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真的不是重生TXT下载 > 真的不是重生 > 第2209章 拆吧,重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09章 拆吧,重来


    张彦明看着地图,脸色有些沉。

    他到不是针对这边的工作人员,而是想到了那几栋塌的彻彻底底的几栋八层楼。新华厂的家属楼,老旧的上个世纪的建筑。

    这个厂子再有两年就会整体搬迁,连人带设备全部搬去了蓉城市内的开发区,但是退休和其他一部分职工并没有走,还是居住在这里。

    说实话他们厂这地方是真的背静,和县城之间隔着整座玉垒山,到老街都将近一公里,房子又破旧,真的是一点好都没有,各种不方便。

    但是住在这里的人也没有办法,厂子就这么个条件,能给套房子住就已经不错了。

    “我本来是要在这里打造一座五星级别墅度假酒店,用来和老街这边配套的,”

    张彦明头也不抬的说:“即然省里感觉难办,那就算了吧。”他根本就没提市里,市里也不够格和他打交道。

    其实也不怨工作人员,最开始划地的时候张彦明标的地块其实并没有包含这个新华厂,是张彦明后面想起来又加上去的。

    “至于电力这边,包括保险和水力,如果也谈不动那就不用谈了,快点把其他地方迁出来免得影响施工进度。

    这几处地方的占地可以从河对岸补给项目。

    但是你要和他们说清楚,以后,除了正门以外,其他三个方向这边肯定是要修围墙封堵起来的,不会给他们留空间。”

    张彦明心里还在琢磨新华厂这里。

    想一想,几年以后厂子搬走了,人去楼空,留下一个破旧的家属小区。

    事后,他们又把厂子地皮整个卖了,和人家合作开了酒店……厂子一丁点损失也没发生,连拆旧楼都省了。

    可是那些埋在土里的职工谁管?

    “奇飞。”

    “嗯?在。哥。”

    “找找新闻局的电话,你问问他,我想要这个厂的地方,用咱们产业园的地和他换……如果他不干,你再帮我问问总署。”

    “别,别别,奇飞你等一下。那个,我再联系一下,等我打个电话。”工作人员急忙拦住乔奇飞,转身跑出去打电话去了。

    这事儿要是让张彦明自己把事给办了,那这边这个脸面就丢大了,做为协调小组的负责人,他肯定难辞其咎。

    虽然事情没办法没能具体的解决遇到的困难,他肯定也是要挨批评,但两权相害取其轻,总比张彦明自己去办的结果好。

    说实在的,还是他级别低了,管理局都压他一头,到不是他有什么没做到的地方。

    但也没办法,这边必竟是市里的项目,省里的专项小组在绵远河蹲着呢。

    你看那边,一帆风顺,什么问题也没有,要速度有速度,要效率有效率。级别到了。

    张彦明笑了笑,让乔奇飞等这位工作人员的消息,他继续翻着资料考虑事情。

    廖娜拉着杨洋说去给枫城基金那边的工作人员帮忙,张彦明感觉她们就是去看热闹。其实人家真的是在帮忙。

    过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工作人员打完了电话过来:“张委员,市里联系了新闻局,和新华厂这边通了电话。

    现在新华厂这边基本同意地皮交换,但是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家属区这边,很多已经不是厂里的职工了,包括退休的,这个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另外就是他们提出要两百亩土地。”

    “他们想屁吃。”张彦明看了工作人员一眼:“一百亩。这边也不过就是这么大小,我一比一换给他就不错了,两边的价值能一样吗?

    还有就是,非新华厂职工,包括新华厂退休职工这一块,我们可以接手,不用他们负责,而且可以同意他们先拿地皮,建成以后再搬离。

    但是需要签合同,对他们的搬离期限要做出合理要求,不能说三五年我也得等,对吧?”

    “那是那是,另外,管理局这边说可以迁走,但是有一个小区是刚刚建好的,所以这个补偿希望能合理一点。”这个合理的味道就有点不言而预了。

    张彦明笑了笑:“电力和管理局真的是搬不搬都行,这边也不差那么一两个小区的地方,就像我刚才说的,只要同意我们把小区封闭就可以。

    你就这么汇报,这么谈,相信你的工作也好做些。其实小区封闭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儿。”

    呃……工作人员小心的观察了一下,确认张彦明不是在说反话,笑着问:“那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要把他们的小区封闭呢?”

    “我打算把小学建过去,”张彦明没在意他的问题,直接讲明白了:“而且会在现在的基础上扩大规模,”

    张彦明摊开地图指给工作人员看:“北侧是主路,开校门感觉不太合适,所以还是开在南边,这样一来,正好在他们两个家属院中间。

    而且这边这一片都是住宅,配套相关商业和职能设施是肯定的,你说,不封闭能行吗?”

    工作人员看着地图琢磨。

    张彦明点了点计划中学校大门的位置:“这里的大门不会顶到路边,必竟里面都是孩子。

    为了安全着想,校门肯定会往里缩进来,如果他们这两个小区不封闭,那么会不会很混乱?他们会不会把车停过来?

    而且我们所有的小区都会是封闭的,有利于更好的规划和绿化工程,也方便管理。明白吧?”

    工作人员听懂了,点了点头:“好,明白了,我去沟通。”这下子信心满满了。

    老孙抬头看了张彦明一眼:“其实硬叫他们搬,能搬,省里能协调。”

    张彦明摇摇头:“没必要,咱们也不差这点地方,都没多大。”

    张彦明拿着地图走到老孙面前坐下:“这里这个医院要扩建,向西到路边,向后推一百米,路口这里要有个广场。”

    老孙看了看:“多少?这得有一百来亩了吧?”

    “按一百二到一百五来吧,不能建高咱们可以建的大嘛,”张彦明笑了笑:“从路边广场往东建,这边建好搬过来再拆旧楼。”

    “都要拆掉?”老孙看了张彦明一眼。

    “拆吧,重来。原来这楼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太丑了,而且也不好用。”

    事实上是,这座住院楼塌了,塌的相当彻底,是灌县最悲伤的地方。96年的六层钢筋混凝土大楼,轰的就没了,近三百人被埋。

    边上的学校,商场,住宅,很多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楼……一座也没塌,最严重的就是开裂,好像在嘲笑。

    混凝土手握成沙,没什么钢筋,剪力梁不如普通民宅……大楼建成就被举抱,可是没什么结果,院长说,他们的大楼坚固无比,可以用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