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玩家超正义TXT下载 > 玩家超正义 > 第1239章 卡芙妮的清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239章 卡芙妮的清算


    安南的行事风格,哪怕称不上是雷厉风行,但起码也与“拖泥带水”一词是绝扯不上关系的。

    在确定与卡芙妮的关系后,安南先是在诺亚逗留了几天。

    一方面是要确认持杯女的仪式正常运行,另一个是……哪怕以安南那种程度的自由,也觉得自己这时直接离开卡芙妮回家有些不太好。

    不过安南在诺亚的存在,并没有隐瞒任何人。

    于是第二天,三眼乌鸦也就知道了这件事。

    当天,老乌鸦就邀请了安南大公,前往乌鸦家赴宴。其他的贵族们,还是通过这件事得知安南来了诺亚。

    乌鸦家准备邀请客人,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的——因为贵族家中的仆人们,其实也是有属于自己的社交圈的。

    他们会互相交流情报、划定圈子。

    一些贵族之间的邀请、调查、监视、问询等行动,也正是依托于这个圈子。

    实际上,很多贵族家中也不会养太多闲人。

    这些能够担任代理人的大贵族们,都是银爵教会的信徒。他们每年的奉纳给教会的资金,加上他们名下产业缴的税款,都算是银爵教会的“高级信徒”。

    也正因如此,他都会在的继承人阶段接受过来自教会的一些系统化的学习。能够在继承战争中最终胜出的,至少不会是愚笨之徒。

    他们知道,假如让一部分的仆人变得异常清闲,只有在特殊时刻才会用到的话,那么其他的仆人们也会为此而感到不平等。在他们怠惰惯了的情况下,如果真的遇到了需要“储备资源”才能完成的工作,他们多半也很难做好。

    于是,与联合王国那边不同,诺亚这边的贵族都只会用数量很少、足够日常维护的仆人。

    每当有人想要离职时,必须先开始招新人、等培训完毕、工作交接完毕后,才会批准辞职、给予一大笔基于工作年限的遣散金。

    而宴会这种工作,显然不算是“日常维护”的范畴。每当有贵族准备举行宴会的时候,他们会找与自己关系亲近的,能够信任的其他贵族中租借、抽调一部分的仆人,用于完成宴会。

    他们为此会给予仆人一笔比平时工作更丰厚几倍的日薪补贴,并且要给予租借仆人的贵族们一些小礼物,以示关系友好。

    而这笔钱,可比多雇佣两三倍的仆人在家中要少的多了。甚至连零头可能都不到。

    他们当然不缺那笔钱,但他们更不希望在浪费钱的同时,还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同时,仆人的工作,基本都在自己能够处理的处理范围内。不会太闲也不会太忙,这也有助于维护他们的工作态度。

    这些仆人作为帮佣的同时,也是他们的主人派出来打听消息的探子。

    当然,并非是窃取机密文件、窃听重要情报之类有关特工的工作。

    而是通过观察一些设施的维护情况、主人举办这宴会是准备邀请什么人,再看看家族继承人是否在宴会时回家、他们在宴会上都说了什么话、继承人之间是否有矛盾、他们是否可能隐藏着什么家庭矛盾……

    这些细节加在一起,是可以分析出很重要的情报的。

    因此,必须要派出最机灵、记性最好、最优秀的仆人。才能拿到最新鲜热乎的一手消息。

    而这些闲杂事务显然不能麻烦那些大贵族,因此都是各个家族的管家雨女仆长帮忙打理的。

    再加上诺亚的代理人制度,从某个角度来说……在王都,一位伯爵家管家和女仆长的实际权力与影响力,毫无疑问要比一些地方的镇长、领主都要大的多。

    这种程度的情报,也是会公开给他们的“盟友”的。

    但问题在于……如今的诺亚没有明显的、割裂的派系。至少在王都内、在“代理人”这个级别是没有的。

    所以他们的盟友,肯定也会有其他的盟友。

    原始消息只有先后快慢,最终肯定会传遍所有人的。

    ——至于各家从这个消息中分析出什么情报,那就要看各家族的仆人素质、以及他们家族的顾问,对这情报的分析处理了。

    以前诺亚的势力割裂,是因为夺嫡之战的纷争——或者更清晰的说,是因为腓力王子的搞事,强行分裂了这个国家。而如今,随着长公主自愿退出核心势力圈,其他继承人全部死亡,诺亚的旧派系也就不复存在了。

