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不负大明不负卿TXT下载 > 不负大明不负卿 > 第1550章 孽种不能要……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50章 孽种不能要……


    徐文颖拉着王姽婳的手,“姽婳妹妹怎么突然决定让申用嘉离开?”

    “姐姐,我想死。”王姽婳平静地道。

    “姽婳妹妹你想什么呢?”徐文颖以责斥的口吻道。但她心里清楚,这时候王姽婳表现得越平静,说明说出来的话越真实,就是想死的心都有。

    “可我又怕爹娘伤心。”

    “昨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又忽然想死?妹妹以后不许说这种话。”徐文颖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是姐姐,我怀疑自己已经有了身孕。”王姽婳顿时泪如雨下。

    看,感觉对的吧?徐文颖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孩子是谁的?”

    “不是他的。”

    “这便是你忽然决定让申用嘉离开你身边的原因?”

    王姽婳点了点头。

    “妹妹坐,先别着急。”徐文颖尽量抚慰,“你爹娘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敢告诉他们。”

    “妹妹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头脑一片混乱,感觉脑子嗡嗡作响,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在姐姐这里住两天好不好?”

    “当然没问题。”

    “皇上不会不高兴吧?”

    “不会。姐姐比你还先怀孕呢。”

    “我看出来了,正因为看出来姐姐怀孕了,所以我才想到自己。”

    “妹妹先别想那么多,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担心也没用。在姐姐这里安心住两天,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再从长计议好不好?”

    “姐姐,怎么办?若非为了爹娘,我真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又开始胡说!”

    “姐姐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吗?”

    “当然能。”

    “要是姐姐会怎么做?”

    “你是想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吗?”

    “嗯。”

    “想要就生下来,不想要就不生,取决于妹妹自己的态度。以妹妹现在的状态,我觉得你有权利决定要还是不要。”

    见王姽婳一副痛苦的模样儿,徐文颖接着又道:“妹妹暂时还是别想了,先平复一下情绪,慢慢考虑,不急哈。”

    “姐姐,为什么我的命会那么苦?”王姽婳趴在徐文颖肩膀上痛哭流涕。

    徐文颖也不知怎么安慰才好,只能抱着王姽婳,让她不要哭不要伤心。

    可也只能如此,语言这时候什么玩意儿都不是。

    ……

    朱翊镠回来,看见王姽婳还在,而且眼睛都哭肿了。

    那不用问,徐文颖感觉对了。

    虽然还不知王姽婳到底怎么想,但这事儿怎么看都悲惨。

    即便结局比想象中的要好,对王姽婳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要孩子,不要孩子,心里都要流血。

    ……

    王象乾回府,不见女儿,一问原来去了徐文颖那里。

    当即抱怨起来:“婳儿真不懂事,居然跑到皇上淑妃娘娘那里过夜,让他们欢迎还是不欢迎?”

    “你整天只忙着政务,知道什么?”夫人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夫人这叫什么话?你是说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够关心女儿?”

    “你有多关心?”

    “怎么不关心了?”

    “女儿可能怀孕了,你知道吗?”夫人眼泪夺眶而出。

    “……”王象乾顿时愣住,继而深感不妙谨慎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多月前。”

    “……”王象乾傻眼了。

    “知道女儿为什么突然决定将嘉儿支开吧?知道女儿为什么不回来宁可去打扰皇上淑妃娘娘吧?女儿心里苦啊!你还敢说你有多关心女儿?”

    “那婳儿腹中的孽种要不得。”王象乾忽然咬牙切齿地道。

    “还说你关心女儿?这就是你所谓的关心吗?”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你有没有问过婳儿怎么想?你有没有考虑婳儿眼下身子虚弱?你不知道流产引产对女人的伤害很大吗?”

    “可孩子分明就是孽种啊!生下来作甚?”王象乾一跺脚,坚持认为。

    “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又不是你王家的人?她又不是心甘情愿与人生下的野种,让她有什么办法?你能想到女儿现在有多害怕、有多大压力吗?我可告诉你,你口口声声说最疼爱女儿,可如果你逼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我跟你没完!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她要不是为了不让我们伤心,早就死了。”

    夫人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伤心。

    王象乾脑子也乱了,本来他觉得这孽种一定不能要,可被夫人一顿数落又感觉对女儿来说太残忍了。

    他都有点不敢想。

    “夫人别哭,别哭了,哭得我脑子乱糟糟的。”王象乾懊恼地道。

    可夫人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接着哭诉道:“我们是她亲生父母,她都不敢告诉我们,而跑到淑妃娘娘那儿去,你知道女儿心里有多苦吗?”

    “知道,知道……”

    “知道还不顾女儿的感受?”

    “我怎么没顾女儿的感受?你能确定女儿到底想怎么做吗?咱们现在不是还处于一个商量的阶段吗?看你激动得……”

    “到底是你激动还是我激动?”

    “你嫁我之后就没有这么激动过。”王象乾掷地有声地道。

    “你也没有。”夫人回击。

    “好好好,不争了,不争了,解决问题要紧,夫人说怎么办吧?”

    “能不能认定这是嘉儿的孩子?”

    “这……”王象乾犹豫,“这样对嘉儿不公平吧?是告诉他实情,还是隐瞒不告诉他呢?婳儿也不会这么做呀。再说了纸包不住火,将来嘉儿知道,那对他就是二次伤害,会怨恨女儿一辈子的。夫人觉得这样做妥当吗?咱王家是这样的人吗?”

    “那你说怎么办?”夫人怒问。

    “……”王象乾心里其实还是说,这孽种可不能要,但面对夫人的怒气,他选择了沉默不吭声。毕竟夫人说得对,女儿心里太苦了。

    接二连三,大大小小的打击,从申用嘉拒婚,再到要闹和离,再到失踪被凌辱,如今又爆有身孕,孩子不是申用嘉的……让人如何承受?

    夫人哭得泪眼婆娑。王象乾何尝不想关起门来痛哭一场?

    本以为越过山丘就能看见平原,可谁曾想到,越过一山还有一山,一山竞比一山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