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超品渔夫TXT下载 > 超品渔夫 >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义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义务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哇……”刚出生的小奶团子,受到惊吓,哭了起来,声音像小猫一样尖利。

    而她的母亲……尸体已经冰凉。

    跟小龙龙前世的记忆一样,竹香在生下小云裳之时,就直接断气了,所以,小云裳从小就背着克母的名声,一直被关在后院养,不为外人得知。

    这也是南宫家族被灭族,但是小云裳还能逃过一劫的最大原因。

    听到妹妹吓哭了,像小猫崽一样抽搐,顿时让小龙龙那颗生硬冰冷的心,也疼了,看便宜父祖的眼神更是不善。

    “我是通知,而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小龙龙不客气的说,稚嫩的脸庞上,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冷戾。

    饶是南宫元帅这样的悍将,常年带兵与妖魔厮杀,身上煞气浓郁,在这一刻,也被小龙龙的一眼看来,打了一个寒战。

    小龙龙的眼神,像冬日的寒风,凛冽无比。

    南宫元帅心头一窒。

    倒是老元帅反应过来,老眼中精芒一闪,问道:“你想去镇海关,找殷少主?”

    这话一说,南宫元帅本来要说什么的,就闭上了嘴,看向小儿子,眼中也是精芒闪动,露出期待之色。

    “是。”小龙龙很干脆的答道,没有隐瞒,也不需要隐瞒。

    听说镇海关有阵法能防御血魔,就有无数人蜂拥而去,连百战关都人心浮动,不少人都想要不要把家小送过去。

    只不过,镇海关现在全面封锁,禁止出入,就算去了,也是在城外。

    但要是小龙龙跟殷少主关系好,那就一定能进,说不定还能带人进去。

    “你要带小云裳云镇海关,也算给我们南宫家族留条后路,免得大灾来临,南宫家族全灭了。”

    老爷子喟然长叹一声,话锋一转,又道:“但是,你不能只顾着自己走,还得多带一些人走,并保证把他们都带进镇海关。”

    小龙龙就翻白眼,这个糟老头子就会给他找事。

    “你个糟老头子坏滴狠,你咋不让我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带一支军队,跋山涉水前往镇海关呢?”

    黑玉剑认主之后,笼罩祖祠的黑暗就消失了。

    只不过,阳光被阴云挡住,忽明忽暗之间,小龙龙的脸色更阴沉了。

    被吐槽是糟老头子的老元帅,不以为忤。

    他笑呵呵的说:“那些将士跟着南宫家族镇守边关,还有族中的幼儿,在这大灾将至时,你小子身为老头子的孙子,有义务带着他们一起活下去。”

    说到最后“活下去”三个字时,老爷子的语气变得沉重。

    就算是小龙龙,都没法拒绝了。

    他在蓝星觉醒前世记忆之后,一直对身边事表现得漠不关心,要不是因为殷东父子,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王家子。

    来到这个时空,他一开始也是对这个家族没什么认同感的。

    可是,在小妹云裳出生,他就再无法漠视自己的身份……他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成南宫龙,不管是重生,还是穿越,不管经历几世,他都是那个南宫龙,是小云裳的亲哥!

    此时,老爷子对他说提及“义务”这个词时,他无法再说“与我无关”,只能仰头看天,小脸上神色不断变幻。

    建在山顶的祖祠,高大巍峨,久经风雨侵蚀的灰岩墙壁,黑色的瓦片,无处不透着一种厚重和威严。

    小龙龙的神色也变得沉肃。

    一缕阳光射下来,照在他的脸上,映得他小脸白皙如玉,一双莹亮清澈的眼睛,仿佛盛满了阳光一般,却有一种无形的威势散发。

    南宫元帅有一些恍惚……这真的是他亲生的儿子吗?

    在他闪神之际,小龙龙的声音响了起来:“可以,不过,我只等三天。另外,给我准备一艘战舰,还有奶娘跟小孩子的用品。”

    这一刻,小龙龙迫不及待的想见殷东了,唉,要是东子叔在就好了,小妹交给东子叔就完事儿。

    迷雾之海内。

    殷东还不知道,小龙龙打算把小妹妹扔给他,他跟凌凡他们分开,独自一人提前离开舰船,从一片峭壁处登岛。

    在海岛的边缘,是一片数十米高的峭壁,岩壁上生着成丛成簇的石花,有一条条灰蝎在石花丛中游动。

    殷东踩着石花丛,飞快登上海岛,灰蝎子们感应到他身上散发的龙威,疯狂逃窜,让随后而来的凌凡他们都头皮发麻。

    “凌哥,蝎子怕龙威!”

    提醒了一声,殷东的身形也在岛上的巨大岩石后消失,扑进丛林,朝着最近一片血色光芒奔去。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绿叶凋零,参天大树被寒风吹得瑟瑟摇晃。

    殷东的身形,在莽莽山林中奔行,快得带起一串串残影,没多久就扑到那一片血色光芒笼罩的山林中。

    看到血魔真身的时候,殷东还微微一怔。

    这女人太美了,如果不是她身上散发血色光芒,就那么站着,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还真不像血魔!

    她的嘴角含笑,看过来的眼睛,纤尘不染,看上去很好相处,但其实,笑容未达的眼底,看似和煦的外表,却含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

    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女人。

    也是一个比殷东杀过的血魔,都要危险一倍,甚至更多的血魔!

    她静静的站在一块岩石上,长发被寒风吹得飞扬,目光平静的看着逼近的殷东,似乎在等着……猎物送上门!

    离这个女人距离越近,殷东就能感应到危机越强烈,抵达十米之处时,空气中都带着肃杀之意。

    “你,杀过血魔?”那女人突兀的问,声音空灵,带着一丝清幽寒冽,很好听的声音,却令人心悸。

    殷东的心脏也狠狠收缩了一下,像被无形的手,猛地攥了一下。

    他的身形刹住,没有一上来就直接进攻,而是站在十米处,打量这个女人,问道:“你,还能保持理智?”

    女人忽然笑了,就像冰天雪地中,一树红梅盛放,耀眼夺目。

    “看样子,你见过的血魔,或者说,你杀掉的血魔,都是一些低等的次品。”女人忽然笑了,笑得不怀好意,带着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