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定河山TXT下载 > 定河山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会想法子满足你们愿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百五十一章 会想法子满足你们愿望


    看着听罢自己前面的话后,神色好了一些的张巧儿,黄琼又是一顿深吻后,才继续道:“刘昌这几年在葭州做的不错,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他又是朕的人,所以朕有意让刘昌接任宁夏知府。只是巧儿的想法,朕还是要考虑的。如果巧儿想要让他回京,朕就另外选人便是了。”

    听到黄琼的话,张巧儿心思却是异常复杂。其实她也知道,黄琼真的不是刻意冷落自己,而是真的忙得没有时间与自己幽会。年后到现在,她曾经几次进宫探视蔡氏,却都发现黄琼经常一忙碌就是一夜。别说自己,便是宫中的女子,这段日子十天八天见不到人也是常事。

    只是一想到,自己从年前最后一次幽会,到现在已经数个月,他都没有召自己一次,张巧儿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在加上年前一次幽会的时候,黄琼曾经说起过,想要调刘昌进京任职。哪怕明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可在夜里孤枕难眠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瞎想。

    今儿黄琼来看自己,虽说明知道家中刘昌嫂嫂在,不适合与黄琼在有那种事情。可心中狂喜的张巧儿,却依旧有些控制不住。现在听到黄琼,居然在这件事征求自己的看法,张巧儿却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才轻叹一声:“你是一国之君,怎么用他是你的朝政,不应该问我的。”

    “至于我个人想法,我又能怎么办?说是大局为重?但他是我的丈夫,按理说我该盼着他进京。至少孩子们不能没有父亲。可我又与陛下有了这种关,陛下真的能放过我?他性子虽说有些粗,可也不是那种过于粗犷的人。这时日一长,就算我掩饰再好,恐怕也会被他发现。”

    张巧儿的回答,让黄琼却是有些迟疑了。张巧儿虽说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意思,可他也听出来,尽管有些顾忌与自己的关系,其实张巧儿是盼着刘昌调回来的。她舍不得与自己分开,可也舍不得刘昌。她将自己寡居的姐姐,弄进京替代她,恐怕就是已经为刘昌进京做准备了。

    想明白了张巧儿真正心态,黄琼却是沉吟了良久才开口道:“巧儿的想法朕知道了。不过,就算朕调他去宁夏任知府,朕也会先让他回京述职。不过就算朕调刘昌进京,让朕彻底放弃巧儿也是不可能的。巧儿是巧儿,你姐姐就是与你长的再相似,可毕竟不是朕心爱的巧儿。”

    听到黄琼的最后一句话,伏在黄琼怀中的张巧儿,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突然疯狂的主动吻住黄琼,并顺势而下后,主动坐到了黄琼的身上。而这一次的疯狂,张巧儿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甚至第一次,用另外一处服侍。直到实在无力承受,才伏在黄琼的身上泪流满面。

    看着自己与黄琼还在紧密相连,以及满身吻痕。泪流不止的张巧儿喃喃道:“我不遵守妇道,身为有夫之妇,却是一女配二夫,还给不是我丈夫的男人,生下了一个儿子本就是罪孽深重。就算被他发现,怎么处置我都是罪有应得。就算是他要杀了我,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可我不想因为我,而牵扯到他的前程。我知道他的心愿,更知道他的性子和为人。你如今是权倾天下的帝王,他只是你麾下的一个小小官员。我只恳求你,不要因为我一个的原因,去影响到你对他的想法,更别影响到他的前途。他是真心为你效力,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他。”

    而听着张巧儿这番带着恳求意味的话,黄琼心中不由的叹息一声,轻声的道:“放心,巧儿,朕会酌情考虑对他使用的。朕让刘昌去宁夏府,并非因为是与巧儿之间的私情。公是公、私是私,朕不会因为与巧儿私情,影响到对刘昌的使用。的确,朕之前是考虑过调刘昌进京。”

    “但朕这些日子,在斟酌宁夏知府人选的时候,反复考虑了许久,都觉得刘昌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原任知府,在宁夏府已经打下了一个良好基础,他去了只要做到萧规曹随,就可以有很大一笔政绩。在宁夏知府任做上三年,在调回京就是三品,朕也可以更好的启用他。”

    “朕也知道巧儿为难,即放不下他,但却更舍不得朕。巧儿,你不要总埋怨自己。这一切,千错万错都是朕的错,是朕让巧儿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但不管怎么说,朕还是那句话,就算朕将他调回京城,朕也不会对巧儿放手的。巧儿放心,朕知道该怎么做,一切都有朕在。”

    黄琼这番真情实意的话说罢,张巧儿却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就这么默默的伏在黄琼胸口。而黄琼除了手,不断的轻轻抚摸着女人一头的秀发之外,也并没有继续下去,直到张巧儿实在耐不住疲惫,伏在他的身上沉沉睡去。他才小心翼翼的抽出身子,为妇人盖好被子离去。

