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TXT下载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 > 642、第 642 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642、第 642 章


    米亚没在意徐子陵的想法。

    跟并非是朋友的存在, 她向来是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跟寇仲徐子陵之间的交易也是如此,谈不上谁吃亏谁收益, 各有所求而已。若是真的办不到,寇仲当初也不会那么容易同?意。这人精明的紧, 断不会做出这种毁自己后路的事?情的。

    至于侯希白, 她看似是吃亏了,但是将可能出现的风险给绞灭,也是一种规避危险的手段。

    石之轩在魔门经营了这么多年, 便?是有人不服他, 可是终究手中?还是握有一定的势力,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部分势力的直接掌控人给弄死, 省的以后给她找麻烦!

    裴世矩虽然是个神经病,可是她的大伯跟伯母却?是对她极好的, 就算是高?夫人,即便?是有时候过于执拗了一些, 但也帮了不少的忙, 还是不要?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找上门的好。

    事?情既然已经定下, 三人就开始分头行动了起来。

    “我会远远的跟在你们后面行动。”米亚摇头拒绝了跟侯希白和徐子陵一起前往的提议, “若是无事?发生的话自然是最好。若是有事?发生, 我在暗处,也比在明处要?方?便?的多。”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侯希白跟徐子陵, “你们不会以为杨虚彦跟安隆真的什么都不做吧?”

    两个其奸似鬼的家伙, 她才不信他们没有后招!

    为了确保石青璇手中?的《不死印法》能够落入他们的手里,这两个人想必会多做布置,又怎么是侯希白跟徐子陵这两个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尔虞我诈之事?的人能够比较的?

    便?是天?纵奇才,也要?有那个环境培养, 你把李世民放在普通人家跟李渊的后宅,培养出来的性格肯定不一样!

    所以她现在是真的烦恼为什么是徐子陵在这里而不是寇仲在这里,那个跟各方?势力勾心?斗角的家伙可比徐子陵这家伙靠谱多了。

    不过想也没用,寇仲现在忙着争霸天?下呢,自然是不能千里迢迢的来到成?都来帮忙搞事?情,她也就只能将就着跟侯希白和徐子陵暂时搭伙。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猜的这么准。

    米亚远

    远的缀在侯希白跟徐子陵后面,守在了寺庙门口,静静的听着里面的打斗声,整个人就如影子一般隐藏在了庙门口的屋檐之下。

    她不知?道寺庙中?战斗的人到底是谁,也不想要?去知?道,她只需要?确定一件事?,《不死印法》被毁就足够了,剩下的,杨虚彦跟安隆能死一个是一个。侯希白跟徐子陵若是不能杀死他们,就轮到了她来出手。

    她目光沉静,呼吸近乎无法听闻,只待有人从寺庙当中?冲出,没想到她还没有等到寺庙中?有人冲出来,就见到了一条有如淡烟般的影子无声无息的飘来。

    那人似乎也有些惊讶竟然有人提前已经守在外面,距离米亚还有两丈多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纵然夜色深沉,寺中?也毫无灯火,可是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她依然能够看到对方?有着一张难以形容的英俊面孔。

    此时这张英俊的面孔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愁绪,衬着他有些斑白的头发,竟然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魅力。

    若是平日里看到这个人的话,米亚或许会称赞一声,可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跟环境中?,她却?只能想到一个人,“可是邪王亲临?”

    她看着对方?,微微一笑?,收紧了搭在刀柄上的手。

    石之轩诧异的看向了米亚,心?中?忍不住一跳。

    太?像了,太?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面容简直熟悉的就像是在昨日还见过一般,他不禁脱口而出,“高?谨!”

    “锵——”一道霸道的刀光在他面前迸裂,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温柔到了极点的声音,“不是高?谨,是高?亚!”

