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盖世TXT下载 > 盖世 >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天然的亲近感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天然的亲近感


    浩漭,地火山脉下。

    在那丹炉底部,莫白川眉头紧皱着,以奇怪地眼神,看着坦然自若的虞渊阴神,道:“为何你一点不受影响?难道说,是因为流焰原本属于你?也不对啊。”

    莫白川很是困惑,而丹炉还在持续地下沉。

    沸腾的岩浆火水内,含有天地间最炽烈的炎力,极炎之力被这座神奇的丹炉抽离出一丝半缕,通过内壁火焰阵列的削减,才会散逸在炉子内部,被莫白川小心翼翼汲取。

    削减后的炎力,暴烈一面降了许多后,会慢慢融入到莫白川的阳神。

    地火山脉下方的火脉,和浩漭的地心之炎相通,越是往下方沉落,火脉内所含的炎能就愈发恐怖。

    莫白川不仅合道地火山脉,阳神也久经锻造,还是不敢直接吸收极炎之力。

    他是参悟了丹炉内壁中,一部分火焰阵列的奇妙,找到了消减弱化的方法,才能隔一段时间抽离一丝,以内部阵列消弱后再做吸收。

    越是深度感悟地火大道,他才知道浩漭的地心之炎有多么恐怖,难怪需要通过七个寒渊口,从七个极寒星域吸扯酷寒力量,方能中和那股极致的炎热,让浩漭至今没成为焦炭,还能供地表的凡人存活。

    莫白川本就精湛火焰奥秘,转修地火大道时,他在丹炉内往下,灵魂都有种灼热难耐感,觉得不太舒服。

    可虞渊的那道阴神,随着他和丹炉一直往下时,表现的却很从容,他不免惊诧。

    “我还真没有什么不适感。”

    虞渊的这道灵体阴神,斜靠在丹炉内壁,感受到火焰阵列中的力量,凝成了一层灵力和火焰结合的光罩,让他这道灵体阴神不会透出丹炉,不会直接暴露在岩浆潭。

    他用心体悟……

    很快他就发现了,他阴神的确适应岩浆潭,那股令其他人阴神痛不欲生的炙烈感,反而让他感到温暖。

    他还有一种奇妙的安心和信赖!

    “呵呵。”

    就连他此刻看向莫白川时,都觉得很安心舒服,好像两人本就应该是最坚实的盟友,不会被任何力量攻破。

    这种奇妙的感觉,他的阳神在灰域中,和寒域雪熊相见时也曾有过。

    他霍然开朗。

    在浩漭的地下至深处,暗藏着神秘的源魂,而源魂始终被那股极炎包裹,极炎是源魂最可靠的一道屏障,让所有坏心者永远触及不到。

    源魂和地心之炎天然亲近,或许最初的时代,两者就存在着盟约和协议。

    它们相互依托而生。

    第一世的自己,还有大魔神贝尔坦斯,都是得到源魂垂青者,是被源魂相中之后,赋予了和灵魂相关的秘密。

    他的阴神既然修炼着“大阴魂术”,或许就能被地心之炎认可,所以觉得安心。

    而莫白川,从转修地火大道,从合道地火山脉时,就在一点点地凝炼少许地心之炎的力量,将其融入到阳神体魄。

    因此,在莫白川的身上,有着那股极炎的气息。

    他曾是源魂的代言人,莫白川则有极炎

    的痕迹,只是暂时未能得到极炎的垂青,还没有得到认可,没能跨过重重的磨难。

    “你莫名其妙地笑什么?”

    莫白川板着脸,感受着丹炉下岩浆烈焰的暴躁,他内心的火焰仿佛也被勾动,竟不及虞渊般淡定。

    “我知道黎会长的位置,但我现在还接触不到他。流焰很奇妙,炉盖合上以后,仿佛将天地都给隔绝了。”

    “我有种感觉,我们两个在丹炉里面,韩邈远,祖安,阴脉,浩漭的那些所谓至高元神,都不能透过流焰偷听到你我的对话。”

    沉默片刻,莫白川沉喝道:“教你炼丹,赐予你流焰的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位名不经传,如今想起来记忆都会混淆凌乱的炼药师,不应该有能力炼制出“流焰”这般的丹炉。

    如此奇特的丹炉,竟然还没器魂,感觉不像是器宗和浩漭的炼器手段。

    更夸张的是,内壁刻印着的火焰阵列,竟然暗藏地火大道的真谛,他每每去凝望参悟,都会有新的发现。

    毫不夸张地说,他莫白川能有现在的境界,能在跌境碎裂阳神后,再次重返自在境,就是通过流焰!

    “你可以不说,但不要试图诓骗我。他这样的人物,绝不可能默默无闻,他必是震惊天地的大人物!”莫白川无比地笃定,牙齿都咬了起来。

    “那我就不说了。”虞渊笑了笑。

    莫白川的激将,像一棍子打在空气中,自己倒是不痛快了,“那你来找我作甚?黎会长我也没办法,我和韩邈远说了,只有等我封神了,才能领林道可进来,让林道可向黎会长递剑!”

