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红楼春TXT下载 > 红楼春 > 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


    “哎呀!”

    投错怀了!

    湘云自己惊呼一声,可控制不住惯性力道,仍是扑进了贾蔷怀里。

    贾蔷环抱了圈,卸去了冲力,才将她放在地上。

    “云丫头疯了!”

    “坏了坏了!林姐姐要吃了她!”

******

    “啊!!哈哈哈!云姐姐抱了蔷哥哥!”

    宁安堂上炸了锅,看着撞的有些狠,头有些眩晕转过来都摇摇晃晃起来的湘云,连黛玉都笑的绣帕掩口,弯下了腰。

    笑了好一阵,黛玉才直起腰身来,星眸看着湘云道:“该!让你再存歹心!”

    这一下要是撞到黛玉身上,还不要去了半条命?

    湘云冤的跺脚,道:“是我瞧着你让开了,原想收脚来着,谁知一个磕绊,猛踩了脚,才冲的那样猛!”

    贾蔷揉了揉胸口,笑道:“好家伙!撞的我胸口疼。”

    湘云闻言脸都红了,没好气白了他一眼。

    她今年也十四了,因身子内壮,再加上如今贾家女孩子都不裹胸,所以发育的很有几分骨朵模样。

    这一撞,她才是最痛的,也不知撞扁了没有……

    再加上贾蔷揽着她转圈时,初始手根本就放错了位置,在她屁股上摸了把后才赶紧提了上去。

    尽管她也知道贾蔷是失手所致,可终究让他占了便宜去,这会儿倒说风凉话!

    不过,湘云的确是个大脑筋,很快将这些抛之脑后,抓住黛玉的双手急切道:“好姐姐,快将那两首词拿来,让我们瞧瞧罢!不然,今晚连觉也睡不得了!你瞧瞧,你瞧瞧,一个个都困得了不得了,也舍不得走人!”

    黛玉心里还在担心,姊妹们会不会取笑她去而复返,追问她如何被贾蔷诓哄回来的,没想到竟无人理会,只追着那两阙词来问。

    她抿嘴笑道:“怎就那么想知道?我瞧着也没甚么好的。”

    探春、湘云等齐齐鄙视,宝钗则一双杏眼,忍不住的多看了贾蔷几眼。

    这有有情郎,上马可率十万虎贲斩可汗,下马又能提笔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这等惊艳人心的诗词。

    还能赚得泼天财富……

    如此锦绣郎君,当真是女儿家心中最美好的夫婿人选。

    唯一不足之处就是……

    太招女人喜欢了,唉。

    黛玉扭不住探春、湘云、宝琴等的痴缠,从袖兜荷包中将笔录下来的那两首词拿出来,宝钗都顾不得心中感慨了,围上前去,看了起来。

    每一个字都不肯露过,如痴如醉。

    黛玉见此,转眸看向贾蔷,果然见他不无得意,没好气嗔了他一眼。

    贾蔷呵呵笑道:“好了,夜深了,都快回园子里歇着罢。”

    众人闻声方回过神来,再看贾蔷,目光都复杂起来……

    赚得泼天财富,斩杀可汗封国公,闺阁女儿家只觉得好厉害,可到底厉害在哪,她们并无直观的感觉。

    贾家仍是贾家,没多甚么,没减甚么。

    可是这些诗词,却是直观的给了她们巨大的冲击震动……

    此刻看向贾蔷,总觉着身上似乎多了层光环,炫目耀眼!

    “好了,咱们家拒绝个人崇拜。当然,若果真发自内心的崇拜的不得了,磕个头意思一下就好……”

    贾蔷笑眯眯道。

    “呸!”

    “想的美!”

    “做美梦!”

    果然,听说让她们磕头,一个个眉毛都竖了起来。

    宝钗笑道:“罢罢,不闹了,都早点回去歇着罢,困的睁不开眼了。”

    众人这才往园子里去,早有婆子们提着灯笼候着了。

    贾蔷见黛玉也往园子里进,悄声笑道:“要不今晚住这边?”

    黛玉咬牙回答的干脆:“放屁!”