    石之轩一掌击出,一股奇异冰寒的真气顺着刀尖袭向了米亚的手臂。

    她冷哼一声,调动内力,长刀一挥,那股冰寒的真气就顺着刀尖泻出,劈向了石之轩。

    由生转死,由死转生,生生不息,永不力竭,这是《不死印法》中?记载的玄妙武功。

    可是说穿了哪有那么神奇?这世间又怎么会真的有这种武功?若是真的能够将敌人的力量化为己用,石之轩又怎么会躲藏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出山去干掉宁道奇宋缺等人,用自己的盖世功绩压住魔门众人了!

    所谓的不死印

    法练到了最高?的层次不死不灭也只不过是一种设想而已,这门武功的本质还是借力打力。只不过石之轩将借力打力跟魔门的各种武功糅合在了一起,创造出了一门虚实?相?间的武功,或者?更准确的说,这是一门披着幻术外皮的借力打力的功法,只要?看穿了它的本质,避虚就实?,击败这门武功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只不过到了石之轩这个层次,能够看透他施展的不死印法虚实?的人并不多而已。若是换了宋缺或者?是宁道奇这个级别的人来的话,这门武功起的作用就远不如对等级低的人有用。

    米亚内力积累不如石之轩,可是她却?是能够在自己尚且弱小的时候创出移宫换羽这门功法的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两门武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用移宫换羽来破解不死印法,岂不妙哉?

    石之轩眼看着对方?施展的手段跟自己的不死印法异常的相?似,面色大变,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他很确定这世上会使用不死印法的人只有他。

    记录着《不死印法》的卷轴在他的女儿石青璇手中?,碧秀心?当年因为想要?破解这门武功而走火入魔致死,她绝对不会重蹈她母亲的覆辙再去钻研这么法门。

    而杨虚彦跟侯希白还有安隆,都没有真正?的见过记载着这门功夫的卷轴,便?是他们拿到了这门功法,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将这门武功练到登峰造极。

    可是眼前这年轻人的内功不见得超越他,在借力打力上面的运用却?远超于他。他自己尚且还需要?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中?转,将敌人的武功化解为自己的力量,可是对方?却?是直接将这门功夫给练得可以将敌人的真气直接用出,怎能不令人惊骇?

    “我说了啊,我叫高?亚。这个名字难道没有让你想到什么吗?”米亚嫣然一笑?,宛如百花盛开,双手持刀,齐齐的劈向了石之轩。

    她内力确实?是不如对方?,可是别忘了这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啊!

    若是完整的石之轩她自然是没有胜算的,可是一个残缺版本的,她固然是打不过对方?,可是却?可以让他受一点伤,也好让她衡量一下自己跟

    他到底有多少差距,下次对上祝玉妍的时候心?中?有数。

    石之轩却?是脸色变了又变,又是姓高?的,怎么这个姓氏就这么的阴魂不散?

    他看着米亚的那张美?丽到了极点的脸,脑子里面纷纷扰扰,一时是年轻时候的兰陵王高?肃,一时是他那个出生没多久就失踪了的孙子高?谨,一时又是自己的疯子妻子高?夫人,成?群的高?氏家族的面孔在他脑子里面不停的轮现,头疼欲裂,竟然让米亚借机一刀捅了过来。

    “竖子敢尔!”石之轩怒吼一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气息暴涨。

    他双手一拍,夹住了米亚的长刀,用力一折,反手将刀从她手中?夺了过来,一刀刺向了她的胸口。

    糟糕,这家伙换人了!

    米亚眼神一凛,却?已经来不及后退,只能硬生生的错开胸口的要?害之处,让那把刀险险的避开心?脏,刺进了自己的肩膀,随后一把抓住了刀背,眼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看向了石之轩,“祖父大人,莫非你想要?亲手杀掉自己的血脉吗?”

    她的声音又轻又软,几不可闻,还带着几分哀戚,脸上的表情也凄苦了起来。

    石之轩看着那双散发着诡异之光的眼睛,心?神一时恍惚,随即腹中?一痛,低头看去,一把长长的刀正?穿过他的腹部透体而出。

    “原来是你!”他心?神剧震之下,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个俊俏的少年郎是谁。

    会叫他祖父的,这世间总共也只不过是三个人而已,可是另外的两人却?绝对不是这个年纪,唯一能对的上的,只有那个当年病的快要?死了的裴雅,他的儿子裴善昌的女儿

    “轰——”一声巨响响起,两人同?时往响声出看去,却?是一个胖子破壁而出,不正?是安隆?

