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非常鉴TXT下载 > 非常鉴 > 第386章 找呀找(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86章 找呀找(一)


    青羡好像有些弱视,这是小娅白天时一个不得了的发现。

    为了不表现出自己畏光,她说话时常常微垂着眼,而不与人对视。有时看向远处,还会微微眯眼。

    学医的人对这些总是格外敏感些,她心中默默知晓,没有说与旁人听。

    只是暗暗思考起来,要怎样才能让这个不听话的病人安分些。

    有卫士的镇守,邱家庄的气氛早不如之前紧张,再加上天晴,让人心情放松不少。

    然而人人的心思并不总是相同。

    蜀地多雨,往年这个时候,就算出太阳,也总是半日晴半日雨,地很少干。

    许仙仙只嫌阳光晃眼得过分,她左眼本就模糊,这下看东西更不行了。但凡瞥见个个高些的,都觉得像许祁敬。再多看几眼,五官和服饰都模糊得过分,什么也看不清。

    白日她心情不佳,夜晚更加烦闷。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没说过几句话。小娅知道她的伤口痛,提醒她按时吃药。

    许仙仙其实很怕苦,但她自小泡在灵药罐子里长大,早就习惯了这种味道,也知道这些对她恢复有利,所以自懂事后从来没有表现出抗拒的姿态。

    现在也一样。

    听话的病人是最受喜欢的,盛汤的时候小娅总算第二次想起被她忘记的大事,赶紧去找青羡。

    没想到一转头人竟然就不见了,找半天才眼尖地发现屋顶上一个小小的影子。

    “什么人?”许仙仙警惕地回头,眼神定了两秒后才慢慢放松。

    “别这么紧张嘛,现在又不是在接任务。”小娅吹了口还烫的粥,小心地看了一眼下方守在门口的卫士,对她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喝完粥就去。”许仙仙看了她一眼,舀了一勺粥,然后送入口中。

    动作很轻、很缓,自然而优雅,像位养尊处优的贵族小姐。

    如果不是……她拿勺和放勺交接的动作那样快,几乎没有间隔。小娅不自觉地瞥了眼她微动的喉咙,甚至怀疑她没有吞咽。

    “小心烫!”小娅表情复杂。

    “我就喜欢吃烫的。”体质原因,许仙仙向来贪凉,但在正餐上,却更喜欢热腾腾的东西。

    “喝完粥歇一歇。”小娅见她立刻站起来,忍不住又提醒道。

    “次牢酒随,半右拔北。”许仙仙嘀咕了一句,小娅没听懂。

    这哪里是个心思难测、阴险狡诈的女魔头,分明就是个不听话的别扭小孩!

    “没什么,你还要多久出发?”许仙仙问她。

    “什么,你打算晚上去?”小娅一口青菜粥差点呛到,咳嗽时憋出两滴眼泪。

    “拿东西,晚上不是更隐蔽吗?”许仙仙奇怪道。

    “也不是,就感觉……”小娅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忽然想到,“那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吗,为什么还要避开人。”

    许仙仙想了想,索性道:“因为可疑。”

    “我很可疑。”

    “为什么不放我走,是因为我很可疑。”

    小娅目瞪口呆,夜行难道不是更可疑!

    一盏茶时间后,许仙仙站立在一方茅草屋前,确认无人后,让小娅守在门外,轻手轻脚地掀开门帘。

    两眼一抹黑。

    “怎么样?”小娅把头钻了一半进去,皱了皱鼻子。

    许仙仙缓了缓,通过月光勉强看清了里面的轮廓。

    皱巴巴的布帘,堆积的杂物和稻草,以及——

    她摸到了一道木门,抬头时明显碰到了什么东西,像是塞到门缝里的破布。

    她瞬间绷直了脊背,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怎么了?”小娅见她没回应,又问一句。

    “没什么。”许仙仙克服那点不适,一只脚踏进去。

    她放出一点灵力,企图取得回应。然而这点努力如同泥牛入海,逼仄的茅草棚屋如同一个四面密封的铁箱,屏蔽了所有的气息。

    小娅见她久久不出来,干脆也钻了进来:“还没找到吗?要不你说说什么样子,我帮你找找?”

    “你确定他说的是这里?”许仙仙忍着鸡棚里闷热又难闻的气味,猫腰钻入鸡舍,和小娅大眼瞪小眼,“我的东西,在这里面?”

    “是……吧。”小娅看着脏乱且明显被翻过一遍的鸡舍,再一瞥受惊后掉了好几根毛,格外警惕护住鸡蛋的几只母鸡。

    徐若谷和徐若水的善意不能再越界,这已经是他们努力的最大程度。

    “你是说,这些是他们冒着危险偷偷……”许仙仙忽然没了声,也不顾脏,伸手将那扇沾着稻草和泥巴的木门掩上,按着小娅的头一起蹲在地上。

    黑暗中,小娅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嘘——”热气钻入耳朵,痒痒的。

    两道水声先后响起。

    有人进来了。

    “阿松哥,你身上的伤可好些了。你说那妖女跑了也不是咋俩的错,罚俸一月不说,萧內率为什么非要缴了你的掠鲸弓,这不是当着整个卫队打你的脸吗?不如,不如我们去向殿下求求情,至多挨些军棍,把弓给求回来。”

    水声渐小,衣物的摩擦声在黑夜中放大,另一道声音响起:“阿青,是你幼稚了。你觉得萧內率为什么要我一把弓,难道是因为它价值连城?掠鲸弓的弓身和箭都由鲸骨炼成,炼制时又融合了独角鲸的心血,威力比一般的弓箭要强上许多。”

    “但这样的弓箭,放在萧內率的眼里,也不过是普通而已。”

    “那又是为什么……”

    “掠鲸弓的弓和箭由同一独角鲸的骨头制成,彼此之间相互感应,若能及时找到那一支箭的位置,兴许就能发现妖女的踪迹。”

    “原来如此,是我狭隘了。”

    “这也只是我的猜想罢了,毕竟萧內率不是那样的人……”声音逐渐消失,两人应该是走出去了。

    小娅终于松了一口气:“太子卫队,要是被他们发现可就糟了,有理都说不清。”

    许仙仙点了点头,继续探索,却依然没有什么发现。

    她的储物袋,到底在哪里……

    “会不会……”小娅忽然福至心灵,“不是这间?”

    “什么?”许仙仙惊讶道,“难道不止这一间?”

    “是、是呀,”小娅心虚地擦了擦手上的汗,不敢和她对视,“白日无事时闲逛……发现、发现这村里人还挺喜欢养鸡的,单说茶馆这一圈里,就、就那么三四五间吧……”

    小娅偷瞄了她一眼,见对方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赶紧安慰道:“没事没事,一定能找到的,我们现在就去下一间——”

    “可不可以,”鸡舍中的人影投影在墙面上,一只手从后方触碰她的背心,女子的声音幽幽从黑暗中传来,贴在耳边,“借一点你的阳气。”
《非常鉴》相关推荐:万古神帝沧元图伏天氏武炼巅峰剑来万族之劫圣墟元尊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带个萝莉混日子斗破苍穹之凤求凰城伐我的魔法异界道路有些超出预想如何正确攻略病娇狼厨三国之将军无双要离总裁远一点叶玄许晴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