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宋北云TXT下载 > 宋北云 > 第964章 九年7月11日 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64章 九年7月11日 晴


    赵性躺在床上连个辗转反侧都做不到,脚上的疼痛让他感觉三魂七魄起码得跑了一半。

    大夫来看过,说是白虎风,让这段时间不要再吃那海货而且最好连肉都不要吃了。

    赵性问能不能喝酒,医生的意思虽然很委婉,但大概内容就是别说喝酒了,就是连闻都最好别闻。

    海货那可是赵性的最爱,如果连这个都不让吃,他真不知道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怕死的赵性现在到底是放下心来,因为医生说了这病不要命,只是疼起来真难受。

    “官家,前方便进了渤海,再过两日便能抵达金国港口。”

    “提前告知他们,朕亲自来了,为宋北云讨公道来的,他们这地是给也好不给也罢,终究是要给个交代的,还有宋北云说租用那就租用,一贯钱一里地,一千八百里江山是吧?那就给他们一千八百贯一年,朕也不贪心租个九十九年,你给算算多少钱,朕一次给付了去。”

    因为病痛的折磨,赵性的脾气显然变差了起来,他说话时候也没有了当初那种平心静气的感觉,总之就是很冲,其中的意思大概就是金国要么一手交地一手收钱,要么就洗干净屁股等着大宋自己去拿。

    至于协议不协议的,可以谈嘛。大不了把钱给涨涨好了。反正金国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卖么,给他留下个上京,其余的地都买过来好了。

    至于金国反抗?他们拿什么反抗?他们朝中超过八成的官员都在金陵的学区房买了宅子,反抗宅子就没了,猜猜他们会不会甘心自己辛苦捞了半辈子的钱就这么被大宋给吞掉呢?

    现在的金国比当年的宋国还不如,钱是有了但话语权真的是一塌糊涂,那些骁勇善战的金国勇士现在可大多都沉迷在了宋辽富贵之地的烟花柳巷之中,至于那些个士兵……

    呵呵……猜猜他们满朝文武买学区房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现在面对欺压,感觉就像是当年他们的使者在大宋的金銮殿里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个普通的使臣就能够给大宋皇帝甩脸子。

    可能甚至还要更过分一点,因为现在大宋完全就是在逼迫。

    “再者说了,西夏不是投了么、大理投了,百越前两年也投了,岛上三国虾夷投了、琉球投了,日本前阵子也投了,他们干脆也投了算球,来我大宋当一辈子闲散王爷,富贵逍遥的。”

    赵性靠在床上半闭着眼睛念叨着:“总比他被这个欺负来那个欺负去的好,金国么是吧,大家都吃一样的米,喝一样的酒,来来回回不过都是个自己人,如今趁着大宋正旺盛,来成就一段佳话,学学人家钱王爷,赵钱孙李改成赵钱完颜也不是不成。”

    “这……”旁边的萧参谋看着赵性,心中波涛汹涌,皇帝老子的口气也太大了一些,宋大人只是图谋一千八百里的海岸线,他上来就要谋人家国。

    要不怎么说他是皇帝呢……厉害厉害,着实是厉害。

    “这什么,把朕的话带到就成了,这上头的内容你们参谋部斟酌着办,咱们出来一趟不容易,不带点什么回去对不起你们这一通折腾。再者说了,用宋北云那厮的话来说,什么鸡儿宋金辽说白了就是大中华打内战,无趣无趣,让他们赶紧也投了,紫金山皇宫让他住都成。”

    “官家……三思……”

    “这玩意有什么三思不三思的,不过就是个大宅子。死气沉沉的。”赵性躺在那一挥手:“我以后啊,把老婆孩子送去长安,我就在船上不下去了。还愣着干什么,写信去。”

    萧参谋得令便回去了,当然什么宋皇宫的话却是没有写上去,这玩意可不能乱写,参谋部一致认为这就是官家病痛之中的胡言乱语,真的要说送皇宫那就跟投降没啥区别了。

    所以其他的大概都照着赵性的意思写了,但唯独这皇宫的事他们只字未提。

    等写完之后给赵性过目时,赵性这厮果然忘记了这一茬,他甚至还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份看着跟劝降书一般的东西来。

    “唉?朕的玉玺没带。”

    这句话让萧参谋长出一口气……

    但下一句话,赵性就又要开始整活了:“去,船上的萝卜给朕整几个过来,要大的。”

    “啊这……”

    “不对啊,萝卜没那么大的。”赵性摇头道:“去,把宋北云的章给我拿来,他的章一样。”

    “啊这……官家……”

    “哎呀,去去去,罗嗦什么。”

    赵性的脾气暴躁,疼痛让他可没什么耐心,宋北云用他的章都成,他用宋北云的难道不成了?

