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太上图腾TXT下载 > 太上图腾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嚣张的无幽圣王六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嚣张的无幽圣王六


    无幽圣王刚想遥控冥王战魂教训禁区之主的时候,从他前方不远处空间闪烁间,也是显露初一道人影来。

    无幽圣王发现这突然出现的是一名灰袍白发老者,不过他也是发现这老者及其不简单。

    竟然是和他同境界的圣王强者,无幽圣王心中一猜就知道肯定是玄冥界的强者来干预自己召唤出的冥王战魂了。

    想到这,他也是不再针对禁区之主,而是看向这老者怒声问道:你是何人,所为何事?

    无幽圣王心中也是憋着怒火呢,毕竟他一开始被这禁区之主困在四极灭绝阵中差点被绞杀而不见有人来干预。

    现在一看自己强势打压这禁区之主了,立刻就有人来了,明显这人和禁区之主是一伙的啊。

    所以无幽圣王也是口气强硬的质问这刚冒出来的圣王强者来这有什么事。

    这刚出现的灰袍老者听到无幽圣王的质问,再看向禁区之主和他俩人之前战斗时破坏打沉的荒芜大地微微摇头对无幽圣王说道:道友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俩死命争斗,我为你俩深感不值而已。

    堂堂圣王强者,何必为了一点小事而大打出手呢,你是冥界无幽圣王吧,我对你也略有耳闻。

    你在冥界也是响当当一界强者,何必在我玄冥界大打出手呢,你来我玄冥界肯定是有正事要办吧?

    要不你看给我个面子,你俩就此罢手,你完成你自己的事情后,在返回你冥界可好,我玄冥界也不会追究你擅闯我界之事你看如何?

    无幽圣王哪里能听进这老者的规劝呢。

    要是一开始他和这禁区之主刚动手的时候,这老者赶来相劝,他还能就此停手。

    可现在他自己也是身受重伤,一身血和骨都献祭给冥道圣灵用来保命了。

    自己门徒也是为了召唤冥王战魂而气血衰弱到极点,这事怎么可能就这么完了呢?

    他必须要让对面的禁区之主付出相对等的代价才方解他心中恶气啊。

    想到这,无幽圣王冷哼一声对面前老者说道:我要是不给你面子又如何?

    今日谁来也别想让我善罢甘休,他想杀我,就必须有被我杀死的觉悟。

    他想把我炼化成血丹,我也很想把他炼成血丹来弥补我征战流失的底蕴,无幽圣王恶声对这老者说道。

    对面这老者也是没想到无幽圣王真是一点脸面也不给他。

    要是隔当年有人敢这么驳他脸面,这老者肯定暴怒化出真身,一爪子把这无幽圣王拍死了。

    不过现在他们妖族两位圣神至尊老祖做茧闭关前严禁他们招惹事端,所以这老者也是强压怒火。

    对无幽圣王尴尬笑了一下说道:道友慢生气,刚才是我狂妄了,我知道你心中恶气难消,我也知道是这禁区之主主动挑衅你的。

    不过好在你们双方都没造成太大伤亡,你看这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当然你若是想要什么赔偿的话,我也可以代这禁区之主向你赔偿,毕竟化干戈为玉帛才是解决事情的上策啊。

    我们玄冥界都很久没有发生大的战乱了,还请道友体谅我玄冥界众生疾苦啊。

    说完这老者还双手合实向无幽圣王作揖拜谢了一下。

    无幽圣王一看对方十分诚恳的向自己认错,而且自己还有些看不清眼前这老头道行的深浅。

    再说自己一身是伤,还真不能在竖强敌了,想到这无幽圣王就想找个台阶下,把这件事了结了也挺好。

    毕竟这里可是玄冥界,真闹出大事来,自己举目无亲,没有帮手有可能会吃大亏的。

    于是无幽圣王刚想对这老者和禁区之主说几句硬气话,找回点脸面争口气就算了。

    可是他想算了,这禁区之主可不干了。

    他在远处嗷唠一嗓子,对这给他和无幽圣王讲和的老者破口大骂道:好你个白毛软骨兽,你是什么东西!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你没看到他是越界而来,妄置开战,打破我玄冥界圣神至尊定下的铁律么?

    你非但不帮我将他就地正法,你反而帮着他洗脱罪责,哇呀呀,可真是气死我也!

