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汉世祖TXT下载 > 汉世祖 > 第1164章 新洛阳城,邙山隐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64章 新洛阳城,邙山隐者


    西京洛阳,前前后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整葺工作也基本进入收尾阶段,财政司陆续拨款四百三十五万贯钱,用以工程所费,这已相当于大汉如今一年财税的十分之一了,除官配工匠之外,前后征召民役达十五万人。

    只是做一次“维修”,朝廷投入的钱粮比当初开封大修所费还要多,当然,这其中有物价上涨的缘故,更在于当初修开封,可狠狠地割了一波东京富商的肉。

    事实证明,在高标准、高质量要求下,建筑翻新的投入,比重新修建便宜不到哪里去,甚至还要更高,毕竟还涉及到一个拆除的问题。

    翻新的洛阳城,实则还是老样子,随处可见过去的影子,原本的格局并没有多大改变。论雄伟壮丽,隋唐洛阳城,可实在是隋唐建筑的巅峰之作,建筑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而经过此番修葺完善,后人或许就得称之为“隋唐汉洛阳城”了。

    洛阳的兴建,官府投入,主要宫城、皇城、外城,以及各公共设施上。官署、营廨、作坊、仓场、道路、绿化以及地下管道,都经过系统性的完善。

    许多老旧的城墙、城门,都是经过拆除重立,而慕容皇叔最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洛阳宫室的重建上。在开封引为遗憾的事情,到了洛阳得以实现,而慕容彦超操持建筑,核心思想就是要雄奇壮丽,布局要宏大,要显示建筑之美,要配得上当今的大汉帝国。

    翻新工程,有一点好处就是,许多原本的建筑用料,都可继续利用,如此也节省了不少木、石料费用。

    但是,有几座宫殿,却全新打造,所有东西都用新的。而新宫殿中,尤以宫城正殿最事铺张华丽。

    早些年,刘皇帝就曾表示过,觉得开封的崇元殿太小太矮了,而对建筑越发痴迷的皇叔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在正殿的修建上,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

    最终落成的洛阳正殿,长四百尺,宽三百尺,高一百九十二尺,其宏大壮丽,或许距离武周时代的明堂有所差距,但在当代,天下唯此一殿,并且没有那么多的宗教色彩,只为体现皇权威严,仅为朝会或者大典使用。紫禁城的太和殿与之比起来,或许只能用小巫见大巫来形容了。

    刘皇帝给落成的洛阳正殿,取名为乾元殿。花费了那么多钱,费了那么多人物力,造就奇观,一向提倡简单朴素的刘皇帝,不知觉间,还是变成了自己过去讨厌的模样。

    虽然他此前一再对慕容彦超叮嘱,要控制成本,节约钱粮,更要爱惜民力,但真正操作起来,可就难以尽善尽美了。

    仅款项的追加,就有两次,达到九十万贯,再加上洛阳及京畿道两税划拨一部分,累计支出方达其巨。而在工程的推进过程中,各种伤亡过千,因各项事故而致死者,就超过两百人,更有不少役使过度的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朝中的御史言官,自然不会默不作声,针对洛阳工程而进言弹劾的更是数不胜数。

    闹到刘皇帝这里时,他头一次默然了。虽然,手书一道诏书,对慕容彦超进行了一番斥责,对工程之中钱粮浪费以及民夫奴役的现象大加责备,但更多的还是要求整改,处置那些急功近利的官吏,同时,责令对伤亡的民夫进行双倍赔偿。

    做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是极限,像这种已人力为主的工程,想要不伤人、不死人,怎么可能,刘皇帝也没那么天真。只能对于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预防与加强监督,如此而已。

    而在官府对洛阳城大加工程时,城中的官民百姓,也跟进着,修缮自家的房屋,做到与官府所定格局协调。就如当初开封的兴建一般,对于民居民宅,听其自建,只是对建筑布局有统一的要求。

    慕容皇叔,似乎也是个有强迫症的人,造成的结果便是,如开封一般,洛阳的建筑布局,整体看来,也是等级森严,官民贵贱,层次显著。

    而随着新洛阳城的逐步完善,刘皇帝也于开宝六年(968年)春二月宣布,将西幸洛阳,以作视察。并且,以慕容彦超权洛阳府尹。

    ......

    邙山脚下,一个山水交汇处,绿树掩映间,结有一座竹庐,庭外水车借着风力转动,吱吱作响,庭前植有花木。门上立有一牌匾,书为“赵庐”。

    观周边环境,清幽闲雅,别有意境,好似居住了一位隐士高人。只是,这位隐士高人,隐居的地方,距离洛阳这俗世太近了些。

    竹庐之中,传出一阵读书声,声音稚嫩。一名高大的身影,手执书卷,在其间踱步,注意着坐着的七八小童。

    宽脸长髯灰袍,沉稳而有威势,正是卸任的原西南巡抚赵普。自去岁冬,回洛阳奔母丧,处置完丧礼之后,赵普就在这邙山脚下,搭了这一草庐,守孝。或许是寂寞了,又把自己年幼的三名子女,以及周边农家的适龄孩子叫来,体验教书育人。

    赵普的学问不高,但那也是要看和谁比。他所修的,是经世致务,做学问,大汉比他厉害的多了去了,但论做官,论做事,能比赵普干得更好的,可就找不出几人了。

    并且,早年因学识不够,在刘皇帝身边时,尝尝为人所诟病。有鉴于此,在后来的为官中,赵普也是博览群书,只是不求甚解罢了。

    后世,一句“半部论语治天下”,成就了赵普的名声,然后很多人都想当然地以为赵普就只读《论语》,属实扯淡。

    此前,刘皇帝听薛居正讲东晋历史时,谈到后赵开国皇帝石勒谋主张宾时,就以赵普类比张宾,这也算是对其褒奖了。

    如今,结庐而居几个月了,赵普也修身养性这么久,虽然日显恬静,其内心,却也造就跟猫挠一般,痒得不行了。

    赵普,可不是个能够长久坐得住的人,若是真让他丁忧个一年半载,绝对受不了。因此,这段时间也是,身在江湖,心在庙堂,可牵挂着朝廷的情况,期盼着某一天,天使携制命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