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浑天记TXT下载 > 浑天记 > 第776章:洛云对昊阳,阿奴战千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76章:洛云对昊阳,阿奴战千玑


    此刻,在这荒凉的黄泉古道上。

    众强者已选了一处宽阔的断裂石台,合力设下了结界,以免随后的对决波及到四方空间,伤到观者。

    而据双方共同商议决定,对决之时若自觉不敌则可认输,然而过程中难免发生意外,故生死由天,自求多福。

    落败者,将直接丧失后续制定秘境之行规矩的权利。

    至于第一场双方对战的两人人选,则由抽石决定。

    所谓抽石,就是先总共准备十六块小石牌,分作正负八枚。八人各取一刻有不同名号的主牌,剩下的八块副牌则以丝线系住放入瓮中,再由双方各打出一道灵识封印陶瓮内外,杜绝外人窥探。

    最后于众人前,由不知情者,自瓮外选取两道丝线抽出石牌。

    而后续决斗,也将依法炮制。

    不多时,被公推为抽石人的幻天宫巫马洌,已傻呵呵的来到两方之间。

    显然,双方对这瘦弱如骷髅,还有些口痴的傻小子都很信任。

    巫马洌如今专门负责看守闻道山,为此幻天宫还给了他一个闻道山执事的虚职,算是在幻天宫中有了正儿八经的职位。

    如今他虽然还是像往昔一般,有些口吃,心智如孩童,但修为却没有落下半分,已是凝星大圆满。

    此刻,他正傻呵呵地冲着围观的众人笑了笑,便在众修期待的目光下,噌的一声,抽出了两根丝线牵扯的石块!

    同时喜道:“好...好玩,洌儿还还还要。”

    一旁等候多时的中年散修,连忙将其拉开,生怕这傻子多抽了。

    他废了老大劲,是连哄带骗,这才在众人的哈哈大笑下,‘抢过’一脸不舍的巫马洌手中的两面小石块。

    这才长吐一口气,看了一眼后,分别左右高举,向四方展示而喝:“第一场,横行霸道对战昊阳神君。”

    此声一出,四方笑作一团。

    而昊阳老人眼中,更是闪现一丝不屑。

    因为任谁都看出,那横行霸道小子在‘亡命之徒’四人中,修为恐怕最低,绝对没有超过神影。其阵道造诣虽然不弱,但在不能瞬间施展五阶阵法的情况下,又如何能是神影七层的昊阳老人对手?

    此战,已无悬念。

    甚至众修此刻都在等,等这小子直接认输。

    此刻,昊阳老人已漫步背手而出,立于巨大而残破的断石台上。

    他须发泛着淡淡金色,背梳于发髻间,插有一杆金簪,在这昏暗的空间下如个电灯泡般异常现眼。

    他衣着倒也朴素,淡黄袍衫,留有几分世外高人气度。

    其细长的一双老眸,正闪现寒芒,几近蔑视地锁定向还未出阵的洛云,如得道高人一般问道:“小友自称横行霸道,何故迟疑不敢前来一试?莫非怕了不成?”

    四方众修顿时起哄,呼喝。

    “试一试,试一试......”

    显然,这阵阵呼喝声中,充满轻蔑挑事之意。

    而小洛云则立在骨丘之上,举起双手,煞有其事地制止四方的呼喝。

    他在望众瞩目的惊讶目光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迈步而出!

    随即,嚣张一指昊阳老人,十分无礼的笑道:“~小爷横行霸道,岂会怕你一臭老头?”

    “嗯~?”昊阳老人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敢这么称呼他,顿时瞪目。

    洛云见了,连忙装作傲慢无礼的样子说道:“额...昊阳臭老头是吧?你可甭装了,就你那复杂的五官,根本掩盖不了你看见小爷后那颤抖的老心肝!”

    此言一出,四方一片哗然。

    暗道,这小子竟然如此嚣张,看这架势是真敢应战啊,莫非过去是故意隐藏实力不成?

    此刻,昊阳老人心中亦有那么一丢丢狐疑。

    不过,他虽是散修,但成名已久,兼老辣而果决,又岂能被轻易吓到?

    “哼~狂妄小子!”他闷哼一声:“那便叫你试一试老夫的......”

    而小洛云一见这老家伙伸手便要开打,他顿时伸手制止:“慢着?诶诶~懂不懂规矩?懂不懂?”

    这么一没来由的质问,反倒叫昊阳老人有些懵,锁眉看来。

    “打不打?”

