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TXT下载 > 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 > 第1819章 通天峰,石壁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819章 通天峰,石壁上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其余的人虽然没有过交集,但每一个人都是铁骨铮铮,受后辈敬仰的盖世英雄。

    没等死胖子来得及降落,一股狂霸的啸声从远空传来,所有人都是一阵心惊,滔天无际,狂暴的气息横压而来。

    一个带着半边银色面具的威武男子就像是撕裂了虚空而来,落地之后,强横的气息逼的众人不禁一阵后退!“你”纪无锋眼中露出异彩。

    这个面具青年是纪家的羽翎卫,忠于纪宏图,是之前派来专门保护纪无锋母子的。

    但是连番并肩作战之后,两人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并且纪无锋也隐隐察觉到这个面具青年的身份绝对不仅仅是纪家羽翎卫那么简单。

    修为突破到入圣之境之后,纪无锋对血脉的感知力更强了,他能感应到面具青年体内的血脉之力与自己遥相呼应。

    “你是聂家的人?”

    纪无锋问道。

    面具青年道:“曾经我叫古天重!”

    纪无锋立即明白了,这个人与聂无锋有着同样的身世。

    面具青年又道:“义父将我改名聂天重。”

    义父?

    面具青年没有再称呼主上,而是称呼义父,纪无锋也瞬间明白他口中的义父是谁,算起来,这聂天重是自己的义兄,两人是兄弟。

    “如果你将我视为兄弟,那就一起并肩作战!”

    聂天重道。

    “哈哈哈大哥!”

    纪无锋上前,手掌重重拍在聂天重的肩膀之上。

    死胖子马天霖也跑了过来,看见纪无锋情绪一样的激动,这五年里一直都在闭关之中,但关于纪无锋的消息还是知道的。

    “你特么还活着”马天霖红着眼睛道。

    “尼玛,就算你死了我也活的活蹦乱跳的,你特么怎么好像又长肉了?

    不怕睡觉的时候把你老婆压扁?”

    纪无锋察觉到马天霖跟五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身上的气息却有着玄妙的变化,飘渺无踪,却有浩瀚无际,道门的力量跟武道之力冰壁不在同一个范畴之内。

    就在纪无锋宣布出发的时候,又一大片人黑压压的冲了过来,气势冲天!纪无锋有些意外,领头的是聂藏龙跟岳坤炀,还有一个青年,至于名字纪无锋想不起来了,都是青年同辈中出类拔萃的强者。

    三人身后的不光有各自家族的弟子,还有其余八大世家的弟子以及各大门派的青年弟子,实力虽然不算太高,但都是青年一辈中的精英。

    “尊召龙令,前来除魔卫道!”

    聂藏龙大声道。

    纪无锋心里一动,知道召龙令的消息已经散开了,否则,这些人不会听从他的调遣。

    通天峰,十六颗头颅已经风干,惨不忍睹!九具还活着的躯体也已经是奄奄一息,油尽灯枯,这还是古云飞想要的局面,不想让他们死,否则,连番数天的风吹日晒早就让他们命丧黄泉。

    “大烟鬼,你特么死了没?”

    狂刀由于喉咙太过干涩,发出的声音非常刺耳。

    他现在的状态极惨,拿刀的右臂已经不见了,连整个肩膀甚至都被砍掉了,一根钢筋从左胸穿胸而过,将他生生钉在山壁上面。

    “呸,你个老刀把子还没死,我怎么可能走在你前头?

    我说什么也得死你后头!”

    邹怀仁低着头骂道,他的半边脸都被砍掉了,脖颈也断掉了,没有办法抬头。

    “你们两个老东西吵什么吵?

    道爷都睡着,被你们丫的给吵醒了,信不信揍你们!”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精壮老者骂道。

    一个光头汉子也出声了,道:“臭道士,你骂人还挺带劲儿的,是回光返照,马上就要挂了吗?”

    “滚尼玛的蛋,秃驴,道爷我还精神着呢!”

    精壮老者骂道。

    “你们几个老狗日的吵着老子睡觉了,都特么闭嘴!”

    又有人怒了骂道。

    “成天就只知道吵架,吵你大爷呀!”

    “老李头儿,你特么骂谁呢?”

    “老子特么骂的是你!”

    “你再骂试试,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

    “你来弄啊,老子要是干不过你,黄泉路上就给你当弟弟!”

    十六颗头颅,九具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躯体,非但没有绝望等死,反而还眉飞色舞的吐沫星子乱飞,跟一群泼妇似得对骂。

    不过好在他们都被钉在了山壁上面,要是都好胳膊好腿儿的,非得打起来不可。

    这样的一幕,让负责看守的樱花神殿,九头虫跟圣庭的高手都不禁沉默起来,脸上动容不已。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面临如此绝境,竟然还能谈笑风声。

    一个高手不爽了,狞声笑道:“都死到临头了,还吵什么?”

    他说话还好,这一张嘴,狂刀顿时就不乐意,道:“那个孙子,你特么嘀嘀咕咕什么呢?

    想骂街是不是?

    来来来,老子陪你!”

    邹怀仁也不乐意了,道:“孙子,老子可是骂街能手,你想挨骂的话,老子包你管够儿!”

    “尼玛,咱们哥几个儿聊天,你个孙子插什么嘴?”

    “难道不知道打扰人家聊天是很没有道德的事情吗?

    孙子过来,让道爷骂你半个时辰!”

    那个高手瞬间就跟捅了马蜂窝似得,刚才还在那里对骂的一群人调转了枪口全都瞄准了他,喷出来的吐沫星子都快把他淹了。

    他心里憋屈啊,可是又不能打,人家都只剩下一口气了,怎么下手?

    骂那就更没有指望了,这些老家伙不光打架厉害,骂街更厉害,都挂在这里好多天了,每天竟然都得骂上老半天,一个个嘴里花样多的是,几天骂下来都不重样儿。

    那个高手只好无比憋屈的闭上了嘴巴,打算离开,尼玛,老子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你们吗?

    霎时,一道凌厉的寒芒从远空袭来,宛如斩破了虚空,直直的斩向那个高手。

    那个高手顿时大惊,全身功力调动起来,一拳轰击出去。

    轰!拳劲跟寒芒碰撞在了一起,发出剧烈的爆炸声。

    噗!是鲜血狂喷的声音,只见那个高手的脖子诡异的从中间裂开,伴随着鲜血喷洒的声音,头颅缓缓掉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