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唐孽子TXT下载 > 大唐孽子 > 第1556章 算不算拔苗助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56章 算不算拔苗助长?


    做科研的人,要沉得住气,忍受得了孤独。

    要不然是不大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的。

    很显然,李谚和赵小二都是属于那种耐得住寂寞的人。

    之前研究蒸汽机的时候,好长时间的进展都不是很顺利。

    但是钱财却是花掉了不少。

    当时他们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现在蒸汽机已经顺利的制作出来了,并且成为许多作坊重要的机械设备。

    每个月的蒸汽机产销量基本都是在不断增长之中,前途一片广阔。

    李谚更是凭借着蒸汽机的发明,获得了大唐皇家科技奖。

    如今,蒸汽机研究所将短期内的工作重心调整到了蒸汽机发电后,电灯的研究之中。

    这段时间,他们研究所尝试了许许多多的材料。

    通电之后的物质,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发热、发光的现象。

    甚至他们还找到了一些看起来效果比较不错的物资。

    不过,目前的这些发现,显然还不足以支撑电灯的制作。

    “师父,各种各样的金属我们都尝试过了,各种木炭、竹片、羊毛等东西,也都尝试过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不是很乐观呢。”

    赵小二看着眼前一堆的试验记录,也有点发愁。

    要制作一个成熟的电灯出来,那么灯丝肯定是通电之后能够快速的发出光芒。

    并且这个灯丝的使用寿命要足够的长,否则效果就会不好。

    “结合现在各种情况来看,化学院新发现的一些物质作为灯丝的话,有着非常不错的效果。

    这个方向可以继续的研究下去。

    除此之外,这个竹丝的效果,似乎也是不错的。

    但是每次通电之后,竹丝很快就发热发光之后,断掉了。

    我们能不能找到什么办法,让这个灯丝断掉的速度变慢呢?

    如果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尝试的许多材料,都具备不小的潜力呢。”

    李谚基本上也是参与了所有的实验。

    对于各种材料通电之后的表现也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

    很显然,作为一种灯丝,导电效果很好的铜、铁之类的物资,肯定是不合适的。

    但是一点导电效果也没有的石头之类的,显然也不行。

    这个时候,通电之后导电效果不好,但是多少又还具备一点导电性能的材料,如果能够将电能转化为光的话,就是非常理想的材料了。

    “这些灯丝之所以那么快就断掉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就是在发热的过程中,它们在空气中发生了化学反应吧?

    之前化学院那边不是有专门研究过各种物资加热后跟空气反应的情况嘛。

    这些灯丝要达到能够发光的状态,本身的温度肯定是非常高的。

    这个时候它们跟的空气发生的化学反应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到现在为止,所有制作的比较细的灯丝,只要能够发光的,基本上都撑不住一分钟就断掉了。

    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些灯丝放置在一个没有空气,准确的说,是没有氧气的地方,那么断掉的速度应该就会大大的下降吧。”

    赵小二觉得蒸汽机研究所距离制作出电灯就差一步之遥了。

    但是这关键的一步,他暂时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办法去迈过去。

    “要让这些灯丝隔离在没有氧气的地方,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用一个罩子把它罩住,里面抽成真空状态。

    我听说玻璃作坊那边制作热水瓶的时候,就使用了专门的抽真空设备,我们应该是可以考虑活用一下的。”

    在赵小二的提示下,李谚的思路一下子就发散了很多。

    甚至他都想到了是不是也可以让玻璃作坊专门给他们制作灯罩,然后把灯丝放置在灯罩里头,想办法抽真空之后再进行使用。

    不过这个过程当中,显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这个方向从理论上来说,似乎是没有问题的。

    师父,这两天我好好的想一想具体的设计方案,然后跟玻璃作坊那边一起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制作出来。”

    赵小二想了一会,觉得使用玻璃来制作灯罩,可能是一个最好的方案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其他物质具备密封性的情况下,还能有玻璃那么好的透光性。

    “嗯,这里面需要考虑的东西确实比较多,我们一起来把这个方案定下来,然后看看玻璃作坊那边怎么制作出一批样品出来。”