    而安隆此时见到正?抱着一个瘦弱的身躯的石之轩却?已经是愣住了。

    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久未露面的石之轩。

    他来做什么?此时的石之轩又是哪一个?恐惧一下子就攫住了安隆的心?脏,他尖叫了一声,“不关我的事?!”就倒飞了回去,撞破了另外一边的墙壁,非一般的遁走了。

    石之轩则是眼中?杀机一闪,一掌拍飞米亚,几

    个闪现也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此刻,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般的速度扑向了米亚,看似柔软可是实?则坚硬如铁的飘带狠狠的斩向了她的脖颈。

    “哼!”一声沉重的哼声震得婠婠手中?的飘带也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可是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米亚已经用力拔出自己肩上的长刀,狠狠的劈向了婠婠。

    “啊——”婠婠一声惨呼,刚刚还冲着米亚袭来的飘带瞬间掉落,整个人倒飞而出。

    方?才还戏耍的侯希白跟徐子陵团团转的阴癸派强者?,此时的胸口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

    “小高?!”

    “高?兄!”

    跟在婠婠后面冲出来的徐子陵跟侯希白来不及出手,看着米亚满身是血的样子大惊失色。

    “不用管我,全力围杀杨虚彦!”米亚看都没看这两个人一眼,恶狠狠的提着刀又冲向了婠婠。

    想要?趁着她受伤弄死她?

    那对不住了,我先弄死你吧!

    她心?中?也是恼怒不已,这些魔门弟子,一个个的简直脑子有病,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暗算别人?

    在今日之前,她跟这个婠婠无冤无仇,结果对方?却?想要?杀死自己,这怎么能忍?

    徐子陵跟侯希白对视一眼,不再犹豫,扑向了杨虚彦。

    此时最重要?的还是杀死这个影子此刻,免得他日后卷土重来又生事?端!

    五个人就这么捉对厮杀了起来。

    可是杨虚彦终究是杨虚彦,是那个石之轩寄予了厚望的太?子杨勇之后,便?是侯希白跟徐子陵联手也没有能够将他成?功留下来,终究还是让他逃走了。

    而另外一边的米亚跟婠婠之间的战斗也不容乐观,初次面对天?魔**的米亚并不适合,加上她刚刚受了重伤,也只能看着婠婠狼狈逃走。

    “气死我了!”米亚一生气,伤口的血流的更快了。

    吓的徐子陵跟侯希白赶紧安抚她,生怕她真的因为鲜血流尽而死。

    就从未见过这么彪悍的人!

    他们两个亲眼看着米亚从自己的身上拔出了那把带血的长刀,砍向了婠婠,心?中?震撼不可谓不大。

    两个人很清楚那把长刀刺中?的位置有多么的危险,把它从身体里□□又是

    多么的疼,耳聪目明的两人甚至都听到了金属跟骨头的摩擦声,可是眼前的米亚却?面不改色的把那把长刀拔了出来,之后还能提着它砍人,这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吗?

    还有之前那个消失让人看不清楚的身影,就是他刺伤了米亚,那人又是谁?

    一时之间,场面安静了下来,徐子陵跟侯希白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又避开了眼神,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猜测,可是却?都不想要?对方?知?道。

    前者?是不想要?让自己的目的暴露于侯希白的面前,后者?则是一直都在避免谈起关于石之轩的事?情,两人在这件事?情上面倒是相?当的有志一同?。

    而米亚则是龇牙咧嘴的点了自己的几处穴道之后,掏出了一瓶药粉洒在自己的肩膀上,暂时糊住了血糊糊的伤口。

    剩下的却?是要?等她回到住处之后慢慢处理了突的,她眼神一厉,“何方?高?人,既然身在此处,不妨现身一叙?”

