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爹地有病妈咪有药TXT下载 > 爹地有病妈咪有药 > 第2834章 我本来就天赋异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34章 我本来就天赋异禀


    “不愧是我调教出来的,果然有我当年的风范!”林安哲得意地打量着他,突然想到一事,压低声音问道,“对了,你没忘记答应我的条件吧?”

    “当然啦!”薛亚楠唇角微扬,保证道,“叔叔,现在你罩我,帮我找妈咪的事情,我通通记在心里呢!等我以后正式主持高层会议,肯定会罩你啦!”

    “哈,我果然没看错你!”林安哲笑眯眯地伸出右手,“合作愉快,小鬼!”

    薛亚楠亦伸出右手握住他的大手,笑盈盈地回道,“合作愉快,叔叔!”

    荷兰,阿姆斯特丹。

    清晨,阳光柔和地洒进书房,临近窗边的书桌上,薛悠璃正坐在那里。

    她做了个深呼吸,轻轻闭着眼睛,纤手上抓着炭笔小心翼翼地在宣纸上勾勒着。

    寂静无声的空间,只听到她笔尖摩擦纸面的沙沙声。

    可是,画纸上勾勒出来的轮廓笔法很凌乱,根本不成样子!

    下一秒,她压着画纸的那只手忽然用力扫过桌面。

    顿时,桌上放着的绘画工具七零八落地掉在地板上。

    薛悠璃烦躁地抬头,毫无焦距的视线定格在窗台上,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滚落。

    多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其实天道并不是一定会酬勤。

    这世上有太多人在努力,但是能成功的又有多少呢?

    她这么没有章法地在画纸上描几笔,根本不配称之为画作!

    只不过是被安慰了几句,难道她就天真的以为闭着眼睛也能画出绝世佳作了?

    呵!清醒点吧!

    别再自欺其人了,她根本做不到!

    越想越压抑,越想越痛苦,薛悠璃的手紧紧抓着心口的位置,痛苦地哭出声。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

    “悠璃,我们下楼吃早餐……”郑渱望着满地的狼藉,还没说完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看着书桌上哭得伤心的人,她连忙大步走过去,紧张又急切地道,“悠璃,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薛悠璃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茫然无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面上尽是痛苦之色,“阿渱,我做不到……我根本做不到……”

    郑渱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低头瞥过地板上的画纸,她弯身将它捡起来。

    郑渱凝着手上的画作,脸上神情不由一怔。

    孤星下,一只萤火虫发着微弱的光,它仿佛在拼尽全力扇动着翅膀。

    可是,在它的世界里,光影绵延却暗淡,它怎么也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雪白的画纸中间那只小小的萤火虫,像极了无助又茫然的某人,狠狠刺痛了郑渱的心!

    每天朝夕相伴,只有她知道,悠璃有多努力!

    薛悠璃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却很用心很用心地想描绘出心里的梦想。

    她看似乐观,看似在积极地配合着治疗,但是这副画中的绝望泄露了她心底对黑暗的恐惧和深深的无助。

    郑渱望着她,鼻子猛地一酸,心疼地她搂进怀里。

    这个傻丫头,怎么可以对自己失望呢?

    “悠璃,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阿渱,”薛悠璃趴在她的肩头,低低哑哑地开口道,“画画需要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色彩,可是我的世界只剩漫无边际的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画些什么!”

    “不,悠璃,你错了。”郑渱牢牢捏着手中的画纸,嗓音前所未有的坚定,“你都不知道,你的这幅画有多好多成功!”

    薛悠璃听了她的话,无力地扯了扯嘴角,“阿渱,你不用再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画得糟糕透了!”

    “悠璃,我没有安慰你,你应该对自己多一点信心。”

    她画的是最简单的事物,笔法是最平淡的素描,偏偏隐着最夺目的色彩!

    那只萤火虫很顽强,它用自己的生命将所有的光芒都堆砌在尾巴之上。

    那便是,生命之光!

    “成功?有吗?”薛悠璃不太敢相信她的话,眼眸中透着几分茫然。

    “有,当然有!”郑渱用力点头,同时握住她的手,“你在这幅画中所用的绘画技艺,恐怕连你自己都想不到!那只平凡的萤火虫在你的画笔下,显现出了最不凡的生命。它虽然前路不明,却丝毫没有放弃,固执地发挥着自己的光亮,它的生命值得每个人为之喝彩!”

    “阿渱,你看懂了?”薛悠璃定定望着前方,虽然无法与她对视,原本毫无神采地大眼中似乎闪过光芒。

    “嗯,我看懂了。”郑渱扬起嘴角,脸上神情透着欣慰与由衷的高兴,“萤火虫并不孤独,因为夜空中那颗启明星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啊!所以哪怕再艰难,她也能够找到方向,我知道,她一定可以的!”

    听完她的话后,薛悠璃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阿渱,谢谢你!谢谢你读懂了我的心。”

    “你这个傻瓜啊!”见她平稳了情绪,郑渱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现在可以陪我去吃早餐了吗?”

    ‘咕噜——咕噜——’

    她的话音刚落,薛悠璃的肚子就很配合地叫了起来。

    “哈哈!看来饿的可不止我一个人!”郑渱顿时笑了起来,伸手抚上她平坦的小腹,“咱们家的小宝贝也饿啦!”

    薛悠璃也笑了起来,“其实是我饿了!”

    郑渱打趣她道,“你这一大早,又是画画,又是摔笔,闹腾这么久还不饿那才奇怪呢!”

    薛悠璃抿了抿嘴角,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对她道,“阿渱,我以后不会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郑渱笑了笑,伸手抚上她的脸,声音温柔,“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再随便乱发脾气,我可不管你了哦!”

    薛悠璃很有求生欲地举起双手,对她作投降状,“是,阿渱别生我的气,我保证不敢啦!”

    郑渱眯了眯眸子,沉吟道,“不过,有一点,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薛悠璃好奇地追问,“哪一点?”

    郑渱咂咂嘴巴,感叹道,“真没想到,原来你大学四年学费也没白交,绘画技巧学得比我好多了!”

    “那当然。”薛悠璃抬了抬下巴,傲娇地轻哼一声,“我本来就天赋异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