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沧神诀TXT下载 > 沧神诀 > 第439章 夜中续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39章 夜中续谋


    “是的,我没有记错,师尊问的是‘从哪里学的’,而不是直接指责霜儿研习偏门异术……”若云似乎发现了疑点,神情不由一震,“难不成,在霜儿之前,师尊有见到过这种剑术,或是类似的功法?!可霜儿说这是她独创的剑法不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有疑虑,却又有矛盾点,不管怎么说,若云能够肯定,兰姑出手惩治林霜儿,绝不仅仅是一个“门外武功”这么简单,这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林霜儿被“押走”后,兰姑背身返回台下,同时也默认今日的比武试炼就此结束。若云想要上前询问一些细节,可看着兰姑可怖的表情,加上之前自己进言时被拒绝的经历,若云还是忍住没提。

    就这样,过程惊心动魄,结局却令人余悸的同门试炼,今日就此告一段落。所有弟子都是一副谨慎后怕的表情,兰姑临走前,没有人敢随便发言,也没有人敢心怀异议。只是想到林霜儿令人痛惜的结局,在场所有人,内心都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夜晚,峰泠镇北黄鸪山……

    本应该是死无生灵的静寞之地,却有一少年御身飞步行至其间,能知道这里有秘密洞穴之所,来者除了德旺镖局少主华天云,不会有第二个人。

    山中的鬼雾依然压迫,四下皆无死鸟飞虫,华天云再次来到这里,心口不断传来受痛。但第二次行经此处,感觉比最初要好了不少,这么晚跑到杳无人烟的寂林,华天云的目的,也只可能是一个。

    良久,华天云来到一座深凹的洞口——没错,古墓派关押“魔头”的囚笼,华天云想见的人,是前古墓派“女战神”莫秋兰。

    缓缓走进洞口,更加强烈的压迫直袭胸口,华天云强行压抑着疼痛,眉头紧锁往深处走去。

    “什么人?!!——”蓦地,洞内传来恶魔一般的咆哮——是莫秋兰不错,但凡有人踏入自己的“禁地”,莫秋兰都会发出妖魔一般的怒吼。

    讲真的,华天云第二次临至此处,还是被吓住了。不过华天云还算表现得冷静,平复一下心绪后,继续往里走去,直到借着洞外惨淡的月光,看见了铁索栅栏的沟痕,才勉强挤出微笑。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华天云一边前进,一边暗暗笑道,“前辈在此囚困数十年,对待外来之客,竟如野兽般敌视……”

    “是你?……”莫秋兰自知是华天云道来,狰狞笑道,“呵,原来是你这个毛头小子,我还以为是古墓派的掌门人呢……说我惊弓之鸟?我这几十年被缚洞中,以露水为饮,以虫蚁为食,就是野狼毒蛇误入,也被我觅于腹中,何来的惊恐——”

    “但总归不好受吧?即使双手自如,两脚却如铁钉般封印于此,我甚至怀疑就算帮前辈您解开了密封,前辈是否还会走路……”华天云倒是仗着年轻傲气十足,在莫秋兰这种“老前辈”面前,竟大言不惭起来。

    “年轻人,对待前辈你得有尊敬……”莫秋兰继续讥冷道,“可别忘了,那天在洞中,你可是惨败于我,想再尝一回那种感受吗?”

    “别别别,我只是开个玩笑,前辈干嘛那么严肃……”果然,前面的话,华天云权当是说笑,故意调侃一下气氛。

    “说吧,这么晚跑来我这深山洞里,究竟有何目的?”莫秋兰继续冷笑问道。

    “前辈还真是见针问血啊……”华天云继续调侃道。

    “我已经是古稀之年,非常珍惜时间,所以在我面前,废话就别说了……”莫秋兰随即冷言道。

    “那好吧……”华天云摆了摆头,紧接着说道,“按照和前辈之前的约定,我计划是暗中甚至明里潜入古墓派内部,密查有关五十年前‘魂法神剑’的下落……”