    此刻四方看热闹的,已再次纷纷起哄。

    只见小洛云指向四周,没好气的说道:“催催催!你们这些脑子进水的臭鸟蛋,非要叫小爷打。”

    他看向了昊阳老人,随即质

    问道:“话说,开始了吗?小爷说开始了吗?又不是赶着投胎,你这老小子急个球啊!”

    昊阳老人顿时温怒:“你这...!”

    可不等其开口,小洛云又看向四周:“这什么这?再说,小爷可是横行霸道的山外山悍匪,打起来很危险的,术业有专攻你个老小子知不知道?”

    哈哈哈...

    四方偷笑声大作。

    “喂~横行霸道,光说不练可假把式?”

    “是啊~就试一试,让我等看看呗。”

    显然,已经有人看出这家伙有在装逼的嫌疑,猫不准还有点怂!

    洛云则看着颇为苦恼的样子,摇头阴阳怪气道:“~还笑,就怎么跟你们也说不明白。”

    说着,他泄气一叹,看向了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昊阳老人,铿锵道:“行,昊阳老小子是吧?哪~大家都是道上出来混的,就按规矩办。我自称小爷,你是老小子,比我老一点,就让你,你来约个时间地点。额...我们坐下来喝杯茶消消火,慢慢说行不行?”

    这说着说着,洛云的言行就有些不对劲了,显得几分躲闪忸怩。

    哈哈哈~

    一时间,四方嘲笑嘘唏声四起。

    众人都没想到,这横行霸道小子整了半天嚣张跋扈的样子,原来是认怂了。

    昊阳老人则面色不善,咬牙道:“臭小子!你敢戏耍老夫?”

    洛云自然知道自己不是这老家伙的对手,又岂能应战白白送死?

    他虽然目光躲闪,却依旧强作傲气,支支吾吾道:“额...话可不能这么说!小爷从不耍老头哦,再...再说,有啥不能好好说的?看你...都都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急头白脸的,小心气得嗝屁了...”

    此刻,昊阳老人见这小子时时出言不逊,是老小子来,老小子去,已怒火中烧,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

    他正要怒起一耳瓜子,将这口无遮拦满嘴喷粪的小子给拍死。

    可洛云却一阵风似地掉头就跑,还挥手咋呼道:“老小子...记得改日请小爷喝茶啊...”

    那跌跌撞撞落荒而逃的架势,哪还有半点横行霸道的气势?

    一时间,见这嚣张小子也有认怂吃瘪的一日,四方快意笑声不绝于耳。

    于是乎,战都没战,只上台装了一会儿逼的‘横行霸道’,便用迅捷无比的行动自动认输了。

    倒是整得全场气氛,欢快无比。

    至于昊阳老人,虽然轻松躺胜,但也憋了一肚子邪火,面红耳赤,却无处宣泄。

    而正在观看的幻天宫众人中,白恋星望着那落荒而逃,越发觉着熟悉的小背影,正掩袖而笑流露亲切之色...

    ...

    第一场对决,没有开始,便已在哄笑声中结束。

    洛云虽然败走,却也不是一无是处,倒是愉悦了全场沉闷的气氛。

    而第二场对决的双方人选,则在巫马洌的妙手下,随之诞生。

    只见那先前报号的中年散修,依旧花了些功夫,好说歹说才‘骗来’石牌,已高举大喝四方!

    “第二场,恶煞对战玄天宗千玑星君。”

    此声一落,四方吹哨唏嘘声一片。

    显然,众修都不看好这场对决。

    为什么呢?

    你看...这都到登场的节骨眼了,那‘恶煞’女娃娃竟然还在像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着肉饼,仿佛是在吃最后一顿断头饭一样!

    毕竟任谁都能看得出,这恶煞虽然也挺强,但只是一名毫无修为的炼体士。有道是炼体士强则强矣,缺点也很明显,那便是神识不能与修真者相比。

    而面对神影六层的千玑星君,又岂能有胜算?

    此刻,似乎是鉴于第一场小洛云的前车之鉴,那念号的中年散修,已推撒着缠身所要石牌的巫马洌,东倒西歪地立在场中央,直接望向还在大口吞咽的‘恶煞’。

    他拨开巫马洌的脑门,探头探脑的问道:“恶煞,你是否认输?”

    阿奴顿时抬头,猛然一吞,忽觉喉咙被食物堵塞,她在众人愕然无语的目光下,已憋得呜呜叫唤,挥舞着小拳拳猛捶自己的小胸口。

    那咚咚声,声势骇人,像敲鼓一样!

    如此饿死鬼投胎的模样,是看得众人都为她暗捏一把汗,生怕这女娃儿还没登场就直接噎死了!