    讽刺的是,在一年前还在激烈争斗、打得鲜血淋漓的贵族们,如今却能笑呵呵的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聊着一些家长里短。

    也正因如此,诺亚的所有贵族,都在得知了安南大公准备前往乌鸦家做客的同时、得知了他们的那位小女王也要一起跟着去。

    其他贵族倒是觉得这相当正常——毕竟情报部门和特务部门的最高控制者,直接邀请他国最高领导人前往自家赴宴。

    在没有人就可以监视乌鸦家的情况下,女王亲自去监视也是很正常的。

    最开始,他们的确怀疑这位女王是凛冬大公的傀儡。

    但他们很快就“逐渐”知道,这位大公都做了什么大事。

    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神明了。

    从地位上来说,甚至是能够和十二正神比拟的级别。到了这个程度,安南就已经不再是“一位邻国的最高领导者”这么简单了……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胆敢敌视一位真正的神明。

    哪怕是伪神、甚至邪神,都绝不是他们能招惹的。更不用说地位起码是从神以上的安南了。

    如果能舔上安南,他们宁可直接舍弃权力、举族搬迁到凛冬也无所谓!

    他们甚至反而希望他们的小女王,能够和安南的关系再好一些。

    但是,卡芙妮的所作所为,却反而让他们担心她到底要做什么。

    倒不是她对政务的处理有什么问题……

    客观来说,卡芙妮对政务的处理简直堪称完美。若非所有人都知道,卡芙妮是真正的“独断暴君”,恐怕贵族们会以为卡芙妮有一个超过三十人的顶级智囊团。

    她唯一的问题,就是太过铁血、也太过狠心了。

    她一点也不像是一位十五岁的天真女孩。在其他的贵族女孩们,还在讨论着宠物、饰品,讨论着优雅可靠的男青年与飒然的女士们的时候……

    卡芙妮陛下却露出温柔到甚至有些害羞的笑容,轻声细语、慢条斯理的说着把子爵甚至伯爵全家拖出去吊死之类的话。

    贪污的主教,逾权的贵族,以及他们手底下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的官员……卡芙妮一个接一个的开始清算。主动投案的,以及愿意作为证人检举他人的则可以从轻发判,试图毁灭证据抵死不认的罪加三等。

    卡芙妮面对求饶和求情毫不动摇,面对贵族们给予自己的天价贿赂连一眼都不看;面对刺杀的威胁,她只是把刺客拧成一条破抹布后把人挂在挂在外面。

    因为这极暴力而直接的策略,诺亚的很多顽疾反而被卡芙妮轻松铲除。虽然也伤了一些元气,但毫无疑问除掉了不少病根。这也让卡芙妮女王在底层官员与民众那边的声望抵达了一个顶点。

    ——假如卡芙妮是傀儡,她根本不会去做这种事、也不可能被允许做出这种事。

    而发出检举、提供证据的正是乌鸦家。

    他们家被破例提拔为公爵,作为女王无处不在的眼睛、停在王冠之上的乌鸦、开始为过去的事逐一发起清算——

    人们这才回忆起来……乌鸦的叫声,正是报丧的声响。

    老乌鸦的糊涂,装了足足三十年。

    如今人们才知道,他哪里是老糊涂——他把所有的事都在看在眼里,全部都记了下来,只是从来都不说。

    对于这样一位堪称老妖怪的家伙,女王哪怕和他是同一个阵营,对他多有提防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这些贵族们,很快就意识到……他们甚至还低估了这老乌鸦的精明和睿智。

    老乌鸦在见到安南大公和卡芙妮陛下的时候,笑呵呵的对他们开始道喜。

    紧接着,他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以极苍老的声音、轻飘飘的对安南大公询问道:

    “您打算什么时候,与我们陛下成婚?”

    这堪称僭越的话,几乎吓傻了在场所有人。

    但没想到,安南却是非常正经的回应道:“今年的十二月一号……在老祖母的圣日时,我会迎娶卡芙妮。

    “在那时,我还会宣布一个大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