    ……

    当长安城的官员们都为改道为省的事情议论纷纷的时候,始作俑者的李宽,却是再次连续好几天都没有上朝。

    看完最近一期的《科学杂志》,李宽对观狮山书院各个研究所里面的实验项目充满了兴趣。

    特别是卢照邻和饶永祥联合组建的煤油发动机研究所,更是吸引了李宽的兴趣。

    没有谁比李宽更加理解发动机的意义。

    这绝对是取代蒸汽机最好的东西。

    并且跟蒸汽机相比,发动机的好处,准确的说是内燃机的好处,那绝对不是一点两点。

    首先就是同样输出功率的情况下,内燃机的体积比蒸汽机要小的很多。

    其次就是在能量的转化效率方面,内燃机显然要比蒸汽机高很多。

    再者就是内燃机通过燃烧煤油也好,汽油也好,亦或是柴油等其他燃料,总体来说是以能量密度比较高的液体燃料为主。

    但是蒸汽机却是一般都是通过燃烧煤炭来加热水的方式来进一步通过蒸汽驱动机械机构。

    这里面的能量补充来说,也是差异很大的。

    对于内燃机,只要有一个不大的油箱,就能支撑它运作很长时间。

    但是对于蒸汽机的话,需要燃烧的煤炭数量显然要多很多。

    如果作为固定的机械设备,蒸汽机的这些缺点还不是很明显。

    毕竟大不了就多准备一个仓库来存放煤炭就是了。

    但是一旦要使用到移动的设备上面,这个差距就特别的大,甚至是已经到了无法比较的程度了。

    为什么历史上蒸汽机车虽然也出现过,但是只是昙花一现就被内燃机车给取代了?

    实在是双方在各方面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当然了,这并不表示李宽就不重视蒸汽机的发展了。

    未来的几十年内,蒸汽机在船舶、火车和作坊之中的运用还是非常有前途的。

    相较于内燃机,蒸汽机的结构会更加的简单,制作难度也会低很多。

    相应的成本,自然也是更低的。

    特别是当你的功率需求达到比较大的程度的时候,短期内蒸汽机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

    “太子殿下,我们的第一台样机已经在设计制作之中了。

    从原理的论证上面来说,我们觉得煤油发动机是完全具备可行性的。

    您看这几个展板,这就是我们初步设计的煤油发动机的主要结构图。”

    在煤油发动机研究所里头,饶永祥跟卢照邻在那里亲自给李宽介绍研究所里头的研究成果和进展。

    “这个使用煤油作为发动机的染料,你们是怎么考虑的呢?”

    李宽一边看着展板上的内容,一边问着问题。

    煤油发动机是什么鬼,他在后世几乎都很少听说。

    虽然也有航空发动机使用煤油的说法,但是至少在普通百姓接触的动力设备之中,还真没有使用煤油的。

    各个加油站里头加的都是汽油或者柴油,从每见到过哪个加油站有加煤油的。

    所以哪怕是李宽对发动机的结构没有做深入研究,也知道煤油肯定不是最佳的染料。

    “煤油灯现在是许多人家中都有在使用的燃料。

    我们觉得如果能够把煤油的燃烧放在汽缸里头的话,那么这个发动机的运转就可以顺利的展开。”

    饶永祥小心翼翼的在一旁解释着。

    很显然,他已经感受到李宽的话里面,对煤油发动机的质疑了。

    作为大唐科技圈的权威人物,李宽对于新事物是最有发言权的。

    从过去的这些年的情况来看,李宽认可的东西,基本上都成功了。

    相反的,基本上都失败了。

    如果煤油发动机得不到认可的话,显然是前途堪忧的。

    “煤油灯确实是百姓们非常好的照明工具,但是火油的冶炼过程之中,产生的物资不仅有煤油吧?

    你有没有使用其他的产物作为燃料呢?

