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天下安康TXT下载 > 天下安康 > 第五十八章 再取湓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十八章 再取湓城


    万家岭一战,十多万梁军大败亏输,彻底覆灭,自主帅张绣以下,包括副帅楚王郑文秀,监军中书侍郎岑文本俱为隋军所俘。

    而随着万家岭的兵败,梁国已经彻底失去了和大隋对抗的能力。

    战后诸将献俘,黄维烈让人押着张绣送到帐前。

    黄维扬也是第一次见到张绣,听说张绣被擒获,也是惊讶不已。

    虽然黄维扬的命令是务必要拿获张绣,生死不论,可十多万大军的混战,要想生俘某一个人,实在太难了。这年代又没有照片,更没有导航、定位,换身衣服就有可能逃脱。

    不过黄维扬也只是一惊,却并没有太大的震动。

    击败张绣,黄维扬虽然很得意,但一个小小的张绣,还不足以让他忘乎所以。实在是张绣虽然明冠荆襄,可在北地太寂寂无名了,胜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张绣因为断了腿,没法站立,最后是被放到担架上抬进来的。

    而这种姿态,必然是狼狈不堪。

    黄维扬上前看向张绣,张绣也尴尬不已。

    黄维扬有些轻蔑地笑道:“我大隋征讨林士弘这个逆贼,本与萧铣毫无关系。尔等却上赶着前来阻止,真是好没道理。今日兵败丧师,也是咎由自取。”

    张绣是个多桀骜的人,正常情况下,早就跟黄维扬刚起来了。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绣还没有为了萧铣殉节的心思。

    事实上整个隋唐,是最不讲忠义的,一些将领,别说三姓家奴,五姓、十姓都很正常。

    就像我们最熟悉的秦琼,先是隋将,跟着裴仁基投奔李密,李密兵败后投奔王世充,后来背弃王世充投奔李渊,全家被王世充所杀,但并未有人诟病于他。

    大抵大家经历了两晋南北朝,为异族效命的时间太久,谁也不比谁道德高到哪里,所以就集体摆烂了吧。

    所以后来碰到尧君素这样的人,即使唐军上下恨得牙痒痒,李世民即位后,仍给其追封。

    此时张绣面对黄维扬的质问,只得低下昂扬的头颅,窝窝囊囊地说道:“今日不来,恐怕劳你远征啊!”

    这话说得,张绣自己都羞愧。

    黄维扬知道张绣已经没什么士气,也不想再羞辱他,便让人将他抬了下去。

    至于其余被俘的梁将,几乎没有一个愿意为萧铣投降。萧铣素来重文轻武,对当兵的忌惮、怀疑多过信任,因此没人真心忠诚于他。

    黄维扬让人对这些人一一甄别,按照隋军对待降兵、俘虏的标准,进行处置。

    最后黄维烈还给黄维扬献上一人,便是梁军的监军,萧梁中书侍郎岑文本。

    听说是个监军,黄维扬还以为他的多大,待黄维烈献上此人,黄维扬才发现此人不过是个才过弱冠的年轻人。

    实际上岑文本生于开皇十五年,今年才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未有什么大功,却位列宰辅,权高职显,不得不说整个萧梁内部,也奇葩到家。当然萧梁内部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岑氏乃南阳大族,岑文本的岑善方是萧詧,担任过散骑常侍、起部尚书。

    龙生龙,凤生凤啊,你别管是不是真龙、真凤。

    黄维扬本来对岑文本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一个籍祖上之名的人而已。不过黄明远来信专门提了一下岑文本,黄维扬也算记住了。

    其实黄明远是让一部叫《贞观长歌》的电视剧给唬住了,所以对岑文本很有兴趣,觉得此人才华、心机,天下少有。

    现在的岑文本怕是没那个心机。

    当然岑文本也是有能力的,初唐少有的南人宰相,还不是李世民的心腹出身,自然非常人可比了。

    见到岑文本,黄维扬立刻向对方伸出了橄榄枝。

    岑文本也没什么顾忌,萧铣不似人君,必然长久不得,为了家族,也为了自己才华的施展,岑文本果断地投降了黄维扬。

    黄维扬于是向岑文本询问萧梁内部的情况。

    岑文本将萧梁的政策、制度、内部矛盾等一一细说之。

    黄维扬又询问怎么安定荆襄、江西之地,毕竟黄家对这些地方影响力极为有限。

    岑文本便建议道:“自大业末年,群雄鼎沸,四海延颈以望真主。今萧氏虽占据荆襄,人心亦附,但荆襄各家,实望去危就安,均不认为萧铣能抵抗王师。今王师战无不胜,可乘胜而击,并遣使至江陵,一面威压,一面劝降萧氏。萧铣志大而才疏,又无决死之志,一旦江陵受困,必然投降。”

    黄维扬大喜,亦点点头。

    黄维扬相信岑文本的话,也相信岑文本的态度。

    现在萧梁在江西折损了十五万大军,国内兵力几乎尽被抽调一空,隋军完全可以逆流而上,兵临江陵。

    黄维扬于是去信陈克敌,令其速速西进,先取武昌,为大军打开西进的之通道。

    同时又让岑文本帮着凌敬,秘密招降荆襄各家,减轻入荆襄的困难。

    至于岑文本本人,则被黄维扬留在身边,任命为主簿,负责起草教令、命令。主簿相当于文字秘书,位卑而权重,岑文本欣然领之。

    过了没两日,从湓城传来消息,陈克敌已经占领了湓城。

    陈克敌自接到军令之后,便调集全部军队,从湖口出发,直扑湓城。

    湓城东依群山,西靠大湖,被枕长江,后世乃是一座坚城。不过此时南方的城池尚未改成砖城,作为土城,又多年不被重视,湓城的城防略差了一些。

    张绣倒是在城中留了差不多四千人。

    不过这四千人待张绣离开后,就跟老虎入山一般,痛快的玩开了。

    荆襄士气,不喜军队,董景珍、张绣虽然各领重权,但麾下军队,尤其是中下层的兵将,被约束的很,这些人现在到了九江,可不就跟没见过肉的群狼一般,放开了折腾。

    短短不到一个月,梁军在整个湓城内犯桉上千起,整个城中被弄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

    而之前占领湓城的隋军与之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因此当地百姓,纷纷又思念起离开的隋军。

    果然当陈克敌率军兵临城下,整个湓城的百姓和世家大族纷纷响应。有人打开了北门,迎隋军入城。

    至此梁军的后勤基地,江州重镇湓城,再次落入隋军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