    再者说了,宋狗走时,章子本来就给他保存了,现在他要用还有啥问题?

    萧参谋无奈,只能去取来宋北云的章,赵性对着信就是咔咔一通盖,盖完之后向前一递:“去,给金国皇帝。”

    小艇速度很快,一阵风的就来到了辽国的港口,然后一行人跟本地官员一沟通,连使者带信,八百里加急就给送到了金京。

    金国皇帝刚和辽国使者洽谈完港口的合作事项,心中稍安定了许多,但没想到这心还没完全咽下去呢,宋国的使者就来了。

    使者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按照正常礼节走了一圈拜会,然后便苦笑着把赵性的信递给了金皇。

    完颜皇帝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信,看完之后他浑身都在颤抖,但仍是有礼有度的请了使者下去休息,接着便召开了全体大臣的紧急会议。

    金国朝堂上的气氛格外沉重,那封信在上下所有官员的手边流转了一圈,虽然不知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此刻不管怎样表态都似乎不太合适。

    “怎么办?”

    完颜皇帝抚着额头靠在龙椅上,他不想当亡国之君,但赵性那孙子居然御驾亲征。

    他作为皇帝怎么可能不知御驾亲征的意义呢,那便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一锤子买卖,没有十拿九稳之决心,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随便亲征。

    可是赵性现在已经抵达渤海外,再过两天舰队就到了,人家摆明了就没想过输的事,金国也实在无力抵抗。

    “是朕害了金国。”

    完颜皇帝眼泪纵横,他现在已经后悔了,自从长安之地三国盟约之后,金国就完全放松了对那两个国家的警惕,契丹人就不说什么了,他们老早就被汉化的一塌糊涂了,而金国本来在关外还能保持着骨子里的彪悍和奔涌。

    但三国盟约之后,汉人的那种软刀子割人的能耐便展现了出来,汉人不是好人啊……他们对外告诉所有人他们一点都不尚武,更喜欢的是戏园里头的吹拉弹唱和勾栏里的咿咿呀呀,但背地里却偷偷摸摸的憋出了战列舰、憋出了那么先进的火器还憋出了能够打近二十里外的巨炮。

    现在好了,曾经马背上与熊罴角力的金国勇士,现在一个个穿着宋国的绸缎衣裳,提着鸟笼子在戏园子里喝茶、磕松子儿,听小曲儿,以往没有马镫都能将烈马驯服的勇士,如今出门没有个轿子都不会走道儿。

    完颜皇帝痛哭流涕,如果说宋北云的信还只是让他慌乱而赵性的国书就是让人绝望了。

    现在他能做的事,不过就是赌一把赵性会不会动手了,虽然他心里头明白赵性大抵是不会动手的,因为宋国作为盟约的牵头人带头打破盟约会给辽国增加不必要的压力。

    但作为一个皇帝,被人欺负到了这个程度,金国还保得住么?要知道宋辽的大门可是对金国百姓敞开的,他们想去便能去,只要过来了山海关那头便是辽阔的中原福地。

    不让百姓迁徙?那就是金国打破自由迁徙条约了,那到时候可就不是宋国这匹狼来吃肉了。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如今金国已经无力维持三国鼎立之局面了,而且有没有纵深之路径,还缺少了盟友支持。

    原本两金联盟摆在那里时,宋辽联盟还是不敢乱来,但如今草原打了三年,乱了三年,各个部族已经差不多都要被打回原始社会了,全靠宋辽的仁政支援才能让他们熬过冬天,支援金国?还不如让他们一起跳出去纳土归宋归辽来的利索。