    从你的这个发动机的结构来分析,燃料在蒸汽机里头的燃烧环境是非常恶劣的。

    在这种环境下面,一定要使用比较容易点燃的燃料才能让发动机顺利的运转起来。

    而煤油灯之所以能够取代汽油灯或者火油灯等其他东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燃烧非常的稳定。

    换句话说,它没有那么高的易燃易爆性能,相对来说也没有那么容易点燃。

    只有使用明火的状态下,煤油灯的灯芯才能比较顺利的点着。

    这种情况下,使用煤油作为燃料,估计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当然了,到底哪种材料好,你们到时候可以多试一试。”

    李宽倒也没有直接说使用汽油是最好的选择。

    反正不管是使用哪种材料,工作的原理是差不多的。

    研究所里头多试一试就是了。

    “太子殿下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回头一定把火油加工过程中的各种物资都试一试。”

    饶永祥听了李宽的话之后,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就觉得很有道理。

    “然后这个凸轮轴的设计,其实是很重要的。汽缸上面进气阀门和排气阀门的关闭,都是依靠这个凸轮轴的旋转来达成的。

    然后这个喷油嘴的喷油时间,也需要跟凸轮轴的旋转结合起来。

    要不然到时候发动机运转的时候,喷油时间与进排气门关闭时间不吻合的话,是没有办法正常运转的。”

    虽然卢照邻之前跟李宽请教过发动机的大体结构,李宽也跟卢照邻说明过一次。

    但是一次交流就能把发动机给完整的设计制作出来,显然是不现实的。

    李宽现在看着饶永祥和卢照邻在展板上绘制的相关信息,虽然整体结构上跟自己说的已经比较相似,但是在细节上却是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的。

    有些东西看上去可能不重要,首次设计的时候只是很随意的绘制了一个形状,但是真正运转的时候就会发现发动机的零件都是很有讲究的。

    你随意设置一些参数,结果就是发动机没有办法正常运转。

    或者说运转的效率非常的底下。

    “师父,这方面的计算,我们现在是正在联合算学院和格物学院的一些学员和教谕,利用木制的模型先进行模拟。

    然后找到最适合的参数,最终制作正式的样件进行测试。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有一个问题应该是比较麻烦的,那就是这些零件的加工精度问题。

    各个零件之间的配合是非常紧密的,一旦有零件的尺寸太大或者太小,都会导致安装出现问题。”

    虽然现在还处在很早期的阶段,但是卢照邻他们显然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

    “零件的精度问题,除了提高加工设备的精度之外,就只能是多推进加工工序的标准化了。

    以后要大规模的量产,各个零件之间要尽可能的保持一致性。

    现在的情况来看,加工这些零件,最好就是尽可能的使用蒸汽机设备,然后设定好参数,让同一个匠人加工同一个工序。

    通过流水线生产的方式来完成零件的加工和制作,最大程度的保持零件的一致性。

    并且提高零件的精度。

    剩下的就只能是多安排质检人员,只使用符合尺寸要求的零件来安装发动机。

    不符合条件的进行重新加工之后再使用。”

    零件精度这个问题,绝对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哪怕是到了后世,很多零件的加工,仍然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

    当然了,这也跟要求的条件有关系。

    而放在贞观二十二年来考虑这个问题,那就更加麻烦了。

    当然了,现在的要求也比较低。

    只要能够顺利的安装,顺利的让发动机运转起来,就算是成功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等以后再一步一步解决。

    首先要解决有没有的问题。

    “嗯,我们明天去蒸汽机研究所跟李谚和赵小二好好的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针对我们发动机零件准备开发一些蒸汽机设备。

    特别是缸体和缸盖这些东西,都涉及一些机械加工。

    如果单纯的依靠人工来进行的话,效率应该是非常低的。”

    卢照邻在观狮山书院的人脉显然是非常广的。

    不管是李谚还是赵小二,跟他的交情都非常不错。

    “太子殿下,其实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是想到了,但是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的。”

    饶永祥看到李宽今天很乐意给大家解答疑问,自然要赶紧抓住机会,把困扰自己的一些问题赶紧提出来。

    “有什么问题,都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一下,争取今年内尽快的拿出一款有实用性的样品出来。”

