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恶来传TXT下载 > 恶来传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人的抉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人的抉择!


    曾涛闻言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肖大人的虫话给递过去,对耳边的虫话说一句可以之后,快在手机上编辑出一条信息出去,他要了解事情的始末。

    耿陌正坐在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姓郑,郑总亲自帮他泡了一杯顶级的大红袍。

    受肖大人影响,总经理级别的都喜欢在办公室背景墙上挂一副山水画,纯墨色不带点缀,上面会有些题词,当听到办公桌的座机响起,心里不由有些紧张,他被调任到关内是公司副总裁进行的诫勉谈话,见过肖大人,没说过话。

    这种虫话都是由中转之后进行对接,并不需要播出,当他看到上面一些根本不像号码的数字之后,知道虫话那端一定是肖总。

    说话变得越客气:“耿先生,已经接上了。”

    “谢谢。”

    耿陌仍旧客气的说一句,站起来走到办公桌旁,他心里没底,那么大个人物会不会分心帮自己,他没有半点把握,抬手把虫话接起来。

    “肖老板…”

    “小友,好久不见,要邀请我去你们那打猎么?”

    肖大人心情不错的开了句玩笑,他心里甚至没有半点思考耿陌会说什么,会寻求怎样的帮助。

    “呵呵…”耿陌尴尬的笑了笑,多半是苦笑。

    站在别人的办公室,想要找一位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寻求帮助,他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凄凉。

    “如果您想来随时可以来,我还给您带路,上回放跑那只异兽听说已经下崽了还在山上,放跑一只,这次还您两只。”

    肖大人怎么能听不出来这是强颜欢笑,诸如此类的虫话他接的太多,有些人想说又不敢说,有些人打虫话过来肤浅的想要借银子,更有人滑稽的在别人面前炫耀能跟他通话,救急不救穷,这是他对任何事的态度,所以也就是他给了小人物名片,时至今日还没有人能让他刮目相看的重要原因,多数都是通过一次话之后把名片收回来。

    当然,所谓的刮目相看是相对而言。

    “呵呵,好,找我有什么事情说吧。”他不温不火的微笑道。

    “我妹妹因为救我受伤了,医生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所以我想问问您有没有认识好医生,能救救他!”耿陌说到后来几乎是乞求的态度,他现在确实无助,每每想到江盈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百爪挠心,他现在急需一位能让自己相信的人,说一句她能治好,哪怕是骗而已。

    肖大人闻言,嘴角的笑渐渐收起来也换上严肃表情,有人借银子、有人保命,可谁都是为了自己。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张名片的附加价值究竟有多大,要让救活另外一个人,哪怕是爱人也是第一次。

    “具体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是脑部受损伤…”耿陌把在医院里医生讲的那些话,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站在侧面的郑总听见耿陌说的是这个问题都愣了,就这么点事?本以为动辄十位数的资金断裂…

    正在丁总犹豫期间,他咬紧牙关又道:“我是你们口中的异人,从华夏漂流过来,她是我的亲人,所以,我求求你帮帮我。”

    耿陌没掉眼泪,可这哀鸣听在任何人耳中都难免跟着悲伤,孟姜女哭长城能成为千古故事,如果主角换成个男人恐怕会更胜一筹。

    郑总都开始跟着心痛,他心中有种闷气,想喊出来说我救她,可没这个能力。

    然而丁总不是他,倒不是心硬如铁,而是不想让虫话那头的人失望后看到希望,最后又成绝望,凝重道:“生、老、病、死,这是任何人没有办法改变的自然规律,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她才不到二十岁。”耿陌已经不知该用什么哀求。

    “好好照顾她吧,我帮你找最好的医生。”肖大人顿了顿,随后又道:“再送你一句话,你的生命中,还有一个她。”

    他说完,挂断虫话。

    背过手看向这无边无际的草场,草场与蓝天相接,从左到右环顾了一圈,嘴里感慨道:“前年来的时候,这里是这样,人却老了两岁,万年之后这里还会是这样,而人又会在哪里?又会老了几岁?”

    关于江盈被袭击的经过,还有这段时间柳正关与耿陌有关的大事小情,已经完整送到曾涛手机里,他很惊讶也很正经,没想到那小子能变成现在模样,他并没立即把手机递过去,肖大人不经常大感慨,需要给他时间消化,不能打扰。

    至于刚才送耿陌的那句话,如果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世事无常,根本无法理解上去,那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说吧。”大约两分钟后,肖大人开口道。

    “好…”曾涛点点头,随后开始字正腔圆的念出来,从进入酒吧、银矿区、砖厂、齐三爷、圈子,到江盈、李利琴、初雪、丁霞,全都事无巨细的讲出来,他不错过任何细节,又不会讲的太繁琐,可这也足足花了十分钟时间。

    肖大人听完沉默几秒钟,随后道:“几次危机都没用那张名片,以小博大,不错。”

    他断然不会迂腐到计较耿陌所用的那些手段,换句话说,那些手段在他面前不值得一提,不是以结果论,而是对成功看的太明白。

    “曾涛,如果不是因为他妹妹,他会在什么时候用那张名片?”

    这个问题确实把曾涛难住,他刚才有一小段隐瞒,也可以说是总公司的人刻意没提。

    就是在小巷里他出手的事情,因为任何人都知道肖大人起火来很严重,也不会让他因为下面人就能解决很完美的事情火,在心里仔细权衡着,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

    “性命攸关,没用那张名片,他的妹妹没到生死关头,却能拿出所有。”肖大人顿了一下,随后道:“有情才能有义,有情的人都不会太差,可以帮帮他!”

    “刷…”曾涛听到这话不亚于被雷击中,精神有些错愕,这个帮是脱医疗之外的。

    肖大人说扶贫,那是对一个郡效果的基础设施援建。

    肖大人说资本,那是把指数三天之内拉起十几个百分点。

    肖大人建立西里,这两个字就在帝辛国遍地开花。

    曾涛露个面,尚且能让三爷吓破胆,肖大人道一句帮帮,又会到达怎样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