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TXT下载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666章 仆从者的投名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66章 仆从者的投名状


    泰拉维斯本觉得自己会劝说他们直到下午,显然是畏惧罗斯人的恐怖实力,维普斯的女首领宣布投降了。

    那些藏起来的人并未走远,见得老奶奶呼吁大家都出来,族人们也纷纷走出藏匿的所在。

    另一方面,罗斯分舰队的长船也纷纷开始登陆。

    泰拉维斯就在近岸处迎接征服者的降临。

    阿里克很是诧异,这小子居然真靠着一张嘴说服了维普斯人,真的不依靠战争就换来了他们的臣服。

    脑袋比较一根筋的阿里克很惊奇,可这就是一个事实。

    他令部下保持克制,不准自发劫掠,除非他们拒绝献出贡品。

    事情的发展也完全出乎来看待预料,五百名极为高壮的罗斯战士踏上维普斯人的凯基萨尔米,维普斯的女人们居然纷纷心动了!

    他们并不存在明确的婚姻关系,女人生育的孩子就是整个部族的孩子。他们的生活其实有些混乱,可女人们总是在频频的生育,也面对着惊人的婴儿夭折率。

    眼看着一群健壮的金发青年从巨大的船只跳下,他们是如此健壮,融汇了他们骨血而生育的孩子,也能顺利的躲过死神的迫害吧。

    这种事阿里克始料未及,维普斯女人的举动分明是求着自己的部下和她们发生关系。这种事真是令他熟悉,同样的事情已经在科文人的社群里发生,以至于罗斯公国的艾隆奥拉瓦堡里,钢铁松鼠部族的那群女人已经抱着一群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黄褐色头发的混血孩子。

    此乃首领卡尔泰奈卡所默许的,甚至于她的孙女也被带来出来,腼腆的女孩被她的奶奶亲自塞给泰拉维斯。

    女孩哈娅斯塔,名字就是“芬芳的气息”,一个刚刚长到可以做母亲年轻的女孩而已。虽是如此,她就粘着泰拉维斯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男人。

    如刚刚长成的公牛般的泰拉维斯如何把持着住呢?当他按住这个通情达理的女孩于松软鹿皮垫下,还别所,还真的喜欢上这个主动的姑娘,虽然他知道对方的目的。

    入夜,阿里克只觉得这个奇特的凯基萨尔米充满了说不尽的荒诞与美妙!

    战士们可以大口吃着烤熟的驯鹿肉,可以与一群女人发生关系。年轻的战士并不挑剔,甚至许多人在艾隆堡和科文人做过同样的事情,据说新来的维普斯人和科文人是一家,至少在这方面还真就是一家人。

    双方算是各有所需,那么再向这群如此臣服的家伙动刀子便是纯粹的脑子坏掉了。

    阿里克有着自己的原则,他推掉了所有女人的接近,就是在营帐内亲自与维普斯女首领卡尔泰奈卡深入了解情况。

    已经办完事的泰拉维斯任凭女孩哈娅斯塔伏在自己大腿处,他充当一位翻译,而他也无比希望获悉卡累利阿人更相信的消息。

    女首领从容面对,她亲眼看到并确认整个维普斯部族在罗斯军队的面前毫无抵抗的能力,她已经选择举族投奔罗斯公国,这便开始略显唠叨、事无巨细地介绍起卡累利阿人的情况……

    这个女首领说话颇为唠叨,再碍于语言并不能非常通顺地交互,泰拉维斯竭力从中提炼出关键性信息,却也得到了惊人消息。

    如果一开始那几个俘虏透露出的“卡累利阿熊祭坛”有杜撰敷衍的可能性,这个女首领再描述一番,它便坐实了。

    “熊祭坛?他们居然崇拜熊么?”阿里克问及泰拉维斯。

    “他们猎熊祭祀。那个地方恐怕并不是一个村庄,而是单纯的祭坛。”

    祭坛?阿里克想当然便想到了罗斯堡老家的石船祭坛,那地方的确是圣域,不过若没有重要节日,也没有谁会去光顾,并非那里是禁区,单纯是非节日去了那地方也没有乐趣。

    阿里克就顺着自己的思路揣测一番。

    泰拉维斯摇摇头:“绝非如此。她提到了很多的帐篷,会有很多人在哪里交易。那是滨湖的地域,如果……我们发动一场袭击,或许会出其不意。”

    当泰拉维斯提出偷袭建议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当言语说明后果然引起了阿里克的强烈兴趣。

    “偷袭?正合我意。滨湖的营地,一群羸弱的家伙居然自称勇敢的熊猎人,真是荒谬。你继续问,我要知道卡累利阿的细节!”