    不过还好,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下,阿奴一阵触目惊心地捶胸顿足,外加上蹦下跳,

    总算食道通常了。

    呼~

    场外众修也随着阿奴一起,纷纷长舒了一口气。

    只见阿奴喝了口洛羽递来的酒水,随即送回酒葫芦纯真地冲着洛羽笑道:“谢谢公子,饱了。”

    洛羽揉了揉她脑袋,柔声鼓励道:“嗯~去吧。”

    阿奴用力点头,随即拖着一把长达九尺,骇人至极的血气大刀,‘呲呲’蹂躏着地面,在万众瞩目下爬上了石台。

    为什么用爬呢?场地太高,阿奴太矮。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奴用行动告诉了众人,她应战了。

    呼~砰!

    来到场中的阿奴单手一抡,小脚劲足随之一踹宽厚刀背,便叫那夸张的九尺巨刃,如飓风血影般带起一道血月残影,刀峰斜里砸击在了侧前方。

    人虽小巧,刀却巨大,声势骇人。

    嘶~

    场外众修为这视觉极度反差的画面所慑,纷纷惊叹出声。

    如此巨刀凶器,少说也有千斤重吧?可这看着不过半大的瘦小女娃儿,竟然能单臂挥动如伸臂展!

    这...这莫不是个人形怪胎?

    而就在此时,那千玑星君已傲然挺立前方,点头不吝赞赏:“不曾想,我山海神赐之地,竟还有内修炼体士!”

    说罢,他微笑之中犹带身为玄门老祖的三分难以掩饰的超然感,轻蔑道:“老夫,玄天宗千玑星君,不知小友师出何方神圣?”

    说着,他还有意无意地看向场外洛羽。

    而阿奴看着虽小,但往昔历经种种磨难,饥寒交迫,更看遍人情冷暖。

    她虽然寡言少语,甚至看着还有些呆萌,但却能看出眼前老头眼中的那一丝看不起人。

    只见她歪了歪脑袋,似在思索地伸出了食指,轻轻挠了挠侧脑,开口道:“公子叫我恶煞,恶煞就是恶煞,恶煞是公子的恶煞,公子就是恶煞的神圣.......”

    这一长串几乎于绕口令的话一出,四方随之愕然,听着着实上头。

    千玑星君早已皱眉,显得有些不耐烦,连忙伸手阻止道:“好了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莫再饶舌。”

    这话一出,阿奴还当是眼前老头要动手了。

    她已‘嘿’的一声猛拉九尺人屠血刀,蓄力的同时奶声奶气道:“公子叫我砍你呀,可你是老人家,胡子白花花,让你先来吧。”

    噗~

    还未开战,这便是一记灵魂爆击,直叫猝不及防的千玑星君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气得七窍生烟,吹胡子瞪眼。

    而四方则传来了哄堂大笑声。

    与此同时,等了片刻的阿奴见这老头儿还不动手,她反倒有些不耐烦了。

    只见她体内劲力一催,力灌全身,‘轰’得猛踏地面至石开崩散,气喝道:“让你了哦。”

    好嘛,感情她砍人前,还要现申明告诉对方,我已经让你了,是你自己傻不拉几的不动手,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她已撑刀跃身而起至半空,随即挥动九尺人屠,划过半空血轮残影‘呼呼’抡斩而下!

    场外众修只见得,那九尺血刀已抡如巨大的血轮,仅凭蛮力竟叫空间惊现暴烈罡风,烈爆之音刺耳戮心,凶狠异常地纵斩裂空,向着千玑星君的天灵盖便是蛮不讲理地杀招劈来!

    这若是被砍中,恐怕就是神君也要被一分为二。

    此刻,千玑星君仰望这来势汹汹的当头一刀,虽有惊色,却巍然不惧。

    他依旧背手昂立,待得腥风血雨的刀罡迫近尺许之内时,只见他猛然抬头,华发无风激荡,双眉骤凝,已一指向上点出:“定神!”

    此言一出,正挥舞人屠巨阙的阿奴,竟在其一指之下瞬间禁锢在了半空,如同石化了一般纹丝不动!

    周遭顿时惊乍而呼。

    “定神术!”

    “星君神威!”

    “嗨~炼体士如何能抗神识攻击?简直自取灭亡...”

    不错,千玑星君正是明白这‘恶煞’女娃儿是一名内修连体士,所以才以己之长攻其之短,如此则可轻松漂亮的取胜,且不消耗半点实力。

    与此同时,站在场外断柱上的洛羽则没来由的轻笑了一声。

    只见,此刻胜券在握的千玑星君,正对着半空无法动弹的阿奴,隔空指其前额伸出了寒芒凝化的食指。

    显然,他这是要一指凝光,直接将阿奴当场击杀!

    可就在此时,惊变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