    “林道可。”虞渊轻呼。

    或许是因为陨月禁地内,还有那条域界通道的原因,他这道阴神在浩漭,竟然也能断断续续地,和本体互通消息。

    本体和阳神,此刻在灰域做了什么,他虽不能实时获知,但延缓一阵子,也能得到讯息。

    深渊巨蜥的那番话,溟沌鲲对林道可的担忧,他也捕捉了一二。

    “我,韩邈远和林道可,你究竟会帮谁?”虞渊问道。

    莫白川愣住了。

    “你在下面待久了,或许没注意到外面的局势变化,在韩邈远的授意下,那几方势力动手了。”虞渊简单说了说情况。

    告诉他,段奕生、钟离大磐,还有檀鸳、沈飞晴等人陆续被生擒。

    “我能感觉到一点。”莫白川答道。

    虞渊脸色一正,也不拐弯抹角了,道:“那好,你说说看吧,你最终是帮我,还是帮韩邈远和林道可?”

    “以前的话,即使你在洪奇时代,和我交情还不错,可我也不会因此改变立场。但最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将更多地火的力量熔炼到阳神,我对韩邈远似乎渐渐抵触了,我看到他的时候都觉不舒服。”

    莫白川审视着内心,暗暗感受着,说道:“他让我觉得虚伪透顶!”

    “这便对了!”

    虞渊拍手,暗自松了一口气,阴神触碰着背后的火焰阵列,想着关于极致火焰的诸多传说,道

    :“林道可如果有一天下来,朝黎会长去递剑的话,封神之后的你,有没有能力请动地心之炎困住他?”

    “这……”

    莫白川身形一震,目光如炬地看着虞渊,“虞渊,剑宗之主是我们人族的最强力量,是我们对抗妖凤和天外敌人的依赖。你……真的想动林道可,想他陨落在地心深处?”

    “陨落?”

    虞渊眼神一变,敏锐捕捉出莫白川话里的深意,“你是说,要是林道可当真坠入地底,地心之炎的炽烈焰火吞没了他,他不是会被困住,而是将死于地底?”

    莫白川轻轻点头,肯定道:“除了黎会长这个特殊异类,别的血肉之躯冒然进来,连妖凤都可能会死,林道可当然也逃脱不掉。”

    他选这条最艰难的神路,就是因为那团极致的烈焰,有望助他封神后,让他能够向浩漭的至强妖凤发起挑战。

    数万年以来,妖凤从不敢深入地心之炎,也触及不到源魂。

    莫白川相信他封神以后,熔炼地心之炎的极致炎力在体内,就敢于和妖凤叫板,他还有信心能伤到妖凤。

    这种情况,还是他携带极炎之力在外界找妖凤去战。

    如果是妖凤落入到地心之炎深处,在那股极炎的火心,大概率会被燃烧成灰烬。

    在人家的地盘,和极致的炎能接触,妖凤当然会吃大亏。

    妖凤都会死的话,林道可当然也难幸免。

    “我来找你,就是要一个答案!当真有那么一天,我需要借用你参悟的地心之炎,我希望你能帮我。即便,我是要你帮我去杀林道可。”虞渊轻喝一声,又道:“放心,就算林道可陨落了,人族也不会消亡。”

    他对林道可观感不错,和这位剑宗之主也没深仇大恨,可偏偏林道可只听韩邈远的,是韩邈远手中最锋利的那柄剑。

    溟沌鲲和深渊巨蜥说的没错,没办法解决林道可,此战就胜不了。

    他不知道他的至高封神路,还需要多久,他必须两手准备。

    “杀林道可?很难很难。”莫白川认真思考着,轻轻摇了摇头,说:“你知道吗?如果想杀林道可,我至少需要先以地火大道封神,而且还需要诱他到地底,而不是在地火山脉。至少,还要继续往下,再往下!”

    他说话时,丹炉流焰陡然飞速地沉落。

    在某一个临界点,丹炉骤然顿住。

    哧啦!

    丹炉的外壁哧啦作响,伪装的火焰灵兽图纹,已不起保护作用。

    内壁镌刻的火焰阵列,不论是莫白川参悟能掌控的,还是暂时没悟透奥妙的,竟然全部疯狂地运转起来。

    “这里已是我目前的极限!可还是不够,远远不够!元神境界者,一离开丹炉,灵魂都会被焚烧起来,但我觉得依然伤不了林道可!”莫白川讲话时,眼睛和鼻孔、耳朵,都在流溢出火星子。

    人在丹炉内,还有火焰阵列的保护,他都快承受不住了。

    可就在此时此地,有一缕心声,忽然逸入到虞渊的阴神。

    ……