    阿里克这番催促,泰拉维斯就不得不问个不停。

    女首领可不敢得罪这群浑身是铁(指锁子甲)的狂人,她的眼里,这群铁人即便不是神的使者,也是高贵、不可忤逆的存在。

    他们是强者,却都是男人。

    己方是弱者,女人却很多。

    维普斯女人以自己的方式讨好这群罗斯征服者,部族继续在以命运做赌注,去赌罗斯人不会突然翻脸。

    基于这一思想,女首领特别提及了一件事:“当牧草的末梢开始变黄,当湖风有了凉意,当新生的小鹿开始吃草,卡累利阿的收贡使者就会抵达。”

    泰拉维斯最初翻译这些话语心里满是疑惑,再思考一番,能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时辰,岂不就是初秋?

    初秋已经近在眼前了!

    卡累利阿使者会前来收取二十头鹿,并会令维普斯人交出一个漂亮的少女,进献给卡累利阿首领为奴。

    女首领嗓音沙哑,说话的口气也很淡然。

    泰拉维斯听得可是浑身颤栗,此刻那个少女哈娅斯塔仍依偎在自己身边,偏偏就是她,必会在某年被捆住双手跟着卡累利阿使者离开……

    获悉这一情报,他再看看身边的女人,顿时强烈的保护欲席卷整个脑袋。

    我,得救了她。我已经占有了她,她必须是我的女人!

    理性地考虑,泰拉维斯愈发觉得这就是老首领的计谋,数量惊人的部族女人和罗斯征服者发生了关系,老首领分明在纵容所有的女人力所能及去和他们做,或许希冀通过得到强壮战士的血统从而生育出更多健康孩子的思维作祟,或者这一切都是另一种保命的手段。

    恰是此刻,怀中的少女也恬恬地开了口:“你,会保护我。”

    “保护你。我会保护你。”

    他们说了什么阿里克基本听不懂,当他不耐烦地追问一番,当即萌发起一个妙计。

    这位年强有为的战士振作起来:“泰拉维斯,我才不关心那些使者到这里收取多少鹿或是抓手多少个女人。只怕这个女人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崽子,你也不希望她被抓走。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罗斯人收取他者的贡品。敢在罗斯的地盘上收贡,卡累利阿人必死!”

    的确,罗斯公国因新罗斯堡受到重大威胁唯有主动攻击卡累利阿人的领地,在这个基本不讲道义的北欧无可指摘。然而要让战士们爆发出强悍战斗力,最好用某种手段激发出战士的愤怒,他们一旦暴怒战斗力往往达到巅峰,且面对参与到的可怕杀戮也不会忌惮。

    帮助被欺负的仆从势力苏欧米人攻击卡累利阿,这或许能让战士因怒而敢战。

    现在,阿里克只想告诉自己的兄弟们,有一群不怕死的家伙赶在收取罗斯仆人的贡品,真是活该去死啊!

    这个地方很奇怪,明明是颇为荒蛮之地,男人女人都身材矮小,武力水平极为孱弱。

    但这里也是一个奇特的圣地,任何一个罗斯战士亮出自己白色的胸膛,那肌肉纹理与飘逸的金色胸毛,轻而易举即可吸引本地的女人走来主动褪下皮裘布袍。

    分舰队泊于这里已经是第三个白天,阿里克已经从女首领处获悉了一些极为关键的消息,当他决意将有些休闲过头的兄弟们集结,却敏锐注意到有些人已经变得萎靡不振。

    第一旗队在屁鼓声中集结,每个百夫长集合自己的部下,他们当着所有维普斯人的面排成了方形矩阵。

    他们衣着完全一样,锁甲之外套着白底蓝纹袍子,武器与头盔闪着蓝光。

    阿里克这番分明是在向维普斯人展示强悍实力,至于有些兄弟萎靡不振,他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