    你立刻给我滚,我用不着你在中间和稀泥,你若不

    帮我将他擒拿,就立刻给我滚,我自己一样可将它打杀以儆效尤。

    这灰袍老者一听禁区之主辱骂他,也是让他十分不高兴,心说:这饕老三你可真是惹事的祖宗!

    我眼看要把事情给压下去了,你还在这火上浇油,你没看到对方都召唤出冥界主宰分身了么?

    你还在这拱火斗气,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你,妖界联军急先锋呢。

    你忘了就是你这暴躁好斗的脾气,才惹怒了不该惹的人,把你大卸八块,封印你几十万年了是吧?

    不过这老者也不能当着外人揭这禁区之主的伤疤,他只能沉声对禁区之主喝道:够了,你还想怎样?

    要知道,你无视我,强行突破我看守得封印,已经让我失职了,你可别再闹事了,否者连带我也要被上面处罚的。

    禁区之主依然不管不顾的叫骂道:你怕个毛,那黄脸猴子本就轻慢我等,正好趁这里封印松动。

    你帮我把其他封印一同解开,让我实力恢复过来,先将眼前冥界小儿弄死,在带你们去征战冥界,打出一片独属于我们的辉煌道统,何必在此受那黄脸猴子的辖制和打压。

    那老者一听禁区之主的狂言吓得他脸色都灰白一片,他赶忙对禁区之主怒喝道:闭嘴,你个该死的,你想死可别连累我!

    看来我对你的看守还是太轻了,等此间事了,我必定将你手足彻底封印,以防你祸乱世间。

    这禁区之主一看灰袍老者不帮自己,他也是怒声骂道:滚滚滚,看你那没骨气的猫样,我真是看错了你!

    这时无幽圣王一听禁区之主还敢谩骂自己为小儿,也是让他刚压制下去的怒火在度剧烈升腾。

    他心中杀意念头一闪而过,神念控制冥王战魂,对这禁区之主就是打出一法杖。

    冥王战魂果然强横无比,抬法杖化作遮天巨棒,一棒子又把禁区之主打进地下千米之深。

    不解气的无幽圣王控制冥王战魂猛地一跺脚,将禁区之主震出地面,又是挥出一法杖将无法抵抗的禁区之主抽飞出去十万丈。

    打的禁区之主骨断筋折好不凄惨。

    不过禁区之主毫不屈服,化作巨大肉球对无幽圣王沉声怒骂:好个异界小儿,你敢如此羞辱与我,等我凝聚真身之时,必定杀进冥界,将你挫骨扬灰以报我心头之恨!

    无幽圣王也是眼含杀机,就想在度操控冥王战魂来打杀禁区之主。

    不过这时他附近空间接连闪烁了一下,从中又是跳出两个穿着灰衣短褂的老头来。

    这两名老头站在无幽圣王和禁区之主中间,其中一名白发短髯老头对无幽圣王怒喝道:够了,真当我们玄冥界是你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么?

    无幽圣王一看这说话的老头时,他也是心头一震,应为这新出来的老头也是一名圣王强者。

    无幽圣王强压怒火,对这老头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这新出来的老头一看无幽圣王不在动手了,他也是压低声音说道:无幽圣王,我们四圣皇族是玄冥界的秩序管理者。

    你越界隐伏在我界十万年,我们都没有为难你,还请你也不要为难我们。

    依我看你还是尽快回冥界或者就地蛰伏方为上策,否者引发大动.乱,让玄冥界对冥界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就是你的错了。

    无幽圣王一听也是眼神变了变,怒哼一声说道:我此次出世本是为了我死去的弟子讨个公道。

    没成想突然蹦出这个鬼东西,非要打杀炼化我,我只能自保了,难道我还有错么?