    “陛下,臣……倒是有一言。”下头有大臣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他低着头,甚至不敢抬头看龙椅上的金国皇帝:“如今想要破局,无非便是两个招数,一个是集结全国上下拼死一战,但若是一旦与宋国开战,百姓定会前往宋辽之地,加剧我国之颓势。输赢暂且不论,战后……金国怕便是废了。我金国也不像辽国有长城护卫,也不像宋国有长江天堑,如今却已是避无可避之地,若退回山中,想来宋辽也不会轻易放过我族。”

    完颜皇帝半闭着眼睛,听完这一段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下去。”

    “再一个,想来金国如今已是被掏空了身子,臣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百姓都盼望着金国早日去死。”

    完颜皇帝听完,顿时勃然大怒,他一巴掌拍在龙椅上,但话还没出口却只是长叹一声,默默的垂下了头来。

    “臣以为……纳土归宋,断然不可,倒不如召那辽国使臣来,共商大事。”

    完颜皇帝仰起头看向面前的人:“你怕不是在洛阳有房产!若不是你之前提要与辽国共同开发那海港,宋国海军怎会前来?”

    那人一听,立刻便跪了下去:“陛下,臣是清白的……”

    “罢了罢了。”完颜皇帝苦笑一声摇头道:“本来也是保不住的地方,与宋与辽又有何区别,倒不如看看如何膈应膈应他们吧。”

    “宋要港口辽要金京。倒不如港口给辽,金京归宋。”完颜皇帝突然像是放弃了一般说道:“去,召辽国使臣来。”

    五日后,信鸽抵达山东,后八百里加急抵达洛阳。

    此时宋北云刚把赵相的骨灰入土为安,他把人家赵家祖宅那片地方给买了下来,计划改成一个书院,赵相就安葬在这个书院后头的小山之上。

    这里还有不少他的同族也都在忙着张罗这件事,大家其实还都挺欢迎这位名人魂归故里的。

    “宋大人,陛下急召。”

    正站在赵氏书院的大工地上跟当地一些名宿聊天时,宋北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皇家内侍,后头还跟着一辆马车。

    宋北云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属下不知情。”

    “没事,估计不是什么大事。”

    侍卫不好多说,只是一路载着宋北云去往了紫微宫之中的上书房。

    这地方刚装修好,还有一股子石灰和漆水的味道,让人不是很舒服,不过么看到佛宝奴坐在那里的样子,但还有那么些模样,时隔三百多年了,这里终究又迎来了一个女皇。

    “什么事啊,急急忙忙的喊我。”

    宋北云顺手把门一带:“你大白天的,不至于吧。”

    “金国投了。”

    “嗯?”宋北云愣了片刻:“啥?”

    “金国投降了。”

    “你开什么玩笑呢。”

    宋北云哈哈一笑,坐到了旁边,上下打量着佛宝奴:“你是不是又想没事找点事来看看我的反应啊。”

    “金国内陆两千二百里给了宋国,沿海一千八百里给了辽国。”

    “不可能,谁愿意那么轻易的把皇位送掉呢,天底下哪里有这种事。”宋北云笑着摆摆手:“你想我了就直说,我又不是不过来,等会晚上我偷偷摸摸不就来了么。”

    佛宝奴也不废话,走上前一把将八百里加急拍在了宋北云的脸上。

    小宋这么一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上头就一句话曰:赵性御驾亲征,金国投降,以善待金国百姓为条件纳土称臣。

    “赵性……”宋北云一拍脑袋:“金国称臣,称谁的谁的臣?”

    “还没说,现在还只是分地的阶段,称谁的臣……呵呵。”佛宝奴轻笑一声:“待价而沽。”

    宋北云眼睛眯了起来:“这脑瓜子不笨,想要继续留在东北当皇帝又不想受欺负。东北王跟皇帝有什么区别?不过赵性……他什么时候出征的?”

    “千帆舰队,让你不幸言中。”佛宝奴面带古怪的看了宋北云一眼:“要说了解,还是你了解这位怪物皇帝呢。你怕是连对我都没这般了解。”

    “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宋北云拍了拍桌子:“不要说些阴阳怪气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