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星辰秘密之时光之刀TXT下载 > 星辰秘密之时光之刀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玫瑰星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八章 玫瑰星空


    刹那号飞船来到了一片玫瑰色的星空,终于平稳了下来。

    从飞船上回头看,仍然是玫瑰星空,仿佛先前的折叠空间就是一个恶梦,醒来就再也不存在了。

    阿尼莎的刀看着飞船旁边的那些蓝色的星光,对羽蛇说:美人,杀我一刀,快,杀我一刀。

    羽蛇说:阿尼莎的刀,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阿尼莎的刀说:不不不,我只是担心,我们是不是从一个梦到了另一个梦。

    系统从机芯中出来,说:阿尼莎的刀,让我这个美少年告诉你,我们自由了。我们成功地摆脱了引力场的禁锢。我可以负责地说,至少我们现在是平安的。

    阿尼莎的刀一下拥抱着羽蛇说:天啦,天啦,我们还活着,知道吗?我们还活着。

    接着,所有的人都拥上来抱在一起。

    欢呼着说:“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那种从内心深处发泄出来的嚎叫,似乎是想告诉所有的星辰,他们还活着。那种劫后余生的欢喜,感觉到生命和自由是那么的不容易。

    阿尼莎的刀对系统说:美少年,音乐,给我来一段音乐,我必须歌唱,我必须唱出我心中的喜悦。如果明天死去,我不会再有遗憾。

    羽蛇也说:我也必须跳舞,美少年,你给我找找,我要那一曲古典的玛雅舞曲,叫什么来着?我得想想,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首“星辰之光”。

    艾米丽娜对阿古特卓金说:轻一点可以吗?你弄痛我了?

    阿古特卓金对艾米丽娜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得意忘形了。我,我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艾米丽娜听阿古特卓金这么一说:说话的声音瞬间变得柔软起来,说:是呀,我也是,我也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阿尼莎的刀听着艾米丽娜的话,这时才发现自已紧紧的抱着羽蛇,于是,松开了自已的手,对羽蛇说:失礼,失礼,我也是忘乎所以了。

    羽蛇笑着说:没关系,如果你再年轻一些,说不定我会爱上你。

    阿尼莎的刀说:真的吗?

    阿尼莎说着,就哭了起来。

    羽蛇说:阿尼莎,你至于吗?我就是跟你开玩笑,你至于这样感动吗?

    阿尼莎的刀说:不,不是那样,我是觉得活着真好,自由真好。

    系统对说大家说:各位尽量地放松一下吧,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前面的路是怎样的路。

    艾米丽娜说:对,美少年说得对,我们对未来仍然一无所知,尽量地放松自已吧。

    羽蛇对艾米丽娜说:公主,你知道我现在最期盼的是什么吗?

    艾米丽娜对羽蛇说:你能有什么期盼?不就是裙子,首饰,高跟鞋,香水,除了这些,你还会期盼什么呢?你能不能有点理想?

    羽蛇撒娇地对艾米丽娜说:公主,你怎么如此理解我,没有办法,我是一个女人,所以,我就这一点点理想?我所有的人生就这点理想。我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一条裙子,一瓶香水,就足以满足我的愿望。

    艾米丽娜像是对羽蛇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说:是呀,为什么要那些根本就摸不着的远大理想呢?

    艾米丽娜对羽蛇说:我现在给你一个承诺,等有机会,我一定送你一条最华丽的裙子,让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一个什么呢?对,让你看起来,像星辰上最美的女王。

    羽蛇对艾米丽娜说:公主,你对我真好,你这话好温暖,就像是神的光,哗的一下罩在了我的头上。公主,你是不是觉得像我这种身材,怎么穿都像是一个女王呢?

    艾米丽娜说: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自恋?

    羽蛇说:公主,你就没有听说过哪个哲学家,叫什么来着,对啦,我想起来了,那个哲学家叫“毕特拉多斯”,他的《毕特拉多斯语录》中有一句名言,“自恋是最好的疗伤”。

    艾米丽娜说: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道理,这么浩大的星空,我们却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再美丽的星空又能怎么样呢?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阿古特卓金,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阿古特卓金说:我没什么可说的,只要我的身边有一个叫艾米丽娜的人,不论在那里,也不论是生还是死,我都不会独孤。所以,对于我来说,在那里都不重要。

    羽蛇说:阿古特卓金,你这话看起来像是誓言。是那种爱情的表白吗?

    阿古特卓金说:爱情?对于我们那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像我们这样只有漂泊的人,怎么敢说什么爱情呢?能相望就已经是幸运了。

    拉菲尔说:阿古特卓金,不要说得这样煽情,爱情?不过就是一种私欲而已。并不是生活的必须品。所以,在我的词典里,所谓爱情,就是一种调味品,如果有的话,汤的味道好一点,没有的话,汤的味道淡一点。

    系统说:我说一句公道话,拉菲尔,像你这种“禁欲主义”者,好像不配谈论这个话题。

    拉菲尔说:理论上,……

    阿尼莎的刀说:收起你那些“理论上”吧,你那些概念总是让人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拉菲尔少有的愤怒,说:我是严格按照元老会的授权,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坚决不说,这是我做人的基本准则。谁像你满嘴跑火车,说到那里自已都不知道。不过你终究是一个没有学识的人,我也不跟你计较。

    阿尼莎的刀指着自已说:你说我没有学识?这种话怎么会从你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呢?还说你是元老会的人。我开始怀疑了,元老会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拉菲尔说:我没说我是元老会的人,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元老会的人?

    阿尼莎的刀说:你哄小孩吗?只有元老会才有“先知”这种职位。如果你不是元老会的人,你的“先知”是谁给的呢?

    拉菲尔说:你这种人还真是什么都不懂。现在我教教你,元老会是有“先知”这种职位,不过,在元老会,这是一种最低级的职位,也就是说,先知就是元老会的一个打工者。至于我这个先知嘛,是因为我的见识誉满星辰,大家都这样称呼我,就这样简单。

    阿尼莎的刀说:拉菲尔,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谦虚的人,没料到你也居然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人。

    拉菲尔说:像我这种人怎么可以谦虚呢?

    系统说:你们两位真是两个无趣的人,这么灿烂的星空你们不好好地欣赏,说不定,以后就看不到了呢?这么诡异的星空,你们以前见过吗?
《星辰秘密之时光之刀》相关推荐:狼与兄弟天下第九逍遥兵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超级女婿掌中之物魔道祖师神医凰后贵妃有心疾,得宠着!电视门在年代文中暴富我成了一个神超牛风水师系统琴中剑[综+剑三]腹黑千金:女王重生归来exo之呆萌甜心不要跑追你到古代他的柔情比夜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