    李宽今天既然选择了来到煤油发动机研究所,自然是要好好的跟卢照邻和饶永祥交流一番。

    未来跟发动机相关的研究,将会是观狮山书院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

    在上面的很多零件,都是有单独的研究意义的。

    不管是刚刚提到的凸轮轴这些东西,还是其他的各个零件。

    “我们的发动机要能够顺利的运转起来,在合适的时间点燃缸内的混合气体就显得非常重要。

    按照我们现在的设想,我们会涉及一个点火线圈来完成这个任务。

    但是这个点火线圈要深入到汽缸里面,尺寸必然是非常小才行的。

    但是尺寸小的情况下,怎么让点火线圈的头部产生火花,使用什么材料来产生火花,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

    饶永祥说完自己的担心,就满怀期待的看着李宽。

    如果在李宽这里也得不到解决的答案的话,那么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这个问题了。

    “点火线圈这个东西,你肯定不能按照最开始发现电的时候的那种发电机的结构来设计的。

    因为在缸体上面不可能有足够的空间来满足你一边发电一边点火。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把发电机安装在其他的地方,通过电线来与点火线圈进行连接。

    当然了,发电机跟点火线圈连接在一起之后,什么时候给点火线圈通电,让他能够进行点火,那就需要在中间增加一个电路控制开关。”

    李宽尽可能的借着自己后世了解的一些信息,给饶永祥和卢照邻进行说明。

    “电路控制开关?这是什么样的零件?”

    饶永祥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

    “简单的理解,就是当我们需要让点火线圈通电的时候,这个电路控制开关就会接通。

    发电机中的电量就会传递到点火线圈,实现对火花塞进行点火。

    这个开关需要结合凸轮轴的结构进行联动的设计和控制。

    将来你们也可以考虑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小零件,能够专门用来控制电路的开闭,或者是控制水路、油路的开闭。

    至于原理,可以好好的利用电磁感应现象,也可以结合弹簧的机械机构来进行。”

    李宽也没有办法说出太过具体的一些东西出来,他毕竟也不是一个发动机专家。

    不过,能够提出这些思路出来,对于卢照邻和饶永祥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了。

    这至少让他们有了努力的方向,不至于在那里瞎折腾。

    所谓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在研究零件的时候,其实也是适用的。

    如果你的技术方向有问题,那怎么折腾都估计不会有成果。

    但是方向对了的话,顺风顺水的出成果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师父,回头我们会找个合作方专门研究这些零件,到时候我们把相应的需求提出来,如果谁能够制作出符合我们需求的各种零件。

    那么我们就可以承诺今后发动机量产之后的零件订单就交给他们来制作。

    按照我们研究所对发动机应用前景的推测,到时候这个订单的数量绝对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卢照邻自然不是傻傻的什么零件都自己去搞定。

    长安城各种各样的作坊非常多,有意进入到发动机零件加工中的作坊也不少。

    到时候观狮山书院煤油发动机研究所哪怕是设计出了可以批量生产的发动机,肯定也是要从外面采办一些零件的。

    什么东西都自己生产,这不是最经济的一种做法。

    之前的奔驰四轮马车和永久自行车作坊,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嗯,你这个思路很好。可以把各种零件的技术要求注明出来,然后把一些主要的尺寸要求提出来。

    看看长安城中,那些作坊能够制作出满足要求的零件出来。

    通过这些方法,慢慢的带动一个发动机相关的产业链出来。

    将来你们量产生产发动机之后,才能快速的实现大规模的扩产。”

    李宽就没有见过哪家的发动机是所有零件都自己生产的。

    所谓术业有专攻,有些作坊就专门生产一两种零件,他们在这个领域的专业性,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太子殿下,如果我们这样子做的话,很多作坊立马就知道我们的发动机的信息了。

    到时候他们直接拿着这些信息去生产属于他们自己的发动机,抢在我们之前进行发布的话,岂不是亏大了?”