    从安隆破壁而出的时候开始,她就有感到一股气息从寺庙的后方?出现,也让她彻底的确定了这处寺庙不仅是有当时缠斗的几个人。不过这股气息隐藏的很好,距离也很远,她也是仅仅有所察觉而已,更何况在婠婠逃走的时候这股气息也消失不见了,她也就没有在意。

    可是刚刚这股气息却?突然之间去而复返,又在寺庙旁边潜藏了起来却?让她不能不理了。

    这人不知?是敌是友,若是就此放任,此时的几个人说不得就要?栽在对方?的手中?!

    米亚隐晦的看了一眼寺庙破洞旁边,那里也有一道气息,应该就是石青璇的。

    现在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喜欢把自己给隐藏起来?

    大概是失血过多的关系,一不留神,她把自己也给吐槽了进去,刚刚她不也是藏在寺庙外面埋伏?

    不过她此时无暇去注意石青璇,目前为止,石青璇对他们并没有威胁,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个神秘人!

    “是妃暄失礼了。”一道清丽的身影随着声音出现,不是师妃暄又是谁?

    “原来是师仙子。”米亚嘴角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却?莫名的让旁边的侯希白跟徐子陵感觉冷飕飕的。

    两人对视一

    眼,旋即若无其事?的转开眼神,跟师妃暄打起了招呼。

    “不知?师仙子来此是为了何事??”米亚掸了掸身上的药粉,从石块上面站了起来,一脸温和的问道。

    他们在这里拼死拼活,这位师仙子却?默不作声的隐藏在一边,且不说这种行为让人多么的不舒服,光是她的目的就存疑。

    米亚敏感的听到了石青璇的呼吸声重了一点儿,心?中?哂然一笑?。

    果然,石青璇就只是石青璇,跟她的母亲碧秀心?还是不同?。

    当年石之轩为了跟慈航静斋之间的斗争,故意将《不死印法》泄露给碧秀心?观看,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固然让她深恨自己的父亲害死母亲,可是碧秀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慈航静斋在这场战争中?赢得胜利,这个过程中?可从来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女儿。

    这样的一个孩子会对慈航静斋毫无芥蒂所言吗?

    而师妃暄突然之间出现在此地,也让米亚怀疑她跟石青璇有关系。

    怎么就有那么巧的事?情?

    莫不是这两个人设置了什么陷阱给今日出现在这里的杨虚彦跟安隆还有婠婠?

    这个念头一起,就压不下去了,米亚目光凛凛的看向了师妃暄,却?是想要?知?道她在婠婠跟杨虚彦逃离了此处之后还有什么目的?

    难不成?在场的几个人中?竟然还有她的目标?

    米亚不着痕迹的看了侯希白跟徐子陵一眼,心?中?暗自忖度,却?最终否定了这两个人是师妃暄的目标的可能性。

    之前听他们述说此事?的前因后果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最初是徐子陵跟师妃暄发现了杨虚彦跟安隆想要?对石青璇动手,后来师妃暄又把此事?告知?了侯希白。

    徐子陵能够跟师妃暄把臂同?游,侯希白又能从师妃暄之处获得消息,这两个人跟师妃暄之间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如此这般,他们自然不会是师妃暄的目标,那么她的目标就是自己?

    “妃暄本是打算给徐兄和侯兄掠阵的,只是没有想到晚到一步”师妃暄轻摇臻首说道。

    她一脸轻愁,似乎很是为了米亚被伤成?这样感到抱歉。

    可是米亚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原来如此,我

    在跟石之轩战斗的时候就感受到一股气息,没想到那就是师仙子”米亚状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毫不介意的把感受到师妃暄气机的时间往前提了提。

    她也没说谎,虽然当时石之轩跟她各自捅了对方?一刀,正?处在一种诡异的休战状态当中?,可是也确实?是没有结束战斗,说她在那个时候感受到师妃暄的存在没毛病。

    而且这位师仙子,嘴上说着要?为侯希白跟徐子陵掠阵,可实?际行动呢?