    清凉的湖风吹进这个湖畔峡湾,拉多加湖的风一直吹到武尔西湖。

    阿里克感受到一丝凉意,介于所谓的“卡累利阿使者”还没来,那些人显然一段时间后就该抵达。

    他集结大军,站在一些木头堆砌的台子上学发号施令。

    “现在告诉你们一件事令人愤怒的事!这些维普斯人已经是我们的仆人,我看到你们都和他们的女人非常亲密。放心,这是我许可你们的。”

    说到这儿,突然精神紧张的战士们,那紧绷的神经又瞬间舒缓。

    阿里克继续大吼:“真是气死我了!这里已经是咱们罗斯公国的领地,维普斯人都是我们的仆人!你们知道仆人的意义、领地的意义。”

    他故意顿了顿气,吸引了大众的眼神:“但是,卡累利阿人派出了使者,将擅自进入我们新征服的领地,强迫我们的仆人缴纳贡品给他们。将你们宠爱过的女人夺走!你们答应吗?!”

    前面强调很多,都是为了最后的转折。

    一开始大家脑子有些懵,随着开始有人反应过来,暴怒的情绪开始占据头脑。

    “你们答应吗?”阿里克继续大吼。

    “不答应!”终于有人发泄式地回以狂怒。

    “那就干吧!我们打他们一个伏击。然后……”

    阿里克当众笑出了声,甚至化作了狂妄的笑。他情绪亢奋内心狂喜,稍稍平复心情又大声吼起来:“我还获悉到卡累利阿人有一座城,那里有大量的驯鹿,大量的皮革,还有很多女人。你们就不要想着能抢到多少银币,这群家伙手中就没有银币。他们拥有最多的只是皮革,我们抢的就是皮革!

    公爵并没有禁止我们和他们战斗,仅仅要求小心行事。对于你们,合适吗?

    几年前,我带着你们首袭哥特兰,我们大获全胜。这次我们还能取得更大的胜利,我们会带着大量的皮革回来,运到新罗斯堡我们都会发财!”

    人们开始呐喊,开始用斧柄剑背敲打盾牌,提及杀敌越货就情绪高涨。

    他们本就不不奢望从卡累利阿人手里抢到银子,然而皮革也是一种货币的代替品,且罗斯部族自古以来就是靠着皮革加工起家,没有谁比他们更看重皮革。

    阿里克这番宣讲并非完全的画大饼,一些描述的东西是一个事实。

    罗斯军第一旗队宣布将首攻卡累利阿,目标直指那个所谓的“熊祭坛”。他们要做此事,更要守株待兔斩杀卡累利阿使者。

    直到完全听懂了罗斯人的意图,维普斯女首领卡尔泰奈卡深深感受到她这辈子所能感受的最侵彻骨髓的恐惧。

    因为,罗斯征服者头目阿里克已经决定了,维普斯人必须证明自己是真心仆从,有三个事务必须达成,但凡有一个没有完成,罗斯人即可发飙。

    第一:维普斯人必须派遣一批向导,引导罗斯军直达熊祭坛。

    第二:必须武装起来,配合罗斯军一道截杀卡累利阿使者,以此做投名状。

    第三:女首领卡尔泰奈卡必须亲自前往新罗斯堡觐见罗斯公爵本人,继而确定仆人与君主的诸多契约。

    维普斯人仅能组织起一支一百多名男人构成的队伍,他们身材普遍矮胖,矮胖也是一种假象,卸下厚实的皮帽这些人并不强壮。他们只能用燧石、鹿角和天然火山玻璃加工成矛头,以橡木、麻绳制弓,以木杆骨片和羽毛做剑。

