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TXT下载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845章:为你好(8)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45章:为你好(8)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靳青的话听得张月头皮发麻,嘴里也发出连连惊叫:“你别过来,我家不要你。”

    这女人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她是疯了才会把人领回去。

    安静死后,儿子被抓了起来。

    儿子在外面的相好也找了过来,这姑娘她见过几次。

    每次安静回娘家的时候, 儿子都会将人带回来。

    她虽然看不起这种上赶着当小三的,可那姑娘大眼睛圆脸盘,一个看就是能生儿子的主。

    同样是大学生,那姑娘和安静完全不同。

    见人三分笑,将所有人都哄得明明白白。

    这次上门,也是因为听说洪峰被抓起来, 主动来帮忙想办法的。

    光是对洪峰好的这一点,就彻底戳中了张月的婆婆心。

    只是这姑娘哪里都好,就是聘礼太高。

    说话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意思, 是说她家听说张月给了安静五十万的聘礼。

    若要娶她,那聘礼不能少于八十万。

    不过这次说好了,聘礼给闺女带走一半。

    对于这个聘礼,张月自然是不愿意的。

    这是镶了金边吗,怎么这么贵。

    可没过多久,张月便被姑娘说服了。

    姑娘的学校比安静还要好,年纪比安静小,长的还比安静漂亮。

    这是什么,这不妥妥就是她的面子么。

    这么优秀的姑娘主动求着嫁给她儿子,这不就说明她儿子是个好人么。

    综合对比之下,张月忽然发现,这聘礼的价格不算高了。

    这才有了她上安家的折腾的事。

    从安家拽出来的钱,刚好为她止损。

    家里已经有了十全十美的儿媳妇,面前这个自然得抓紧时间处理掉。

    因此, 听了靳青的话后, 张月尖叫着对靳青提出了反驳。

    这女人实在太过邪门,她就算不要聘礼,也不能把人带回去。

    谁知道她这死气沉沉的模样,会不会传染给他们一家。

    靳青勾住张月的脖子,将人直接甩到安家爸妈身边:“你们做思想工作。”

    随后靳青抱着乖巧的洪小雨,歪头斜眼的看着老警员:“这都是家庭矛盾,我们自己处理就好。”

    老警员沉着脸警示看了靳青一眼:“注意分寸。”千万别再出问题。

    却见靳青已经看向刚刚为自己做笔录的年轻警员:“老子真的能通灵,你要不要试试。”

    年轻警员表情一愣,刚准备说话,便听靳青继续说道:“你家里这两年有长辈去世了。”

    靳青这句话说得着实太宽泛,听得几名警员不由齐齐翻个白眼。

    当神棍当到他们身上来了,真以为他们不敢抓人是不是。

    那年轻警员露出一个礼貌的笑:“我奶奶三年前去世了。”

    像他这个年龄的人,家里有人去世也是跟正常的。

    却见靳青摇摇头:“不对,是个男人,和你长的很像,五十多岁的年龄,右手背上有龙形的纹身,肚子上还有个比卡丘。”

    她向来是个看到什么说什么的人。

    那男人一直跟在年轻警员身边,一脸慈祥的看着这人,应该是亲人吧。

    见靳青盯着空气振振有词, 就像是真看到什么般,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张月三人更是吓得脸色煞白, 他们虽然看起来强势,可对于鬼神之说还是怕的。

    尤其是靳青现在的模样,更是让他们渗到骨子里。

    莫名的,三个人摒弃前嫌的缩成一团。

    而707则无奈的提醒靳青:“...宿主,那是虎。”你是不是瞎。

    却听靳青切了一声:“你见过这么肥的虎么。”就这个肚子分明是比卡丘。

    707:“...”人家只是发福而已。

    年轻警员却听得有些懵,随后一脸震惊的望着靳青:“他在哪?”

    他爸也是警员,而且还是身份特殊的卧底警员。

    从他小时候,他爸便离家去执行任务,一走就是二十年。

    一直以来,他们全家都以为他爸是抛家弃子的坏人。

    只有他妈坚信爸爸会回来,并坚定不移的等下去。

    直到去年夏天,有人将爸爸的警号送了回来。

    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他们不能出殡,不能发丧,甚至只悄悄的看了父亲的遗体一眼。

    之后则是在家里悄悄的拜祭。

    妈妈等了二十年,最终只等回一具尸体,和悄悄的打进了他们账户的抚恤金。

    他妈甚至不能对外人说,爸爸曾经做过什么。

    这件事被妥善的隐瞒下来,就连自己的同事都不知道。

    他对爸爸最后的记忆,就是与自己相似的脸,手臂上的龙,还有...

    “应该是虎吧。”警员的声音变得有些干涩,眼角也火辣辣的。

    为了不然别人看到自己的异状,他下意识的低下头,闷闷的说道。

    靳青再次看了那个飘到半空中,对自己不停行礼的男人一眼,随后肯定的回答:“是比卡丘,还是只挺大的比卡丘。”

    听到警员和靳青的互动,众人看靳青的眼神再次发生变化。

    难不成这女人真能看到。

    胡小雨从靳青怀里爬起来,顺着靳青的视线向上看:“妈妈,那什么都没有啊。”

    倒是张月最先反应过来:“安静,你别以为装神弄鬼我们就能怕你,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再进我家门。”

    安妈妈也小心翼翼的凑到靳青身边:“静静啊,你听妈的,别折腾了,好好和你婆婆回去过日子,妈是为你好。”

    张月眼睛一瞪,刚想说自己不要这儿媳妇。

    却见靳青缓缓咧开嘴,青白色的皮肤配上白森森的牙,吓得两个女人再次缩回原处。

    无形的阴气萦绕在周身,她们蜷缩起身体瑟瑟发抖,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用阴气将两人逼退,负责接(ci)待(hou)靳青的小白220,小心翼翼的凑到靳青耳边:“大人,这个鬼身上有功德,却不想去地府投胎,说是想要等着他妻子一起...”0

    虽然这样会有损身上的功德,却也是可行的。

    功德可以保护这人身上的鬼气不会外泄,只是等两人同来地府之时,这人身上的功德剩下多少就不好说。

    靳青疑惑的望着半空中那个鬼,等着别人死不是很奇怪么。

    年轻警员望着靳青:“他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你让他告诉我,我帮他完成,让他安心的去吧。”

    这一番话让其他警员诧异的看着年轻警员:这些江湖神棍的套路,这孩子不会真信了吧。

    靳青则是抬头看向半空:“你儿子的心挺狠啊。”

    这是打算把爹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