    饶永祥提出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观狮山书院煤油发动机研究所的图纸信息一旦流传出去,很难避免不会到了一些竞争对手的手中。

    到时候人家直接抄袭你的话,指不定比你更早的推出产品呢。

    这样的情况,显然不是饶永祥希望看到的。

    “发动机的结构是不可能保密的。

    哪怕是你现在偷偷的生产出了样机,到时候你批量生产之后,总是要售卖的吧?

    竞争对手只要购买一些发动机回去进行拆解,一一模仿进行零件的生产制作,不就可以搞清楚我们的发动机结构了吗?

    这个时候,大家都能生产发动机了。

    但是不同的作坊生产出来的发动机肯定是不同的。

    同样一个零件,我们的精度要求,对方是比较难通过拆解来搞清楚的。

    我们的组装顺序,他们也不见得能够完全模仿。

    再加上我们可以掌握一些独特的核心零件,让对方没有办法模仿。

    最终其他人模仿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应该不会很大的。”

    李宽显然是比较乐观的,他也只能乐观一些。

    要不然的话,整个大唐的官员看到李宽发愁,估计都要睡不好觉了。

    毕竟位置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很多事情就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师父说的没错,别人哪怕是拆解了我们的发动机,照着外形去生产的话,很多细节还是没有办法注意到的。

    我们跟各个作坊合作的时候,肯定会签订保密协议。

    只要对方拿不到我们所有零件的图纸,就制作不出跟我们一样好的发动机出来。

    再加上缸体缸盖这些比较大,比较关键的零件我们可以留着自己来生产制作。

    到时候别人哪怕是想要从别的地方购买,很可能都买不到这样的零件呢。”

    卢照邻在旁边也补充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作为观狮山书院旗下的研究所,背后又有李宽撑腰。

    他其实不是很担心别人模仿抄袭自己的情况发生。

    到时候他肯定也会找大唐皇家专利署申请许多专利,其他人哪怕是模仿了,也很难避免不侵犯自己的专利。

    如果人家模仿出来之后,没有搞出什么大动静出来,那么卢照邻就可以不理会。

    但是如果有人跟风之后,给自己的发动机带来了威胁了,到时候他自然有办法搞对方。

    这一点,卢照邻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没办法,不管是作为范阳卢氏的子弟,还是作为当朝太子的弟子,他都有这方面的自信。

    “这些东西留在以后慢慢的考虑吧。

    现在先把发动机生产制作中的问题都给解决了再说。”

    连发动机的设计图都还没有定型,现在就去考虑抄袭模仿的担忧,李宽觉得为时尚早。

    “确实如此,师父,我正好还有另外一个疑问。

    就是我们的这个发动机,到时候汽缸内的活塞在不断的运动的时候,面临的工作情况肯定是非常恶劣的。

    一方面,我们要确保活塞不容易产生磨损,要不然不用多长时间,活塞的精度就不满足要求了。

    另外一方面,我们还要确保活塞的四周不能出现漏油和漏气的现象。

    要不然这个发动机的效率肯定是非常低下的,并且是非常危险的。

    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让活塞能够正常的运动,并且保持耐磨性的情况下,还能保证不漏油和不漏气呢?”

    卢照邻问的问题越来越具体,但是却也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很显然,目前这套发动机系统之中,以汽缸内的燃料燃烧而产生的曲柄连杆运动机构,应该算是最核心的机构了。

    只有这套机构能够顺利的运转起来,这个发动机才能正常的工作。

    否者,不管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终都会前功尽弃的。

    “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活塞的四周肯定是需要经过一些特殊的耐磨处理,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特殊的表面处理工艺,让活塞表面耐磨性得到提高。

    除此之外,在活塞的中间必须要有活塞环。

    通过几个活塞环的安装,来达到气密性的问题和防止漏油的目的。

    像是活塞这样的东西,算是发动机之中比较关键的零件了。

    如果你们研究所下属的作坊将来想要自己生产发动机的话。

    那么除了刚才提到的缸体缸盖之外,活塞也是可以考虑自己制作的。

    甚至凸轮轴和曲轴也可以考虑。

    当然了,如果能够找到比较好的合作伙伴,这些也不是绝对的。”

