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白夜浮生录TXT下载 > 白夜浮生录 > 第三百三十七回:重逢故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七回:重逢故知


    没有任何消息,任何消息也没有。</br>    寒觞极尽所能,将一切能打探到情报的地方都造访了一遍。朝着一个老太太所指的笼统方向,他和谢辙仅仅是这样走着。有时他们想走得快些,就好像问萤真在前面跑,只要速度跟上了,便能追到她的脚步;有时他们想走得慢些,就好像有一刹那的疏忽,问萤都会在身边的某个角落里隐匿不见。</br>    不过时间稍微久些,两人也梳理出了一丝门道。首先最重要的便是踪迹:问萤的气息在整座镇子里都无法寻觅,也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到她。后者是很好理解的,妖怪不走寻常路,很容易让人们忽视他们的存在。可是气息呢?气息的消失如何解释?就算问萤刻意收敛了自己的妖气,属于她的味道仍不可能淡化。虽然处理气息的方式有很多,但重点都很明确:那就是必须有人刻意这么做。</br>    若按照那老太太的说法,问萤是一时起意,追着一个疑似温酒的身影去的,她自己便不会刻意这样准备了。最重要的是,寒觞同样没有嗅到温酒的气息。</br>    首先一个问题是迫切需要回答的:问萤所看到的身影,究竟是不是温酒?</br>    她既然也是突然看到那样的身影,而不是察觉到气味,那么说明“那个人”一定做了一些伪装。草药或是法术,都能轻而易举地做到。先前的一切讨论都建立在他“是”的基础之上,那么换个角度,若他不是呢?</br>    两种可能:首先,问萤认错人了。</br>    这是两人最快否定的想法。她很了解温酒,虽然多年未见,也不至于这样轻易认错。只是人群中惊鸿一瞥,她就有如此大的反应,说明她很有把握。之前她和他们一起走在路上,说不定人群里出现了无数个与温酒相似的面容,她怎么就不曾认错,偏偏在他们不在时……</br>    那便是第二种可能了:有人假冒温酒。</br>    至于是谁,动机如何,这很难说。但最大的嫌疑人实在是太好确定了……</br>    “可妄语要是想找我们,何必诱骗问萤?”</br>    坐在茶桌前,谢辙叹着气说。这几天他与寒觞的状态都很不好。先是皎沫夫人的不辞而别,紧接着是问萤。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往前,薛弥音与叶聆鹓的相继离开,都对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这四位离开的原因都不相同,正因如此,才让他们怎么都无法习惯、无法接受。</br>    “我不知道,但他始终没有真正找上我们。难道是故意的?”</br>    寒觞的脸色很差,他的情况比谢辙更糟。再怎么说,失踪的是他的亲妹妹。</br>    “这真是……”谢辙略微攥紧茶杯,“妄语一日不死,受苦受难的便远不止我们。不如说,十个恶使,没有一个是无辜之徒。”</br>    “我不知道。你知道吗?谢辙,”寒觞叫了他的名字,“我时时刻刻都在担惊受怕,我不知下一刻究竟还会发生什么。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我从未有过。”</br>    “我明白。”</br>    “你不明白,我是说,有一天兴许你也会消失——不论以什么样的理由和形式,不论你给我什么样的原因和说辞。”</br>    谢辙看着泛黑的眼眶,一时无法回答。他该说自己理解这种感受吗?他真的不知道。越是这种令人焦虑的关头,他越是</br>    出乎意料地冷静。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不近人情。相较之下,寒觞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具有人情味的人。他不由得开始担忧,妄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哪怕不是,也该是了。</br>    “我的一生都在不断失去得到的东西,”寒觞幽幽道,“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兄弟,我的朋友,然后是我的妹妹……哪怕我只是坐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冥冥中就会有什么东西弃我而去。可是时间一直在消失,我现在什么都没做,都有种说不出的惶恐——它在责备我,责备我什么都不做。”</br>    “你需要休息……”谢辙知道自己在说些废话,但他还是接着说,“只有你的身体和精神先好起来,才有能力去找到她,找到她们。”</br>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何尝不觉得难过呢?长这么大,他没有愧对过什么人,最对不住的大约是最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聆鹓。她很勇敢,只是……太莽撞。但这难道怪她吗?难道勇敢也是错吗?难道为了自己重要的人做出冒险和牺牲,就注定应该得到失败的结局?</br>    归根到底,还是他能力不足。</br>    不知为何,店内完全安静下来。一切静得可怕,像是没有任何活物。这一点他们过了很久才有所察觉,因为他们实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太久了……这情有可原。