    “那你今晚来我这里,是有线索了?”莫秋兰急不可耐问道。

    “没错,是有线索了,不过情况有些出乎晚辈意料,甚至有可能出乎前辈的意料……”华天云故意卖起关子。

    “怎么说?”莫秋兰继续问道。

    “五十年前的剑术,你们姐妹俩所独创,以架招剑法魂合神式,突破古墓派传统武功的绝学,按道理来说你们姐妹二人隐退之后,应该不会有第三个人习得……”华天云嘴角微微一撇,“可是不久之前,晚辈亲眼所见,一个古墓派的女弟子,使出了和前辈类似,甚至就是一样的剑法——”

    “你说什么?!——”果然,莫秋兰听到这里,神情鲜有一振,瞬间表情激动道,“古墓派弟子……她是谁,你在哪里看到的?!”

    “前辈果然对这事儿很敏感呢……”华天云撇嘴一笑,慢慢说道,“她叫林霜儿,是古墓派掌门人兰姑的爱徒,前不久在寒舍镖局做客,偶然缉拿窃贼,晚辈亲眼所见,她使出了和前辈一样的剑术……”

    原来,华天云所说的“事实”,是那天林霜儿去华天云府上做客——当时华天云“做局”,请人演戏偷窃库宝,林霜儿路见不平相向,使出和莫秋兰相向手段的“灵朔”剑法擒敌,遂引起了华天云的注意和怀疑。

    “你是说……那个叫‘林霜儿’的丫头,她也会五十年前的剑法?”莫秋兰继续问道。

    “剑法说不上,只是御剑架招的手段,和之前前辈对付晚辈时,形式一模一样……”华天云继续说道,“前辈您应该比晚辈清楚,古墓派历史中除了你们莫氏姐妹,没有人会这样的剑术;而且晚辈心想,林霜儿在古墓派并不算是出名子弟,她能习得这样的功法,绝对不是巧合……”

    “所以你的意思,那个林丫头在古墓派的时候,很有可能一个人偷摸找到了剑法秘术所在……”莫秋兰大胆猜想道,“然后趁其他弟子和掌门不备,自己一个人偷习到些许皮毛……”

    “应该是吧,毕竟我和古墓派的很多人深交,也从未见过那样的剑法……”华天云指点说道,“而且据我所知,古墓派的帮规禁严,想接触‘门外’的剑法功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理论上晚辈大胆猜想,目前古墓派中,只有林霜儿会使那种剑术……”

    华天云几乎已经猜得准确,只不过林霜儿的“灵朔”剑法,并不是什么偷偷学得,而是自己研习领悟,至于为什么会和莫氏姐妹五十年前遗留的剑法如此相近,目前还是个谜……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继续跟踪她吗?”莫秋兰想了想,冷声一句问道。

    “用不着说的这么难听,我和她及其朋友那么熟,套近乎什么的,很轻松就能打入她们内部……”华天云自信道。

    莫秋兰顿了顿,仿佛在思索什么,随后有心问道:“你有这个干劲,我是很认同,只不过你如此殷勤不计成本,助本尊完成复仇大业,很难让我不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私自盘算?”

    “要说盘算的话,也并不是没有……”华天云十分淡定,在“真神”面前也不说假话,肯定点头道,“前辈想利用晚辈,替您找到五十年前的剑法,助成复仇之业;而晚辈之所以跟古墓派走得这么近,也完全是为了‘沧神诀’的下落……晚辈说过了,这是个双赢的买卖,事成之后你我二人各得其利,何乐而不为?”

    “哼,不愧是镖局出生的,懂得用‘利益’合作关系……”莫秋兰笑了笑,随即说道,“无所谓,本尊封印在此不便行动,也只能靠你替我办事,只要能完成复仇,什么代价我都能承受……不过我事先可说好,本尊心切却也不傻,如果这之中你敢企图算计甚至暗害本尊,本尊绝不轻饶,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见识过前辈的本事,晚辈不会那么做的……”华天云狡黠一笑,似乎在莫秋兰这个“魔头”面前,自己言行更加圆滑自如……