    明明在安隆破壁而出的时候她就已经到了,可是后来不但没见她对安隆动手,也没见她对杨虚彦动手,这掠的是什么阵?

    嘴炮阵吗?

    还不如人家石青璇,真正?的动了手呢!

    师妃暄被她的话语说的呼吸都窒了窒,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侯希白跟徐子陵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对此情景说什么好。

    看样子,师妃暄是早就来到了这里,但她却?一直都没有出手,这又是为了什么?

    “是妃暄不好。”事?已至此,师妃暄也只能果断道歉,“我本是担心?婠婠,没想到事?情却?变成?这样的结果。”

    她轻叹一声,“好在《不死印法》并没有落到他们的手中?,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师妃暄眼中?净是坚定,“如此也算是免去了杨虚彦武功更上一层楼,为祸天?下的可能。”

    她又怎么能说出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将徐子陵拉入佛门的阵营,靠着他去影响自己的好兄弟寇仲?

    只是师妃暄迟疑的看着眼前的米亚,她有些怀疑她的身份。

    此前距离太?远,她只是看到这人跟石之轩互相?捅了对方?一刀,却?没有听到他们具体到底说了些什么。

    但能够重创石之轩的人,本身就值得注意,更何况那种情况下,石之轩竟然没有乘胜杀了他本来就是一件奇怪的事?,不能不防

    师妃暄早就知?道米亚这个人,只不过她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面,对她了解不多。

    今日一见,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她所见出色男子不知?凡几,可是这个叫做高?亚的男人依然是其中?最出色的那几个,甚至同?龄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不管是武

    功还是容貌,这个人都称得上是天?下英豪中?的佼佼者?。可是以前她却?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字,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一件事?,曾经已经灭亡的北齐皇朝是不是又死灰复燃了,高?亚就是他们推出争天?下的那个代表?

    不是她想太?多,实?在是这个人让人不得不多想,姓高?,武功高?强,长得又好,还能跟石之轩那个疯子以伤换伤,这还能让人想到谁?

    更何况此人一出江湖就跟寇仲徐子陵关系匪浅,现在又跟侯希白套上了交情师妃暄眉头轻蹙,心?中?已是多了不知?道多少的烦恼。

    如果这个时候换了一个人的话,大概就会对美?人心?生怜惜,连声安慰了,可惜现在是米亚站在师妃暄的面前,所以她很自然的说了一句话,“说到婠婠,师仙子刚刚去追她,不知?可有什么收获?”

    婠婠被她砍成?了那样,这位仙子大人总不会就把她那么放跑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米亚:不就是挑拨离间搞事情?我在行啊!

    师妃暄:艹,又一个神经病!

    其实师妃暄真的挺奇怪的啊,天天喊着大义大义的,也没见她杀几个魔门的重要人物,杨虚彦跟侯希白争夺《不死印法》的时候她还装成是石之轩吓唬安隆呢,可也就是吓唬了,也是没对杨虚彦还有安隆婠婠他们出手,就挺迷惑行为的。我看书的时候对此大为不解,勉勉强强的找出了一个她想要平衡侯希白跟杨虚彦之间的实力的理由,但这个理由也说不通,侯希白实力强的话,还能帮她的忙,杨虚彦实力强那就是给魔门支持的李建成增加实力啊,这算是哪门子的平衡?还是说是为了让李世民看看,魔门是多么的强大,佛门为了他的皇位费了多大的力气←_←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05-30 01:00:00~2021-05-31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舞迷盎 170瓶;遥遥无期 128瓶;巧克力、南橘 10瓶;文文 9瓶;树袋熊 6瓶;j_iawen、温柔的天空、丹丹 5瓶;蕙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w ,请牢记:,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在年代文中暴富超牛风水师系统琴中剑[综+剑三]腹黑千金:女王重生归来exo之呆萌甜心不要跑追你到古代他的柔情比夜凉慕念若雪不要任何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