</br>    当安静太过安静,安静就变得刺耳。</br>    他们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天就黑了。这太突然,他们坐在这儿的时候虽然是下午,但远远不到太阳落山的时候。简直就像做梦似的,你不知自己何时来,也不知为何在此。</br>    两人同时站起身,惯用手摸到了剑柄之上。</br>    “是什么?”</br>    “不清楚,但一定是妖物了。”</br>    因为情绪太过低落,给了妖物趁虚而入的机会吗?</br>    “你们不会要对老朽出手吧?”</br>    一个女声——熟悉的女声。那一瞬间,谢辙有种放松的感觉,寒觞也是一样。他们的手离开了兵器,目光还在四下搜寻。店里空无一人,不知是何时离开的,饭菜还剩着一半。但店里是亮堂的,虽然没有点灯,却如白昼一般清晰可见。</br>    正当他们的视线还在大堂移动时,身后被漆黑蒙蔽的窗户,有难以名状的阴影缓缓探了出来。像是野兽试探的前爪,像是乔木伸展的枝丫。它无声地变化着,试探着,悄无声息地使自己流动到桌面上。它——它们轻盈地绕开了桌上的餐具,还有水渍,直到自己完全落到地上,令完整的自己得以拼接。</br>    然后,它站起来。</br>    鬼仙姑轻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意料之中,两人同时做出了防备的动作。</br>    “您可别吓我们了……万一真的对您出手,可太不敬了。”</br>    “哈哈哈哈,你们大可以试试。”</br>    “幸亏有所准备,才当真没有拔剑,”寒觞摇着头说,“说真的,您可要注意些。”</br>    “被你们砍出个好歹来,那算我活该。啊……或许我是该提防风云斩。”</br>    两人请鬼仙姑入座,又重新坐了回去。见到她,他们都有种说不出的亲切,就好像随着她的出现,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同时他们也感到一丝不安。毕竟没事的时候,鬼仙姑可绝不会来找他们叙旧。</br>    “您是特意来找我们的,还是恰巧路过?”谢辙认真地问。</br>    “如此大费周章,可不仅仅为了作弄你们啊。”</br>    她笑起来,不知那被前发挡住的眼睛是何种神情。那种不安果然要得以应验了:鬼仙姑虽然真的会为了搞恶作剧吓唬谁一下,但这次,她利用阴影封锁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她创造出了一个新的结界,复制了原本的造景,将真正的外物们隔绝。</br>    “这里完全无法和现世取得联系,不过……虽说,我们依然在现世便是了。”</br>    她的声音依旧是懒洋洋的,他们无法猜出她的来意。</br>    “那您是想……”</br>    “找你们帮忙。”鬼仙姑道,“当然,有酬劳。”</br>    寒觞的沉沉地叹了口气,他说:“不是我们不愿意帮您,是我们……如今也琐事缠身。或许您注意到了,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过去我们总是四人同行,如今友人接二连三地离去。现如今,我的妹妹也不知去向。或许……您能提供她们的消息?”</br>    寒觞的疑问好像没有太大希望,但多少还是心怀希冀的。谢辙也看向鬼仙姑,她的模样仍是那么苍白,白得在被黑影填充的窗户的映衬下,闪闪发光似的。</br>    “我或许能提供某人的消息,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们……”</br>    “为何?”寒觞不明白。</br>    但谢辙知道。有些事,按照通常人的说法,便是“说出来就不灵了”。他迟疑一阵,只好对寒觞解释道:</br>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br>    “神神叨叨。”寒觞如此评价,“我不知是不是我的妹妹,但……若真能觅到谁的踪迹,您且先说说,究竟有什么事需要我们来做。”</br>    “关于一位恶使——杀之恶使。”</br>    两人一阵恍惚。</br>    “枫吗……我们很久没听过他的名字了。”</br>    “但这可不代表他不存在。我的朋友们……要知道,他在边疆都做了些什么。如今国库空虚,钱财全推到前线打仗,再经过贪官污吏的层层剥削——眼下的江湖,身处风雨般摇摇欲坠。表面上风平浪静,可谁也不知道,若是再出什么异变,朝廷还有什么能拿出手。”</br>    “您该不会……是要我们上前线吧?”谢辙皱起眉,“这玩笑可开不得。虽说精忠报国乃志士之命,可我们虽会舞刀弄剑,终归不是保卫边疆的好手啊。”</br>    “放心。他回来了……我与一些无常鬼们做了点努力,让局势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事都不重要,你们不必过问。如今杀之恶使重回中原,他的力量已与往日大为不同。我们不能再阻止他了,因为能阻止他的人,并不在这里。”</br>    寒觞试探着问:“该不会……您觉得我们就——”</br>    “当然,你们当然不行。哈哈哈哈……请原谅老朽罢,若是说得再多,这些事就不灵验了。你们虽然打不过他,但你们所能做的,远比你们想的更多。你们大概不知道他现在有多可怖吧。不过你们拥有对抗他的武器,只需要撑住一时。”</br>    “撑住?”</br>    “一时?”</br>    怎么撑?为什么撑?撑多久?</br>    这些问题明明白白写在二人的脸上,鬼仙姑却笑而不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