    这老头一听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熟错熟对也不要深究了,还望你不要把怒火扩大到整个玄冥界才好。

    我会看守这禁区之主,不会再让他多生事端,还望你也能平息怒火,尽快办完事尽快归隐吧,我们玄冥界不希望有大动荡发生。

    无幽圣王一看对方人多势众,三名圣王强者拦在自己身前,自己有冥王战魂也讨不到好处了。

    于是他怒哼一声,挥手一展身后血红罪业难消战袍,裹挟起六名弟子,一边用神识操纵冥王战魂随同他自己金光一闪,飞离此地,另觅他处疗伤修养去了。

    毕竟他有伤在身,外加他六名徒弟强行召唤冥王战魂流失底蕴,都是需要尽快恢

    复修养的,实在不适宜在起争斗了。

    他现在也是没工夫去找阿奴和腾九霄的麻烦了,这让阿奴倒是有了更多来登圣坛和逃跑的时间和时机。

    这三个灰袍老者一看无幽圣王飞走了,他们也是无奈摇了摇头。

    一开始出现的灰袍老者对变化成血色肉球的禁区之主抱怨道:你就会给我们找事,老老实实呆着不好么,什么时候你这暴虐好斗的性子能改一改呢?

    这时禁区之主一看无幽圣王飞走了,这灰袍老者不阻拦不说,还埋怨起自己来。

    他也是气的暴跳如雷的对这灰袍老者怒骂道:好你个软骨头的白毛兽,你怕他作甚,和我们四人之力,定能将他拿下以儆宵小!

    省的以为我们玄冥界谁都可以来踩一脚呢,你可倒好,故意放他走不说,你那祈和求饶的话真是让我不肖与尔等为伍。

    你们仨立刻给我滚,给我滚的远远地,我妖族没有尔等软骨之人,我饕三太爷更不认识你们这三个窝囊废!

    还自称什么虎贲三圣王呢,啊呸,呸呸,我看就是狗洞三獾子还差不多!

    他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把另外两个灰袍老头也是连带着一起骂上了。

    这三个灰袍老头本就应为这禁区之主不经他们同意强行突破他们看守的手足封印而心里有些恼怒怪罪这禁区之主呢。

    现在一听这禁区之主骂他们三个骂的这般难听。

    他们三个老头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一个个隐去慈悲面目。

    纷纷化作面目狰狞的吊睛白虎,扑到这禁区之主变成的肉球上死劲爆捶禁区之主。

    这个使出风暴.乱杀对禁区之主劈头盖脸就挠,那个老头使出五毒摧花手对着禁区之主化成的大肉球后.庭就掏!

    最后一个老头更是使出黑虎绝命脚对着禁区之主下阴哐哐就是一阵乱踢。

    这三老头边暴揍禁区之主,一边还互相鼓劲喝骂道:拨他皮,拨他皮,先抽他筋,,,让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禁区之主本就应为和无幽圣王一场恶战被打得皮开肉绽,底蕴尽失。

    现在被三个猛地一塌糊涂的三圣王一顿狼掏虎薅也是真的抗不住了。

    还没被修理几下呢,他也是开始服软的对打他的三个圣王老头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老姑夫别掰我手,手断了,手断了。。。

    啊嘶,小舅子,你轻点,我腿都被你踹折了。

    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啊,大舅哥,你他娘的敢下黑手,你妹下半生幸福没了。。。

    其中一个灰袍老头从禁区之主化成的大肉球上生生扯下一条凶兽大腿骂道:我妹妹跟着你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你风光自由的时候,在外面勾三搭四不说,连异族魔族甚至是亚魔族的娘们你都敢往床上拽,今天我就替我妹妹好生教训你,让你涨涨记性!

    说完拿着从禁区之主身上扯下来的兽腿对着禁区之主又是一顿狠砸。

    打的禁区之主嗷嗷乱嚎也于事无补。

    最后三个圣王老头打累了,纷纷从禁区之主这肉球体内扯下来一条臂膀和一条大腿。

    三人拿着禁区之主的身体零部件飞回到四极之地从新进行封印去了。

    最后飞走的那个老头临飞走还悄悄传音给禁区之主说道:你可别在惹事了,在惹出大祸,我们可不会替你求情了。

    被暴虐毒打一顿的禁区之主看这三个圣王老头飞没影了。

    他也是恶狠狠的望着天空咒骂道:你们给我等着,等我有一天突破封印,重新崛起的时候,先把你们这三个不分里外的白毛软骨兽烤了吃才解我心头之恨!

    说完他这肉球周身血光四起,然后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身体极为模糊,只有一条手臂是真实存在的粗鲁彪悍男子模样。

    他看了看四周被他和无幽圣王打成深渊的荒芜禁区。

    勉强用那实体手臂施展浓烟毒雾阵从新将这里遮盖住,化作禁区边界,他也是隐遁在这禁区中去养伤恢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