    说罢,扭身随姊妹们一道进园子去了。

    ……

    等人都走尽后,贾蔷回至宁安堂后堂,两个婴孩都已经随乳娘睡下了。

    因见李婧都不在,眼下李婧府内的丫鬟玉钏小声道:“奶奶傍下午回来喂了奶又走了……”

    贾蔷闻言有些挠头,这少帮主奋斗的劲头也忒大了些。

    他问道:“几个奶嬷嬷在带?”

    玉钏道:“统共十二个,四个一轮,一天分三轮。秦大奶奶常过来瞧着,都挺好的。”

    贾蔷颔首,不再多留,出了府往可卿院行去。

    ……

    “哎呀!国公爷来了!”

    可卿院里,贾蔷刚进门,就见宝珠提着一玉虎子出来,看到贾蔷进来先是一惊,随即欢喜叫道。

    只是随后又赶紧红着脸将玉虎子藏在身后,低着头不敢见人。

    贾蔷只作未瞧见,问道:“你们奶奶可歇下了?”

    宝珠忙道:“未曾未曾!”又不无遗憾道:“三姨奶奶也在……”

    三姨奶奶,便是尤三姐。

    贾蔷有些迟疑,不过已经入了门,再退出去就显得小气了。

    正巧,门廊下猩红毡帘打开,尤三姐一下走了出来,拿一双明亮的杏眼盯着贾蔷,眼神中不无幽怨。

    今世的尤三姐和前世的尤三姐不同,前世的尤三姐居无定处,随母改嫁,投奔长姊,却也只能当作权贵的顽物。

    有心托付一人,结果却遭人嫌弃,为淫奔之女。

    性情乖僻泼辣,十分偏激,最终落了个拔剑自刎的凄惨下场。

    今世却不同,贾蔷虽素来敬而远之,但也提供了西斜街那边的活计与她们,靠自食其力,足以谋生。

    且有尤氏的面子在,住在宁府后街,等闲谁人能欺负得了她们?

    处境不同,性情自然也不似前世那样孤拐了。

    再加上,贾蔷不似寻常男子那样,见了她魂儿也要丢去大半,恨不能往她身上扑,收为玩物。

    可越是如此,尤三姐反而越对贾蔷上了心。

    上一回黛玉带着贾家诸姊妹南下扫墓,何等宝贵的机会,结果她扑了一半,没扑下来。

    再之后贾蔷一溜烟儿的跑到南省去寻黛玉了,即便回来后,贾蔷也如唐僧肉一样,被一大家子女妖精惦记着,哪还有她挨边儿的份?

    贾蔷看了眼这位颜色出挑,即便放在贾家姊妹里也难掩光彩的姑娘,心中亦是感慨。

    放在前世,这样的小姐姐哪怕靠直播,都能活出圈。

    即便他火箭刷的飞起,怕也未必能让她多看一眼。

    再看看这个时代……

    “你笑甚么?”

    尤三姐见贾蔷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不由有些羞恼,偏着螓首皱了皱鼻子说道。

    贾蔷干咳了声,问道:“可卿呢?”

    听他叫的这样亲热直白,尤三姐都替他脸红,又心里郁闷,她的颜色也未必比秦氏差多少,身份还更便宜些,却不得其青睐,只闷声答道:“刚沐浴完,头发还湿着,我没让她出来,仔细染了风寒。”

    贾蔷一边往里走,一边呵呵笑道:“你先前不是和她不对付么?和你大姐一道欺负人家,这会儿倒好了?”

    尤三姐急了,道:“过去的事,又翻出来说!再者,那能全怨我?你也不说说自己!”

    贾蔷奇道:“我怎么了?”

    尤三姐红着脸咬牙道:“你说怎么了?偷吃自己的嫂子!”

    贾蔷笑道:“是寡嫂,这不要紧。可三姐儿说起来,还是我的姨母……不还是整天想要推倒我,贪我的身子?”

    “噗嗤!”

    毡帘后,可卿的笑声适时而起,尤三姐极俊俏的一张脸都快扭曲了,往地上“呸”了口后,绕开贾蔷跑没了。

    只是刚一出了可卿院门没多远,就恨不能给自己来一下,这样的机会,她居然跑了!!