    李宽不予余力的将自己知道的那点知识掏出来给饶永祥和卢照邻进行说明。

    经过这样的一番具体沟通之后,要生产出一台比较靠谱的样机,才会变得有点可能。

    否者的话,这个研究进度还不知道要什么才能达到可以研发出发动机的状态呢。

    “凸轮轴和曲轴,我们已经跟金太打铁作坊合作研究了。

    他们在这方面可能比我们更加专业,并且也引进了非常先进的蒸汽机加工设备。

    至于活塞这个东西,暂时倒是没有找到合作的机构,后面我们把具体的设计参数和尺寸给出来之后,看看有没有哪个作坊跟我们合作。”

    卢照邻之前的方案之中,显然并没有打算让煤油发动机研究所下属的作坊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到零件加工之中当中。

    顶多就是到时候他们投资一部分的作坊,让这些有他们股份的作坊去生产一些非常关键的零部件。

    这个做法,在后世也是非常通用的。

    就像是丰田汽车,他们的车子上很多的核心零件都是爱信、电装、丰田合成、丰田纺织等跟丰田汽车有着千丝万缕的股份关系的供应商制作的。

    本田自然也不例外。

    不管是发动机上的凸轮轴、曲轴,还是一些发动机控制系统、车体核心骨骼件之类的,都有本田控股的零部件企业的影子在里头。

    至于比亚迪和长城,那就是更多的零件都是自己制作的。

    “你们已经在找人合作的了的话,那么先按照这个模式合作下去也没有问题。

    总是现在的方向就是先把东西给制作出来,先让大家看到发动机的顺利运转,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作坊投入到发动机相关零件的生产制作当中。”

    如果说以前李宽把大唐工业化的宝压在了蒸汽机和奔驰四轮马车上面的话,那么现在他觉得可以把一部分的赌注压在发动机上了。

    要知道,一旦发动机顺利的研究出来,哪怕是质量和性能远远比不上后世。

    那么它的前途也是非常广阔的。

    各个道路上行走的四轮马车,很快就可以被汽车给替代。

    发展汽车工业,对大唐整个工业的拉动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想一想后世美国在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福特汽车搞出了T型车,一下就把汽车的产量给拉升了起来。

    这么一来,相关的零部件企业立马就跟着发展壮大。

    与此同时,其他的汽车公司也对生产汽车充满了信心,会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到这个行业之中。

    最终出现万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让大唐在自己的手中达到后世二十一世纪初期,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工业化水平,李宽还是有点信心的。

    毕竟,自己至少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等待呢。

    要是命够硬的话,再活个六七十年也不奇怪。

    毕竟,在后世,九十岁的老人,并不是什么稀罕物。

    “太子殿下您说的非常有道理。

    为了尽快的让我们的样机能够顺利的制作出来。

    如今我们已经跟金太打铁作坊、金太链条作坊、长安精工、水均制作所、米其林橡胶作坊等许多作坊进行了合作。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下个月我们就会制作出第一辆样品发动机出来。”

    饶永祥在旁边把煤油发动机研究所的情况进行简单的说明。

    虽然现在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是只是简单的生产第一台发动机的话,他还是有点信心的。

    当然了,这台发动机生产出来之后,能不能顺利的点火,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按照饶永祥和卢照邻心中的推测,第一次的样机,估计哪怕是能够点火成功,也不见得能够顺利的运转起来。

    到时候需要解决的问题肯定是非常多的。

    这个年代又不存在电脑辅助设计的说法,很多问题都需要安装上去试运行之后才能发现。

    甚至一些零件的配合干涉问题,如果不真的组装一下,很可能都发现不了。

    “发动机的制作难度虽然比较高,但是将来的运用前景绝对是非常广阔的。

    在这个研究的过程当中,肯定也会碰到许多各种各样的问题。

    你们也不用因为碰到了一些问题而灰心或者气馁。

    至于参与到发动机研发的人员,我觉得你们需要大胆的扩大。

    就现在几十号人,肯定是不够的。

    按照我的理解,这个发动机研究所如果要成为一家大作坊背后的依靠的话,至少是需要几百号研究人员的。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对每个零件的情况进行确认。”