    空寂山林,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就此过去……

    翌日清晨,古墓派后山洞口……

    赵成安自打昨日昏厥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然而他的意识很清醒,能睁眼的第一瞬间,想到的便是林霜儿的安危。

    “霜儿……霜儿!——”赵成安苏醒后用力呼喊,却发现自己全身被麻绳紧缚,想要用力挣脱却是无可奈何。

    下一瞬,一颗石子不偏不倚飞中了自己的脑袋。

    “一大清早的,你叫个毛啊?——”是二妞扔来的没错,听见赵成安醒来就在这里大呼小叫,直接忿声斥道。

    “昨天是你打昏我的……是你把我绑在这里的——”赵成安恢复意识后,表情急切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快放开我,我要去找霜儿!——”

    “我打昏你,把你绑在这里,自然是怕你情绪失控……”二妞却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耐心调侃道,“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女朋友出事,急得跟只猴子似的,比在‘玉花楼’时监禁你还难搞,我可不敢怠慢……”

    然而,赵成安可没工夫开玩笑,他一直担心林霜儿的安危,继续急问道:“那你告诉我,霜儿到底怎么样了?——”

    “听那臭老头(田栩)说,好像是被关到了北山的禁闭处……”二妞表情稍稍收敛,认真说道,“性命是没有危险,但筋脉断裂武功全失,跟废人基本没什么两样……”

    “怎么会……这样……”赵成安听到这里,整个人顿时崩溃了,眼神绝望道,“霜儿不是兰姑前辈的爱徒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她心里,帮规比人命还重要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也不方便在古墓派弟子面前现身……”二妞神情无所得道,“不过既然知道了关押的地点,至少事后你想去看望她,这点还是比较现实的……”

    “那你现在就放开我,让我去见霜儿!——”赵成安听到这里,扭动着身子呵声斥道。

    “现在还不行——你这会儿情绪失控没有章法,谁知道放了你,你是去看你女朋友,还是去找古墓派掌门人拼命……”二妞凑到赵成安跟前,用极为现实的语气决绝道,“寒心点说,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要是现在就让你死了,我可亏不起……”

    “你——”见二妞这种时候居然还在打自己算盘,赵成安实在是有气无法出。

    “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他失去冷静的时候,无论他有多强,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好——你既是如此,你的女朋友也是如此……”忽而,二妞耐人寻味说道,“所以在你冷静之前,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就算是用绳子把你绑住,我也不会让你到处乱跑……”

    “嗯……”赵成安无法反驳,也无力反驳,他把头瞥向一边,想要寻求其他的“突破口”,索性转问道,“对了,大叔他人呢?你说他跟你讲了霜儿的事,怎么一早没看到他……”

    “你说那臭老头啊……”二妞听到这里,撇嘴继续说道,“听说你女朋友被兰姑打成残废,他今天一大早就跑到古墓门口,找兰姑前辈算账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居然会为霜儿……找古墓派掌门理论?”赵成安听到这里,略显不可思议。

    “有什么奇怪的吗?”二妞倒不以为然,表情平静道,“你之前不是说,他和古墓派掌门原本就认识吗?整个古墓派,就他敢跟掌门人顶嘴,加上他待你女朋友又亲如父女,他不找兰姑算账,谁找……”

    “霜儿……”赵成安听完后,神情露出无限的担忧……

    而此时此刻,古墓洞口那边,正如二妞所说,田栩听说了林霜儿的事,为了替其抱不平,自己独自一人,已经来到洞门口这里大声“叫板”……

    “那糟老婆子人呢?叫她滚出来!——”好家伙,田栩上来就破口大骂,朝着洞口烈声嚷嚷,爆起粗口来毫不留情。

    一旁守卫的弟子几人拉不住,想要阻止田栩闯入洞口,却差点没拦下来。

    “大叔,您冷静点——”若冰在一旁拼命劝阻,可效果甚微……
《沧神诀》相关推荐: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烂柯棋缘剑道第一仙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脱下马甲就是大佬龙五姑娘笑傲之武林败类我在洪荒横着走偏执大佬的重生娇妻穿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彪悍农女好种田狐言的八道经炽风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