身化作了无数金粉,萦绕于空,巨硕的达摩神像虚影犹在,还更凝实了些,却在缓缓的收缩。

    就如个魂灵般遁入一人的躯壳。

    元十三限长身而立,周身都镀上一层金芒。

    天衣居士猛然转身,脸色剧变,“你......”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元十三限狂笑了起来,气息骤然高昂,空气都为之震动连连,重重肉眼可见的波纹荡开。

    “得这达摩气机,终教我悟了!世事多不如意,但我岂是常人!本来就无,何来之有?唯有忘身心,投佛问道,脱身离死,立地成佛!”

    任谁也看得出来,他不但没有因走火入魔元气大伤,反是因此功力大进,威势更烈!

    大笑声中,元十三限右手指天,左手指地,捏起了奇异的指诀,“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一句话说完,除了天衣居士与老林禅师,所有人都被无形重压,压得瘫伏了下去。

    风亦飞骇然动容,有这么离谱的吗?

    元十三限竟然还能在危困之中,临阵突破?

    老林禅师抚心痛骂,“是不是?我都说该杀了他!”

    一骂出口,老林禅师就祭起了‘哀神指’,五指迸连,指劲汇聚,射出了一道长逾三丈,比真剑还要锋锐的绿色剑芒,朝元十三限横空斩去,“珍重大九叁尺剑,电光影里斩春风!”

    这一式乃是雷家指劲与佛门指功合一的‘春风斩’,威力绝大,不容小觑。

    元十三限丝毫没做动作,包裹着他周身的达摩金身虚影忽地瞪目。

    金灿灿的虚影,双目中却发出了一种暗赭色的光彩。

    那幻彩在老林禅师发出的绿芒上一触,剑芒遽退,只剩两丈。

    老林禅师急喝一声,运劲抵住,达摩神像忽地抬手,双指拈花般轻轻一弹,一道青气嗤地射出。

    天衣居士也已出手,手指凌空急速划动,像在书写什么字样。

    “铮”地一声,老林禅师激发的莹绿剑芒又短了丈余,与青气相抵,半空凝住,光焰迸溅。

    老林禅师狂吼出声,鼻端,口角,鲜红的血液流出,剑芒突而大涨,击碎了青气,急刺向身处金光中的元十三限。

    达摩虚像,忽而张口,像是大喝。

    一道虚影,却是发出了如同晨钟暮鼓般的沉声轰鸣。

    这一声喝,天地间似是交满了力量。

    绿色剑芒寸寸湮灭。

    老林禅师五指指骨迸裂,踉跄后退。

    天衣居士也闷哼了一声,似是吃了暗亏。

    由始自终,元十三限只是带着几分讥诮的冷冷看着。

    如神,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