    虽然观狮山书院煤油发动机的各种配置在长安城里头算是比较顶级的了。

    但是在李宽眼中,却是连后世的小作坊都比不上。

    要不是饶永祥和卢照邻这些人都是天才级的人物,他还真是对发动机的顺利研发没有太大的信心。

    “这个我们已经在努力了。

    一方面,我们会从学院里头招募一批教谕和学员进入到研究所。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会从各个作坊之中挖一些过来,跟着我们一起去设计发动机零件。

    当然了,考虑到要同时管理那么多的人员,其中的难度也比较大。

    我们自然也会将一部分的零件设计工作委托给各个作坊,由我们双方共同确认来进行开发。”

    饶永祥自然是希望这个研究所的规模越来越大的。

    隐约之中,他已经感受到这个研究所将来在观狮山书院里头的地位,应该不会比蒸汽机研究所差到哪里去。

    甚至将来观狮山书院最耀眼的两个研究所,可能就是蒸汽机研究所和发动机研究所了。

    这些东西,都是足以改变时代的存在呢。

    “发动机也好,蒸汽机也好,这些都是系统性的东西,不可能指望一个作坊全部自己生产所有的零件。

    既然你们已经有了相应的规划,那就尽快的实施下去吧。

    只有拿出了大家都看得见的成果出来,大家心中才有谱。”

    李宽觉得今天已经把主要的问题点给说了,甚至的有些东西他们自己就可以不断的研究解决,那就没有必要继续纠结下去了。

    等到以后样机生产出来的时候,自己再帮忙确认一下相关的问题,基本上就足够了。

    毕竟,他如今已经是大唐的监国太子。

    再怎么偷懒,很多事情也都是没有办法逃脱的。

    “师父,我听说劳牛运输队旗下的蒸汽机车作坊生产的产品,每个月的销量其实还不错,他们如今也在研究发动机。

    你说我们要不要干脆跟他们一起合作,大家尽快把成熟的产品搞出来。

    然后以后再各凭本事,对发动机进行改善?”

    卢照邻从李宽的话里面感受到他对发动机的重视。

    所以想着是不是干脆先把东西搞出来再说。

    “他们的蒸汽机车制作的确实还算不错。

    虽然每个月的销量跟马车没有办法比较,但是也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了。

    如果你们觉得跟他们合作可以更好的让发动机研究出来,那么合作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说不定到时候他们的劳牛运输队还是将来汽车的主要使用者呢。”

    对于李宽来说,很多东西没有必要全部局限于自己的势力范围。

    如果有其他的作坊愿意合作,大家完全可以搞起来。

    反正将来李宽登基为帝,整个大唐的事情都需要他去考虑。

    看问题的角度和处事的格局,自然也要有一定的变化才行。

    “发动机研究出来之后,要让大家看到他的好处,最关键的就是要让大家看到发动机的运用场景。

    从这个角度来说,跟劳牛运输队旗下的蒸汽机车作坊合作,可以直接生产制作安装了发动机的样车,这个意义确实也是不凡。

    太子殿下,我们明天就会找时间去跟劳汉三和荆木沟通一下,看看大家能不能达成一致意见。

    先把发动机给研究出来,并且制作出第一台安装了发动机的车辆。”

    饶永祥已经是大唐皇家科技奖的获得者,如今也不差钱。

    所以对于跟劳汉三他们合作,他并不是很抗拒。

    “嗯,大唐如今的水泥道路已经越来越多了。

    这为将来的马车或者汽车市场的扩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希望下一次过来的时候,你们已经有可以动起来的汽车了。”

    李宽的时间还是非常宝贵的。

    在煤油发动机研究所待了一上午,就算是非常难得了。

    所以跟卢照邻和饶永祥交流的差不多之后,他就回宫了。

    留下饶永祥和卢照邻干劲十足的在那里继续忙碌。

    原本存在的不少问题,在跟李宽沟通之后都有了方向,他们的研发进度自然变得加快了不少。

    至于这算不算拔苗助长,李宽就管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