    这就是他们的武装,当“士兵”集结起来,阿里克看着这群家伙也只能暗暗头疼。

    阿里克当然瞧不起这群家伙,可是自己已经代表老弟承认其仆从的地位。仆从军酷似一群乞讨的人,他们现在最要做的就是全面换装武备。

    维普斯人如此,想必卡累利阿人也就比他们强一些。

    女首领提及了卡累利阿人有很多铁器,终于更高级的武备,似乎就没有了。

    罗斯人开始在阿里克的布置下守株待兔,他很清楚老弟决意在诺夫哥罗德麦收后的粮草极大充沛期发动进攻,距离儒略历的八月还有一点时间,他推测的截杀使者强袭熊祭坛大抵也会在八月初。这些事务彼此并不冲突,甚至自己还有些时间富余。

    那些收取贡品的使者奉的是卡累利阿盟主的命令,三大部族共遵一人为酋长。

    卡累利阿势力正处在部落联盟向酋邦的历史转化期,“熊祭坛”那个地方已经具备都城的意义,向临近的小部族收取贡品,或是联合起来攻击邻居,都在促进一个国家的诞生。

    罗斯军分舰队全部开入到武克希河下游的湖泊里,这是一个隐蔽的所在,更是一个基本未经开发的所在。

    巨大的拖网扔到湖中,旗舰墨丘利号开始拉网扫荡湖中充沛的欧鲈自愿。那些长船也定在湖面上,穿上人放下鱼线以钢制鱼钩钓鱼。先进的捕鱼水平与本地湖区的充沛自愿,罗斯军的伙食问题不但得以解决,他们甚至可将多捕的鱼赏给维普斯人仆从。

    恰是这捞鱼技术,震撼这些本地居民。

    甚至还有感动。

    因为卡累利阿人只是一味索取,罗斯征服者反而看起来友善,毕竟他们真的赏赐了很多鲜鱼。

    终于,远处放风的维普斯人“接待者”,终于等到了卡累利阿收贡使者。

    “接待者”并未透露罗斯人的征服,依旧如往年一样毕恭毕敬迎接这一行二十余人的使者。

    此二十人倒也跋扈,为首的头目一路嚷嚷,要求维普斯人把所有漂亮的姑娘进献出来,二十人要有二十个姑娘伺候至少一晚,另有最漂亮的一个,当谨献给最伟大的首领。

    使者都在做着美梦,然而进入到维普斯人村庄,这里竟是安静异常。

    到底怎么回事?“接待者”谎称大家都很害怕,都藏了起来,这便要求亲自去把藏起来的族人喊出来。

    使者们倒也不在意,年年都发生有类似的事,他们将此视作强者威严的表现。

    但当“接待者”窜入一间木棚的阴影后,变向掩藏的披甲罗斯战士,以及一批维普斯武装者报了信。

    卡累利阿使者大摇大摆而来,早有几位远处望风的“接待者”飞速跑回营地说明此事,罗斯维普斯联军也提前做好了准备。

    “动手吧!”阿里克一声令下,身着战袍的狂战士突然杀出。

    蓄力的十字弓突然集群发射,一下子便打懵了这群步行而来浑身破绽的使者,他们受伤倒下哀嚎,接着便被罗斯军乱剑戳杀……

    事情到此仍不算完,轻松解决这群使者的是罗斯人,维普斯人仍要献出投名状。

    一支钢剑插在泥地里,阿里克勒令紧张的维普斯战士,“你们割下使者的脑袋,证明自己的仆从!”

    泰拉维斯如实翻译,他们彼此互相看看,真的开始动手。

    他们并非单纯的斩下首级,一群人零距离看到了罗斯人的恐怖战斗力,纷纷自证自己的忠诚,拿着这把剑人人动手,愣是将使者的尸体大卸八块,将雪涂在脸上,这就是他们的投名状。

    阿里克笑了,兄弟们跟着笑了,最后,这群满脸是血的维普斯战士也傻乎乎地跟着笑起来。

    这下,维普斯人的男人女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仆从契约,接下来当乘胜追击了。
《留里克的崛起》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北宋有个好弟子抗战之铁血雄狮再生緣:皇商夫君财万贯这个皇子有点潮末世谈回到古代当赘婿步步生花:穿越之霹雳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