    原本黄琼想要将两个妇人直接带进宫,但听到青紫二萝说起二女,都因为已经被折腾的疲惫不堪,此时已经沉沉睡去。也知道自己今儿这么一折腾,这两个女人今儿恐怕走路都费事,这个时候要是叫轿子或是马车,恐怕动静太大的黄琼,最终还是决定明儿在派人来接人。

    此时,夜虽然已经深了,可因为张巧儿的事情,心情有些不是太好的黄琼。在见到四女虽说还有点腿软,但行动大致已经没事。便没有骑马回去,而是带着四女按步当车,牵着马向着宫中慢慢溜达。此时,京城内外静悄悄的,大街上除了巡夜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

    感受着夜风习习,黄琼对着身边四女道:“你们如今跟着朕,虽说生活衣食无忧,可也失去了以往的自由自在。每天只能重复的看着巴掌那么大一片天地,想要出宫一次都不可能。跟着朕,实在是委屈你们了。今后朕会想法子,忙里偷闲的时候,轮番带你们出来逛逛街。”

    听着黄琼的话,四女不知道这位主怎么了,相对对视一眼之后,却是不悦而同的摇了摇头。刘敏更是轻声道:“陛下,能留在你的身边,有你这么一个虽说权倾天下,却依旧对我们知冷知热男人,我们就已经知足了。其实以前在鄯阐候府,还不如如今在宫中的生活自在一些。”

    “留在你鄯阐候府那些日子,才真正是一场噩梦。被关在一个院子里面,除了头顶上的天,还有身边被派来服侍的丫鬟婆子,基本上什么都看不到。那些丫鬟、婆子,都是他鄯阐候府的心腹。我们平日里面,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身边,就连一个可以说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你虽说在那个上,花样多了一些,太过于能折腾人了一些。可那个鄯阐候,却是一个十足的恶魔。你是能折腾,而他就是无休无止的折磨。上来不是掐就咬,经常将我们咬得遍体鳞伤。自己折腾够了,还用那些东西来折磨我们。我们经常被折磨的,连着几天都下不了床。”

    “留在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又您的疼爱,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那点孤寂又算得了什么?至少不用在忍受哪个恶魔,无休止的折磨。更不用在担心,被自己父兄当做棋子出卖。只是这都几年了,我们的肚子始终不争气,未能为你生下一儿半女的。”

    看着刘敏与刘灵,提到孩子时候,有些黯然神伤的样子,黄琼也是很无奈。二女的心思,他又如何不知道?看着宫中的姐妹,陆续有了自己的骨肉,都相继做了母亲。她们姐妹二人进宫不算晚的,可无论她们如何的努力,却依旧没有能够有身孕,心中要说好受那就怪了。

    在宫中,有了自己的儿女,可不单单是有了自己骨肉,可以做母亲的问题。将来,还是一个依靠,更涉及到在帝王面前是不是得宠。尤其是二女的年纪,相对林婉清几女来说都略大,都已经三十。随着年龄的增长,心中做母亲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只可惜,一直都未能如愿。

    只是二女为何迟迟无法怀孕的原因,黄琼自然是相当清楚。二女与司徒唤霜一样,都是纯阴体质。黄琼修习的又不是那种至刚至阳内功的人,二女想要怀孕也只能是看机缘。二女的这种体质,在床榻上对于男人来说是异常享受。可这种体质的女人想要怀孕,却是难上加难。

    尽管这几年,自己也让李大夫,将宫中几个阴性体质的女子进行调理,但是结果却总是都难以如意。尽管老李也努力了,想方设法寻找各种医学典籍,可至少到现在依旧束手无策。母亲因为司徒唤霜,也曾经想过办法,甚至教会了她们三人《洗髓经》,也没有什么大用。

    看着二女提起孩子的时候,有些黯然神伤的样子,黄琼不由得心疼的将二女抱在怀中。二女这一生命运多舛,甚至可以可以说是凄苦,黄琼真的不想让她们后半生为了孩子在神伤。将二女搂在怀中,黄琼轻声的道:“相信朕,一定会想办法寻找方子,让你们得偿所愿的。”

    “朕知道,你们这些年过得都是很苦。但现在,你们的身边有了朕,朕绝对不会让你们在回到过去。无论有没有孩子,你们都是朕珍爱的女人。这事急不得的,朕相信只要我们一同努力,就一定会成功的。现在你们要做的,便是相信朕,相信你们的丈夫。”

    至于青紫二萝,身体都是正常的。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身孕,根子出在黄琼身上。倒不是黄琼不想让她们要孩子,只是黄琼还想着与二女在浪一阵。毕竟他身边,能充作护卫的女人不算多。若是这二萝在怀了,自己在出来与张巧儿幽会的时候,可就没有人能够帮着支撑了。

    不过,转过头看到提起生孩子事情的时候,青紫二萝同样的一脸幽怨。也知道年纪同样不算小的二女,恐怕心中也都一直在想着要做母亲的黄琼,倒也有些无奈的,同样将她们搂在怀中后道:“好吧,你们若是都想要的话,朕过些日子都会一一的满足你们,让你们做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