    再回头一看,院门都已经关上了,尤三姐生生被自己气笑,摇头回尤氏院了。

    ……

    入可卿闺房内,熏香令人眼饧骨软。

    再往内,果见半展开的屏风内侧设一缠枝牡丹翠叶熏炉,牡丹蕊中吐出袅袅甜香。

    西南角安置着木雕花洞月式架子床,上悬涟珠帐,业已垂下半边。

    洞床内铺着大红色底宝瓶刻丝的褡被,又摆着一对青玉抱香枕。

    贾蔷于床榻边落座,宝珠、瑞珠退下,或去烧水,或去取木盆,准备服侍贾蔷洗漱。

    对于贾蔷今夜能来此过夜,她们都为可卿感到高兴。

    待二人去后,贾蔷招了招手,可卿上前,并肩齐坐。

    看着刚刚沐浴罢的可卿,虽不施粉黛,却也难掩绝色,与往日万种风情不同,又多了几分清丽。

    贾蔷温声笑道:“我听说,你近来一直在照看晴岚和李思?”

    可卿抿嘴笑道:“他们很可爱……”

    贾蔷笑道:“小婧说你特别喜爱孩子,让我们早点生一个……”

    可卿闻言神情一凝,美眸中浮现起波澜来,抿了抿嘴,似连呼吸都屏住了,紧紧的看着贾蔷,似在等待一个审判。

    贾蔷轻轻将她揽入怀,笑道:“想生就生,如今你是我的女人,虽然名分上费些周折,但我都能安排妥当。”

    可卿闻言,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起身将另一半涟珠帐放下……

    ……

    翌日清晨。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看着御案上高高堆起,翻开十本,七本都是弹劾李景的,剩下两本是弹劾贾蔷、李暄逛青楼有失国体的,只一本是弹劾云家和刑部侍郎、立威营主将等人的。

    其中,以李景被弹劾的最狠。

    不过一个观政郡王,无天子旨意,无朝廷公断,就强押文武重臣下跪等死,甚至要一个时辰斩一人续命!

    这等骇人听闻的行为,将那点兄友弟恭的好名声悉数抹杀都不足,还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黑叉!

    莫说李景只是宝郡王,他便是储君,是天子,都不能如此妄杀大臣。

    若开此例,从今往后百官还能有丝毫安全感么?

    这绝对是大忌!

    便为此,李景也再无登上大位之可能!

    想起打小对这位长子付出的心血,寄予的厚望,隆安帝心中极不好受。

    对于李景爱护李暄,隆安帝心中是满意的,可其如此粗莽妄为,又让隆安帝深失所望!

    唉……

    轻轻一叹,隆安帝正在思量到底该如何处置这个皇长子时,忽见戴权步伐有些奇怪的急急入内,面色仓惶,焦急道:“主子爷,得了急信儿,奴婢不得不来告诉主子!”

    他原还在养伤中,“重伤未愈”,这会儿违例出现,显然犯了忌讳。

    隆安帝皱眉问道:“甚么事?”

    戴权落泪叩首道:“主子爷,废庶人……废庶人李晓,没了。”

    隆安帝闻言恍惚了下,随即眼睛陡然睁起泛红,面色煞白。

    那是,他的三皇儿……

    人间至苦,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才,多大点?好好的,怎会没了?到底是谁,害死了朕的骨肉?!朕要诛他九族!!”

    隆安帝难得如此失态,咬牙怒声道。

    戴权小声道:“主子,奴婢亲自去看了遭,听三皇子身边伺候的人说,王爷至死,嘴里都在恨一人,他是死不瞑目啊……”

    ……

    PS:友情推书:《从黑红偶像到全球影帝》。

    苏洛刚拿影帝就重生成了顶流黑红偶像,一头撞进影视圈,要亲手将体验派演技捧上神坛,他的目标是大满贯全球影帝!
《红楼春》相关推荐:明天下武神主宰小阁老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红楼春绍宋天唐锦绣唐朝贵公子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北宋有个好弟子抗战之铁血雄狮再生緣:皇商夫君财万贯末世谈回到古代当赘婿步步生花:穿越之霹雳皇后重生之我不是白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