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TXT下载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苏玖将目光从青玉箫上转移开来,再看向夏珏,便只剩下了凌厉“沧澜宗冰隐峰第十一代弟子苏玖,请师兄赐教!”

    苏玖双手抱拳,俯身作揖,伏下一礼。

    或许这也是她最后一次为眼前这个人作揖行礼了,以同门师妹的身份。

    雨下的越发的急切,一箫一剑于空中也随着特有的节奏不停的发出碰撞。

    魔气和先天元气时不时的交缠于一处,就连二人之间所携带的法则之力都相互碰撞压制。

    看起来二人似乎都用了全力。

    至少在其他三人看来,这一场决斗早就超出了练虚期该有的范畴。

    清辞道君抱臂在旁边观战,有些感叹道“这就是天才弟子之间的对决吗?还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

    “夏珏是魔就不必说什么了,我们沧澜宗的这位天才弟子,确实是有点东西,也不枉为沧境界第一天才,这个名头倒是不虚啊。”

    清辞道君一边看二人交战一边点评着,丝毫没有因为这场战斗谁胜谁负而心焦。

    像个局外人,只是在单纯的看热闹。

    灰衣人没有关注战斗,却也拧眉面露不满,“时间太久了。”

    很显然,这是在说这场战斗的时间太久了……

    清辞道君笑道“放心吧,我们还有时间,他心里应该有数,会在那个时候完成阵法的。”

    灰衣人冷声道“希望如此。”

    说完灰衣人便扣上了自己的帽子,不再说话。

    要说整个场上,最为心焦的人,大概还是要数云环翎。

    他是通天塔,自然能够清醒的看出二人之间实力的差距,否则也不会一开始便想让苏玖先跑。

    然而很可惜,苏玖并没有逃跑的意志,对于他的传音,也以不回应的态度,全盘否决。

    苏玖虽然聪慧冷静善于分析,对于某些事却也有自己的坚持。

    如今,夏珏于沧澜宗而言已是叛徒,而她遇见了又怎么可能轻易将人放走。

    毕竟谁也不知道,将他放走的这段时间里,他又会做出什么错事来。

    哪怕是为了沧澜宗的名声,为了他少造孽,苏玖这回也是无论如何不能就此离开的。

    何况,她并不喜欢当一个逃兵。

    有些事情,她早就没有拒绝的权力。

    身负天资身负盛名,便不该遗忘这些都是谁予以她的,这是她理应承担的责任。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蓝色剑身凝聚出金色的光芒,挥剑斩下,带动着她自身的法则之力,将宛如瀑布的雨幕直接斩裂出了一道真空。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伴随着苏玖的降雪领域直接铺展开来。

    天地之间骤然乍现一片银白之色,雨幕也随之消失不见。

    除了人,便只剩下了白茫茫的雪。

    白色的雪地的另一头站着身着黑衣的夏珏,使得这一片颜色有了一个污点。

    苏玖走到夏珏的面前,看着他呆呆的伫立于原地。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轻笑了起来,夏珏抬步前行,带动着混音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在夏珏混音铃声响起来的瞬间,苏玖发现自己腰间的混音铃也响了。

    夏珏这才发现了苏玖存在。

    他抬了抬手,浅笑着道“师妹,来……”

    苏玖没有走过去,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混音铃,她握着铃铛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狠了狠心还是将铃铛从腰间拽了下来。

    夏珏不解的看着苏玖“师妹?”

    闻音抬头,苏玖发现夏珏的衣衫居然又变回了白色。

    不过他自己对这一切似乎毫无所觉。

    只是依然不解于自己为什么要将铃铛摘下来。

    他想了想,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师妹,铃铛不用摘下来也能用的。这样,这样使用。如此,不管以后我在哪里你就都能联系上我了。”他一边摆弄着铃铛做演示讲解,一边笑的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在哪里我都能联系的上你?”听着这句话苏玖莫名的想笑。

    “是啊,我在哪里,你都能联系的上我。”

    骗人,骗子……

    都是假的……

    突然苏玖抬起了头,声音也高了几度,声线更是恢复到了之前那般冰冷。

    “师兄的领域造诣,师妹自愧弗如!是在我领域形成的一瞬间师兄便夺了我的领域吧。”

    白色世界渐渐淡去,只不过它的消散并不是在苏玖的操控之下。

    原本的夏珏也消失了。

    而真正的夏珏则站在距离他不足一尺的地方,或者说她的身边。

    “耍我很好玩吗?”苏玖垂下头看着手中的混音铃,笑得凄凉……

    苏玖无法想象夏珏到底以什么心态才创造出这样一个领域来覆盖自己本身的领域,不过如果是为了搞她的心态,那不得不说,他成功了,而且成功的彻底!

    旁边的人没有说话,似乎也在低头看腰间的铃铛。

    “我问你,耍我是不是很好玩!!!”

    苏玖眼眶一红,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金色的铃铛瞬间就碎成了几块残片,锋利的残片边缘割伤了苏玖的手心,血液就这般顺着她的指缝洒落到了地面,形成斑驳的梅花。

    这一刻,她应该很疼,但疼这种感觉又好像没有那么清晰。

    属于混音铃的灵气逐渐消散,光泽亦不再,就好像一具彻底死去的残骸……

    或许是悲痛到了极致或许是愤怒到了极致,这次苏玖几乎将所积攒的所有先天元气都凝聚于霜寒紫极剑之中,朝着夏珏的方向挥斩而去。

    半点不留情。

    在剑芒被击出之后,光晕几乎覆盖了整个院落,距离较近的几个人更是被这一股光激的睁不开眼睛。让这昏暗的天地,在刹那之间宛如白昼。

    苏玖在光晕的中心摇摇欲坠,她听到有个声音在她耳边低声道“结束了。”

    胸口一凉,一只眼熟的黑色长箫自她胸口穿过。

    苏玖迷茫的低头看着这箫,脑海中浮现的是这一生中所有的记忆。

    所有人的脸都一个又一个的出现在她的眼前,让她看不分明。

    她努力的睁着眼睛,却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然后,她听到声嘶力竭的吼叫声。

    好像是云环翎那傻子的……

    他在说什么?

    夏珏,我要杀了你?

    就凭他,还想杀师兄?

    哦,她想起来了,胸口的那只箫是属于师兄的……

    可是,怎么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哭声是谁的?打斗声又是谁的?

    小珠……雪精灵……风灵……

    风灵?它……不是走散了吗?

    苏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大脑也越发的昏昏沉沉。

    师兄说结束了,便是真的结束了吧。

    隐约间,她看到黑色长箫从自己的身体抽离,另一个人影慌张的跑到她面前,将她接了下来……

    这个人的体温,好像有些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